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学生婚姻:妻背叛丈夫成时髦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1 233
导读:留学生婚姻:妻背叛丈夫成时髦

出国留学对留学生的婚姻是一种破坏性的挑战,这种挑战不仅来自距离,也不是简单用喜新厌旧一句话能评判的。这些故事引发我们对人类文明的反思和道德规范的双重思考,以及对东西方文化冲突、碰撞所带来后果的认同和接受,我们迈进了一个热爱存在、接受发生的新时代。






- 孟加拉拟征一夫多妻税 多娶老婆多花钱


- 洗劫柬埔寨外交官公寓 歹徒扮孕妇逃脱


- 印度妇女与一条蛇结婚 婚礼2000人参加


- 炮弹装饰花园喷泉 意大利夫妇惊煞警方


- 最新调查显示戴妃生前既没订婚也没怀孕


- 俄解剖医生惊人艳遇:太平间找到真爱




- 出国攻读硕士不妨国内先上预科


- 历数各国超值留学路线


- 最寒冷冬天是旧金山的夏季续二


- 新西兰留学生就业率上升


- 教育部:逾两成出国留学人员归国


- 海外留学生:到底是归,还是不归?












妻子背叛丈夫成为一种时髦




如果夫妻俩,女的先出国留学,丈夫奔着妻子来陪读,家庭主要经济收入靠妻子的奖学金维持,这桩婚姻十有八九要告吹。




肯塔基大学12个中国留学生中只有一个女生。她父亲是教育界的一位名人,她靠父亲的权势在托福成绩还差10分的情况下,被校长特批来美再考。临行前在机场和丈夫依依惜别的泪水是被丈夫用唇吻干的,1989年在北京机场公开亲吻,也是一道风景线。




她在肯塔基大学报到的当天,就被秘鲁一个留学生邀请去听音乐,秘鲁留学生开着车带她到路易斯维尔这个美国著名的音乐城听音乐,再后来秘鲁留学生帮她开车购物,教她用计算机检索图书,再后来秘鲁留学生带她去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再后来……丈夫从中国打来的国际长途晚上11点找不到她,凌晨2点找不到她,凌晨6点也找不到。




她丈夫在老岳父的势力运作下,也于半年后来美国做访问学者。当他们从机场回来丈夫和她抱吻,她非常轻蔑而不耐烦地说:“大陆男人亲吻姿势太不讲究了,美国人亲吻都只是唇对唇轻轻点一下。唾液最容易传染疾病。”丈夫有几分尴尬和下不来台。晚上丈夫拥着她上床,两人刚躺下,她忽地坐起来:“你得洗澡,这是美国。我闻不了任何腺体分泌的味道。”那声音像吩咐又像讥讽,丈夫那点能耐被这声音、语气以及那张半点亲热温柔也没有的脸搞垮。几天下来丈夫按着她的要求蜻蜓点水似的在她唇上吻一点,晚上洗得干干净净再上床碰她,没有半点原始本能的冲动,更没有异性相吸的诱惑力。没几天丈夫便不行了,其实他肉体和精神的阳痿是同时发生的。丈夫是语言学系的访问学者,这是最难找到资助的学科。每月房租600美元全是靠妻子奖学金付,不光是脸上无光的问题,也实在于心不忍。在肯塔基六个月他一分钱没有赚到。每天出去顺着市中心的主要街道,每进一家餐馆就谦恭地向老板点头:“请问你们要人洗碗吗?”“不要!”老板连头也不抬。他自己灰溜溜地走出来,再进下一家餐馆,偶尔碰见一个说你把电话留下吧,他简直像抓到一根救命稻草。




男人的气度和潇洒全是社会地位折射出来的,在讲台上讲课、在学术研讨会上发言才有风度。为了吃住简直要把人逼疯,没几个月下来,整个人的面部表情都变了,他自己对着镜子看自己,吓了一跳,没有半点可敬和可爱的神气。




秘鲁那个留学生开始请他们夫妻俩吃饭,带他们夫妻俩出去玩,后来常常半夜把他妻子送回来,有一天竟然凌晨4点才送回来,他打了妻子一个耳光。妻子公然地提出是我搬走还是你搬走。秘鲁留学生开一张支票给她丈夫作为半年生活费。人穷志短,不要怎么活下去?妻子告诉他如果半年之内你能找到发展的机会你就在美国待下去。不行就回去吧!两个人最后一项君子协议:谁也不告诉双方父母和国内的朋友说咱们离婚了。




财大气粗,无论性别、种族,谁有钱谁追求自由、幸福的勇气就变得非凡。美国留学生中的女陈世美可比当年家喻户晓的男陈世美厉害多了。




北京来的小吴,她和丈夫同是北京一所医学院毕业,一同考托福,又同乘一架飞机来美国的,是最让人羡慕的一对比翼鸟。她选学了牙医,丈夫选学了生物,她毕业毫不费力通过一系列执照考试,第一份工作起薪13万美元(每年)。丈夫起早贪黑,毕业论文答辩通不过。唯一的收入在系里做助教,有不到2000美元的月收入,而且下个月有没有收入都没有保证。小吴要和教会去耶路撒冷传教,也不问丈夫想不想去,这个时间对他是否适合,就买了两张机票。丈夫说不能去她就大发脾气。她和丈夫同时看电视广告,她拿起电话就订购大件家具,也不问丈夫喜不喜欢,家里是否需要。她从外州回来从飞机转地铁,本来她出地铁站打电话让丈夫来接他,她等丈夫十分钟就可以,但她在机场打电话让丈夫先出来,她要一下地铁就上车,这样丈夫就得提前一小时出来。她美貌、聪明、成功,有了博士学位又有钱。她讲话一点遮拦都没有:“哎呀!我已经三个月没和我的‘西班牙王子’过性生活了。”说这话就像三个月没吃鱼一样轻松。有一次春节中国留学生聚会,她就公开地说:“中国男人实在不行,美国男人有一个算一个,温存热烈,跟了美国男人再跟中国男人,简直是半生不熟,有做一半的感觉。”丈夫当场拂袖而去。回到家里她不等丈夫质问她,倒先发制人:“你一点也不给我面子,说走就走,你把我当什么?你要接受不了我的生活方式,咱们就分开算了。”




我看到她丈夫拿给我他们的合影。这是秋天,一片片火红的枫叶覆盖着大地,两个人的笑容都是发自心底,这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啊,在合影之前他们一定热烈地拥抱过,然后牵着手走出树林,或许他们还在树林的枫叶上打滚,欢笑着追逐着……我问他:“你恨她吗?”他非常肯定地说:“不!一点也不!”这是美国,什么都一次性。一次性筷子、叉子、餐巾,一次性针管、一次性幽会。在物质极大丰富,社会服务健全的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没有依附。就像浪花中的浮萍,风中的风筝,飘飘荡荡,无根无依……我说:“如果你们不来美国是不是不会发生这些事?”他肯定地认为不能。这究竟能怨谁呢?人生不是有好多的无奈吗?人生不是有好多的事情没法分清谁对谁错




吗……他们办完离婚手续,小吴提议请朋友们聚一把,宣布他们离婚,费用由她全付。宴会搞得很别致,黑色的台布,黑色的餐巾,银色的餐具,墙上贴满雪白和各种雪花型的剪纸,每个桌上都插着鲜花。有来自26个国家的留学生,我是唯一被邀请的中国留学生。大厅里响着西班牙音乐,他俩招待客人一点也不像离婚,有说有笑。朋友们心疼地对她说,今晚你至少花了一万美元。她毫不在乎地说,也就一个月工资。在众人面前她大有吃尽穿绝,不知怎么再折腾的架势。我站在角落里,她走过来,拉着我的手。她把我推向洗盥间:“你喜欢写文章,就写写我们这些被男人恨得咬牙的女陈世美好吗?”她的眼泪大滴大滴地落下来……可我同情她吗?既知现在又何必当初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