《诸神的黄昏》外传 八 又见队长

欧文隆美尔 收藏 7 190
导读:《诸神的黄昏》外传 八 又见队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整个第十三集团军,我听到这消息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通讯器材出毛病了,第二个感觉则是上面在和我开玩笑。


我有几斤几两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吗?本来我现在的军衔和职务已经是引起轩然大波了,要不是有某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家在背后全力支撑,就是口水都能淹死我好几回了。现在是一整个集团军,玩笑开得有点大了。


第二道命令马上到了,第十三集团军和前期到菲的战斗群合编为“中国远征军”,军团建制(在共和国军队中军团建制是个临时编制)我被任命为军团长。


我回电说明自己的顾虑,结果总参回电把我斥责了一通。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无需顾虑重重,古语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一旦突发状况君可便宜行事,再勿迟疑动摇以损共和国之剑之荣誉。”


妈的,既然想玩大的,那我就陪他们玩到底,老子豁出去了。


十三集团军一直驻扎在云南省,他们的目的就是丛林战、山地战和反游击战,据说他们在这方面的造诣极高,不过除了在对越作战小试身手外第十三集团军并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所以我想这次他们一定是憋足了一口气想要一战成名,我会给他们机会的。


在第十三集团军到来之前我手上的实力已经足够对付一切问题了,首先我要对马尼拉的治安状况进行一次强化整顿,目前军营以外或者说共和国军队视线外的马尼拉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已经不是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可以凑合过去的事了。让黑社会和暴乱分子在军队的眼皮下面胡作非为这本身就是军人的耻辱。既然菲律宾的警察和军队都用不上,那我就要亲自动手了。


行动的制订和指挥是由政委和参谋长完成的,因为我在这方面经验严重不足,而且我也相信情报部门培养出来的特务绝对心如铁石,他们决不会手下留情。果然如此。


先是一道严厉的戒严令,凡是晚上九点以后还在大街上的人共和国军队将视情况给予必要的处置--从拘捕到当场击毙。对于所有,请记住,是所有,在公众场合持有武器的人共和国军队也将给予严厉的制裁,很可能当场击毙。


在戒严令的最后,政委还特意说明,共和国军队不是占领军,我们是应菲律宾政府的邀请前来维护和平的,当然如果有人敢于袭击共和国军队的话我们将被迫采用一切手段自卫,一切后果袭击者将自负,当然,有不服气的人可以试试反抗,这也是人类生存下去的义务,如果真的活腻歪了那就试试看吧。


通告是以我的名义发出去的,看来无论结果如何我都要负上责任了,算了,随他的便。


我本来以为政委就够狠的了,没想到112师做起来还要过分。在一支珍藏分队遭到袭击(就是被人打冷枪)的时候指挥官(只是一名中尉)毫不迟疑的呼叫待命的轰炸机向袭击者躲藏的建筑物扔下了两枚重型高爆弹(尽管之前我曾命令尽量不要攻击民用设施,而且还是下这种狠手),把半条街都炸上了天。这让一直以胆大包天著称的我都感觉儿戏了点,哪有这么打仗的?我相信要是这些家伙遇到袭击者装备了导弹之类的重武器的话他们一定会召唤战术核武器的。看来要是不管管下面的话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呢。


送交军事法庭是一定的,决不能留一点情,然后重申纪律的重要,告诉所有人,战争时期所有违抗军令和违反纪律的行为都将不经审判而被直接执行战场纪律,而且无论军衔高低。


我反复强调:对于平民的攻击应该尽量避免,偶尔出现几例我不会说什么,但是一下把几百人炸上天这实在太多了点,最让人无法忍受的是下面居然敢牛气十足的坦然承认,一点借口都不编造。毕竟我们还不是占领军,实在没有必要对已经基本肃清了的城市进行这种报复性的屠杀。


我不知道目前的共和国还有共和国军队到底是怎么了,好像军令成了一种“建议”而不是必须不折不扣执行的命令了,违抗军令后只要结果有利当事人居然可以免除处罚甚至可以得到奖励。


在占领区某些人敢毫不留情的下令向抗议的人群开枪射击,在面对质疑的时候还大言不惭的说出:“如果担心激起愤怒的话那把所有人全杀光不就好了。”这样孩子气的话来。而同样是共和国军队的一些军官,在伊朗面对美国人空前绝后的刺刀冲锋时居然下令停止射击,并第一个带头亮出刺刀跃出战壕。弄得后来上级不知道是该鼓励他的勇气还是而发来勋章还是应该以擅离职守和违抗军令的罪名把他送上军事法庭。


看来这次任务结束以后我要好好的写一份关于这个问题的报告,连我这个少壮派都对此忧心忡忡,可见事情的严重性。某些看似无害的小问题一旦成为习惯性就不好解决了,这样的情况蔓延下去共和国军队弄不好会从内部分裂。。。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眼前有更重要的事情。


十三军的单位陆续到达,我的腰杆子和态度也逐渐强硬起来,我知道共和国的最终目的并不是要占领这里而是要获得最大限度的利益,所以我想到了一个最好的办法。


我向散布在菲律宾各地的军阀和游击队们发出邀请,要求他们的首领自己或者派全权代表在三天之内来马尼拉,共和国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和他们讨论,如果不来后果自负。


三天的时间到了,除了马克斯家族没人来以外其他哪怕一支小小的游击队都派了代表。


我要和他们讨论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谁才能统治菲律宾。


我和他们说得非常明白,共和国无意占领菲律宾,但是准备支持在座的各位中的一方来统治这里,至于你想当总统还是皇帝都无所谓,怎样治理国家都无所谓,共和国关心的只是在这里的利益,换句话说谁能给共和国最大的利益谁就能统治这里。而且共和国政府确信西方国家那种狗咬狗的民主方式不适合于东方,所以菲律宾这里只需要一个政府、一个王、一个声音。


在我相信所有人都明白我的意思以后就宣布散会,好让他们联系自己的主子。我也需要时间准备,准备杀鸡给猴看,当然目标就是胆敢无视我的声音的马克斯家族。


政委向我保证,他一定有办法让这个混蛋家族彻底绝种,无论这个家族的成员藏在何处,我强调决不允许出现“赵式孤儿”,政委回答说让我相信共和国政府的对外情报部的实力。


上一次我搭上了一个突击队才干掉了几个马克斯家族的几个核心人物,本以为剩下的人会因为争夺权利而内部打成一锅粥,但是很遗憾,没有。所以这次我用两个师的力量准备彻底解决问题。


为了震慑整个菲律宾也为了争取时间,在战前我非常传统的下达了战书。


“有尔南洋弹丸小国,不服我天朝上国之令,助纣为虐,更有甚者占我国土弑我国民,积怨之深謦竹难书,天朝警告再三尔仍不能改,为此特发兵争讨,覆巢之下岂有完卵?天兵到处本应鸡犬不留,但战端一开玉石聚焚,天朝念菲国国小民弱未开教化,故只除首恶胁从不问,特此正告马式一门,大军即日开到,引颈待弑。”


写得有点半通不通,看来在大学时所学的古文基本都还给老师了,不过我还是很满意,这些就足够表明我的意思了。


满载的运输舰队卸下士兵和装备后就立刻离开菲律宾的港口返航回国运来更多的士兵和装备,它们的速度让我非常满意。


但是指挥系统出现了问题,主要是我自己,我的好人缘是有口皆碑的,所以指挥军衔和年龄都远高于自己的人让我非常不适应,现在根本谈不上是指挥,面对这几位老将军的时候我更多是以后辈或者学生见老师的态度请教他们,所以我尽量给十三军最大限度的自由,甚至让军部独立于军团指挥系统之外。我知道这样不好,但是目前我没有时间和精力考虑这些事情,毕竟看在总长的面子上这些老将军们还不至于为难我。


十三集团军的两个主力师已经全部到位、第三个师也正在路上,稍后几天我就可以出兵对付要对付的人了。


雨季开始了,小雨一直下个不停,这让来自共和国干燥北方的我非常不适应,不过那些常驻云南的官兵们似乎毫不在意,这让我相信上面对整个局势掌控的非常好。


政委劝说我要加强自己的卫队力量,对我而言这到是个新问题,因为在此之前作为一直都战斗在第一线的军官我的身份根本谈不上会有这种担心,现在突然提出来还真让我有点不大适应。不过我认为这方面没有必要在意,我的指挥部被两个师包围着,要是有人能突破这种防卫,那我的卫队力量再强大也保护不了我,而且我本人是无关大局的,即使是我死了共和国还会派其他人来。要是处处小心谨慎反而会让人看笑话,所以随他去吧。


但是经过政委的提醒,我到是小心了许多,嘴上的便宜话很好说,但是小命毕竟只有一条,哪能就这么轻易送出去。军人是要活着去参加战斗而一旦死了就什么也不是了,保护好自己不是怯懦的行为。


自从下达战书以来我的感觉就一直不好,总有一种让人莫名其妙的压迫感,作为军人在战场上特有的那种预感似乎又发挥作用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这感觉就像我第一面对美国人的狙击手时,我在隐藏良好的阵位里突然遭到射击,子弹不断的从我身边飞过,我不知道子弹究竟来自何方,也不知道下一发子弹会不会击中我,甚至都不知道是不是被对手发现了,这是一种愤怒和恐惧的混合物,那时候更多的是愤怒,现在则是恐惧,毕竟我现在有更多的责任和使命,我只是担心自己无法完成任务。


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计划制订完毕,我想两个师从海岸登陆作为牵制,一个空中突击旅加一个伞兵团实施强行机降,直捣敌人老巢,最后里应外合占领整个岛屿。这场战斗会有力的震慑整个菲律宾,他们越是胆怯就对我越有利,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一切,石油、黄金的开采和使用权、廉价的森林。。。


“军团长,有一位少校要见您,他说他是您的故交,他的标志是十三军的。”通讯员打断了我的思路


“见我?我在第十三集团军里好像没有什么熟人吧?让他进来吧。”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我感觉还是见一下的好


通讯员出去了,我转身去倒两杯茶,自称是我的故交的那个人进来了,脚步声很轻但是很清楚。


“我不喜欢深夜的访客,有什么事就长话短说吧。”


“真是冷淡,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很熟悉的声音,我转过身,仔细的打量来人。少校穿着作战服和防弹衣,头上还戴了头盔,身上全副武装,一时间让我有点眼花缭乱。不过最后我总算找到了他的脸。


这张脸虽然有点变化,但是我还能勉强认出来,尤其是那种神情


“李魏?队长?”


她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这是整容手术的结果?看来效果显著,来,请坐,喝茶。”


“谢谢。”


“找我有什么事?不会是专门来我这喝茶的吧?”


“当然不是,而且还是这种便宜的茶叶。”


“呵呵,说得也是,对了,你不是去了389师吗?怎么又到第十三集团军了?”


“我本来就隶属于十三军,389师不过是借调而已,看来你挺忙啊。”


“马马虎虎吧,说吧,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嗯,今天我特地带几个人来见你,就是他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