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班长.我.老马

当我看到眼前的景象时,我惊呆了,这是我以后要待的军营吗?一片低矮的旧房以及两匹拴在房檐下的马便是这个军营的全部。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随行来的带着一杠三星的人(后来我知道那人就是我的连长)对我说:“以后你就在这观测站了,这位是李班长,他在这观测站有六七年了,有什么事问题请教他。”我呆呆的点着头,我一直没反应过来,直到连长他们走了后。李班长带我来到一间房子里,指着旁边的一张空床说:“这是你的床铺,整理内务,一会集合吃饭。”说完班长就出去了。我慢慢的整理好内务就望着已看不出白色的墙壁发起呆了,这是军营吗?这是我向往的空军吗?我一直陷入这样的迷茫中。突然,集合号的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我以百米速度跑出去,见到的是班长站在那吹着集合号,只有我一人跑出来,没见到其他人。我还在纳闷呢,班长见我愣在那,皱着眉头冲我喊:“小子,还不过来集合,新兵三月咋训的?”我一惊连忙在班长的面前站好,麻木的做着班长的口令,“立定,向右看齐,向前看。。。”班长一直看着我,他的眼里透露着一种带有忧郁的眼神,我一直很奇怪班长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后来我知道了。“现在点名。李大伟,到!老马,到!XXX。”我愣着没有答到,为什么?班长在喊“老马”时,不仅是自己答的到连拴在房檐下的那俩匹马也嘶鸣了一声。“XXX”“到!”班长的再一次点名,我反应过来了,连忙答到。“点名完毕,现在唱歌,我起头,‘团结就是力量’预备唱。”班长带着我唱,我们俩的声音孤独的流荡在山间,显得那么空旷。“进食堂,吃饭。”班长说完就进了食堂。一进食堂,还是我和班长两人,我现在才真正明白,这地方就我和班长俩个兵,一切都由我和班长在这个“小军营”里指挥,没有更多的人了。我们俩的任务就是观测风云变化,及时汇报,及给军机导航。


第一个晚上是我最难打发的了,在这里,没有电视,除了值班的班长外再没有任何可以说话的人了,我有点要疯的感觉,在院子里漫无目标的信走。班长从值班室里出来,看见我一副不舒服的样子,问道:“小子,你怎么了?要想说话,就冲它说说话吧,它啥都能听懂的。”班长边说边指着那两匹马,“你可别小看它们,它们也是咱们部队编制的一员,是老兵了,它们什么都明白,我想说话时就找它们呢。”班长说完傻呵呵的冲着那马笑。我有点怀疑班长是不是早疯了,在这深山里没人影的地方,只有他一人,要是换我,我早就疯了。第一个晚上面对着马面对着班长终于熬过去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起床号响起了,我迅速起来整理内务,刷牙洗脸,整理军容军纪。班长早已在外面等着我了。接下来我就碰到我认为最不可思议的事,出操除了我和班长外加那俩匹老马。你说可笑吗?我和马一起出早操,我真有点受不了这里了,想着休息时给连里打电话要求调走。休息了,我正准备去打电话,班长叫住我了,走到我跟前,递给我一根烟,说:“不习惯了是吗?和马一起训练,想不通了是吗?”看我点头了,班长又说:“正常,我刚来这时也不习惯,他妈的就我和我的老班长在一起,那时连马都没有,你比我幸福多了啊。”班长吞云吐雾地吸着烟说着。我一直盯着班长的脸,班长说话时脸一直处于面无表情,很冷漠的状态,但一提到马时,我发现班长的眼里闪过一丝光亮,嘴角也轻微上扬了一下。“班长,我想去打电话。”我报告说。“怎么,想离开这?”班长斜着瞅我。“是,我待不惯。”我回答到。“好吧,去吧,不过我告诉你,打了是白打,知道吗?”班长不看我了,低头把手上的烟蒂熄灭了。我还去打电话了,结果正如班长所说,连里不同意我离开。我一个劲的强调我在新兵营里的优秀表现,后来连长发火了,很骂了我一通,把电话摔了,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是“你小子要他妈的是孬种,就给老子当逃兵滚回去。”我的性格不是这样的,我不服气,在这我不干出点样子来,我他妈的真是孬种,我暗自发誓着。


三天了,我在这已经三天了,我尽力来适应这里,但收效甚微。班长值完班回来了,我连忙喊班长,班长望我一眼:“怎么没睡啊?”“睡不着,班长。”我回答到。班长笑着过来看了看我的床,顺手掖了掖我的被角,说道:“被子要盖好,晚上湿气重,别着凉了。是不是想家了?还是想女朋友了?睡不着。”说完班长脱了衣服钻进了他的被窝里。“班长,”我叫道。“恩,怎么了?”班长问道。“能不能说会话?再不说话,我就要疯了。”我实在忍不住了。“又没人不让你说话,呵,想什么呢,想说就说,这个不用打报告的。”班长笑的话里我听出了他的疲惫和忧愁。“班长,说说你怎么来到这的?”我试图用话来缓解。“怎么来的?和你一样,新兵训练完,连长带我来这的。”“那。。。”我还想问点。“那什么,睡觉吧,明早还出操呢。”班长有点不耐烦了,我只好作罢。后来我才知道,原来班长家里给他说亲,女方让他年底复员回回家结婚,要不就散,班长心里不舒服,回宿舍又让我问的不耐烦,早知道我就不向班长问这问那,帮他出点子才是。可是,现在班长他再也听不到我说话了,因为班长长眠在这茂密的山林间了,永远和这的山这的树在一起了。


那是我来这的半年后。这半年我都快忘了这世界还有人多声杂的时候。这天,班长吹完集合号之后对我说:“收拾下,在咱们去采购东西。”我一听把个兴奋啊,立马跑回宿舍收拾去了,我真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摸摩丝,梳头型,忙的不亦乐乎。班长见了笑了但又严肃了。“干什么。出去买东西就这么高兴,别忘了,咱们是兵,要有点兵样子。”“是。”我有点不甘心,但班长的话得服从。从我们这观测站到集市得走二十多公里路,都是山路,人踩马踏出来的路,很细很小。我们俩已经在观测站憋了有俩天了,因为前几天刚下了大雨,山洪滑坡的出现,不仅我们不好出去,就是连里也不好进来,加之给养是我们自己配置,连日的大雨使我们一个星期一配的给养出了纰漏,今天在不去采购的话,我们俩就得空肚子了。好不容易的出来让我一路上开心的很,如同从笼子里放飞的鸟一样,瞧什么都新鲜。班长牵着马慢慢走着,不时的捡拾着路上出现的石子,这都是被雨水冲下来的。我回头望班长,如果班长不穿着带三级士官军衔的作训服,真像一个从山里出来憨厚的老农民。我边走边哼着歌早就忘了我是个士兵我该帮班长牵匹马。这时,一个声音出现在山林间,我竖耳一听,是军歌,是解放军进行曲。我一下子就热血沸腾,想不到在这深山老林里还有咱们的部队。我转身想告诉班长时,看到的是班长在那唱,嘴里唱的就是那激昂的解放军进行曲。我惊呆了,想不到班长的歌唱的是那么的洪亮,好听。我连忙跑回到班长身边,接过一截缰绳牵着其中的一匹马,听着班长唱着歌。班长见我那么认真的听,一高兴就把自己的家乡的民歌也唱出来了,那嘹亮的信天游在山间回荡,特别的好听,我听的都快入迷了。班长唱完歌了我听的不过瘾,缠着班长再唱,班长笑着:“臭小子,还不知道你小子有这爱好啊,唱我是唱不动了,还有那么多山路呢,等下来走的劲都使唤完了,要不我教你俩首怎么样啊,哈哈~~~,教你俩首情歌,等到女朋友出现时给她唱,保准能成功。”班长笑得很开心,“我在这这么久了,去连部也好几次了,可没人欣赏咱的歌,还说老,俗,没想到啊,你小子竟然喜欢,看来我找到知音了,呵呵~~~~~~~~”我听了那更高兴了,连忙请班长教我唱信天游。一路上我们俩就这样相互唱着,班长脸乐开花了,我是听过瘾也学了俩手。


路很滑,刚下过雨平衡根本不好掌握,班长一边走着一边回过头叮嘱我要踩实,不要滑到了。天上打起了响雷,轰轰隆隆。班长看了看天,叫道我:“快点,说不定一会就要下雨了,再不快点,咱俩成落汤鸡不说,还赶不到镇上了。看着路,你牵马走这边,这里面窄,我盯着,你牵着它俩走外面,踩实走啊!”班长一边叮嘱着一边靠着山边。路被雨水冲出了一个大坑,马就过不去,班长让我牵着马从边上宽点的路过去,他在后面盯着,以防马踩空了。我和马安全的过去了,可在这时,意外出现了。响雷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导致刚受雨水侵袭的山体发生了滑坡,顷刻间,山上的石块和着泥水就倾泻而下,直扑向了班长。。。我愣住了,很快,石块,泥水盖住了班长,眨眼间就掩埋住了。我反应过来了,冲向了那泥块堆,边扒泥块边叫着班长,我哭了,疯狂地扒着。。。


班长终于被我扒出来了,他已经不行了,浑身的泥水还夹杂着血水,我狠命的摇着班长,哭着摇着,可是班长他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三天后,我又出现在这个我不喜欢的观测站。它还是那样的老旧安静,远处的山林也如此的平静,房檐下的俩匹马看见我兴奋地嘶鸣着,显然它们已不记得那天的事了,可我却记得,我一直深深自责着。如果那天,我让班长牵着马先过去;如果那天,我注意力集中点注意那山坡;如果那天。。。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了,班长已经走了。


我望着不远的山坡,班长就在那,他坟头前站着一个人,有点远了,我看不清楚,但我知道那一定是班长的家属。后来我从连长嘴里知道,那天在那的人是班长的未婚妻,她是来看班长的,就在出事的那天来连队的,本打算第二天来这看班长的,因为第二天是班长的二十八岁生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