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 也论[大隋王朝]

天生老帅哥 收藏 5 94
导读:[蓝剑原创] 也论[大隋王朝]

大隋王朝]一书,在下仅仅读到"得失之间的徘徊"处,未窥全豹之前,可谓连"妄评"的资格也尚未具备.但是,在看了月之暗面的分析之后,忍不住亦想抛砖以附骥尾.。

首先我很赞成月之暗面的这个看法,即[大隋王朝]并非是作者的空穴捕风,小说在整体构建上依托于历史,其间补缀以乐府篇章中的某些人物.所以该书的历史气息比较浓郁,基本可以归入历史小说一类.

其次,在具体写作方面,作者于人物心理刻画上的功力的确不容小觑,笔触间千转百合温婉细腻.我在书评里也认为,倘若有幸拜读作者的散文,想必能看到珠玑满堂飘逸灵动的佳作.仅就目前所读而论,依照史书中风采甚都而阴鸷藏奸的定论,对杨广的内在世界和心理轨迹做了相当的剖析和描摹.自古以来为夺嫡争位而处心积虑无所不用其极的例子数不胜数,曾几何时,王莽不也以忠顺清明闻诸于世吗,相形之下,低眉顺眼诈做孝悌更不过是小菜一碟,二十来岁且对宫中之尔谀我诈见惯不惊的杨广完全可以做到。,史书上洛阳宫中的"大好头颅"之叹,足以证明杨广绝非寻常昏君可比.

撰写历史小说,自然可以超越历史,也就是根据史实生发开来从容想象,花木兰既属民间传说,被作者安排来接受杨广的解衣相赠亦殊无不可.但是想象的前提是必须符合历史及其人物的逻辑.以杨广而论,登基称制之前,固然是谦恭有加,不事奢靡,但是终究贵为皇子,再如何轻车简从,三二跟班马仔还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岂能一而再地千里独行作游侠状呢,更何况当其隋朝兵临陈境,张弓勒马大战将即,身为元帅而离营他走,与花木兰奔窜于八公山上,倘若作者未有合理解释,如何能使读者信服呢.

戏剧性是小说也是文学作品不可或缺的要素之一,这点谁也不能否认,但是历史小说自有其特定的限制,这也正是金大侠的手艺只能以武侠小说名之,无法冠以历史小说头衔的原因所在.观夫[大隋王朝],从起手的雨中赠衣开始,至目下读到的八公山遇险,一系列的戏剧性贯穿其中,传奇的成分似乎过多,反失了作者写作此书的原旨.楼头逢难忽见天降神兵,渡口遇险自有梢公来迎,这是近似玄幻小说的惯用手法.我认为[大隋王朝]的本意是试图通过心理的刻画来诠释历史人物,通过历史人物来昭示历史轨迹,假如此说成立,则作者的上述手法于本意利大于弊明者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