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何时起,国人眼中只有外国,卖东西要卖国外的,读书要读国外的,女人嫁人也要嫁国外的,学生最大的目标也是要到国外发展,国家政府将自己的工作人员送到美国敌人家里去洗脑,政府采购不是国外的不卖,哈哈,整个中国,就差没有插美国棋了,就这样还不过硬,你看现在国家领导人那次出访不是金钱铺路,动扎上百亿美元,可邻有时候还混不到一口饭吃,送钱时高高兴兴,前脚一走,跟着就被人家揣一屁股,花大价钱卖美国一个倒闭的石油公司,人家就是不给,结果一点办法也没有,按照道理我们可以到世界贸易组织里去告啊,市场自由怎么能够让政府插手呢,可另我们领导还自己反省,要反省什么吗,人家口里喊着自由交易,手里拿着却拿着保护主义大棒,再看看我们的领导,点头哈腰,一个劲的下文件,放,开放,再开放,卖,再卖,还卖,我看你还能卖到几年,等你手里没有家伙的时候,农民只要一锄头就能把你敲死,哈哈,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政府!

这个时候,我们自己生的,我们自己奶水喂养的联想,开始长大成人了,它是我们这个高度哈巴狗国度及少数几个能够让外人看得起的儿子,国家为了 给他攀个高枝,花了大价钱卖了 一个美国生的有艾滋病的妓女,让它风光了好一正子,联想被这个妓女(IBM)搞的高潮不断,在美国又是送钱,有是卖房子给她,还将一家老小直接搬到美国,希望从这个妓女的肩膀上攀上美国这个大树,可另啊,它那里知道,这个妓女是美国不要的东西,要抛弃的东西,它怎么会愿意让你又领回来,传播艾滋病给他自己呢,它刚把一家老小搬到美国,屁股还没有做下来,美国当家的就发话了,我们家里不要你们的电脑,你们的电脑里有可以泄密的机关,这下联想傻眼了,心里想,我苦啊,我们为了攀你这个大树,那里会害你美国啊,我就是把自己的父母也出卖了也不出卖你啊,可是哭也没有用,只好一个劲的送钱给那个妓女,没有办法,又回到中国来哭诉,可另已经是走狗嘴脸的政府,老眼昏花的父母,手里拿着摆地摊赚来的几个邹粑粑的钞票,又要到美国说情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