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球员的世界杯,是球迷的世界杯,同样也是教练的世界杯。

球场上是桀骜不驯的奔跑,场下场外是热情似火的歌舞。只有一群人在这热烈的氛围还在保持清醒冷静的头脑,

偶尔在场边大呼小叫,偶尔在遮棚下静坐沉默,偶尔在记事本上疾书数笔,偶尔为进球振臂欢呼,然后在众人热情消退前再次安静坐下。

教练员,构成了世界杯赛场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他们国籍不同,性格迥异,所率球队无不打上他们深深的烙印。

鄙人就斗胆在这里将各人归归类,各位且看,以茶余作饭后谈资。


焕发二春型:

代表人物:阿拉古尼斯,艾德沃卡特


艾德沃卡特第一次带得荷兰队对于许多年轻的球迷来说可能是没赶得上欣赏时候的,

认识他是在04年的欧洲杯上。当时其人的保守作风受到了业内外及球迷一致的抨击。进了一个就换防守队员,

如此单调迂腐的执教理念简直让荷兰这支进攻至上,讲求全攻全守的球队失了自己的魂。反观这次的率队韩国的比赛,

开场的布置也是稍有保守,略带轻敌。只是在落后的情况下,毅然变招,换上让人感觉放手一搏的两名进攻球员,最后赢得了比赛

才体现出其两度被荷兰国家队选中应有的执教实力。


放弃固有思路,临场坚决变招。因而姑且将其置为焕发二春型。


阿拉古尼斯的球队在第一轮小组赛的令人眼前一亮。赛前很多人没预料到如此高龄的老头还能带队打出精彩且赏心悦目的比赛。

事实证明,阿拉的心态竟是不老,撇下华金,雷耶斯,劳尔,而派上加西亚及比利亚,摒弃了西班牙历来依靠典型边锋下底传中,

外加中路传统前腰做球的打法,而将传球的任务交给了攻守较平衡的后腰阿隆索及哈维,该二人的传球功利世人皆知,加上比利亚和

加西亚两个既能突又能传,特别是又能射门得分(这是和以往西队边锋最大的不同),攻击力丝毫未减,而中场防守团队协作确是加强了,因而前锋是否能保持较高把握机会的能力,中场仨人是否队后防起到足够保护和传出更多高质量的球是西队在该届大赛中能否走得更远的保证。至少从目前看,阿拉治下的球队表现相当出色。


人老心不老,改良传统奏奇效。阿拉的第二春格外灿烂。


少帅型:

代表人物:克林斯曼,范巴斯滕(当然的人选哈)


二者都是上任初便大力提倡球队年轻化,坚决摒弃以往传统的少壮派人物。顶着不同的压力,正式开赛的世界杯给了两人一次向世人验证的机会,

至少从目前看,基本都合格。


德国队的揭幕战历届世界杯来可以说是最精彩的,起码从进球数量上而言,不似往届一贯的沉闷。而球队压迫似的打法也较以往的德国有很大不同,可以说是克林斯曼上任后一个明显的改变,任何情况下不放弃进攻,无论对手是谁。这是德国作为足球强国应有的气魄,尽管碰强队以德国的实力一味坚守这招可能会碰壁,但对于球迷而言,东道主的做法显然是受欢迎的。当然,小组赛对手相对较弱,而揭幕战的连失两球也令德国后防问题暴露无遗,这是克林斯曼接下来该考虑的,到淘汰赛阶段,防守好比进攻更重要,如何权衡全看少帅的功力了。不看好其走得太远,但希望一直见到前锋出身的金色轰炸机能将自己血液里天生的攻击性灌输到球队战术里。


年轻少帅将青春之师,进攻强悍不落下风。


相较之下,范巴斯滕的仕途较克林斯曼平稳,德国后防问题实因无人,而荷兰天才历来不缺,范巴斯滕率领下的球队战绩可以用辉煌来形容,因而更多人看好荷队这届世界杯的走势。从已经进行的比赛看,无论是范巴斯滕还是年轻的荷兰队都表现出相当的老成与稳健。

依靠整体的全攻全守压迫式的基本打法未变,速度上更加加快,攻防的选择权衡上更合理,不再一味追求场面的一味占优,

这种进入猛虎下山之势,退如脱兔般敏捷迅速或可洗刷荷队历来大赛最后时刻失利的悲情角色。


全攻守本色不变,更平衡誓取金杯。


老而弥坚型:

代表人物:布吕克纳,里皮


与阿拉,艾德二次带队带队不同,布吕克纳率队多时,里皮的上任也是意大利比较认可的。

捷克也是第一轮令人印象深刻的球队,和04年欧洲杯上的球风一样,讲究整体,团队坚毅的捷克在一开始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由于带领这支捷克队打过上届欧洲杯,布吕克纳对球员和球队整体都有很好的掌控于操纵能力,激活罗西基,处理好与内德维德的分工,是老帅一大妙招。从我个人观点观察,内德维德在俱乐部的位置和罗西基有所花重叠,都要求中路给予很大的活动空间。将内德维德稍向后撤,再偏在左路,不仅可以给罗西基提供后方支持,形成层次性更强的攻击阵型,内德维德跑动能力出色,对防守也有一定加强,因而扬库在左路的助攻也受到他的荫庇。行家都看好攻守平衡的球队在本届大赛上走得远,捷克无疑可以算在其中,而捷克十多年并非世界杯常客,因而或可算作一匹黑马,给至今缺乏冷门的世界杯增加点亮色。


老骥伏枥,志存高远。


里皮的国家队经历了电话门事件后显得多灾多难,世界杯传出的一切相关可能的判决结果似乎都可以要了球队的性命。而最终球队首场的表现可以用极为出彩来形容,令人大感意外。意大利向来是我最喜爱的国家队,这是托了国米球员往往在国家队占多数的福,04年因小组未出线而失了脑袋上的全部毛发也是拜其所赐。看过首场对加纳比赛的球迷可能都有一个疑问:这是我们熟悉的意大利吗?进攻犀利,打法积极精彩。德罗西取代加图索(或者说是以前咱家的c扎)是决定性的一步棋。以往意大利往往摆出两个脚法粗糙,纯粹的抢截型中场,无形中切断了前后场的衔接,抢截型中场拿下球来处理较简单粗糙,容易拖慢进攻节奏造成再次失球,而佩罗塔加德罗西,在保证了抢截能力不减的前提下,德罗西的大局观强,传球脚法出色,再辅以皮尔洛的穿插接应,如果再待托蒂出了状态,那意大利多年被贬为无腰中场的名头基本上就可以被免去了。而意大利高中锋的表现也甚是抢眼,甚至让我们忘记了想念维埃里。里皮在对内外消息极为不利的情形下,能在赛前将球队状态调成如此可见其功力雄厚。当然意大利的攻击犀利是牺牲一定的后防作代价了。相较前些年卡纳瓦罗和马尔蒂尼的后防边路而言,这届意大利的边路防守要差了不少。扎卡多算是及格,格罗索的表现却是差强人意,好在卡纳瓦罗和内斯塔的防守依旧坚不可摧,所以意大利应该能带给我们全新不同的一届世界杯。


排外忧解内惑,银狐老帅显魅力。


妖人型:

代表人物:希丁克,本哈克。


希丁克的能力归到那行用优秀字眼标注的教练行列都不为过,妖人,游戏玩家最爱的名词,个人觉得形容希丁克其人再合适不过了。

有友人于吾语:澳大利亚与日本的对决才真正让他感觉是世界杯到来了。当然见过希丁克率队的比赛的人少不了被他的神奇打动的。

澳大利亚和日本按实力本属同级别,结果的大相径庭体现的是教练员实力的差别。

希丁克本场行了韬晦之计,打半场布迷阵收敛战斗力,最后时刻,3前锋,俩攻击型前卫,10分钟三球,济科相形之下初掌帅印的稚嫩就必现无疑了。

媒体报道希丁克次场弃用首场功臣卡希尔,难道又是高招?还会有什么奇迹吗?我们拭目以待。


天生邪门帅才,临战指挥再显神威。


本哈克带领下的特队一战而让世人铭记深刻,也算是至今难得的冷门。

纵观特队的比赛,球员技术平平,身体条件一般,不似非洲黑人超人的柔韧性及飞快的速度,攻击到前场尤其表现业余,传切失误频频,因而无义成为绝代黑马。

这恐怕是一时半会本哈克根本不可能解决的问题,历史遗留。到了临场特队坚毅的防守,众志成城的气概令世人为之叹惋,大呼过瘾。

本哈克在对瑞典一役,在少一人的情况下,两次换人上了两个前锋,大大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原本以为必定死守。事后想想要不是因此令对手有所忌惮,不敢全力大举压上,闷头闷脑的踢了下半场那20多分钟,单靠死守恐难撑到最后,至于英格兰最后时刻的崩盘,实乃体力不支,无力回天。但下半场上的前锋格伦表现不俗,敢于拿球,造成一定威胁,英格兰的大牌被其几次单车戏耍也甚是精彩。


众志成城世人敬仰,雪茄教练公德圆满。


中庸型:

代表人物:埃里克松,佩雷拉。


中庸就是固执己见,两支球队目前的表现都是差强人意的,教练缺少变化,对困难估计不足是个因素。

英格兰球星阵容豪华,号称第二夺标热门。两场小组赛打消了大半人这样的想法,比赛沉闷难看,令人昏昏欲睡。

坚持杰拉德,兰帕德同上,两翼齐飞的打法是个败笔。杰拉德和兰帕德问题至今没有解决,两者特点相似,攻守平衡,名气也相当响亮,教练同时派上两人似乎并无不妥。但别忘了,在俱乐部中两个打得均是偏于进攻的后腰位置,进球传球的任务多过防守,身旁都需要马克莱莱,埃辛,哈曼,西索科这样的悍将替他们抢球,

所以分工不明,位置重叠造成资源浪费。而小贝的传球在缺乏了优秀中锋的英格兰来说,作用削减了不少。

克劳奇并不以头球见长,如果希勒还在,那就是另一番景象。埃里克森如果不是那么固执,就应该兰帕德,杰拉德弃其一,我的选择是兰帕德。杰拉德的利物浦整体较切尔西弱,因而杰拉德作用更加重要,杰拉德这种珍稀机会以及更冷静的气质更可取,现在英格兰的阵容就是显得过于招摇了,效果却是不佳。

兰帕德面上比杰拉德来得更抢眼,射门比前锋还多,但在切尔西挥霍机会惯了,很难在关键时刻捕捉住致命机会,前两场比赛可见一斑。


讲究明星效应,乏味主帅难成大器。


不管佩雷拉如何中庸不做变招,只有巴西还是这帮人在,成绩是不会差到哪去的。

只是一味的依靠前场锐利的四人攻击组合,剩下的人注重防守,伺机助攻也得把球给了那四人作最后一击,免得那四个大牌哪个伺候不好了闹别扭,那巴西队随时的崩盘也不是不可能。以我之见四人中果断下一人,阵型4312,让小罗全身心为罗尼,阿德传球,不用和卡卡位置重叠,占据中路,两边可以有更大空间让给边前卫及边后卫助攻,更能发挥全队超强的攻击实力。同时下了卡卡,显得咱阿德高其一等亦遂了咱国米球迷的心愿啊,哈哈,开心。


一味宠信爱将,攻守失衡露隐患。


迂腐型:

代表人物:佩特科维奇,多梅内克。


中庸和迂腐的最大区别在于教练手上是否有好牌。埃里和佩雷队中都是正值当打的大牌,怎么搞至少死的也不会难看,塞黑和法国却是缺乏这样的资本。从一开始不带上皮雷和久利就是个错误。维埃拉,马克莱莱全全负责防守,穿威胁球的人物完全交给齐达内,再加上个表现根本配不上高卢雄鸡蓝色调的里贝里,

寄希望锋线发挥出彩。呵呵,简直是在玩六选一的赌博。亨利状态全无是因为中后场速度迟缓,而边前卫没有突破犀利,速度快的能与其做配合,一个齐达内两下就冻结了,毕竟岁月不饶人。如果有皮雷和久利在两侧给穿插跑动,不仅给中路齐达内吸引火力,也能给锋线提供给多支持。上届法国的问题还没解决,这届十有八九又将锋无力。而经验丰富的后防线年事已高,无法90分钟始终稳固,留下隐患。多梅内克不施展点本事,或靠上点运气,不是危言耸听,小组再次回家也不是没可能,碰拼抢积极的韩国,正中他们的死穴。


迷信迂腐,恶果自食。


塞黑的表现用毫无进取心,懦弱疲软形容一点不过。本来期待其成为死亡之组最大的变数,结果呢,最是可能三战皆负的球队非其莫属了。球队推进缓慢,毫无组织,落后情况下斗志全无,至于彻底崩盘也属情理之中。但这跟教练严守的防守至上,意外失球后变阵不当,效果适得其反脱不了干系。

总之,始终不明白,为何塞队会如此速度迟缓,后防人不少,却漏洞百出,教练的失职不止在临场,平日训练已埋下祸害。


能力不济,不可救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