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地下博彩的庄家

天生老帅哥 收藏 6 77
导读:[蓝剑原创]地下博彩的庄家

庄家


-------- 和尚的故事(一)


随着开幕式上的一声哨响,四年一度的世界杯足球盛筵又开始了,地球上的球迷顿时都陷入如痴如醉的状态之中。有人看球,有人论球,自然,也有人赌球。真正意义上的足球博彩在国内还没有合法化,因此也就不可能有博彩公司来接受球迷的下注,于是“庄家”这个非法而又有点诡秘的角色便在社会上应运而生了,我的朋友和尚就是这个圈子中的一个。

[亮剑]中的那位和尚曾经出家为僧,我这个朋友既不姓和,也没有过青灯古佛相伴的荣幸。当初他从一家航空仪表工厂下岗之后,便在他姐夫开办的养鸡场内扛活,为了方便清理那一脑袋的噩梦般鸡毛,和尚毅然斩断了三千烦恼丝,从此有了“和尚”这个雅号。

一年以后姐夫的养鸡场倒闭,和尚没了鸡司令这个饭辙,只好去投奔以前一同在仪表厂工作过的哥们小弟。小弟此时已经在道上颇有声望,江湖中无人再敢以小弟名之,于是只好怪怪地尊称其“弟哥”。跟着从前的小弟,现在的弟哥,和尚开始了庄家的生涯。

按照实力的大小,庄家在道上有棒子筷子和牙签之分,棒子的流动资金在千万元以上,筷子通常拥有数百万不等,而牙签则是重在参与的小打小闹,游戏的成分比较多,我曾经见过在牙签庄下注的人当中,有一位灾情严重号称要去跳楼,一打听原来只不过输了50元而已。不论是棒子还是筷子,遇到自己没有把握或者下注金额太大难以吃下的单子时,往往会发给“后庄”,自己只抽取3% --- 5%的手续费,俗称“水钱”。后庄是庄家中的庄家,永远潜伏在水底的大鳄,其实力深不可测,和尚有一次陪同弟哥前往广东某市拜访他们的后庄,回来后告诉我说,连那边的马仔的坐驾都是清一色的宝马。如果仅仅抽取水钱而自己不吃投注的话,庄家就完全没有资金上的风险,但是庄家靠水钱是无法养活自己及其一干手下的。

筷子级别以上的庄家不可能单枪匹马地从事这个行当,他们都有着各自的团队,道上的话叫做“公司”。公司的人员各有分工,有负责给客户通报盘口并接受下注的,有根据客户输赢情况收取或者支付现金(行话称为过水)的,还有专门管帐的,和尚在弟哥的团队中就是专门过水的。由于过水通常都是大笔的现金来往,所以这个角色不仅要有防止道上黑吃黑的机敏,最关键的是忠诚指数要让领导信得过。弟哥身边曾经有一个绰号叫赵老二的保镖,据说以前当过侦察兵,长相猛恶身手相当了得,没想到深得弟哥信任的赵老二有一次过水之后,席卷了二三十万现金不辞而别了。这件事情让弟哥在道上很没面子,恼羞成怒之下放出话来,悬赏五十万追寻赵老二的下落,死活不论。赵老二在失踪两个月后的一个深夜给和尚打了一个电话探听情况,在电话里和尚还劝他回来“投案自首”,前后通话不到1分钟,然而就是这1分钟差点给和尚惹下大祸。

不论是接单还是过水的,每个月的电话费都十分惊人,因此他们的手机全部由公司统一预付并报销费用,赵老二潜逃之后没有舍得扔掉预存了五千元话费的手机卡,因为怕和尚按规矩不接陌生电话,于是鬼使神差地用这个卡给和尚打了过去,他没想到弟哥一直密切注视着这个号码的通话记录。三天后的一个夜里,和尚被叫到了一个茶坊的包间里,弟哥面前的桌上摆着一张打印出来的通话记录,旁边是道上有名的几个凶神。后来和尚告诉我,尽管他有着和弟哥曾经的友谊垫底,但是他知道那天要是不能自圆其说的话,就别想再囫囵着走出来了,一个知情不报就足以让他跟自己的哪条胳膊腿说再见了。当时和尚看着那张清单“冥思苦想”了半天之后,总算“想起”他那天跟几个朋友喝高了,半夜里天旋地转地好象接过一个电话,不过还没有听出是谁就挂掉了。终于囫囵着出了茶坊的大门之后,和尚做的第一件事情把换掉了电话卡,他真的被吓坏了。

庄家通常只接欧洲五大联赛和冠军杯锦标赛的盘,赔率由后庄开出或者直接参照国外博彩公司的标准,国内的联赛他们不会接盘,因为里面猫腻太多,只有后庄才能玩弄于股掌之中。由于时差的关系,导致庄家的日常生活不得随着球赛转,成了昼伏夜出晨昏颠倒的一群。当每天东方既白,城市里的人们纷纷起身准备开始新的一天的时候,和尚们却是吃罢“晚饭”,倒头便睡。一枕黑甜之后已然来到下午,“早饭”过后,接单的会根据新开出的赔率给各个客户发传真并接受下注,庄家只对了解底细的客户报盘。负责过水的则到帐房先生那里查看前一天的收支情况,然后开着车满世界转悠,一路收取或者给付现金。过水的时候只论钞票的“个”数,一“个”就是一万元,根本无暇细看,等帐房发现了差额和假钞以后再算。有一段时间,各个公司都是在某个茶坊或者宾馆的大堂里过水,但是后来出现了有人持枪抢劫的情况,于是圈子里纷纷改为流动过水以防不测。由于赌博是国家明令禁止和严厉打击的对象,因此公司的“办公”地点都是居无定所,通常是在宾馆里包下房间,安装好传真机,再摆上几台笔记本电脑(为了收看同一时段举行的比赛)就开张营业。公司人员长期吃住在外,无法象正常人一样生活,所以除了内裤和袜子以外,所有的衣物都是送到洗衣店,而内裤和袜子都是成打地购买,穿脏了就扔。

接单和过水,是庄家生存的两大基石,信誉是庄家的生命线,这个信誉包括赔付和收帐。不论是赔付还是收帐,过水的时限都不能超过24小时,过了时限庄家无法给客户兑现,那就只好在圈内消失,而如果哪位客户的钱收不上来,庄家同样会因为丧失了威信无法在道上立足。与外人的想象有所不同的是,庄家很少自己豢养催收欠帐的打手,因为那样的费用太大。金额不大的欠帐和尚会去找某个帮派的爪牙来解决问题,倘若欠帐太多而且对方又比较硬的话,那就有可能请来专业收帐“公司”出面摆平,毕竟下注的客户是三教九流龙蛇混杂,有的也颇有来头。和尚经手过的最大的客户是某个知名酒店的刘总,据说以前曾经也是道上的风云人物。这位刘总最多的时候在和尚的公司赢过一百万以上,后来走了背运,不仅把赢的都吐了回去,而且还欠下了一大笔债。按照庄家订的规矩,超过24小时不过水那就会立即产生可怕的利息,大约三到四天之后利息就会超过本金,刘总就是被毒瘤一样疯长的利息弄得焦头烂额,无奈之下放出要赖帐的话来。处理这种级别的客户必须由弟哥亲自出面,他直接找到了收帐圈子里的顶级人物钟哥,据说钟哥手下养着二十多号“黄贩”,也就是身负命案的逃犯。这些打手平时都集中在一个隐蔽的地方深居简出,只有碰上特别扎手的业务时才肯动用,他们的住地设有几个狗笼子,专门用来关押抓回来的欠债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