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乱谈架空小说的爱国热情和情色小说的男性本能

铁血男儿2008 收藏 7 8273
导读:原创乱谈架空小说的爱国热情和情色小说的男性本能

注意,这是我的乱谈。不是什么很严肃的话题,Just for fun,看过了笑笑。不欢迎对号入座,也不欢迎人参和公鸡之类,因为我很健康,不需要补药。

还有,我这篇乱谈,谈的架空小说,指的就是那些以人穿越或非人穿越改变的正史的架空,而不是完全的架空,空的我不谈;也不是穿越了什么也不做,专门找名人谈恋爱的架空,她(他)都谈了,我就不谈了。

我们看情色小说,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满足的是男性本能的需要。而我们看架空小说呢,也在很大一部分程度上,满足的是血脉中的炎黄情节的需要。这二者之间,虽然在层次上有所不同,思想性上判若云泥,但是总有类似的地方。

主角,也就是我们读者意淫的时候的代入角色,RPG游戏操控的对象,可以不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美如金玉;也可以不是虎背熊腰,武功一流,独步天下,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本钱雄厚。本钱于情色小说的含义大家心里都是明镜似的,没有它可怎么玩?本钱于架空小说也有这样的必要性。我们的主角不会如郭大侠般在襄阳城外当花肥送死,也不会如袁督师般给北京市民做午餐增加营养,只会,也只能会在历史的浪潮中越走越高,同时华夏人民的幸福度也越来越高,全是靠了时空管理大能的本钱:对历史的走向的把握。情色小说里面,女角(不管她他它是什么种族什么身份什么性别,反正就是一般在下面,有时为了情趣翻到上面的那一个,姑且称之谓女角)和主角风流一度,肯定是欲罢不能;架空小说里面,历史在主角加入以后,肯定是乖乖的“拐了一个弯”,跟着主角走了,绝对是不离不弃。(那种短暂的错误显然不是例外,是挑逗式的小脾气)

主要配角,也就是我们读者代入对象——主角在小说中的活动关联对象,简要说起来就是:我们这边的。我们这边的,在情色小说里面呢,一般都是女性,她们都会和主角日夜相处,生死与共(最少也把主角放在内心的第一位),以满足主角和自我满足为目标;在架空小说里面,则是什么性别的都有,他们也会和主角同心同德,风雨同舟(至少志向是一样的,并且主角肯定是这个志向最佳代表),以追随主角和救国图存为目标。简要地说起来,我们这边的,其实就是挨枪的(这个挨枪是借代):架空小说里的挨铁枪(以偏代全),情色小说里的挨肉枪(还是以偏代全),当然也有两者兼得的。

主要反角,也就是我们读者打倒对象——主角在小说中的活动针对对象,简要说起来就是:他们那边的。他们那边的,在情色小说里,一般都是男性,以反对主角的男性本能满足为目标;在架空小说里,反而是什么性别都有,以对新的历史潮流——中华复兴反动为目标。简而言之,是发枪的,而且无论情色小说还是架空小说,他们那边的,发的都是铁枪(这里仍然是以偏代全)。

总结一下共同点,我们可以这么说,我们(……其实是主角了)在情色小说里上了女角,在架空小说里上了历史(这个上和那个上是不同的),两种都能满足我们的欲望。

从大方向上总结了相同的,下面我并不打算总结不同的(呵呵),而是从具体表现上继续总结两者的共同点。毕竟他们不同的地方是很多的。

情色小说和架空小说的产地一般是网络。网络小说写作并不是如汉朝的盐铁官营一般,那产品就有不同的风格,来迎合不同人的需要;也会因生产者的素质不同,产品有参差不齐的质量。在爱国热情和男性本能的表现上,网络小说体现了多样性的特点。

情色小说有一种类型,超级种马。拉动光标,看到的基本都是主角都在进行造人运动或者正在准备进行造人运动。此类小说的主人公,身负异能,如港台电影的枪械一般,弹药不会枯竭。与此类似的是有些架空小说,无论何时,作者都要表现他的爱国热情,哀民生之多艰,叹华夏之多厄,感同志之多苦,慨事业之多折是几乎每一个情节主角或者“我们这边的”都要做的事情。文笔差一点的,情色小说是见到女角没有两行就开始嘿咻,随之而的是大堆大堆的语气词和省略号;架空小说则是主角还没有开始做事,就开始感慨,每一句的结尾则换成了语气词和感叹号的搭配,而且将批发换成了零售。功力好一点的,情色小说是用细腻妍丽,丰富多彩的描写代替了虚词和标点的批发;架空小说则用壮阔河山和丰功伟绩的记叙代替无意义的呓语和感叹号来显示作者拥有了至少小学的文化。

情色小说还有一种类型,特别种马。这类情色小说,求新求异。不求丰富多姿,但求紧张刺激。特别的快感是这种小说的追求。与尽可能特别的女角共赴巫山是这类小说主角的爱好。与此对应的架空小说,主角比较喜欢异想天开,唯恐自己所作所为不能天下闻名,不能符合冒险游戏的需要。在兵荒马乱的岁月像乾隆帝游江南一样游览敌对国家的势力范围,或者在烽火连天的日子带着部下偷取对方的王旗是这类小说的主角常常做的事情。

那么怎样的架空算是好架空,怎样的情色算是好情色呢?请允许我盗用王国维的“治学三境界”来描述一下最基本的要求,我觉得这样的标准对于架空小说和情色小说都是适用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这一层,于情色小说而言,是取其思佳人而不得,寻芳踪而难觅;于架空小说而言,是取其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这一层,于情色小说而言,是取其“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于架空小说而言,是取其“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这一层,自然是历遍艰辛,得偿夙愿,于架空小说和情色小说皆是一样。

在“本钱”的运用上,也有相同。上佳情色小说并不以色取胜,乃是容情于色,倾色倾情,水乳交融方得至道;上佳的架空小说也不是显示主角的先进性为主要手段,而应该在主角的人生历程,心理变迁以及社会、历史、事件和人物之间的相互影响上多费笔墨,才能够成就一部经典。

在其他角色的安排上,所有的小说都是一样的:把人当人看。人性的表现程度,也是判断一部小说的标杆。在情感的安排上,守重求拙,厚积薄发,不该说的话不说,该说的话少说,也是小说成功的关键。

综上所述,原来好的架空小说的作者,必能写好一部情色小说;好的情色小说的作者,写架空倒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求道归一,天地至理。呜呼。


老改

2006年6月10日星期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