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七十多年前,张露萍奉命打入国民党重庆军统电讯总台,为我党我军提供了大量机密情报。后因身份暴露被捕,在狱中受尽酷刑并与敌人进行了英勇斗争。这位被称为“中共美女间谍”、年仅24岁的女共产党员,高唱《国际歌》慷慨赴死。近年来,具有谍战色彩的电视热播剧《暗算》、《风声》中,均有她的影子。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中共美女间谍”张露萍

选择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一个18岁的女孩,应该过着什么样的生活。花一样的年华,穿着最为漂亮的衣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在校园里欢快的奔跑着。但是年仅18岁就打入戴笠军统局内部,成为中共杰出特工、情报巾帼英雄的张露萍,却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这条路注定充满危险,甚至付出生命。但是直到生命的尽头,她始终坚信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意义。

张露萍,原名黎琳,1921年农历五月二十八日出生在四川省一个贫寒的知识分子家庭。从小见识了黑暗的旧社会,她立志做一个时代的新女性。

上学时黎琳(左一)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以优异成绩考入高中的黎琳,在革命前辈的培育和革命刊物的影响下,积极宣传抗日救亡。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黎琳赴延安前留影(1937年10月于成都西郊)

1937年11月,黎琳奔赴渴望已久的革命圣地延安。在延安,她勤奋学习,刻苦锻炼,积极劳动。在陕北公学和“抗大”,她都以优异的成绩毕业。

1938年10月26日,十七岁的黎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不久,即被派往重庆工作。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张露萍

在抗大学习时的黎琳(左),时年17岁

1939年深秋,黎琳告别了生活了近两年的延安和战友,告别了新婚不久的爱人陈宝琦(即李清同志,原任国家交通部长),肩负着党和人民的重托,踏上了新的征程。

像一把出鞘的利剑,插入了敌人的心脏

黎琳到重庆后,归南方局军事组和叶帅直接领导。由于南方局在国民党军统局电讯处发展了张蔚林等几名秘密党员,组织上安排她与张蔚林兄妹相称,并改名张露萍,以军统职员“家属”的身份,担任我党地下特支书记,深入虎穴。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张蔚林

他们在艰苦的环境下发展党组织,除原有的张蔚林、冯传庆之外,又发展了赵力耕、杨洸、陈国柱、王席珍等4人为地下党员。这样一来,机房、报务、译码等组(室)全有了共产党的眼线,支部成员达到7人。

张露萍领导的地下党支部犹如一柄出鞘的利剑,插在敌人的心脏,在敌人最森严、最机密的特务首脑机关里,构建了一个党的“红色电台”,同敌人展开特殊的战斗。他们及时准确地提供了许多重要情报,使党组织多次躲过敌人的破坏,并使敌人的许多秘密行动被中国共产党掌握。这一切,如同一阵霹雳闪电,击中了国民党的神经中枢。戴笠震惊了,情急之下,立即要对全局人员进行一次普审,发现反常或可疑,一律先拘后审。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军统电台案”七人小组全部被擒1940年,张蔚林不慎将一部收报机的真空管烧毁,因“犯错”被送往稽查处看守所禁闭。特务籍机捡查了牛角沱“张式兄妹”的住所,发现了军统局在各地的电台配置和密码的笔记本,张露萍的笔记,以及7人小组的名单,报务员陈国柱和王席珍的入党申请书

在报房值班的冯传庆得信后,翻墙逃出电台大院到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报信。叶剑英见情况紧急,立即让冯化装成商人,安排他深夜过江去延安,并向成都发电报,通知张露萍就地隐蔽,莫回重庆。可惜,此电报晚了一个时辰,戴笠已借张蔚林名义,给张露萍发了“兄病重望妹速返渝”的电报。张露萍不知是计,接到电报后,一面用暗语写信向南方局报告,一面启程返回,刚到重庆就被特务逮捕。而冯传庆渡江以后,也被埋伏的特务抓获。这样,包括杨洸、陈国柱、王锡珍、赵力耕在内的“牛角沱七人小组”全部被擒。这就是当时震惊全国的“军统电台案”,被称为“戴笠特工生涯的最大败笔”。

“军统电台案”让军统方面万分震惊,他们万万没想到共产党已经打入到军统里面来了。这也使蒋介石受到极大的惊吓。他大骂戴笠无能,并责问戴笠:“你说军统打入共产党如何厉害,实际上共产党插入我们的心脏,你都不知道呀!”戴笠吓得心惊胆战,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在狱中搅动军统的风云

但是即使是被敌人逮捕了,张露萍依然能够在狱中传递情报,搅动着军统的风云。

在看守所里,因戴笠的小老乡毛烈与张蔚林等认识,而且毛烈不清楚张蔚林案情的具体情况,于是张露萍就要张蔚林利用这个机会送50块大洋买通毛烈,请他送一张纸条到重庆中二路中共南方局的一个秘密机关。毛收下钱后,果然照办。等戴笠派特务去搜捕时,中国共产党秘密机关已人去楼空。戴笠为此气得暴跳如雷,下令将毛烈枪决。

戴笠疑张露萍是南方局派来的,便故意释放她,并派敌人暗中跟踪。但机智的张露萍识破了敌人的阴谋,从曾家岩50号前通过时,从容不迫,碰到自己的同志就假装不认识,迷惑敌人。张露萍向朝天门码头走去,敌人重新逮捕了她。戴笠更为恼怒,他认为一个19岁的女孩子能有多大能耐?于是亲自出马,提审张露萍,想从她身上打开缺口。但他没想到,虽然用尽各种酷刑,意志坚定的张露萍始终没有吐露半点党的机密。戴笠毫无所得。

1941年3月,张露萍等7人由重庆转押到贵州息烽集中营。

1945年6月下旬,经百般折磨,策反无果,戴笠只得以“和重庆地下党有联络”为由,判张露萍等7人死刑。

我们活得亮亮,死,也要死得堂堂

1945年7月14日上午,监狱管理员通知张露萍收拾行李,说是要送她到重庆“开释”。张露萍知道,最后的时刻到来了。她也知道,在生命的最后时刻,一个共产党员应该用鲜血来捍卫党的尊严,捍卫共产主义的崇高信仰。

“徐大姐,我们活得亮亮,死,也要死得堂堂。你说是吗?”张露萍悲壮地问徐林侠,更好像是说给自己听。

她镇静地梳头,整容,到行李房取出皮箱后,张露萍从中取出浅咖啡色薄呢连衣裙和红宝石戒指,给自己穿戴好。接着,又拿出一支口红,要难友黄彤光为她化妆。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张露萍

难友们预感到张露萍此去凶多吉少,禁不住泪流满面。张露萍安慰她们说:“不要难过,我知道我要到什么地方去,我现在心里很坦然!”她轻轻地吻了吻“小萝卜头”的脸,并和难友们一一握手告别。跨出房门,镇定自若地向院子里走去。

高跟皮鞋踏出铿锵有力的脚步声,这哪里像是去赴难,这分明是又一次出征。在生命的最后一息,她要在敌人的刑场上,再现她当年在南方局从事秘密工作时的战斗英姿。

笨蛋!朝我的胸部开枪吧!

在刑车上,张露萍与六个战友们见面了。在息烽集中营四年多,在国民党军统局战斗的中共地下特支的七名战友,这还是第一次在一起。然而,这是在敌人的刑车上,他们将要为共产主义倾洒最后一滴热血。

张露萍站了起来,唱起《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团结起来到明天,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特务们狂叫:“不准唱!不准唱!”怎奈英雄们视死如归,大无畏的歌声压住特务们歇斯底里的吼叫,雄壮激越的歌声,响彻息烽群山。

刑车开到后,张露萍和她的战友们走向了仓库的台阶。突然,罪恶的枪声响了,张露萍身后的战友都倒在了血泊中,她只是腿上中了一弹。她回过头来,怒目而视丧心病狂的特务们:“笨蛋!朝我的胸部开枪吧!”意想不到的一声怒斥,吓得刽子手惊恐万状,从石阶上倒退了下来。那个用枪瞄准张露萍的士兵,手在发抖,枪也举不起来。嗜血成性的行刑队长慌忙从士兵的手中夺过卡宾枪,朝张露萍的胸部射去。血,染红了张露萍的衣襟,她竭尽生命的全力振臂高呼:“打倒国民党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这震撼心魄的喊声震破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的胆,息烽集中营的特务们从此食不甘味,睡不安寝,于是息烽集中营中便常常发生特务们自称是张露萍显灵的故事。

党的好女儿张露萍牺牲时年仅24岁。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张露萍烈士生前的革命伴侣李清(左三)正在听解说员讲解张露萍烈士的革命事迹。

存疑多年,终于大白于天下

[军统电台案]被称为“戴笠特工生涯最大的败笔”,军统内部对此事极度保密,防止“家丑外扬”,而切散布张露萍等人“反正”。所以连中共南方局,周恩来,叶剑英等人都不知道张露萍等人的下落,对‘反正“谣言也是半信半疑。从此,张露萍等人的“军统电台案”就变成疑案。中共建政后,由于没有关于”军统电台案“的资料,所以烈士们都未被列入[烈士登记表]。

直到1962年,军统的亲历者之一、战犯沈醉一次次打报告讲述原委,以及相关狱友韩子栋的声援,终于促成七人身份被确定,存疑多年的“军统电台案”终于真相大白。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张露萍雕像

39年后,当后人迁葬张露萍烈士遗骨时,发现烈士的遗骨上肢上举,头骨分裂。这是敌人丧心病狂的罪恶,也是张露萍不屈灵魂的真实写照。

1983年,七人被追认为烈士,这距离他们的历史已近40年。

女共谍张露萍潜军统电台,牺牲被当叛徒,40年后平反

位于崇州市崇阳镇唐安路露萍广场的张露萍雕像

张露萍的英勇事迹在重庆烈士纪念馆展览。张露萍的汉白玉雕像巍然屹立。韩子栋在碑文中这样写道:

“少年赴陕,献身革命。

受命返渝,虎穴栖身。

智斗顽敌,戴笠震惊。

狱中再战,威慑敌营。

一代英烈,胆肝照人。

立石为证,长志艰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