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南阳王别廷芳:土匪绕路而行,官兵不敢骚扰,蒋介石都拉拢他

他曾是南阳最大的“土皇帝”,任宛属十三县联防司令,手下十多万人马,连蒋介石都得拉拢他。他不徇私情,杀人如麻,偷个瓜都会被枪毙,连他女婿都不放过。在他治下,土匪绕路而行,官兵不敢骚扰,宛西出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景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让全国侧目的“宛西自治”
南阳古称宛,民国时的宛西指的是位于南阳城以西的内乡(含今西峡县)、镇平、邓州和淅川四县。

南阳在历史上有过两次高光时刻,一是两汉年间,经济繁荣,名人辈出,二就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宛西自治期间,内乡县一跃成为全国三大模范县之一。

当时的内乡,有河南省第一座水电站,有光滑如镜的公路,通车里程上千公里,有二百多台电话,还有兵工厂和几百所学校。这些,都是别廷芳治下建成的。

别廷芳,字香斋,原内乡县丹水镇张堂村(今河南省南阳市西峡县阳城乡)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据说这位别司令其貌不扬,嘴宽、牙长、脖子短,眉毛倒竖,走路还有些外八字,但却生就一身好本事,枪法过人,处事果断,用河南话说是一位“干家”。

他治理下的内乡有五大成就:

◉一是水利。1932年,石龙堰完工,干渠总长25公里,可以灌溉7000亩土地。出产的大米形似珍珠,售价是普通大米的一倍。国名党南阳专员朱玖莹前来庆贺,亲题“别公堰”三字。
1938年,别廷芳又在此基础上建了莲花寺岗水利发电厂,这是当时河南省唯一的水力发电站。建成后西峡口灯火通明,前来参观的李宗仁和白崇禧等人惊叹不已,要知道,当时连省城都还没有装路灯。别公堰至今还发挥着作用,是西峡县的标志性水利建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别公堰

◉二是交通。从 1931 年到 1937 年,别廷芳征调大批劳力修路,内乡全县修成公路干线和支线总数达 57 条,共计 1198公里,都快赶上今天内乡县的总里长了。
建成后他还注重养护,“雨天铺沙,雪天扫雪”,“ 皆宽三丈,中稍鼓,两旁有流水沟,虽遇雨大,亦无泥泞”,保证一年四季道路畅通无阻。“城内之大街小巷之道,均经修过,光硬异常。”

◉三是通信。1930年,别廷芳决定架设电话线,认为这是“传达匪情、敌情的唯一利器”。内乡共铺设电话线991公里,装机两百多部,总机设在西峡口,对外可以拨打南阳、镇平、邓州、淅川,对内可以拨打各区、乡、保、所。镇平、邓州等地也有铺设。“公用免费,私人通话,按里程缴费”,“命令传下去,两小时内即可集结。”
◉四是农业。内乡多山区,斜坡地大量存在,容易造成水土流失,别廷芳要求统一改成梯田。他还邀请陈凤桐等专家指导林业生产,派人编写《植树经验谈》,规定有空地必种树,个人不种,公家代种,十年后收益再归个人。毁树者,直接剁手。短短几年,内乡就多出八千多万棵树木,全县也变得郁郁葱葱。
◉五是教育。1930 年,内乡民团司令部下令发展教育,将100 余处寺庙约 2 000 多亩地充公,作为学校经费和学校校址。 1930 年有小学 197 所, 在校学生1.58 万人。到了1940 年,小学已发展到 300 余所, 学生 3 万多人。较之今天,也相差不多。 1942 年教育部嘉奖函中指出:“内乡推行国民教育, 情况良好。”
类似的成就还有很多,信手拈来一个都能让人眼前一亮,在战乱年间,像内乡这样能安心建设的地方屈指可数。虽然宛西自治在民国乡村建设历史上不是最出名的,但成果却是最为显著的。而这,与别廷芳本人的能力、个性不无关系。

乱世用重典
杀出来的平安
清末民初时,政局不稳,盗匪四起,宛西四县深受其害。为免遭土匪洗劫,百姓们开始建寨自保,别廷芳名声在外,被请去给老虎寨帮忙,没几年就当上了寨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民国时期的豫西刀客(土匪)

但作为寨主,只能防匪,无力剿匪,别廷芳不断兼并、联合其他的村寨,到了1926年,别廷芳已经成为内乡民团的总指挥,一口气干掉了几十股土匪,独揽了全县的军、政、财大权,县长都要看他的脸色。

做了“土皇帝”,别廷芳仍不甘心,打天下容易,怎么治天下呢?首先,需要面旗帜。

这时,他遇到了彭禹廷。彭禹廷,名锡田,是南阳镇平县人,曾是同盟会志士,策划参与过开封起义,后来又做了西北军冯玉祥的秘书,与国民党一干政要交好。

1929年,他在当时河南省政府主席韩复榘的支持下,于辉县百泉创办了河南村治学院,邀请了梁漱溟等人担任教授。在那里,彭禹廷提出了“三自主义”:自卫、自治、自富。彭禹廷认为这是孙中山“三民主义”的缩小版,适用于地方建设。

后来的宛西乡村师范学院将其称为“三杆”教育:即笔杆、枪杆和锄杆,还以此作为学校的标志。彭禹廷说,“要把 一个农民训练成一个有 知 识(笔杆 )、有生 产 (锄 杆)、能自卫(枪杆) 的健全农民。”

别廷芳与彭禹廷一拍即合。1930年,他们和邓县宁洗古、淅川陈重华齐聚内乡杨集,成立了自治委员会,制订了《十条公约》和《五不办法》,宛西自治正式起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杨集会议(彭禹廷、别廷芳、陈重华、宁洗古)

彭禹廷是文人出身,受过西式教育,注重理念原则。他在镇平推行民主选举,选上的人嫌没油水可捞又冒风险,连夜出逃,结果被彭禹廷抓回来,逼着上任;他也注重减轻民众负担,要求藏兵于民,尽量减少开支,清丈土地后还采取了累进税制。

不幸的是,宁洗古和彭禹廷先后遇害,别廷芳成了宛西四县的领导人。别廷芳虽然也很认同“三自”,但他是用枪杆子拿到的政权,更看重的是乱世用重典。一个字,杀。

偷瓜的,杀。宛西盛产西瓜,农民因屡被偷盗损失惨重。别廷芳下令,“偷瓜者杀无赦”。一次,碰到一个小孩从田地里拿着瓜出来,一问说不是他家的,当即枪毙,“小时候就这样偷盗,长大还了得。”他女婿有次训练时口渴,摘了一个瓜解渴。别廷芳也下令枪毙。他的独生女前去求情,别廷芳放话,“毙了他,我养你一辈子。”
谎报的,杀。南阳是交通要道,过境商人较多,别廷芳承诺保其人身财物安全,如有物品丢失,会照价补偿。一个布商经过内乡时丢了一匹布,上报时称自己丢了两匹,别廷芳下令逐一盘查,只搜出一匹。他把布商叫来严加讯问,布商承认只丢了一匹,自己为贪小利而谎报了数目。别一气之下,将两人一同枪毙,以儆效尤。
不报的,杀。他曾过意在路上丢了三十银元,捡了不报的一概枪毙,一气毙了三十人。
自此,宛西境内真是“路不拾遗”,据说中国农民银行的运钞车掉下来一捆钞票,在公路上好几个小时,路过的行人都没人敢碰。

不孝的,杀。有儿子虐待母亲,别廷芳听说过直接将其枪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电视剧中的别廷芳

不服的,杀。王肃常原是别廷芳委任的内乡县公款局局长,只因为背后说了别司令几句闲话,结果就被便衣队枪杀,无人敢追究。
祸害百姓的,更是杀之而后快。抗战期间,汤恩伯的部队驻扎南阳,军纪败坏,有的半夜出去劫掠百姓。别廷芳命人将这一百多号人抓起来,按照土匪处理,就地活埋。

也是因为这样,别廷芳的名声并不好,即便不是他杀的,也有人归到他头上。根据当地文史资料的记载,他还曾杀过内乡县长袁旭,这被很多学术论文广泛引用。但前两年,袁旭的儿子来内乡访问,说他的父亲1955年病故,内乡任上和别廷芳交好。

善待知识分子
不惜高薪聘请
别廷芳一世枭雄,虽然本人没啥文化,但却明白文化的重要性,知道“士为知己者死”,对于专家更是不惜重金地聘请。

1927年,别廷芳认识了国民党某部的军械师胡万春,恳请其留在内乡,许给其每月三百元的薪水。要知道,当时一般工人干一个月只能拿到三块钱。

胡万春留下了,也因此有了内乡的兵工厂,在河南省仅次于巩义,十几年间生产了两万多支步枪,五千多挺机枪,一百多门火炮,炮弹、手榴弹更有上万发。打起仗来,民团从不担心弹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乡湍河“别公桥”

别廷芳还从西安请来了工程师安聚臣一家,帮其建造水电厂。安聚臣除了烟土,没有别的嗜好。宛西境内本来是禁止吸食鸦片的,抓到的人直接送到“烟杆队”,锄不离手,杠不离肩,天天重活,直到戒掉为止。别廷芳儿子囤积鸦片,也被他下令当众烧掉。

但对于安聚臣,他许以特例,烟土敞开供应,反正当地种了不少,通常只能外销。

曾在保定军官学校受训后担任某部营长的吴定远回乡省亲,结果被别廷芳请来做校长,培训了一批军事骨干;在张自忠部任副旅长的别光汉回乡奔丧,也被别廷芳挽留为军官教导团团长,培训了宛西四县民团的营、连、排长六百多人。

彭禹廷去世后,别廷芳任宛西乡村师范学校校长,竟然把原中山大学史学系主任孙伏园、著名村治学者张含清请来任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宛西师范学校校歌

对于外部知识分子他求才若渴,对于内部民团骨干他也唯才是举。哪怕是曾经反对他的,只要不再公开反对,他也许以官职,作为拉拢。但一个前提,都要是通常的“能人”或“干家”。

有人曾访问过当时的联保主任和镇长,虽然有的已经疾病缠身,但只要说起宛西自治,就口若悬河,可以一两个小时都不喝一口茶。

虽然做了多年司令,别廷芳日程生活还很是简朴,早饭蒸馍玉米糁,午饭酸菜面条和一碟蒜水,晚饭稍微讲究一点,也只是外加一碟炒鸡蛋喝一小杯本地白酒。偶尔“改善生活”,不过是摊三五张煎饼。除了分两个小孙子半张,别人都不许吃。

据说到他去世时,家里还只有三亩薄田,后代中有多人参加革命工作。

”老子死也不能做汉奸“
别廷芳等人虽把宛西建设得很好,但在当时国民党政府看来,这是拥兵自重,公然抗命。三十年代初任河南省政府主席的刘峙,就有好几次想把别廷芳解决掉。

抗战打响,别廷芳和国民党的关系才缓和。1938年,别廷芳在武汉面见蒋介石,内乡县被嘉奖为全国第三大模范县,别廷芳也被委任为河南省第六区抗战自卫团少将司令。

1939 年 5 月 11 日,日军发动随枣战役,想从南阳向北进犯,河南新野、唐河成了主要战场。凭着强大火力,日军 13 日占领了唐河县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随枣会战

别廷芳快速支援,调集了宛西各县民团精锐团丁七千余人,配合国军奋勇杀敌,又重新夺回了唐河县城,还歼敌三千余人,俘虏日军官兵一百余人,史称“新唐大捷”。

别廷芳因此被授予陆海空军一等奖章,晋升为中将。在此役中民团阵亡 249 人,别廷芳命人将烈士的遗体被运回家乡集中安葬,设忠义祠,把他们的名字都刻在了石碑上。

但没多久,别廷芳便被卫立煌指责分裂割据,削去兵权。当时国民党重兵屯集南阳,加上外敌当前,别廷芳无意再做抗争,忧愤交加,一病不起。

临终之前,别廷芳写下遗言:

余一村愚,无虚荣心。因地方匪乱,民不聊生,起而剿匪,以安乡里;疑我惑我,均非知我。二十年来,劳怨不辞,虽地方建设,粗具规模,然多未完成,死有余憾!况值倭寇压境,又难瞑目!
望我同仁,服从中央领导,驱除外患,勿猜勿疑,各尽指责,是所盼瞩!
别廷芳去世后,宛西民团自动请缨,离乡参战。

到了1945年,日军再次入侵南阳。宛西民团在西峡口东北方向大块地一带设防,配合国军在这里与日军展开了拉锯战,直接打到日军投降。

从保家到建设,再到卫国,以别廷芳为首的宛西民团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百十年过去,历史的硝烟早已散尽,只有西峡的别公堰和内乡的自治纪念馆还留有当初的印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