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初恋的开始

天外刺客 收藏 3 260
导读:毕业=初恋的开始

有人说毕业哪天我们都要失恋,但是往往毕业就是一些人恋爱的开始。。。。。。

毕业就差一个礼拜了,校园里各个阴暗的角落里,都是些男生女生的眼泪,喂着蚊子大话离别的伤感,也全人不觉。所有人一夜之间几乎都颓废掉了,校园里大声放着“同桌的你”,宿舍里的那群男女开始夜不归宿,一夜好象全校都是熊猫在游荡,睡眼惺忪。


找个讨论爱情的地方也挺难,到处都好象挂上了个牌子“分手专用场所”。真是个失恋的季节。秦析析偷笑,排队站在小树林一个小角落的入口,张望着,等着前面一对对讨论分手的同学,有的哭着跑掉了,有的笑着说再见,有的平静的握了握手。更多时候,只听见一声响亮的巴掌,里面走出来的人仍能面不改色的冲后面排队的同学笑笑。


这个角落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对只能占用15分钟。也对,这个时代,既然爱情可以速食,那分手有什么不可以?不拖拉的,大家都自我安慰:长痛不如短痛。


秦析析刚进学校那年,还看到过一个大四的女生从8层的图书馆的顶楼,纵身一跳,变成地面上的一团血色。然后周围是群惊恐的人。然后,一个男生也飞一样的掉了下来,好象一片枯黄的叶子。


听说,那时候还有爱情。


惨烈的场面过后,秦析析蹲在地上看着那好象伸手就可以触到的软绵绵的躯体,突然很晕。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你还好吗?


小角落里的声音变得大起来,打断了思路,女生很激动的喊:“我为你堕胎三次了,你想这么就算完?门都没有!”然后哭着冲了出去,男生走出来,不屑的哼着:“这都什么时代了,还不是你情我愿。”


也算一种爱情。秦析析想,谁规定不允许爱情里的欺骗?


前面就剩一个人了,秦析析开始着急了,不知道曹磊怎么还没出现。不知道他是不是改变主意,临时反悔,再看看身后等着分手的队伍,已经又开始浩荡了。


靠,这是什么季节,分手大家都争先恐后。秦析析看到了自己,曹磊还没出现,忍不住失了点淑女风范。还好这个时代淑女也不时髦了。


拿起电话,按1。没人接听。


这还是曹磊第一次送秦析析进了医院之后,强留在她手机里的号码,还给设成快捷,说是怕她再晕血到路上,叫别人给拣了。



就算他不这么回答,为了顺应毕业失恋的流行大潮,秦析析仍然决定和曹磊分手了。这感情太过平淡乏味,她觉得自己的心里从来没为这个男人起过任何的波澜,其实即使是他多看别的女生几眼,即使他说要先救他妈,她都觉得自己不在乎,而只是形式般的假装一下生气。看宿舍里的女孩一个个爱的死去活来的,自杀跳楼的,再看自己,接吻的时候都睁着眼睛,看着曹磊一脸投入的,他脸上的疙瘩突然变得很刺眼,鼻子上面还有黑头,觉得好象这四年真是浪费了,把一切都浪费到一个自己根本不爱的人身上。舌头绕来绕去的,湿碌碌的,应付一下,他也能满足。


“哎。”想想都觉得这是另人叹气的事情。


假如曹磊有钱。秦析析做这个假设的时候几乎吓了自己一跳。然后把舌头笨重的吐出来。她觉得无论怎么,爱情就是感情本身,有了利益就更不是感情了。虽然自己没有爱情,但这几年总归磨出些许感情来。


“可,曹磊就是没钱嘛。我又少了一个选择他的理由。”秦析析有点委屈。只好分手。


拨1,故敲蝗私拥缁啊G匚鑫龅呐火已经到了顶峰,顺手举起电话,刚要抛个弧线,电话铃就不食相的响了?


一生有你的节奏,曹磊的电话,想都不用想,她破口就骂:“你死哪里去了?!”


静音几秒钟。

析析有点迟疑。以为曹磊是心虚,又要开口。


一个很陌生的声音:“你是秦析析小姐吗?”


析析顿了一下,不敢再冒失,小心翼翼的问:“请问,您是?”


那个陌生的声音用很快的速度告诉秦析析一个事实:曹磊出事了,他把他送到医院,找不到身份证明,就随便打了个号码,叫秦析析的号码。


秦析析有点蒙。听不清楚那个人后面说的话,好象在机房里做实验,耳朵里除了了机器的运转什么声音也听不见。


镇定下来,问:“他怎么了?”


“撞车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蒙以后,秦析析大笑起来,虽然有点尖锐,“车祸?别开玩笑了,这个理由太老套了,别装了,最后别告诉我是为了救路边玩耍的一个孩子。不想被我骂也至于咒自己啊。”


电话的那头这回呆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秦析析,沉默着听她说话。等了一分钟,他才说:“他现在在第五院,信不信由你。”啪就断了电话。


析析有点恼。想,我呸,想见我还要我动腿,想要我找你还要编个理由。想是想,却突然很心慌。


电话没再打来。


析析的心慌却越来越强烈。不管真假,还是去看一眼吧。


打车去了五院,问人,果然有个车祸刚送进来的,析析一下子就急了,撞着医生就跑到311病房。到了门口,却停下来,迟钝的站在那里,象块木头似的,不敢抬头。


鼓足了勇气,透过窗户一看,一个缠满纱布的人躺在这个加护病房雪白的床上。样子仿佛就是曹磊。析析的眼泪刷的就掉下来,撞着门,哇的一声哭出来。


纱布裹着,只露出一双紧闭的眼睛,析析开始喊他的名字,他就是不睁眼,析析去翻他的眼皮,哪怕只看到白眼球。


这一秒,好象世界都关闭了。给析析关闭了。无助的她才知道哭的味道,这三年,和曹磊的三年,有他的呵护,她都不曾为难伤心过,不曾掉过眼泪。


人家都说上辈子谁欠谁还。析析欠的这辈子就要还给曹磊了,这三年没曾掉过的眼泪一泻到底。不怕破坏形象的裂嘴大哭。


如果这一天,你这一秒路过五院的311门口,你就能看到一个长发文静的女孩最真实的一面。她摇着一个象木乃伊的病人,喊着:磊,我们不分手了不分手了!


声嘶力竭。


大夫进来了,象下判决书一样的冷酷,病人已经没救了,。


析析痴呆的看着他,反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蹲在地上,好象几年前蹲着看那个飞下楼来的师姐。


一个声音说:“你就是秦析析?”


析析模糊的回头去看,一个模糊的人影。嘴巴在动:“他好象是突然走到路中间的。警察说象自杀。这年纪轻轻的,怎么想不开?”


析析的眼泪又下来了,曹磊啊曹磊,你怎么做这种傻事?没了你我可怎么活下去?

没了你我怎么活下去?


析析突然呆了,没了你我怎么活下去?这句曹磊的口头语自己怎么突然说了出去。秦析析突然觉得,这次真的是被全世界抛弃了,才知道曹磊就象自己的胳膊和腿,不,是心脏,一下子心跳停止了,自己才知道,要死了。


从看见那对儿从楼上飞下,知道自己是冷血以来,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的血也热乎着,为曹磊流着,三年。


一页页的,都是活生生的日子,不止是台历上的纸张。


秦析析知道害怕了,知道曹磊的位置了,也失去了这份平淡却实在的幸福。看陌生的人将白衬单盖在曹磊的头上。


突然喘不了气的窒息住了。


曹磊,到底是为爱情死了,而刽子手就是冷血的秦析析。


医生出来说:等家属来吧。


秦析析蹲在地上,脑子里一片空白。


东京爱情故事响了,又一个爱情的结束。那个音乐却不管析析的漠然响了很久。坚持了很久。外面天开始黑了,析析还蹲着,身边一个又一个人来来去去,关切或者冷漠的脚步。医院里开始安静起来。寂寞的恐怖。


东京爱情故事响了25遍。


第26遍的时候,秦析析奋力的把手机扔了出去。


回廊那头,曹磊的声音很焦急:“析析,你在哪里?我手机叫人给偷了。”


不到一秒,析析就冲了出去,拿起手机。不能讲话。里面曹磊反复的说:“析析,你到底在哪里啊?我手机叫人给偷了,报案扯了六个小时才给我放出来,耽误你时间了。分手叫我都给耽误了。”


秦析析,听到这里,原本止住的眼泪哗的掉下来:“靠,你再敢说分手,我就……”哽咽了,说不出话来。


半晌,曹磊才小心的问:“你就……干什么?”


“我就是做鬼也缠上你。”


秦析析确定了那个电话里的人是曹磊以后,笑了。“磊,咱毕业了就结婚吧。”然后抱着结实的NOKIA,狠狠亲了一口:“这辈子我也就用你这一牌子的手机了。”


一个正在开始的爱情,在毕业的时候,发生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