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时代的英军骑兵及骑兵军刀

disashi 收藏 47 12882
导读:拿破仑时代的英军骑兵及骑兵军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弯刀与直剑:发展史暨绪论

过去一些关于拿破仑时代的历史著作甚至一些专业的军事历史作品,都认为那个时代的重骑兵和轻骑兵分别装备直刃刺剑和弧刃马刀只不过是一种习惯性的选择罢了。虽然在军队中对于武器型号的选择肯定会存在一些相对保守的倾向,但实际事实和我们先前的看法是相去甚远的。

事实上在整个十九世纪的欧洲,特别是在英国,都存在着一场关于骑兵部队到底应该选择利于刺杀的军刀还是利于砍杀的军刀的激烈争论。尽管英国对这场争论的记录最多,但这场争论的起源我们恐怕还得追溯到更早的时代,追溯到轻骑兵这个军种开始出现在西欧军队中时。

有关历史上这两种形式军刀的起源的情况我们还是相当清楚的。拿破仑时代的直刃军刀应该是滥觞于中世纪那种既可以刺,也可以砍的双刃直剑。后来,板甲的出现促进了那些致力于刺穿它的剑的发展,这些剑有着狭长的剑身和菱形的截面,有时剑身中央还有凸起的棱以增加强度。这些剑最后发展成了专精于刺的长剑(rapier) 。其实在实际战争中几乎只有文职人员才佩带并真正使用那种正牌的又细又长的长剑,士兵们在战斗中需要的是一种更有力的武器,也就是除了长剑之外另外佩带的一把稍短的宽刃剑。这种剑既可以用来刺杀,又可以用来劈砍。它后来变化出许多种不同的形制并且有着各种各样的名称,例如在英国内战中这种剑就被戏称为“好样的硬塔克”(good stiff tuck,tuck痉俏淦鞯拿疲堑米杂凇癳stoc”,一种细长剑的谐音——译注)。接着,在整个十八世纪长剑的长度逐渐缩短以适应普通平民佩带要求的同时,在比这更早的时代,随着战场上甲胄使用的减少和不对称笼形护手使用的增加,军用刀剑就开始倾向于变成那种有着更厚刀背、单面开刃的式样了。

弧刃马刀的情况看起来要复杂一些,它可能有两个起源。首先,中世纪的西欧本来就存在一种单面开刃的重型弯刃大刀(falchion),而如果要追溯得更早一些的话,这种弯刃大刀又可能是滥觞于古典时代的日尔曼部族所使用的砍刀(seax)。大概在17世纪早期,这种弯刃大刀进化成了一种更轻的被称为“汉尔”(hanger,得自阿拉伯语词khanjar的发音)的武器,这种武器的形制十分类似于后来的马刀。但弧刃马刀的第二个,可能也是更重要的一个血统来源是东方,一望无际的欧亚大草原很可能才是弧刃马刀的真正故乡。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锋利雪亮的武器的影响在自东向西不断扩大[1],事实上拜占庭人和俄罗斯人最迟在13世纪就已经开始使用马刀了。稍后这种武器被一批又一批诸如库蛮人(Cumans,欧亚草原上生活的一支突厥系游牧民族——译注)这样的为逃避来自更遥远东方的威胁而来到欧洲的草原民族多次带入中欧。蒙古人和稍后的突厥人在欧洲的出现无疑强化了这种影响,在更广大的范围内促进了马刀的使用。这些都使得中东欧的人们很早就认识到了这些武器在骑兵战中广阔的应用空间。相比之下,西欧军队却一直要到十八世纪,随着轻骑兵这个军种的逐步向西传播才开始认识到弧刃马刀的真正实用价值。这个过程在英国尤其缓慢,大约要到十八世纪中叶之后才渐渐开始。

注:

[1]中世纪东欧刀剑形制的发展研究还是一块有待开垦的处女地。我们可以确定的是马扎尔人的主要武器就是马刀。中世纪中东欧地区的某些人们很可能在继续使用弧刃马刀,尽管自匈牙利被土耳其占领后,西欧式的直剑一直能在实战中很好的证明自己。

[2]法国于1692年建立了第一个骠骑兵团。虽然此后的一段时间内这个军种的力量一直在逐步增强,但他们的数量还是要到十八世纪四十年代才增加到有重要意义的地步(1745年法国共有七个骠骑兵团)。相比之下,英国在轻骑兵的发展方面相当滞后。到十八世纪四十年代才有了一次短命的尝试,到五十年代才建立了第一个永久的轻骑兵团。至于西欧军队中轻骑兵的其他早期形式,比如stradiots, jinetes, hobilars ‘Border Horse’等等到了17世纪都慢慢消亡了。因为随着战场上的骑兵越来越少使用甲胄,各种骑兵之间的差别也越来越小(尽管当时骑兵和龙骑兵的区分还很严格)。这些早期的轻骑兵形式对后世西欧轻骑兵的发展似乎没多大影响(Stradiots:15世纪80年代左右意大利雇佣军中引进的来自巴尔干半岛的一种土耳其装束的轻骑兵。

Jinetes:最早指西班牙受穆斯林轻骑兵影响而组建的一种使用标枪等武器的轻装骑兵

Hobilars:百年战争时代英国的一种轻装骑兵,又称“边境骑兵(Border Horse)。————以上三条为译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军刀的基本设计理念及特质:

一些物理上的简单原理能够很中肯地解释为何直刃和弧刃两种形状的刀剑在战斗中的使用方法之间存在很大不同。我会尽量解释得清楚一些:弧刃马刀能提供一种切割性的打击。当这种类型的刀刃边缘碰到一个目标之后,它在继续砍入目标的同时也在目标表面划过,这种对目标的切割效果增加了最初的砍击所造成的伤害。相比之下,一把直刃武器在砍击时所提供的打击更类似于斧子对木头的斫击。举个例子,你用一把餐刀剁开一块牛排和照日常的方式去切割它这两者之间存在什么区别?那就是这两种刀剑在砍劈效果方面的不同之处。

这种不同之处在刀剑形制的设计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一把弧刃马刀在提供极为有效的切割性砍击的同时,可能因为过于弯曲而无法进行精确而厉害的刺杀;另一方面,大仲马在《三个火枪手》里描写的那种轻刃长剑如果被用于砍杀的话,恐怕都不能对一个穿着普通外套的人造成任何严重的伤害。由于无法提供切割的效果,如果一把直刃刀剑要进行砍击的话,它的重心应当在剑柄的前部,而且必须拥有足够的重量。如前所述,直刃武器的砍和斧子的斫很相似,那么想象一下,一把斧子为什么那么重而且质量都集中在一个长柄的前端?个中原理不难理解。最后值得一提的是那种有着轻微弧线的刀剑(比如法军近卫掷弹骑兵和近卫龙骑兵所佩的蒙特劳伦西式掷弹骑兵军刀——译注)。这种刀剑很明显倾向于走一条在两种使用方式下都能起到作用的中庸之道。这种墙头草的做法导致这种刀剑过直而不能进行有效的切割,同时它的弧线又使得精确的刺击变得更难。虽然看起来这种形制的刀剑在任何一种情况下都表现平平,但它存在难以量化的适应性上的优势,所以仍然有其生存空间。

除了使用技巧之外,直刃刺剑和弧刃马刀还有其他一些特质上的差异。弧刃马刀可以流畅地切割而并不依靠它本身的重量和惯性去斫击敌人,所以可以做得比直刃刺剑更轻巧而易于掌控,同时刀身的形状还带给了武器另一点便利:弧形的马刀可以很方便地从身体的一边移到另一边,而这一点对一个前方存在碍手碍脚的马的头颈的骑兵来说是极为有利的。更重要的是,在白热化的近战中,砍相对刺来说是一个更加本能的动作,因此在一个普通的骑兵手中,利于砍的马刀要比刺剑来得有效。

但是刺剑也有它自己的优势。比如说当面对一个全身上下顶盔带甲的敌人时,刺击几乎是唯一能给对方造成决定性伤害的打击手段[3]。并且刺击也是最能有效运用马匹向前冲击的动能的攻击方式。事实上当冲锋时,骑兵应以三分位起势(tierce,击剑术语,指防守三分位,即右肩窝部位的一种起始姿势——译注)持剑,伸直手肘使剑尖直指前方,手稍抬高让剑尖略低于剑柄,扣紧大拇指并且锁住手腕关节(这一点非常重要)。这种握剑姿势使得马匹冲锋的动能大大增加了刺击的力量。这和骑枪的使用方式有几分相似,骑手要做的只不过是对准目标而不必费心去发力,因为仅仅借助马匹的冲力这种刺击的威力已经极为可怖了:如果准确刺中,对方几乎肯定当场毙命。不过,虽然能收到可怕的杀伤效果,但刺击,尤其是在高速冲锋中的刺击有其潜在的危险性。刺中之后军刀很有可能卡在敌人体内而无法抽回,而这在最乐观的情况下也能让骑手失去他的武器。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更坏的情况”的话,我会告诉你在美国内战中骑兵使用的军刀被称为“断腕者”可并不是没有来由的。

注:

[3]这句话只是针对17世纪的胸甲骑兵之类全身披挂的骑兵而言。拿破仑时代的胸甲骑兵只是部分着甲,面部、喉咙、颈部和腿脚都是暴露在外的。对四肢的攻击可能不是致命的,但足以使他们失去战斗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军刀形制和战斗运用:

从上文中可以看出这两种刀剑在实际战斗中显然各有各的用处。直剑在一场规整的骑兵对骑兵的冲锋中,尤其是在最初的一阵撞击中最能发挥它的作用。而且直剑由于将人和马的动能加于剑的杀伤力上而能够对敌人起到更大的心理上的恐吓作用,一排又一排放平剑身的骑兵猛冲而来是一幅比同样人数的骑兵挥舞着马刀冲来更可怕的景象。反之,弯刀占优势的阶段则在于冲锋过后的混战中。当一队骑兵陷入混战的时候,他们的马会放慢脚步,实际上通常只是在踱步,这样刺击就失去了动力上的优势,同时在混战中骑手还要做许多的环步和快速的兜圈,如此一来每个骑兵就必须经常把他的刀剑从身体一侧移到另一侧来应付四面八方冲过来的威胁,以及攻击他四周围的目标。轻巧灵活的弧刃马刀在这种战斗中明显有着更大的优势。

上面说的是骑兵之间的战斗。在与步兵战斗时,这两种军刀面对组成了方阵并且士气高昂的步兵都没有什么特殊的优势。但由于直剑通常都具有更长的剑身,能够杀伤更远的目标,所以在与步兵之间的战斗中相对弯刀来说会占一些上风。

能够最好说明直剑和弯刀使用方式的不同的可能要算那些同时使用这两种武器的人了,比如匈牙利和波兰-立陶宛的早期骠骑兵[4]。在匈牙利王国在土耳其铁蹄下沦陷的时候,这两种都来自有着轻骑兵传统的西巴尔干地区的骠骑兵基本上是很相似的。但随后波兰骠骑兵的装备变得更重,并且开始扮演战场突击力量的角色。与此同时匈牙利骠骑兵则放弃了他们的铠甲并且开始采用使他们闻名于世的非正规作战方式。最终是后者成为了后来的骠骑兵和所有西欧轻骑兵的祖先,而波兰骠骑兵的影子只能在拿破仑时代所广泛采用的骑兵武器——长矛中略见一二了。这两种骠骑兵最早都在腰带上挂一把弧刃马刀,同时还在马鞍的左侧系一把又长又直的刺剑(波兰语中称这种武器为palasz或者koncerz),波兰骠骑兵在长矛折断后(长矛在冲锋中是很容易折断的——译注)如果还要进行冲锋,就会使用这把直剑,而如果他们要进行混战或者以杂乱的队形战斗时则会抽出他们的马刀,匈牙利骠骑兵也是一样。根据一些同时代人的说法,法国早期组建的骠骑兵也是以这样的方式使用这样的武器的:

“骠骑兵的武器是一把大弯刀,……这把武器是用来左右挥舞或者从上到下砍击的。一些人除此以外还携带一柄又长又窄的剑,他们并不把这柄武器挂在身边,而是系在座骑的侧面,从马胸一直到马臀……他们是用(这柄剑)向敌人冲锋的,……使用的时候,他们把剑柄抵在膝盖上。”[5]

由此可见早期的骠骑兵清楚地了解这两种武器的长处和短处,并且知道该在何时使用哪一种。

17世纪的克罗地亚/匈牙利骠骑兵,注意所携带的两种武器一览无遗。

早期的骠骑兵经常是军队和社会的精英,他们对自己的武力有着天生的自豪感,同时一般自己解决装备问题,因此可以负担使用两种武器所带来的训练上的和经济上的高昂成本。后来随着战争形式的进一步发展,西欧军队对于量而非质的重视自然就淘汰了这种昂贵的双重装备骑兵。到了这时,骑兵所携带的武器就反映了他们在军队中扮演的角色:排着紧密队形冲锋的重骑兵装备直剑,而主要任务为进行巡逻、监视敌军行动等等一些次要战斗的轻骑兵则选择了马刀。

[4]“hussar”这个词或许是起源于南斯拉夫语的“gussar”,意为强盗。而“gussar”本身又可能来自于一个有同样意思的拉丁词“cursarius”,随后这个拉丁词变成匈牙利语形式的“husz”,原意是“二十”。

[5]皮埃尔•丹尼尔(R.P.丹尼尔)(Père Daniel (R P Daniel)),《法国军事史》(Histoire de la Milice Française)巴黎,1721年。

四、拿破仑战争中的英国骑兵

英国的骑兵和该国的其他军种一样,在很多方面都和欧洲大陆上的那些军队不太一样。英国没有什么骑兵传统,他们所建立的骑兵部队相对来说并不像其他国家的同行们那样张扬,而且英国的农村有能力提供大量的优质马匹,这使得英军中重骑兵和轻骑兵的界限并不是那么清楚。而在欧洲大陆的军队里,官方却习惯于把马匹和人员的身材仔细地分成各个等级,并且规定更高大的人和马应归属重骑兵团,矮小一些的则归属轻骑兵团。在英国情况就有所不同。仪表堂堂的人和马当然还是受到欢迎的,但由于骑兵数量有限,英国军队不会像大陆上的做法那样认真地把骑兵从大到小分开,相反地,英国的骑兵团指挥官们都渴望让自己的团尽量装备最好的马匹,并且要求每一个骑兵团都有能力发起一场正式的战场冲锋[6]。如此一来他们当然就不会热衷于根据外形大小来区分轻重两种骑兵了。

基于以上原因,尽管英军的轻骑兵团(包括轻龙骑兵和骠骑兵)与重骑兵团(包括王室卫队Household Cavalry,近卫龙骑兵和龙骑兵)装备的武器、制服等不同,但他们在战场上的效用是差不多的,所接受的训练也是大同小异。正式的训练包括骑术练习、武器使用、战场机动(在这种情况下速度远比队形重要,进行战场机动时骑手往往把他们的马匹驱至最高速)以及进行冲锋等各种操练[7]。除此之外,轻骑兵们还必须在战场这所严酷的学校里学会执行一些其他任务,比如巡逻、袭击等等。

有不少例子能够证明英国轻骑兵在战场上的冲锋能力。在半岛战争期间,特别是在1808年的撒哈冈(Sahagun)和1811年的坎普梅耶(Campo Mayor),英国的轻龙骑兵和骠骑兵们好几次都在双方条件差不多的情况下战胜了法国龙骑兵,一种从理论上来说比他们装备更重的骑兵部队(法国的龙骑兵虽然有时也下马作战,但他们装备铜盔和直剑,可以执行重骑兵担负的作战任务——译注);而在1815年的滑铁卢战役中,一些记录表明英国和英王德国军团的轻骑兵甚至数次击退了法国胸甲骑兵的进攻,而后者可能是当时欧洲装备最重的骑兵部队了。一位当时的英国军官写道:“……他(此处指英国培育的战马)向前冲锋的力量真是巨大,而且说真的,英国的轻骑兵不只是比法国轻骑兵要积极主动得多,而且即使是我们装备最轻的骑兵在冲锋中也比敌人装备最重的骑兵中队有着更大的震撼力。……”[8](这当然有很大程度的夸张,但英国轻骑兵的战斗力的确不弱——译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拿破仑时代英军轻龙骑兵

[6]1844年女王下发法令规定:“轻重骑兵应同时能够列队冲锋。”而这只不过是一份迟到的官方书面文件,它所规定的东西在整个英国轻骑兵发展史上一直是既成事实。

[7]骑兵的机动及其他战术的训练主要是根据戴维•“支点”邓达斯爵士(Sir David “Pivot” Dundas) 编写的骑兵队形及运动的规章及说明手册(1796年由英国战争办公室出版)进行的。该手册应当是所有骑兵军官的必读物,但一些不幸的事件说明有一部分高级骑兵军官对这本手册根本一无所知。

[8] 弗莱彻•伊恩(Fletcher Ian),1991年,第31页。引自1811年10月出版的皇家军事年鉴的“英国骑兵”一章。

五、约翰•拉•马修(John Le Marchant)和新时代的英国骑兵

1788年以前英国骑兵团的装备只是取决于他们指挥官一时心血来潮的选择。总的说来各个重骑兵团所装备的刀剑比较相似,而轻骑兵团却使用着各种各样在刀身长度和其他方面都不尽相同的武器。到了1788年这种情况有所改观。当年亨利•西蒙•康威将军(Henry Seymour Conway)组建了一个骑兵军官委员会仔细考察了现役各种形制的军刀,最后选中了其中两种式样,一种装备重骑兵团,另一种装备轻骑兵团。虽然之后的事实证明这两种式样的军刀远称不上完美,而且这次考察的方法也远称不上严谨,但这毕竟使英国骑兵能在革命战争(Revolutionary War)中使用统一的武器作战(独立战争是从1775年到1784年,此处可能指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干涉战争——译注)。战争中在约克公爵(the Duke of York)指挥下的低地国家战役给了验证这些骑兵军刀有效性的一个好机会,但结果却令人大失所望。这两种军刀,尤其是重骑兵式军刀在战斗中存在严重的缺陷。特别是当与他们的奥地利同盟军骑兵所使用的精良武器相比时,这种缺陷就更加明显了。它们的刀身太长(重骑兵的直剑长38英寸,轻骑兵的也有36英寸)、笨重、平衡性不好,当与敌人兵刃相格时容易在手中打滑甚至将刀身折断。 事实上,当时的重骑兵军刀是如此之笨拙以至于骑兵在使用中经常会弄伤自己。

一位曾在第2近卫龙骑兵团服役的骑兵军官见证了这些武器的缺陷,他的名字叫做约翰•盖斯帕•拉•马修(John Gaspard Le Marchant),一个格恩西岛(Guernsey)人。他是个聪明而有才干的战士,尽管革命战争时期他还只是个上尉,但他即将对英国骑兵部队的发展,进而对今后整个英国军队的发展起到深远的影响。我想我们有必要解释一下这个下级骑兵军官(他于1795年才晋升为少校)是如何拥有这样巨大的影响力的。公正地说,他的这种影响力是依靠保护人制,一种在当时的英国军队人事工作中起很大作用的制度而实现的。尽管保护人制由于把一些无用之人提拔到重要的职位上而饱受批评,但它同时也使得诸如威灵顿公爵这样的天才在军队中得到迅速的升迁。尤其对于拉马修来说,他的保护人还是英国最尊贵的人。1789年当他还是第6龙骑兵团的一个中尉的时候,他和他的团队负责护送乔治三世国王,国王当时就注意到了这位气度不凡而又志向高远的军官,并和他建立了友谊。同时这位前途远大的军官还有另一个地位很高的保护人,那就是当时英国杰出的政治家和内阁大臣乔治•杨爵士(Sir George Yonge)[9]。

在低地国家战役期间,拉马修在对英国骑兵的失败做出评估的同时,也认真记录下了同盟军队中奥地利骑兵的训练和装备情况,还画了许多草图。对这些至少是在装备和训练上都明显更优越的奥地利骑兵的观察在他心中激发了要改进英国现役的骑兵部队的渴望。天遂人愿,甫一回到英国,他就得到了一个极好的机会来把他的理想变为现实。现在他是第16轻龙骑兵团的少校,并且再一次担任了护送皇室成员的任务,如此也就有了接近乔治国王的机会。经过他的一番努力,乔治国王对他宏伟的设想和细致的观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答应给他以前所无法想象的支持。

看起来拉马修对于骑兵部队应该装备什么样性能的军刀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在战斗时一场正式的冲锋中,士兵手中的武器并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东西应该是他们的座骑、士气、纪律和骑术水平。他并不是唯一持这种观点的人,腓特烈大帝优秀的骑兵将领和教官冯•塞德里茨将军(General von Seydlitz)就和他所见略同[10]。既然他认为武器在一场成功的冲锋中只是个次要的因素,那么他也就自然会倾向于给骑兵部队装备那种适于进行接下来的混战的弧刃马刀了。拉马修在设计新的骑兵军刀时并没有闭门造车,由英国马刀的形制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来自东欧和来自更远东方的血统。奥地利骠骑兵使用的那种宽刃马刀可能对他的设计有一些影响,但英国的新型马刀显然有着不同的刀身弧线。奥地利1768年式马刀的弧线从刀尖到刀柄都是均匀的,而英国马刀靠刀柄的前半部分刀身只带有平坦的弧线,到了末梢那半段刀身弧线的曲率才开始明显增加,这种形式的设计在许多印度弯刀和其他的东方刀剑上都可以看到。新型马刀另外一些显著的特征,比如在靠近刀尖的地方刀身变宽,和东方的土耳其弯刀(kilic)的刀刃(yelman)也可以说是殊途同归。事实上记录表明,当时拉马修参考过“土耳其式的、马木鲁克式的、摩尔式的、匈牙利式的……总之精益求精”。来自东方的血统也可以从整个十九世纪中英国马刀在印度骑兵中所受到的欢迎程度中略见一二[11]。事实上,印度士兵经常把他们手中的英国马刀重新配上当地风格的刀柄和刀鞘,以使得手中的马刀看起来像是他们从前曾经使用过的那些武器一样[12]。

不管这种马刀的设计灵感得自哪里,它的原型是在一位名叫亨利•奥斯本(Henry Osborn)的伯明翰刀匠的协助下完成的。为了制造出一把比先前的型号更轻更称手的刀,他们可说是煞费苦心,刀柄上所有多余的重量全部都被去掉了。1796年一个由一些将军组成的评审委员会审核决定采用这种新式马刀,并给其定名为1796年式轻骑兵军刀,其长度从原型的31.5英寸增加到了32.5-33英寸。不过拉马修还是有一点不满意,因为他所设计的军刀并没有被所有的英国骑兵团统一采用,那些将军们似乎并不情愿让重骑兵也使用这种武器,他们坚持认为重骑兵团应该装备直剑,于是重骑兵团只好换装了另一种直刃军刀。尽管如此,在这种以奥地利1769-1775年间使用的重骑兵军刀为蓝本的武器中还是可以很明显地看到拉马修的影响的[13]:它虽然拥有笔直的刀身,但却是专门设计来进行砍切的,有着35英寸长的沉重刀身和圆盘状护手。这就是著名的,也是饱受嘲弄的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这种军刀和它钝的平头刀尖简直就是一场时代的错误。即使刺击并不是被推荐的攻击方式,但作为一把直剑它却无法提供一个可以用来刺击的刀尖,难怪会令人无法接受。不过稍后军队中对这种武器还是进行了非统一的修改,把刀尖弄得更尖锐以使它适合于进行刺击[14]。

1796年式轻骑兵军刀刀柄

这两种式样的军刀由不同的刀具商制造,其中几家甚至担保他们制造的刀身“永不折断”。当然这种担保是有所夸大的,但总体来说这时制造的刀身的质量比1788年时进步了许多,这主要应归功于在武器正式列装前引进了更严格的检验和测试制度。

这两种军刀在英国以外也有广泛的应用,有些国家直接从英国进口,也有些国家根据相同式样在本国仿制,也有些国家两者兼有。这些国家包括葡萄牙、西班牙、普鲁士、瑞典和美国。

[9]乔治•杨爵士(1731-1812),1766-1770年间担任海军大臣(lord of the Admiralty),1782-1794年间担任战争部部长(Secretary at War),1794-1799年间担任铸币大臣(Master of the Mint)。

[10]冯 赛德里茨将军曾规定他的骑兵在冲锋中“要在心中保持不可动摇的坚定信念,去用你战马的胸部把敌人撞倒。”

[11]1796年式轻骑兵军刀在印度军队中有很长的使用历史。尽管正式上它在1821年被一种新式的型号所取代了,但保存下来的照片表明它在那之后仍然在被使用着,甚至一些欧洲士兵也在平定1857-58年间印度叛乱的战斗中继续使用它。

[12]诺兰•刘易斯,《骑兵:历史与战术 》( Nolan, Louis. Cavalry: its History and Tactics),波斯沃斯(Bosworth)出版社1853年出版,帕拉斯•艾曼达(Pallas Armata)出版社1995年重新出版摹制本。该书的作者是一个英国骑兵军官,克里米亚战争中在闻名于世的“轻骑兵旅的冲锋”中阵亡。在这本书中他描述了一些由海德拉巴的尼赞(Nizam of Hyderabad,海德拉巴为印度王国,尼赞是君主的称号。当时海德拉巴王国是英军的同盟——译注)手下的印度骑兵使用的重新磨光的1796式轻骑兵军刀所造成的可怕伤口,包括断开的头颅和分离的四肢。

[13]两种1796年式军刀确切的采用顺序很难确定。但是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当时拉马修坚持认为英国所有的骑兵团都应该装备他设计的弧刃马刀。考虑到他先前的经历,当他这方面的努力遭到挫折以后我们可以自然而然地料想到他会推出奥地利式的重骑兵军刀作为一个折中方案。在拉马修看来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案:这是一把专门用来砍切的军刀,同时又是一把直刃的军刀。委员会曾经考虑过给重骑兵装备法国传统的那种有着更长更狭窄刀身的刺剑,但重骑兵团对此并不热心。

[14]关于1796年式重骑兵军刀平头刀尖的改进有很多种说法存在,有一种认为这种改进在团一级进行。但是保存下来的实物和同时代丹尼斯•迪顿(Denis Dighton,1792-1827,皇家艺术学院的军事题材画家,《纳尔逊之死》的作者——译注)所作的描绘滑铁卢战役中苏格兰灰龙骑兵夺取法军鹰旗的油画(英王室藏品)都显示当时平头和尖头两种刀尖同时在被使用。由此可以推断这种修改也许只是在更低的建制水平中进行,甚至根本就是由士兵们各人自己改进的。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