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中孔子的唯一一次笑,结果是开了个玩笑

lj197705 收藏 2 144
导读:论语中孔子的唯一一次笑,结果是开了个玩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作者:文在兹


。


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夫子莞尔而笑曰:「割鸡焉用牛刀?」子游对曰:「昔者,偃也闻诸夫子曰:『君子学道则爱人;小人学道则易使也。』」


子曰:「二三子!偃之言是也;前言戏之耳!」

其实虽然是开玩笑,但是孔子高兴的情绪我们还是可以明确感觉到的,南怀瑾认为:

“武城是一个地名,孔子学生子游在那里做首长。一次孔子到了那里,听到弦歌之声。这是孔子教育学生的高级方法,而子游却用这高度的文化礼乐在教育老百姓。孔子嘴巴一咧,比微笑又大一点的这么一笑说,子游真滑稽,在这样一个小地方,用这种高级教育来教育老百姓。等于杀一只鸡,动用牛刀,过于小题大作了!有人把这话告诉了子游,子游马上对孔子不客气了,立即来质询孔子说,老师,以前你不是常告诉我们,有知识的上等人要求学,学道后,能够扩充仁慈的胸襟,更能够

爱人;低能的小人物更须要教育,更须要学道,因为低等的人学道就懂道理了,指挥起来就更方便,更怕是不懂道理。教育的目的在此,第一流头脑受了教育更好,下等人受了教育,自己好,对人也好。这个话,是你教育我的啊!我今日出来当地方首长,作之君,作之亲,作之师,我应该教育他们啊!孔子听了这话,立刻收回同刚才的话,告诉身边的其他学生,你们大家听好,子游的话是对的,我刚才是开玩笑说笑话的。孔子这一下真是错了。我们不必像古人一样,把孔子塑造得那么好,

孔子也是人,有时候也会说个笑话。或者不经过大脑说话的时候也是有的。由此可见他们师生之间无所不谈,老师对的就是对的,不对的就给他退回去。”


事实上:这依然是一个恰如其分的幽默,并没有“孔子这一下真是错了”,的说法。


于此谈到孔子的笑并不是无聊驱使的,相反却是让我警惕的一个原因,《论语》通篇“笑”出现过六次,而这是孔子他老人家由弟子记录的唯一一次笑,可以想象的是孔子在弟子的面前一定不可能仅仅笑过这一次,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结果呐?

与此相反的是:孔子对弟子的教训却比比皆是,更有:“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朽也”的大骂。我们是否可以这样认为:《论语》其实就是孔子他老人家教训他弟子的语录,就是说,所谓的孔学,想要通过《论语》来研习是不恰当的,《论语》是孔学的光芒,不是光源。

这样,我们便可以理解为什么很多的想要通过论语来理解孔学的人始终无法对孔学有进一步的理解,黑格尔面对《论语》一头雾水、一片迷茫,相反由于《道德经》的相对完整,却能使他有所感悟,那么孔学何在?他既然还能始终影响我们民族如此之多、如此之广、如此之深远,那么孔学一定还在,对孔学的追根溯源我们民族的大事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