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若怜我,我惜君,但愿此生长伴君

781026 收藏 3 25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

center]那一棵腊梅开花了

淡淡地黄,幽幽的香

来来往往的人

似乎从没注意过那株没有绿色生机的植物

但它却在寒冬傲然绽放

可纵使花开满枝桠

却似乎依然是没人注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耳边尤自闻得你的声音

:" 我喜欢腊梅

喜欢它不畏严寒的坚韧性格

这是一株在北方才该有的植物 "

可是物以稀为贵的感觉为何在这里却体现不出来呢?

我迷惑不解

是因为它的花没有玫瑰的艳?

或是没有百合的清纯?

没人有给我答案

如果你在

或许你会认真地回答我

可如今,你在哪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伫立在这株腊梅前

静静地

轻轻地伸出手摸一摸那淡黄的花瓣

花枝轻摇着对我说:

“君若怜我,我惜君,傲放万朵只为君!”

依稀,我也曾说过:

“君若怜我,我惜君,但愿此生长伴君!”

可如今

话语尤在,你在哪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轻摇头,不忍攀折,

我需怜君啊!

凑近花边,深深一嗅,清香满鼻。

花儿尤自含笑,

亲昵地扫过我的鼻尖

:“日已暮,春将近,我自为君迎春至!”

耳边响起清脆的声音:

“春日宴,新酒一杯歌三遍,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长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常相见!”

初见这首词,就极是喜欢,

仿佛前生的盟誓今生再现。

话音未绝,

可如今,你在哪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将脸轻触花瓣,

微抬头,花瓣尤自含露。

“ 你也哭了吗? ”

愣愣地,我挥指轻弹,

只想为花儿拂去那一滴泪珠。

未曾想腊梅因我断肠,

花瓣频落,却依然含笑:

“笑为君,哭为君,傲放残落皆为君!”

忍痛捧起一颗颗泪珠:

“一腔热泪为君流,君可知否?”,

可知否?依然是热泪只为你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他在哪里?”

我终是忍不住,低低询问腊梅,

腊梅不忍摇头,

只是默默地、怜惜地看着我。

“他在哪里?”我再问腊梅,

“蓬莱此去无多路!”

满树地花瓣随风频动,

想挣脱束缚伴我寻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蓬莱?”我默默低语。

“蓬莱此去无多路,只是青鸟翼已折!”

转身,想踉跄逃离,

腊梅不忍让我离去

勾一袖的花瓣,

送满怀地清香:

“依依惜别,愿君再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是的,我会再来,

为腊梅。

“既是如同梁上燕,

君却何忍轻别离?”

曾经到嘴边的话终是咽下,

而今却一直在心里盘旋。

我会为腊梅再来,

你呢?能为我再来吗?[/center]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