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连载 我的朋友小黑驴(1-2)

laobing939 收藏 1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的朋友小黑驴(1)

我家养的小毛驴,黑得像木炭,全身溜光浑圆,没一根杂毛,温顺可爱,勤劳勇敢,她的记性特别好,我很喜爱她,经常拿我省下来的饭给她吃,看着她边吃边点头,我高兴得和她脸贴脸狠劲地亲,心想小黑啊,咱们永远是好朋友。

1944年日本鬼子占领了我的家乡,横行霸道,无恶不作,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我曾经在读的学校,那里有我童年美好的回忆,沦为强盗兵营,操场上修起高高的炮楼,家乡在燃烧,众乡亲成为亡国奴!我的家没法待了,爸爸是抗日分子,一旦汉奸告密,全家就没命了!爸爸就派他的通信员小刘,在夜里悄悄地把我们接到大山里来。

小黑驮着继母和小弟,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衣物,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里,走在羊肠小道上,步履稳当,老人说驴有夜眼,就长在两条前腿上,一点不错,那两条前腿内侧,是由两个银元大的没长毛的‘夜眼’。天蒙蒙亮,来到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山村里,刚来到村头上就有一只老狗,汪,汪,汪扯着沙哑的嗓子吠叫,小黑怕暴露目标,打着嚏发出哼哼声,把个老狗吓得夹着尾巴溜走了。接着从一间茅草房子里出来一位老爷爷,口里含着个旱烟袋,吧嗒着抽那不太透气的烟袋锅,里面隐隐可见丁点儿火星,吭吭咳嗽两声,压低声音问道:‘是王区委家里的人吗?’通信员小刘凑上前去面对面扒到老爷爷耳朵上说:‘ 爷爷,是我们啊!’

老爷爷姓杨是村长,我只好笑,就这么丁点十几户人家,也能算个村,也有村长?连个闾也不够,二十五户才够个闾呢!是我小看了杨爷爷,他老人家可是老革命哪,正儿八经的‘三八式’!想当年可经过惊涛骇浪,枪林弹雨,打过大仗,是顶呱呱的胶东五旅十三团的老班长呢!1940年冬季,日本鬼子大‘扫荡’,杨爷爷带着一个班,坚守在牙山上,顶住敌人一个中队的疯狂攻击,战斗三天三夜,掩护军区机关撤离,完成任务!就在这次战斗中,老爷爷负伤失去一只眼,回到村上当村长。

老爷爷把我们一家领进一个破落的院子,四周用呲牙咧嘴的石头,垒起只有半个人高的围墙,连个大门也没有,是用乱七八糟的树枝扎成一个帐子,挡住那个豁口,什么也防不住,只是做做样子。哗啦一声爷爷开了锁,吱呀一声推开那扇晃晃荡荡的门。嚓,嚓,火星闪烁,打出一点火来,噗,噗,吹着了一个豆大的火点,哦,原来爷爷是在复古,用最原始的取火法!一块火石上面放上火绒,拿起火镰,只用两下打着火绒,点着了火纸卷,取火成功。好把式,有道是,老汉打火不过三,过三不抽烟。借着小小的光点,模模糊糊可以看到爷爷的脸庞,一只眼睛眍喽进去,剩下一个窝,满脸都是沟渠,杂草丛生的胡子,围着一个大嘴,里面的牙齿,所剩无几,古铜色的皮肤,说明老人经历过人间磨砺!


我的朋友小黑驴(2)

老爷爷把我们带到‘新家’,用那火石打着的火纸卷,点着了一盏豆油灯,在晦暗的灯下,我仔细地审慎这个家:抬头是熏黑的屋耙,说不定还是光绪年间的秫秸,上面是少不了的蛛网缕缕,拉得老长,随着半开的门洞刮进的风,左右飘荡;一张饭桌,已经失去它的原色,成为灰黑相间的花脸,两边各有一条凳子,四条腿已经瘸了,放在那凹凸不平的地面上 ,简直是瘸子偏遇不平地,磕磕绊绊;半截墙后面是一铺炕,上面铺着的席子,已经是遍体鳞伤,有的地方已经在医治,用各种颜色的布块缝缝补补,就像‘百家衣’一样,成为‘百家席’,是个好东西,铺着好养,长命百岁;锅灶是有,就是没有锅,一个大黑洞朝天,里面还剩下不少草木灰。其他什么也没了,空空荡荡,真正的‘空舍清野 ’这在当时,可是对付日本鬼子最有效的办法了。

爷爷把我们安排好了,对继母说:‘刘同志,先凑付一夜,赶等天亮再说。’说罢就去了。我打起火把送他老,临别时我说:‘爷爷走好。’把火把递给他,爷爷拿起火把,对着烟袋,吧嗒着抽着烟走了。这样一个家,真叫我心里无限恐慌!这能过日子么?继母可不是这样想的,她也是个老革命,什么困难也吓不倒她。从小毛驴的驮篓里拿出褥子、被子、枕头,三下五除二,铺好炕,让我和弟弟先睡下。我说:‘妈妈,你和小黑住哪里啊?’她说:‘有办法,我打地铺,小黑住在炕旮旯里,先凑付一夜再说。’我躺在被窝里,久久睡不着,惦念着已经出嫁的大姐,和暂住姥姥家的二姐,他俩不会有事吧,老天爷保佑。

这‘一夜’其实也就剩下这黎明前的黑暗。就像我们的处境一样,渡过暂时的黑暗,胜利就在眼前。我睡得特别香,若不是妈妈叫我,恐怕要睡到太阳落山。爬起来揉了两下眼一看,老天,太阳已经照到窗户上,两个小弟,睡得像小死猪。妈妈摆摆手,意思是不要叫醒他俩。穿好衣服,急忙牵着小黑,去草地上喂她吃饭,刚出‘大门’,啪啦一声连屎带尿拉了一大堆!我说么,俺小黑就是懂事!我拍拍她的脑门给以奖励,她点点头表示高兴。

阳光明媚,从遮天大树缝里,伸出温暖的手,抚摸着我的脸,怪痒痒的;小鸟披着晨间的金色阳光,在树枝上穿梭地跳来跳去,不时地展开翅膀,亮去露水珠儿;五颜六色的小花儿,太多了都叫不上名字,竞相怒放,花瓣儿上粘着珍珠般的露水珠儿,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金光,风儿吹来向我点头问候,我向她们招手;青青的草芽儿,刚刚从疏松的土壤里绽出,摇摇头伸伸腰,摆摆手踮踮脚,是了,他们才刚刚睡醒哪,是在做揉软操!梯田围着山坡,阶阶围成园圈,望去就像小山穿着百层裙 ,花花绿绿要出嫁似的,在展现自己的美丽!啊,大自然,多么美丽的大自然!多么可惜的大自然!多么悲伤的大自然!多么不和谐的大自然!就在那东面的小小帝国,狼子野心,武装到牙齿,杀人放火,无恶不作,逼我背乡离井,逃亡,逃荒,流浪!不由得胸中紧缩心内楚痛,热泪流淌!小黑,见我这等模样,也伴着我一起流泪!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