涮慷慨激昂涮肉香

子非猫 收藏 2 120
导读:涮慷慨激昂涮肉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煎炒烹炸炖,拌炝馏扒涮,各有各的味,变幻万千在其中,咋品都不够。今个儿别的不说,单表那个涮,一盆滚开热水,投下牛羊肉蔬菜若干,简单至极,方便得很,却香得人直咂舌。嘿,君不见,大江南北,数九寒天,围坐涮锅,肉香四溢,香得人大汗淋漓不忍停箸。三伏酷暑,涮锅翻滚,来他个以毒攻毒,涮他个沟满壕平慷慨激昂,毛孔发散暑气全无,吃完涮羊肉,再来上一觉真是赛神仙。

涮羊肉,据说起源于元世祖忽必烈行军途中的一次偶然事件――大军安营扎寨埋锅造饭,正准备炖上一锅羊肉美美吃一顿,聊解奔波之苦,哪知敌人突然来袭,无奈众人急急忙忙把薄薄切下的羊肉丢入沸水之中,匆忙中暂饱肚肠,挥刀冲锋杀退敌人。岂料匆忙中的这一次所谓“发明”,竟使忽必烈久久难忘,于是,铜锅沸水涮薄肉片,这一香飘四海的美味开始流传开来。版本真假暂且不论,全当涮肉桌上的一份调味小料吧,嚼着美味,说着历史,也算人生一大快事。

既然,涮羊肉的发明者来自于茫茫大草原,那这份美食就难免透着几缕铁马金戈凛冽之风,首先是烹饪方法简单,少了煎炒烹炸的烦琐,刀光闪过,片片红白相间的薄肉片如雪花落下,大盘盛起,简洁中透着草原人独有的豪爽、利落。随后,滚开的紫铜火锅端上桌来,炭要旺,水要滚,锅要大,绝不可搞成现在那种所谓的自助小火锅,文明的幌子下,遮遮掩掩的是现代人的忸怩作态,和彼此间的生疏。

一支硕大无比的紫铜火锅摆在餐桌中央,滋滋作响,蒸汽缭绕,未曾动箸,已是先声夺人,腹中馋虫蠢蠢欲动。就象京剧舞台上,名角尚未登场,锣鼓早已叮叮光光地把氛围吊到极致,勾引得戏迷们伸颈向后台张望寻觅名角身影。

涮羊肉,当然主角是羊肉,内蒙肥羊是不争的地道首选,肥瘦相间,嫩韧适中,久煮不柴,难怪古人发明的鲜字是由“鱼”“羊”组成的,这上等的好羊肉鲜的人忍不住要呐喊一声――好!白菜、豆腐、粉丝这老三样是老饕们雷打不动的搭配,绝不把海鲜、牛羊下水之类掺杂进来,否则会串味走样的。大铜火锅、羊肉、白菜、粉丝、豆腐外加一碗麻酱、腐乳、虾油、韭菜花调成的作料,这就齐活了。此时,拎出一瓶二锅头或是东北乡村酒坊新酿的“烧刀子”,则堪称绝配。羊肉鲜香软嫩养胃滋补,烧酒火辣辛香,几杯下肚,人已半醺,鲜嫩的肥羊肉片在滚开沸水中涮上几下,狂嚼下肚,――嘿!那叫一个美!哪怕窗外夜雪封门狂风大作,这份舒坦,怕是皇帝老儿也不过如此吧?涮羊肉的酣畅狂放,使人更加相信只有纵马驰骋大漠荒野的彪悍民族才能发明此等不拘一格的美食。

随着民族的大融合,涮羊肉早已不再是蒙古族的地方风味饮食了,塞外江南到处是火锅熊熊涮肉飘香。1854年开业的北京前门外正阳楼该是汉民族涮羊肉饭馆儿的鼻祖,据史料记载,就连现如今名燥海内外的老北京东来顺当年还是从正阳楼重金挖来切肉师傅,把那羊肉切得薄如纸,这才后来居上,并以“选料精,糖蒜脆,作料全,火锅旺”独霸京城涮肉馆龙头座椅,当然这是1914年东来顺初创时的陈年旧事,也算一件早年间颇值玩味的京城餐馆竞争事件,如今,早已成为食客们酒过三巡时的消遣谈资了。

涮羊肉,讲的是一份痛快,痛快了嘴巴肚肠,痛快得慷慨激昂,痛快中难免不拘小节有失礼仪,因此,涮羊肉更适合哥们姐们家人同桌,大汗淋漓便宽衣解衫,情绪热烈便大声拼酒,食欲大增便猛嚼狂吞,先是风卷残云,后是杯盘狼藉,再盛上一碗滚烫浓香的涮肉汤,捏一撮葱姜蒜末,立马香味扑鼻,喝一口浑身舒坦,嗨!好一个人间美味酣畅境界!

父亲健在时,就是涮羊肉的忠实爱好者,在周末年节乃至生日聚餐时,必然大啖涮羊肉,涮羊肉已成为家人聚会的象征,一家人围坐涮锅,炭火热烈,肉香缭绕,亲情盈怀,谈天说地,该是千金难买的天伦之乐啊!食物,作为人类活命的依赖,不仅可壮筋骨,还深深渗透入人们的精神世界,与难忘的人与事紧紧缠绕在一起。怎奈如今人已逝,空留追忆,此情此景,更何以堪?

世间美食万万千,烹调手艺数不清,同一菜肴经由不同地域的厨师烹调,味道总是难免变异,有人开玩笑说,印度的中餐馆端出的扬州炒饭,总是透着一股咖哩味道,也算食物移植变异的一个笑谈.简单中发散着不简单的味道,滚沸的火锅将食物最本色的味道唤醒,某些时候,本色也是一种极致,在原始的极致中,在缭绕的肉香中,丢掉繁复规矩,大啖酒肉,即便你我不曾纵马草原,即便你我不是彪形大汉烈性男儿,这熊熊炭火,这浓烈肉香,这酣畅淋漓,足以使你在慷慨激昂中大喝一声――拿酒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