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十不全为何要称十全——乾隆“十全武功”揭秘

Ariesyang 收藏 72 16838
导读:明明十不全为何要称十全——乾隆“十全武功”揭秘

一、十全老人幼稚么?

公元1792年的某天,八十高龄的爱新觉罗•弘历,大清乾隆皇帝,一日闲来无事,翻看《周礼》。看到“天官•医师”一章时,忽见上面有“十全”二字,细细阅读之下,不由大生感慨。想自己已进入人生之最后一段路程,来日无多,也该考评自己一下,给自己写个总结了。恰当此时,前线传来爱将福康安关于大胜廓尔喀、尼泊尔王俯首称臣、卑词乞和的捷报。乾隆大喜之下,不由提笔写下一篇宏文,内称自己一生立有“十全武功”,又给自己取个外号为“十全老人”,又将该文题为“御制十全记”。

此言一出,当世虽然誉词连连,后世却是讥讽不断。说他好大喜功的有之,说他大言不惭的有之,说他自吹自擂、自放屁不知臭的也有之。想想也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自吹自己最伟大最英明最正确最cool最……,惟独没人敢说自己十全十美。因为十全十美意味着完美无缺,那是只有上帝才能达到的境界,世俗之人说此,只意味着他思维幼稚罢了。

——且慢!爱新觉罗•弘历是吾国历史上有名的君王之一。他幼读诗书,一生勤政,外抗侵略,内惩贪官。执政六十年,文治武功,飞矢操觚,均有绩效。虽然常被人讥诮为风流天子,虽然晚年养出了个巨贪和珅,仍然是史评不错的皇帝之一。即在他亲撰的“十全记”里,也不故妄言干天,而写道:“幸而五十七年之间,十全武功,岂非天贶。然天贶愈深,予惧益切,不敢言感,惟恐难承,兢兢惶惶,以俟天眷,”把自己的功劳归于上帝的眷顾。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思维幼稚呢?但如果不是思维幼稚,他为何要自称十全呢?


二、十全武功如何算?

让我们先来看看他所谓的“十全武功”究竟是什么。

爱新觉罗•弘历对自己的十全武功是有说明的:“十功者,平准噶尔二,定回部一,打金川为二,靖台湾为一,降缅甸、安南各一,即今之受廓尔喀降,合为十。”

所以,所谓的十全武功乃是指弘历在位六十年期间,在他的领导指挥下,打的十次比较大并最后取得胜利的战争。这些战争,有的是为最终确定国家领土而打的,如平定准噶尔的结果,是将全部新疆最终划人吾国版图。有的是为反抗侵略骚扰、确保边境安全而打的,如打缅甸、打廓尔喀(即今之尼泊尔——这等蕞尔小国也敢来侵略堂堂天朝,有点不可思议!)。有的是为平定叛乱、维护政权稳定而打的,如打大小金川、打台湾等。除了打安南的那次,其他战争对吾国都是十分重要的。

还没看到这里,早有细心同学看出来了:2+1+2+1+1+1+1=9。

只有九次而不是十次啊!

这里亏得弘历自己给几次战争定了数量,否则有几次战争是很难计算次数的,象打大小金川,可以说打了两次,也可以说不止两次。打缅甸,可以合起来说打了一次,也可以说打了四次。既然提出论点的人自己如此计算,当然只能按他说的算了。但问题是,即使按他说的算,加起来也仍然是十少一次——只有九次。

原来,廓尔喀也是前后打了两次。1789年,巴忠赶到西藏去算一次,1792年,福康安又去了一次。虽然打廓尔喀的前后两次,也可以和当年打缅甸一样合起来算成一次,但当事人既没有象打缅甸那样明确限定为“一”,又没有可从其他地方再计算一次的可能(其他的次数弘历也都限定了),而当事人自己又明确说出是“十次”,那么,显然,只有把打廓尔喀算为两次,才能正确解释这“十全武功”。两百多年来,一直都是如此解释的。


三、疑点突现

虽然只能如此解释,但细细探讨起来,疑点马上就出来了。

在这篇“十全记”的结尾,弘历这样写到:


昔唐太宗之策颉利曰:示之必克,其和乃固。廓尔喀非颉利之比,番边殊

长安之近,彼且乞命吁恩,准之不暇,又安敢言和乎?然今日之宣兵威,使贼

固意求降归顺,实与唐太宗之论所有符合。乃知守中国者,不可徒言偃武修文

以自示弱也。彼偃武修文之不已,必致弃其故有而不能守,是亦不可不知耳。

知进知退,易有明言,予实服膺不敢忘。每于用武之际,更切深思,定于志而

合于道。


从这篇文章的主旨和他所写的“十全大武扬”的诗句来看,弘历的意思是十分明白的,那就是战争要么不打,打起来必以我之全胜为结束;即使要接受对方的求和,也必须是在打得他知道再打下去他必然惨败,拜倒在吾国国威的情况下,才能接受。千万不能在对方的侵略面前“徒言偃武修文以自示弱”。事实上,“十全武功”中的几乎所有战争都是符合这个主旨的——两次准噶尔之战,几乎将准噶尔蒙古灭绝;金川和台湾之战,则将顽抗到底的叛藏首领和台湾造反领袖抓到北京寸磔凌迟;平定回部,也是将不肯臣服的叛首杀光才止;打缅甸和第二次打廓尔喀,则基本都是将要打到对方首都、对方卑词乞和才结束的。

所以,所谓的十全武功应该是指,打的十次最后取得胜利的战争。其中的“功”乃是指功绩的意思。

但疑点就是这样出现了:这十次战争中,有一次,根本就不是大清胜利,甚至只能说是大清的失败。因为那次战事,是在被敌人打进我国几百里,然后在我方的卑词乞和(偃武修文)外加花费巨额银子后才结束的。象这样的战争及其结局,完全和另外九次不同,根本无功可叙,也完全不符合“十全记”的主旨,把它加进去,根本就是对“十全大武扬”的亵渎。

但爱新觉罗•弘历却硬是把它算进去了,为什么?

那次战争就是第一次廓尔喀之战。


四、第一次廓尔喀之战的过程

廓尔喀,原是尼泊尔一个部落的名称,1769年才取得尼泊尔的统治权。尼泊尔由于和西藏紧邻,双方向来来往密切。1788年夏天,廓尔喀人突然以种种莫名其妙的借口,大举向西藏进攻。当时清朝在西藏驻兵很少,本土藏兵既少又不谙战事,一番手忙脚乱之下,被廓尔喀人很快就打了进来并占领了西藏不少地方。

弘历皇帝得报此事,急调成都将军鄂辉和四川提督成德各带大军,从两路入藏,抵抗侵略,务必驱敌出境。又派熟悉西藏事务并会说藏语的御前侍卫、理藩院侍郎巴忠前往西藏,临时担任驻藏大臣,主持西藏事宜。

两位将军和数万大军从七月出发,历经数月——路途遥远,军需难集,高原反应,风霜雨雪,又没有飞机可乘火车可坐——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爱国主义精神激励下,终于到达西藏。稍做休整,又冒着世界屋脊的刺骨严寒,漫天冰雪,向廓尔喀人入侵的方向行去,要和他们战斗,要把敌人赶出国土。

一路行去,虽能看见敌人破坏过的痕迹,也能追踪敌人的踪迹,但就是没遇见一个入侵者,直到来到了边界线上,收复了几个月前被廓尔喀人占领的全部领土,还是没见到一个敌人,没有打过一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西藏方面不少上层人物,畏敌如虎(可能也有另外想法)。当廓尔喀人一入侵,就抱不抵抗主义,当对方侵略深入,又赶紧派人前去谈判。说你廓尔喀人只要退兵,什么条件都好商量。廓尔喀人说好呀,你们每年给我们一千个元宝,我们就退。西藏人听了吓了一跳,一千个元宝相当于四、五万两白银,哪里拿得出啊。双方讨价还价中,廓尔喀人听说大清大军正在前来,也有点害怕,终于压到每年三百个元宝,先付三年。

谈判进行得差不多的时候,清军和巴忠先后来到。巴忠以前来过,早知道西藏地处高原,气候恶劣,来旅游玩玩可以,长住吃不消,一路都在盘算如何尽快溜回去。一听说双方已经将谈判进行得差不多了,无非是花钱送瘟神,而且西藏方面还提出这笔钱由他们支付,不要中央一分钱。有这么好的事啊!自己一来就马到成功,厥功巨伟,而且自己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想法也可以立刻实现。巴忠高兴啊,立即拍板同意。

于是侵略者在清军到来后开始撤军,而清军则亦步亦趋地跟在侵略者后面,顺利地取回了全部失地,巴忠则煞有介事地向皇帝禀报我军的大胜。第一次廓尔喀之战,就这样以表面上大清的全胜而结束。这是1789年春天的事。

如若事情就此结束倒也罢了。偏偏西藏方面在廓尔喀人退出后,又想赖帐,不付这笔钱了(后来中央政府的代表来藏知道此事后,也极力反对输款)。廓尔喀人来要了几次,要不到钱,恼羞成怒,两年后的1791年,又大举入侵。而且这次入侵更凶,进入西藏更深,烧杀抢掠更甚。消息和真相传到北京,爱新觉罗•弘历龙颜震怒,巴忠畏罪跳水自杀。乾隆再派福康安领大军前往,六战六捷,一直打到逼近尼泊尔首都。这才有第二次廓尔喀战争的真正全胜。


五、故留缺眚,以蕴深意

从以上可以看出,所谓第一次廓尔喀战争的胜利,完全是当年宋朝在敌国威胁下花钱消灾输币纳款的阿q式“胜利”。而宋朝正是在偃武修文的国策指导下,长期受制于敌国,成了历史上最弱的朝代。这种“胜利”,显然完全是和“十全大武”的精神以及“十全记”的主旨相违背的。而且“十全记”中两次批判了偃武修文的思想和作法,却又把这种偃武修文式的胜利算进去,岂不是蒹葭并玉树相倚,凤凰与母鸡共舞,十分的不协调,万分的自相矛盾么!

何况乾隆一生武事何止这十件,如定要凑十,什么不好写,却偏要把这世人皆知的似胜实败之役写进去?

但爱新觉罗•弘历却硬是把它算进去了,为什么?

原来弘历乃是一个非常聪明又喜欢显示自己聪明的人。他之把第一次廓尔喀战争列入十全,实乃有深意存焉。

我们来看看“十全”的出典:《周礼》:“岁终,则稽其医事,以制其食。十全为上,十失一次之。”原来十全的意思本来是指医生看病,次次能把病人治好。假如十次里面有一次没治好,就要次一等了。

满招损,谦受益。天道忌盈。自幼饱读诗书的皇帝熟知所有这些古训。大清朝虽然在他手里走到了极盛,但盛极必衰。从廓尔喀人用的从西洋人那儿买来的比我们厉害的火枪和不断前来的西洋人的其他种种物品、作派来看,世界正在变化,变得让人惴惴。岂可让人因为我的沉醉而忘乎所以么。十全十美既不可能也不可取,能够做到十中失一已经不错了。不如借这篇东东和后辈们开个玩笑,也借此让他们见识见识老人的智慧吧——于是他挥笔写下“十全记”,在表面的自鸣得意下隐藏深刻的警寓:

吾国历来以“九”代表至高无上,如天有九天,地有九州,帝王是九五之尊,九鼎、九功、九龙……十有一眚,正好喻九,又暗含承天之眷、不敢与齐,金无足赤、人无完人,黑子不掩太阳光辉的意思,能谓幼稚乎?(东南一箫小子,你还敢说吾幼稚乎!)

其次,弘历晚年,虽然爱和历代帝王比,觉得自己胜过大多数帝王。但有一个皇帝是他所不敢比并且自承不如的——那就是他的爷爷,爱新觉罗•玄烨,康熙皇帝。他连登基之年数都不愿超过爷爷,当了六十年皇帝赶紧退位,可见一斑。连他的爷爷都没有称十全十美过,他又焉敢自称!所以,他把第一次明明是失败的廓尔喀战争列入十全,以表示自己十失一,次一等的意思。次一等,次于自己的爷爷,又何羞焉。

第三,最重要的是,弘历在“十全记”中两次批判了偃武修文的作法——“乃知守中国者,不可徒言偃武修文以自示弱也。彼偃武修文之不已,必致弃其故有而不能守,是亦不可不知耳。”然后再把这一次西藏偃武修文所带来的后果列入十全,是在明显地警示后人:面对将要有大变化的世界,一定要吸取历史上和这次的教训,千万不能为沽名钓誉而再如此愚蠢。敢犯我中华者,必报以铁拳!


可见,当人们指斥乾隆皇帝大言不惭、没有自知之明之时,弘历爷爷却在冥冥中捻须微笑,悄悄自乐哪!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