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鸟的记忆

鸟的记忆



快下班的时候,一位家长急匆匆的 找来,希望我做个见证人开导他的女儿。仔细谈后,才知是因为一只小鸟。孩子的父亲在工地见到一只受伤的鸟,抱回家养了十几天,眼看着小鸟的伤好了,女儿坚持放飞,说是国家保护动物,不能放在家里,要给他自由。父亲不肯,结果好几天女儿对父亲不理不睬,父亲无奈,只好和朋友一起去20多公里外的蘑菇沟,放飞了小鸟。可女儿就是不相信。这位父亲 只好把朋友的DV录像拿来。叫我做个见证人。于是,小女孩和她的父亲,我们一起看了放飞小鸟的过程。那是一只稀有的类似 鹤的鸟,雪白雪白的,细长的腿,尖而长的嘴,好可爱。录像结束,女儿抱着父亲的腰,不停的说:爸爸真好!爸爸真好!


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我感慨孩子善良的爱鸟之心,感慨和孩子一起成长的父亲的良苦用心。脑海里却浮现出儿时关于鸟的类似的记忆。


那 时候,为了体弱多病的我少运动,在署假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爸爸从朋友那里拿来了一只鸟陪我。鸟儿是被装在笼子里拿到我面前的。鸟笼虽然不精巧,但感觉很结实。鸟儿在里面上下跳跃 着,它浑身的羽毛漆黑 只有头顶上有一星很亮的白色。它的身架子感觉比一般我见过的鸟儿高,圆头,短脖子,尖嘴。样子实在让我不喜欢。还不停的八哥,八哥的叫着。声音显得粗涩,也没有其他鸟儿叫得那般的清脆。爸爸说,这鸟叫八哥鸟。特有灵性,如果你常常和它讲话,它就能听懂你的话。 这让我有几分 兴奋,跃跃欲试。


起初,我和鸟儿玩得很开心。隔着鸟笼,我用一根小棍去去逗它,它便窜上窜下,用尖嘴

去捕捉那小棍。当我和它讲话的时候, 它总是静静的看着我,头一会向左歪,一会向右斜。似乎是向我证明 它很用心听讲。给它喂食,它就拍打着翅膀,伸长了脖子叫个不停。我便在他的叫声中,意外的获得了几分的愉悦 。有时候,我会把家里漂亮的小花布, 头带什么的强加在八哥的身上,只是为了它更漂亮一些。 每次都 受到 它的强烈反抗。 看着它又啄,又跳,又抖的样子,我每每忍不住的开心大笑。


累了,我躺在沙发上睡意朦胧。八哥也闭上眼睛 ,打着旽儿。鸟在笼里,我在笼外。相互厮守着,日子打法的很快。

一天,我正在给八哥喂食,一片鸟叫声自小区院子的树枝叶中 飘下来。我抬头看见 好些个不知名的鸟儿,站在枝头上,俯身冲着 笼中的鸟儿叫着。我的鸟儿立即拒绝食物,兴奋的 高昂着头“八哥八哥”的应和着。


因为有碍于我喂食,我轰走了树上的那些鸟儿。我那兴奋的八哥骤然的黯淡了它的 神情,凄迷的望着它的同类飞去。突然的 它就燥动不安,在笼子里剧烈的跳跃着,不时的发出尖利的叫声。还使劲 啄鸟笼的门。 一天都不进食的八哥耷拉着脑袋 ,蜷缩在笼子里。


我忽然的心痛 起来。 心中生出 无限的怜悯。它本是属于天空的,然而他却远离了天空。呆在寂寞难耐的笼子里。守着的是别人的意图。


傍晚,趁着父母做饭的时候, 我做了一个 大胆的决定: 放飞八哥。 我打开鸟笼, 八哥迟疑了一下, 便头也不回的窜出了鸟笼,消失在黑暗中……

第二天,我假装肚子痛, 不起床。 爸爸告诉我: 八哥和鸟笼 一起失踪了。我无语。假作痛苦状……


流年似水,已是十多年过去了。那只八哥还好吗?也许早已 子孙满堂了吧?它带给我的快乐,它渴望自由天空的神情,总是活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并任它在我生命的绿色里,择枝而栖, 在蔚蓝的天空里翱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