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第二十二节

激流中的历史之三江口血战

第二十二节

、、、、、、、、、

时间又回到亚伦西亚历九百二十七年

“扶经桑!”井上诚面带愧疚的说道;“都是因为我,你才得罪了田中父女!以至、、以至不能去陆士求学!”

“话不能这样说!当时我不去陆士并非是因井上君!”文扶经摆了摆手!

井上诚一听这话,更加无地置容了;当时就深深的行了一个礼!

(不过文扶经可没说慌,当初有人推荐他保送陆士;可是他听说当年资助他的颂公(先帝司徒颂)在唐河京城N牛B;随便可以为自己谋取个肥缺!、、、、、、他妈的!老子在邪马台呆上五六年不就是为了回国能得个一官半职吗!有官不去当,还读什么陆士?靠!老子那年年“第一名”(倒数的)去了也是丢人!)

“扶经桑!、、”井上诚缓缓的说道;“桔梗小姐,她、她在十年前不幸病逝了!、、、、、、

他话还没说完,文扶经脸上就热泪盈眶了!

、、、、、、、、、

“扶经,这位是神官月黄泉大人!”立花希典指着一位宫装的中年妇女说道;“、、、至于你在“银乐坊”所救的桔梗姑娘从今天起就跟随着月黄泉大人、、、”

文扶经脑中全是空白、、、、

桔梗随着神官向外走着,忍不住回头望了那个将自己救出火坑的男人、、、

文扶经扒在地上,无力的伸出右手,心中喊道:“休一马呆!休一马呆!我还没为她开苞了!、、、”

、、、、、、、、、

靠!文扶经想起来真是哭泣不止啊!

、、、、、、、、

“保护校长!”一声大喊传来,只见一位西楚校佐率大群穿着飞虎军军服的士兵冲入大厅、、、、、

=========================================================================

“你说什么?”安凤的心都快碎了;“君候,他、、他、、、”马上哭成了泪人儿!

“我一个打五百个邪马台杀手也没能保住君候啊!”蒋三铭锤胸跺足道!

“房谋杜断”对望着对方

“是不是真的?”

“你是说君候、、”

“我是说这小子一个能打五百个?”

“靠!就是五百只“鸡”也能让他死在床上!五百个杀手?靠!”

“我也这样想;八成丢下君候自己跑回来的吧!”

两人的眼神交流早就达到神乎其神的水平了!

王大林站起来说道:“君候一定会没事的!吉人自有天向!”

“君候!”蒋三铭叫道;“君候!你命不该绝啊!”

“我当然命不该绝!”文扶经怒发冲冠的在一群士兵的护卫下走进来;光看眼神就知道蒋三铭今个是挂定了、、、、

“君候----!”一个骄小的人影冲过来一头扑在他的怀里!

一闻,好香啊!不过文扶经并不打算放过蒋三铭,看也不看怀中是哪位无知“小绵羊”指了指蒋三铭,然后作了个杀的手式!

王大林笑容可掬的摇了摇头,又指了指文扶经怀中,又摆了摆手!

文扶经低头一看正是安凤,汗,瀑汗中、、、

只好先把怀中的美少女支开“凤儿!我不没事吗!、、、、

、、、、、

文扶经汗流夹背的倒在太师椅上“刚才你们看见什么了?”

“刚才,安小姐、、、”“啪!”一位勤务兵刚开口就被王大林赏了一个耳光!

“属下们什么也没看到!”房修辞说道!

“刚才发生事情了吗?”杜祝同更是一脸茫然;“我怎么不知道?”

文扶经抬着头:“嗯!”不由的想起安子文前几天过府曾“亲切”的说:“你他妈要是动我妹子一下,老子跟你没完!”倒不怕安子文有什么三头六臂,不过安家家大业大,大姐嫁给晋地富商柴祥云,姓柴的可是天下第一富啊!以本伤人的本事谁能敌啊!二姐是先帝的!不是好对付的!子文这小子四处结交武林人士,如果有一天知道他小妹子对老子投怀送报的话,一定会请来什么武林白道八大门派,黑榜十大高手的人物来剌杀老子的话!、、毕竟老子的武技大不如前了!、、、、、、对了!

“俞大鹏!”文扶经喊道!

“学生在!”那位率众冲入大厅的西楚校官站出来!

文扶经淡淡的说:“从今天起你就是整编七十四旗的旗帅!”

“谢校长栽培!”

蒋三铭心想:“整编七十四旗不是我的直辖部队吗?难道说、、”

“房谋杜断”对望着,大家心知肚明!

“江永仁部在宝山与邪马台激战时表现最出色;当然部队多流了点血!您看是不是应当将宝山的二十八旗、、、、”王大林说道!

“什么?”蒋三铭大惊,“我的近卫旗啊!”

“嗯!”文扶经点了点头;“第二旗与二十八旗合并成整编七十一旗,由江永仁指挥!”

“我成光杆一个了!”蒋三铭心知死期到了!

“至于、、、”文扶经一脸怒气看着蒋三铭!

王大林小声说道:“战前杀将,不利军心啊!”

“那--------------?”文扶经不知要怎么办才好!

“交给我们吧!”“房谋杜断”异口同声的说。

-------------------------------------------------

“三铭老弟”房修辞给蒋三铭倒了一杯酒!

“三铭老弟,兄弟准备了上等的狗肉火锅请慢用!”杜祝同说道!

蒋三铭心惊肉蹦,知道这两家伙不是好人;“是上路宴吗?”

“房谋杜断”二人站起来走出牢房、、、

“要死也要不能饿着死!”蒋三铭大口大口吃着,喝着、、、

吃完喝完倒在草堆上、、、、

只是感到下腹像是火一样在燃烧、、、、

房修辞出现在牢门边:“大家兄弟一场,我们不能太对不住三铭老弟!”

杜祝同笑着拍了拍手,出现了五位艳丽的妓女宽衣解带走向蒋三铭、、、

蒋三铭急忙脱下裤子:“果然是好兄弟、、、、

、、、、、、、

杜祝同小声对房修辞说:“不知道火锅里的“其淫合欢散”发挥着用没有!”

“放心!我还在酒中对了二两“极乐淫合液”,他不是说他一个能打五百个吗!”房修辞笑道;“我要他一天打五百“炮”!”

“哈、哈、、哈!”

、、、、、、、

深夜里,蒋三铭骑在一名妓女肚皮上,妓女叫道:“你真是男人中的男人!”

蒋三铭一边不由的动着,一边无力的呻吟着:“救命!救命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