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飘花战史论坛第2章]叙拉古之围

飘花战史论坛——叙拉古之围


波斯入侵的威胁被解除以后,希腊内部的矛盾开始表面化、激烈化。萨拉米斯海战确立了雅典的爱琴海海权,但是温泉关和普拉蒂亚会战却让斯巴达重装步兵在整个希腊享有盛名。世界历史上海权与陆权的第一次争霸在古希腊出现了,其代表就是伯罗奔尼撒战争。


希波战争之后,雅典人返回了自己已经被战火夷为废墟的城市,他们痛切的认识到,他们的舰队拯救了希腊,却不能够阻止自己的家园被入侵者毁灭。因此,这个城市必须有更为坚固的防御,而舰队也必须有设防良好,补给安全的基地,才能保障自己日益繁忙的海上贸易路线的安全,尤其是粮食的进口主要来自潘提卡派翁和米利都,这对于雅典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在狄米斯托克利斯的主持下,雅典人开始重建自己的城市,并着意加强了防御,形成了要塞化的城防,同时努力将比雷埃夫斯建设成为强固的海军基地。


在希波战争中,狄米斯托克利斯深刻地认识到斯巴达人的自私自利和对于雅典贸易地位的嫉视。更清醒地认识到,有能力、有威望统一希腊世界的要么是雅典、要么是斯巴达,希腊内部就是两雄相争的格局。而无论是为了清扫波斯的残余威胁,还是要保持与斯巴达在希腊世界内争霸的上风,雅典必须采取相应的行动。因此,在狄米斯托克利斯的推动下,雅典组织小亚细亚和爱琴海诸岛建立了提洛同盟(Delian League),这个同盟一方面是与多利安人的伯罗奔尼撒同盟相对抗,另一方面的任务是在小亚细亚和色雷斯继续推进,解放臣服于波斯统治的希腊城邦。


这种两面扩张的政策遭到了米太亚德(指挥马拉松会战的雅典英雄)的儿子西门(Cimon)的反对,他认为波斯的威胁仍未解除,应当继续与斯巴达保持友好合作关系。因此狄米斯托克利斯被雅典公民大会所放逐并被控犯有叛国罪,西门主持了提洛同盟对波斯的战争。前468年,同盟的海陆军在潘菲利亚的决定性会战中大败波斯军队,波斯舰队损失船只200艘,陆军阵亡数以万计。然而,一连串的胜利使得雅典人忘乎所以,对自己的实力有了过分的估计,因此,他们再次投票放逐了坚持与斯巴达保持同盟关系的西门,破坏了与斯巴达的盟约。斯巴达人为此极其震怒,希腊内部战争一触即发。


然而此时的雅典得到了历史上最伟大的政治家伯里克利(Pericles),他继承了狄米斯托克利斯的信念,建立一个伟大的雅典同盟。首先,他加强了雅典的防御工事,利用提洛同盟的金钱,在雅典城墙和比雷埃夫斯之间建立了长达8千米,两端均有高墙保护的甬道,工程于前458年完工,保证了城市和海军基地件有着不可切断的密切联络,免除了雅典遭受陆上围攻的危险。


因此,在路上的防御准备好了以后,提洛同盟的大军开始向伯罗奔尼撒同盟的城邦开战。但在取得了一系列胜利之后,远征埃及孟菲斯的数万希腊大军却遭到惨败,同盟内部随即发生了一系列叛乱。因此导致了双方在前452年的第一次议和。


然而这个和平并不长久。前435年,战争再次爆发,起因是伯罗奔尼撒城邦克基拉(今天的科孚岛)的叛变。克基拉是科林斯的属城,拥有一支实力颇为强大的舰队,更重要的是其地理位置恰好封锁了伯罗奔尼撒同盟从西西里进口粮食的贸易通道。克基拉的反叛得到了雅典的支援,因此导致伯罗奔尼撒同盟认为雅典已经破坏了双方的和约,而与此同时,底比斯又偷袭占领了普拉蒂亚,因此,在科林斯人的强烈要求下,双方正式宣战。


战争初期,雅典人占据巨大的优势。他们利用优势的海军袭扰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海岸线,切断其贸易,洗劫其商船。而陆军方面,他们自知不如对方的精锐,因此依托坚固的城墙防御。事实上,伯里柯利希望使用这种方式将对手拖垮,使得斯巴达人在饥馑的威胁下不得不承认雅典的霸权。


这一计划得到了完美的实施,却因为雅典大瘟疫而使得成功的期望破灭了。大瘟疫不仅导致雅典人口死亡过半,他们最卓越的领袖伯里克利也在这次灾难中命赴黄泉。他的继承者没有很好的领会伯里克利的智慧和对于战争进程的把握,转而计划摧毁伯罗奔尼撒同盟,为此派出了陆军出击。尽管雅典人在开始取得了一些胜利,但在斯巴达精锐的重装步兵打击下,陆军终于遭受重大挫败。公元前425年,在尼西亚斯(Nicias)的斡旋下,雅典与斯巴达再次签署和约。


这次和约的签订对于希腊各城邦的外交产生了重大影响。阿尔戈斯、波提亚等诸城邦立即展开了外交战。斯巴达人为此建议斯巴达与雅典签订一个50年的同盟条约以保证希腊境内的和平。然而这一建议遭到了亚西比德(Alcibiades)的反对。


根据修昔底德的记载,亚西比德是伯里克利的养子,他有着英俊的外貌和卓越的才干,但却自私而放荡,毫不顾忌国人的利益,而只是在意自己的私利。为此,他鼓动雅典公民大会拒绝了斯巴达人的同盟建议,转而与阿尔戈斯、伊利斯和曼提尼亚结成了对抗斯巴达的四角同盟,并支持阿尔戈斯袭击伯罗奔尼撒同盟的埃皮达鲁斯。斯巴达派出了援军,雅典也出兵支援了阿尔戈斯,前418年,双方在曼提亚展开会战,斯巴达人大获全胜,阿尔戈斯被迫退出四角同盟,转而与斯巴达结盟。


雅典不甘失败,在颠覆了阿尔戈斯与斯巴达结盟的政权,使之重新与雅典结盟以后,雅典决心彻底切断斯巴达的后方——西西里的叙拉古。原因是斯巴达赫伯罗奔尼撒同盟的主要粮食来源正是西西里,而其商船出发的港口正是斯巴达人的殖民地叙拉古。雅典人认为,占领了叙拉古,控制了西西里,则伯罗奔尼撒同盟就将不战自溃。


前416年6月,西西里岛上的塞杰斯塔使节抵达雅典,请求雅典人干涉其与西里纽斯之间的战争,并进攻西里纽斯的后援叙拉古,并宣称愿意承担雅典人需用的全部战费。雅典人在亚西比德的鼓动下,认为这是绝好的机会,决定派出尼西亚斯、拉马克斯和亚西比德3位将军指挥60艘船出兵西西里。据修昔底德的记载,亚西比德极力鼓动出兵的原因是他认为这个计划将有使他大出风头的机会。


尼亚西斯极力反对这个建议,指出远离希腊本土作战是雅典所难以承担的负担,而且希腊境内,提洛同盟与伯罗奔尼撒同盟对峙,随时可能再次爆发战火。届时雅典将可能因为两面作战而遭受失败。但亚西比德却希望通过一举征服西西里和迦太基,不仅为自己增加更多的财富,更可以扬名全希腊。修昔底德记载他的演说说:“闪避优势敌人的进攻并不能止息战争,只有先行进攻,才能阻止对手的攻击。我们无法固定一个确定的终点,认为我们的帝国只应当扩张到那里为止。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样的境地——只能前进不能后退,要么我们征服他们,要么就是被他们所征服。”雅典人为其所蛊惑,于是在前415年6月派出了强大的远征军。根据修昔底德的记载,雅典舰队首先驶向克基拉,在那里会合了其他盟国的军队航向西西里。这支庞大的舰队包括134艘三列桨战舰(其中雅典舰队占有100艘),130艘运输船,运载了5100名重装步兵(1500名雅典士兵)、1300名弓箭手、投石兵和标枪手,共计士兵约27000人左右,另外还有约130艘船只装载着谷物等其他的补给品。


舰队一路顺利地抵达了西西里,并在雷吉姆登陆。然而此时坏消息传来,塞杰斯塔的国库早已经囊空如洗,根本无力承担战费。就此,雅典军召开了一次战争会议。尼西亚斯建议作示威行动,在西西里展示雅典的威力后即撤军返回希腊。然而亚西比德却认为空手而回是巨大的耻辱,应当联络西西里岛上的其它城邦反对叙拉古,进行持久战。最后发言的拉马克斯则提出了一个值得专门记载的建议:“一切的军备在最初出现时是最具有恐怖性的,假使不立即表示出来,而让时间拖下去,那么人们的勇气就会复活,于是他们就又有可能以毫不在乎的态度来看待它了。若是突然进攻,当叙拉古人余悸未消时,成功的机会也就愈大。敌人看到这样大数量的军队,想到未来时的悲惨结局,而尤其是眼前的危险,即可能出现严重的恐怖现象”。


然而又是亚西比德的建议被通过。联军于是停止前进,展开了一系列的政治攻势,争取盟友。但所有的企图都遭到失败,甚至对雅典最友好的城邦也拒绝反对叙拉古。雅典人不得不以欺诈的手段夺取了卡塔纳,以取得一个港口和西西里岛的作战基地。

就在雅典人占领了卡塔纳不久,雅典国内政局发生重大改变,反亚西比德的人上台执政,并打算拘捕亚西比德,亚西比德被迫逃往斯巴达避难。


而叙拉古人在接到雅典军队即将进攻西里的情报时,除了时任将军的赫莫克拉特斯外,一开始是不相信的。但当知道雅典舰队登陆雷吉姆后,一时间惊慌失措。然而雅典人没有立即攻城,给予了叙拉古人以充足的时间完善自己的工事,稳定公民的情绪,派出使节请求斯巴达的援助。然后派出军队进攻卡塔纳,以试探雅典人的力量,并希望将其逐出西西里。双方在阿纳普斯发生会战,会战中,雅典和阿尔戈斯的重装步兵击败了叙拉古的重装步兵,但其势头为叙拉古骑手部队所阻遏。双方此后又曾多次发生小规模战斗,但均无大的行动。


战争延续到第二年,在尼西亚斯的请求下,雅典派出了援军,双方在前414年5月雅典援军赶到的时候发生了第二次会战,会战地点在叙拉古北方的战略要地欧利亚拉斯隘路,叙拉古人遭到严重失败,雅典军队趁势从北翼包围了叙拉古城,并迅速构建围城工事,计划彻底围困叙拉古,迫使叙拉古投降。叙拉古人为避免被包围,屡屡出城发动反攻击,破坏围城工事的建设,尽管叙拉古人屡遭失败,但不仅使得雅典人的围城攻势始终未能完成,而且更大的成就是击毙了雅典将领拉马科斯。


但整体而言,叙拉古已经危在旦夕,甚至已经准备与尼亚西斯媾和。然而此时,援军已经来临。吉利普斯率领科林斯舰队已经抵达。吉利普斯又迅速去往西西里的西米拉,说服西米拉加入了援军的行列,共调集了重装步兵和轻装步兵约2000人奔赴叙拉古。与此同时,科林斯舰队登陆叙拉古,将军冈比西斯恰好赶上叙拉古的公民大会正在讨论是否应与雅典媾和。冈比西斯和科林斯军队的到来当即给予叙拉古人以新的勇气,决心等待吉利普斯的陆军抵达。


吉利普斯行动非常迅速,利用雅典人没有在欧利亚拉斯隘路设防的疏忽,迅速与叙拉古人会师,并奇袭雅典人围城工事的核心堡垒拉布达伦,随即在雅典阵地的外围再次构建了新的围城工事,反而将雅典军队围困在叙拉古北翼的港口要塞附近,切断了雅典军队的全部路上交通线。


尼亚西斯认识到情况严重,请求雅典立即派出新的船队前来,要么带来新的援军,要么将部队全部撤退。雅典人认为撤退有损威望,决定再次出兵支援。这支军队由欧利米登和德谟斯提尼率领。


与此同时,经过激烈而漫长的辩论后,斯巴达人终于统一了思想,决定在本土发动战争,直接进攻阿提卡,迫使雅典远征军撤退回国,以解救叙拉古。这个行动在相当程度上收到了效果,雅典第二批远征军的行动被迫推迟——这可能是致命的。


在雅典援军来临之前,吉利普斯发动了两次大规模海陆会同进攻,第一次进攻以海上为佯攻,引诱雅典陆军到海边观战,而实际的主要目标是依靠陆军奇袭雅典人的海军基地普利米流门,叙拉古人虽然损失了多艘战船,但实现了战略目标,攻克了雅典人储藏补给品的海军基地,奠定了胜利的根基。第二次进攻则是陆上为佯攻,海军主攻,在采取了一系列的计策后,击败了雅典海军。雅典人的士气被彻底摧毁了。


前413年7月,雅典援军抵达,共有战舰73艘,重装步兵5000人,轻装的弓箭手、投石兵和标枪手3000人,总兵力高达15000人,雅典人于是发起了反攻,一度攻克了双方战斗的枢纽欧利亚拉斯隘道,但随即为吉利普斯率领的叙拉古军队击败,被迫撤退。

此时雅典将领们都意识到除了撤退回国,别无出路。但很奇怪的是,根据修昔底德的记载,原本反对发动这次战争,要求撤退的尼亚西斯此时却劝德谟斯提尼暂时等待,因为据说叙拉古城内有一些人计划将城门给雅典人打开,并且一直与其保持着联系。飘花有理由怀疑这在一开始雅典人占据优势的时候是可能的,但当雅典人被包围后,显然这是不大可能的,反而更像是叙拉古方面联军的计策。当然,今天我们已经不可能知道更多,只能以据修昔底德的记载进行一些猜测罢了。


而到了8月,伯罗奔尼撒同盟的援军也抵达了。雅典人计划从海上撤退,却因为一次月蚀(前413年8月27日)被视为不祥之兆而未能成行——这是一个毁灭性的决定。因为第二天,吉利普斯就已经发现雅典人的撤退计划,并组织叙拉古和科林斯海军发起突袭。雅典军队惨败,舰船被击沉18艘,将领欧利米登阵亡。联军乘胜用沉船和铁链封锁了港口,将雅典舰队关在了里面。


9月10日,雅典海军发起了最后的反击,全部船只孤注一掷向联军的封锁线发起进攻,但由于联军在港口外依托沉船、铁链摆成了合围的新月阵形,雅典人损失惨重,据修昔底德记载,雅典人损失了50艘战舰,而联军仅仅损失了26艘。


这一盏彻底击碎了雅典水手的战斗意志,尽管他们的战船比较联军战船性能更好些,数量也依旧占有优势,但水手们拒绝再次出战,要求从陆上撤军。


然而陆上已经为联军远为强大的兵力所封锁。残余的雅典人分成两队,趁黑夜溜过了联军第一道封锁线,但随即被联军的第二道封锁线所遏阻,并分别为叙拉古骑手部队和步兵部队所包围。雅典人丧失了最后的希望,被迫投降。雅典将领尼西亚斯和德谟斯提尼被杀,残余的7000士兵被卖为奴隶,置于一个石矿场中做苦役。而雅典总共派出了约45000-50000人的军队,这些军队是雅典的精华,却彻底毁灭在西西里了。


这次惨败对于雅典是致命的。雅典帝国的海上霸权被击毁了,斯巴达人受到了鼓舞,也开始建造战舰米,发展海军。波斯也计划重新征讨小亚细亚,收复所丧失的爱奥尼亚诸希腊城市。而斯巴达军队在陆上也发起了一系列的进攻。双方经过了长期的拉锯战,互有胜负,但在斯巴达最杰出的海军指挥官来山德的统率下,斯巴达舰队在公元前405年的伊格斯波塔米之战中全歼了柯农所率领的雅典舰队,170艘雅典战船被俘,4000名雅典海员在被俘后被杀。雅典的海上霸权就此彻底覆灭。趁此大胜,斯巴达国王保萨尼阿斯征集了全伯罗奔尼撒同盟的军队围攻雅典,雅典被从陆海两个方向彻底包围,全部交通完全断绝。在饥馑的威胁下,雅典以拆毁城墙和要塞、交出除阿提卡和萨拉米斯之外的全部领土,残余舰队全部交出,流亡人员自由回国为代价与伯罗奔尼撒同盟媾和。


这场战争是世界历史上第一次的海权与陆权的争衡。其结果是海权国家的彻底失败。然而详细探讨这场战争的因果,后人无疑应该得到太多的启迪。飘花尝试分析如下:


1、大战略的失策


从遗存的记载来看,我们很难认为这样一次跨海的远征是合乎大战略的。而其理由仅仅是为了“威望”。在对抗的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刻,还要调集如此巨大的远征军到遥远的土地去,考虑到所需要的人力、物力、财力对于当时生产力并不算发达的时代,不得不说这完全是一次冒险的赌博。这支远征军将在充满敌意的土地上战斗,而且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有跟进的支援,而所战斗的地区相距本土是如此遥远,以至于对方能够轻易的切断己方的补给线,事实上将远征军变成了一支“孤军”。既不能对本土的战事有所帮助,自身也遭受着严重的威胁。从战略的角度考虑,这样轻率的赌博应该是只有在己方处于劣势时无奈之下才应该施放的胜负手,而雅典本已经具有相当的优势地位,这样轻率的赌博实在是没有必要。


而更严重的战略失策是整个既定战略目标的改变。伯里克利以前的多位雅典领袖都有着比较明确而现实的目标。目标的制定是依据雅典自身的力量和希腊世界内部的现实。其推进的手段是严格依照战略目标实施的。也就是说,目标服从于理智,手段服从于目标。然而伯里克利死后,雅典人为前几任领袖所带来的胜利和权威所迷惑,而此时又没有任何一个比较理智的领袖有足够的威望指引雅典人选择正确的方向。雅典的目标从希腊世界的霸权转向了征服希腊,建立以雅典为中心的帝国。这个目标对于雅典的国力来说是不切实际的。尽管雅典有着强大的海军舰队,但是陆军力量并不足以称霸希腊,其国力虽然强盛,却仍然远远不足以支持其目标。飘花认为:这才是雅典帝国覆灭的根本原因。


2、军事行动漫长拖沓,战术存在严重失策。


雅典远征军最严重的战术失策大概就是远征军抵达西西里时,没有听取尼亚西斯或者是拉马科斯的意见了。尼亚西斯的意见是老成持重的,显然是因为他始终认为希腊本土才是雅典争夺的根本。而拉马科斯的意见更值得重视。因为根据修昔底德的记载,叙拉古的反应正如拉马科斯的预计,发生了普遍的骚乱。如果远征军立即攻击叙拉古,是完全可能像拉马科斯预计的那样一鼓而下的。而亚西比德的“政治战争”的意见几乎可以说是胡闹了。


《孙子兵法•作战》中明确指出:其用战也胜,久则顿兵挫锐,攻城则力屈,久暴师则国用不足……故兵闻拙速,未睹巧之久也。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兵贵胜,不贵久。雅典远征军没有意识到远征对于国力的严重消耗。更没有抓住最为有利的时机,因而将原本是奇袭的战争自己拖成了长期的消耗战,而再没有什么战争形势比消耗战更加损耗雅典远征军的作战实力了和雅典的国力了。毕竟,远征军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在充满敌意的环境中得不到任何支援,损失一个士兵就减少一个士兵,损失一艘战船就减少一艘战船。而他的对手处于内线作战的优势,打散的士兵有城市能够收容归队,伤亡损失的士兵能够再次征集,其人力资源相对于远征军来说是极为充足的。亚西比德的建议不仅违背了军事上最根本的“速战”原则,也使得赌博式的战略形成的奇袭优势被浪费一空。实在是非常愚蠢的行径。


3、战术执行上的失败导致了战略失策转变为根本性毁灭。


事实上,尽管包括飘花在内的后人对于雅典派遣远征军的战略行动公认为“失策”。但飘花也认为,这种“失策”本身并不至于,也不是必然形成毁灭。相反地,从叙拉古初期的反应来看,雅典人达到了战略奇袭的目标,如果战术得当,完全可能一举实现全部的战略目标。而如果全部的战略目标都得以实现,那么这次赌博就成功了——而且收益必定相当之大。


显然,雅典拥有海上的威权,但在陆地,面对斯巴达的精锐陆军,雅典人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庇里尤斯内防御。事实上,伯里克利就是这样做的,他的方式就是尽量避免在陆地与精锐的斯巴达陆军正面交战,而以优势的海军控制伯罗奔尼撒同盟国家的贸易航线,在战时切断其资源的补充——粮食、经济作物、商业往来,迫使其不战而降,承认雅典的霸权。西西里是伯罗奔尼撒的后方,是其最大的粮食供应者。因此,对于伯罗奔尼撒同盟来说,控制墨西拿海峡的意义是决定性的。在这一点上,雅典决定出动远征军打击西西里叙拉古,似乎也可以理解为“间接战略”的一种执行。毕竟,这一行动成功的话,确实能够彻底切断伯罗奔尼撒的粮食进口,则导致伯罗奔尼撒国家被迫将大批军队转为农民以确保城市的基本生存,势必极大的减轻陆军所遭受的压力,甚至可能因为海军的机动性而迫使其处处设防,则雅典方面的陆军就可以集中在局部地区形成绝对优势兵力分别打击。这种情况下,伯罗奔尼撒同盟很可能不需要战争即被迫屈服。


事实上,当雅典远征军成功地实现了战略奇袭后,胜利女神似乎已经在向雅典人招手了。雅典人无论是迅速进兵攻取叙拉古,还是仅仅以武装游行警告西西里各城邦,都足以收到巨大的震慑效果。而且似乎叙拉古在那种情况下并非难以攻克。而在迅速地占领西西里最强大的城邦叙拉古后,显然其它城邦会因此而纷纷屈服,则伯罗奔尼撒的粮食进口必然会被完全切断,而雅典海陆军也可以尽快撤回本土,参加其它方向的战事。


然而愚蠢的战术决定导致了这个本可能赢的战略赌博输得一干二净。当然,在人类战争史上,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战术的失败将本来一个应该是胜负皆有可能的战略彻底推向了毁灭的深渊。或者,这是每一个军事指挥官最应该汲取的教训吧!并不一定每一个战略的失策都不能弥补,至少战术的胜利会带给战略以更多的选择!


4、海权对陆权的影响


尽管这场战争中,代表海权的雅典最终败给了代表陆权的斯巴达。但从战争的进程中,我们能发现古代战争史中海权对于陆权依旧有着重大的影响。雅典利用手中掌控的海权,对伯罗奔尼撒同盟诸城邦造成了相当重大的压力,斯巴达、科林斯尽管掌握着精锐的陆军,但是对于处于重要战略位置的克基利的叛变却无能为力,导致自己一方的交通线处于对手的直接威胁之下。甚至到了叙拉古围城之战,也不敢全力支援——担心雅典海军切断贸易航线。


同时,强大的远征军舰队可以在中地中海发动一次大规模战役,充分显示了海权力量对于陆权所享有的充分战略机动性和战术机动性。在工业时代以前,登陆战几乎是无往不利。叙拉古的胜利,更多的应该归于雅典人的一系列失误,而不是自身的力量或者是迟到的同盟援军。


而雅典最终全军覆没的事例也证明,只有海权的丧失,才是登陆的远征军覆灭的根本原因。而如果舰队没有在海战中失败的话,那么登陆军队想要撤退并非是困难的。单纯的陆军并不能迫使拥有海权的背靠大海的对手投降,因为对他们来说,大海不是隔离线,而是最后的希望。


但即便如此,最终击败雅典的,依然是斯巴达所建立的海军力量。也就是说,陆权国最终用于击败海权的,依然是通过海上的决胜行动。即将陆权的优势转化为海权,从而占据海权。相应的,海权对于陆权的决定性作用也是如此,而这在今后我们能够更多地看到。事实上,海权强国与陆权强国之间的争霸都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才能决出最后的胜利者。


5、雅典内部的不稳定自己毁灭了自己。


我们看到,在一系列的行动中,雅典人的反应都是相当敏锐的,但是却很少能把一项长久的政策坚持到底,相反,“民主政体”反而让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背弃了曾经拯救他们的英雄,最开始是伟大的狄米克斯特里斯被雅典人放逐,然后是西门,伯里克利也曾经陷入过危机。在一度拯救了雅典危机的阿尔吉鲁沙海战中获胜的雅典舰队指挥官们回到雅典所面对的却是公民大会投票决定的死刑,其理由是因为风暴未能拯救落入海中的雅典水手。公民大会的成员们总是被一时的言词和利益所迷惑,按照一时的风向和演说而轻易更改他们的决定。他们的政策是不连续的,内部纷争的。这种内部的纷争终于毁灭了他们伟大的海权,毁灭了他们伟大的梦想。而最重要的,自此开始,希腊的文化与政治领导权开始分崩离析了……


6、海权对胜利者的影响。


伊格斯波塔米之战后,斯巴达取代雅典控制了海权,成为了新的强大国家。然而拥有了海权的斯巴达却转而放弃了原有的“门罗主义”立场,向雅典的旧例转向,试图建立新的帝国。


在没有拥有制海权的陆权国,陆地的控制能力尽管强大,但陆地通道的的贸易能力却是相当受限的,要受到自然地理条件和国土的太多限制。而单纯的国内贸易并不能满足贸易的需要,即便在古代,单纯的国内市场也需要足够巨大的领土——如中国这样庞大的领土和人口在全世界几乎是独一无二的,也无法完全满足贸易的需要。而在相对平静的地中海,出于对财富的需求和渴望,以及国内资源的短缺,任何一个希腊城邦在拥有制海权后都无一例外的转向贸易中心。以制海权保证海上贸易的安全,以海上贸易的发展所带来的财富滋养制海权。这自希腊以后成为了所有海权国家的惯例。而发达的贸易必然导致其国内政治立场的转变——贸易要求国家力量对于贸易的保护。因此,孤立主义转向帝国主义,与其说是权力和军事力的变迁,不如说是贸易的决定或者说是经济发展的必然需求。


斯巴达的霸权转瞬间就衰落了,其根本原因并非其军事实力不强大,而使其国内的体制和国民的思想跟不上形势的变化需要,在拥有了强大的制海权后没有能够将制海权转变为如雅典那样的贸易垄断权,斯巴达传统的农业体系无法培养大量的商业专业人员,因此,缺乏了这种经济力的及时支援,也就注定了斯巴达的强权是短暂的。这或者是后人们更应该记取的教训吧!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