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俺大侠老挝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游记]

------安 田------~附9图~

2018年11月下旬,我和燕霞的老挝之旅,是从西双版纳机场登上老挝航空公司的ATR72型70座双涡桨飞机开始的,经约40分钟飞行,抵达位于该国中部的琅勃拉邦国际机场。

在我们印象中,老挝一直如同深藏在云雾之中的邻国,显得模糊神秘。这也是引诱我们决心开启这次旅行的原因。当然启程前,我们围绕旅程目的地概况也做了些了解功课。

琅勃拉邦,又称“銮佛邦”,是老挝共和国的著名古都,据说此邦拥有的历史文化和自然景观,优于现首都万象,在老挝国内屈指第一。朋友建议我们将此次旅行的活动范围,集中于该邦,看来还是有道理的。

琅勃拉邦省的首府,位于湄公河之畔,平均海拔约300米。城市面积不到10平方公里,人口约10 万,未见高楼大厦,目视发展水平相当于攺革开放初期家乡四川的中等县城。史书记载,13至14世纪时,这里曾是老听族王国都城。1353年法昂统一老挝,建立澜沧王国,仍以此城为都。1560年此城因供奉来自高棉的“勃拉邦”佛像,遂用改称现名。1945年后老挝王国将都城迁往万象,仍将琅勃拉邦保留为王都,直至改建共和国。市内名胜古迹包括帕维逊摩诃维汉寺、玛莫塔、金塔山和王宫等。

老挝古称寮国,现国名全称“老挝人民民主共和国”。历来是中国的传统友好邻邦,目前仍坚持一党制。但若从观感上认知,该国深受东边邻国越南影响和控制。老挝国土总面积约24万平方公里,人口约700万。该国是位于中南半岛中北部的内陆国家,东南西北方的五个邻国分别是:越南,泰国和柬埔寨,缅甸,中国云南算北邻。

依本次旅游我们之观感,如果相对繁华的琅勃拉邦省可以作为其国家代表队,那么老挝社会给人最深的印象有两点:一是全社会虔诚遵从小乘佛教;二是全社会经济发展严重滞后。联合国有关机构将其定义为世界最落后国家,名不虚传。以世界银行发布的各国GDP衡量,2016年老挝全国GDP总量不足160亿美元,仅为同期笔者家乡成都市GDP的十二分之一。(注:成都市2016年GDP为12170.2亿元,同年汇率折算为1844亿美元)对宗教的过度虔诚,与老挝社会接受工业文明的程度较低之间,是否存在着反相关联机制呢?

我们在琅勃拉邦的旅游,最热闹的一天是阳光明媚的11月29日。那天大家早起,在当地华人导游阿怒领率下,执行他可以有所提成的自费项目。其中值得记载的是以下两项。

第1项,登山穿林涉温泉。先乘旅游中巴车到山区,沿南昆河乘钢壳小艇破浪观光;再深入林间的著名野外参与景点“白雪温泉”游嬉,其间有大象助兴。我和旅友老白沿原始崎岖山路,穿越森林,攀登到山顶。女宾们知难而退,玩温泉去了。我们俩大侠盘腿坐在树腰搭建的游览平台,吃携带的野战干粮,欣赏飞鸟和昆虫难觅踪迹的热带森林。作为诱导消费节目,我们赞许沿着无数高大树干间布设的钢缆,做悬空疾行的蹓索者。下山途中,我们偶遇载客涉山涧的大象,其乐融融。老挝的老龙族,千百年来将大象视为神兽,总是尽力呵护。载客大象们工作卖力、服务态度可爱,而且通体清洁,便是他们爱象之证明。

第2项,参观老挝“炸弹博物馆”。告别“白雪温泉”山林后,旅队返回琅勃拉邦首府市内,按自费约定前往参观炸弹博物馆。该馆陈列着众多在越南战争期间(上世纪60--70年代),美国军队轰炸老挝境内越南北方共军的炸弹哑弹或残骸。引导我仔细观察的重点,并非炸弹及武器残骸,而是在越南北方共军挟持下,老挝王国被迫卷入越美战争的状况。墙上展板公布的地图显示,美军轰炸区域几乎覆盖老挝与越南接壤的近半数国土。这就表明,当时老挝国土大部及国政,实际已被越南军队控制利用。从国际法维度判断,北越军队这些军事行动与美军轰炸一样,都是对老挝这个弱国的侵略。作为受这场战争侵害的弱国,老挝人民是否志愿充当越南北方的傀儡?老挝因此被美军当作应该被轰炸的对象,是否符合老挝人民的最大利益?对此扬此抑彼,绝非善事。

观后感知是:越南战争期间,老挝实际上已被东西方两极局中的苏方阵营即反美阵营诸国挟持;老挝以自己的国土,为北越军队进攻南越,提供国境线掩护及第三国主权的庇护,充当其军政根据地。老挝主动或被迫的深度卷入东西方大国间的地缘战略冲突,为越苏中等补给南越反美武装充当运输线和攻防基地,势必遭到美方以狂轰滥炸为报复方式的反击。

美军认输并撤出印度支那多年后,当代中南半岛的国际政治历史出现大反转。苏联于九十年代初解体,作为忠实追随者的越南,也跟着改变对马列原教旨主义的奉行,同时放弃了用革命扩张活动统一印度支那的野心,转而奉行亲美政策。遂使其以往欺侮利用老挝的所谓“革命战争史”,沦落成为自我否定的历史笑柄。学界一友人曾向我指出,在老挝拥有纪念碑和塑像的苏发拉冯亲王,对挟持该国投靠越南及被美军轰炸,可能负有重大历史罪过。对此项秘史,笔者茫然?

从曾来过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的各国领导层访客看,老挝和越南领导人较多,但地位最高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这表明,西方国家对在越南战争中,使用上百万吨炸弹轰炸老挝,似乎也有所反思。至于当年与美军对抗的老挝和越南领导人来这里参观什么,其用意不得而知。

其实,最该反省的或许应该是老挝?上世纪中叶,在东西方大国们进行的世界地缘政治争霸角逐中,老挝的最大利益,难道是为帮苏联及其走狗越南(可能也包括文革中的极左中国)的反美争覇斗争,火中取栗吗?自然条件优越,贫穷落后的老挝,在美苏主导的越南战争中,为何就不能利用自己的独特地缘政治地位,屯货居奇,在东西方间居中调解,分别要价?这段历史不能假设,但用越南战争作国际政治的赌盘,为老挝人民避战赢利行善事,确实存在着历史的可能性。有关领导层来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时是否可以反思,带领老挝人民吃美军炸弹几十年,究竟是国家命运中注定的?或是被东边强邻利用所引发的灾难?

越南战争各方停火言和已过去近半世纪,美国和越南已成为南海区域好朋友。若“炸弹博物馆”的主办方,至今仍安于用曾经的挨炸,搏取国际社会的眼泪及施舍,而不知反思和汲取历史教训,岂不令人自哀?当然,要在东南亚参与玩转国际政治博弈,确须一定文化智慧,靠烧香拜佛就别想赢!

告别“炸弹博物馆”后的第二天上午,我们依依不舍地与金竹酒店的老挝服务生道别,在明媚的阳光中,乘中国海南航空公司A320飞机腾云驾雾,不久顺利抵达西双版纳州首府景洪市。

安 田[俺大侠老挝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游记]

安 田[俺大侠老挝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游记]

安 田[俺大侠老挝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游记]

安 田[俺大侠老挝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游记]

安 田[俺大侠老挝琅勃拉邦炸弹博物馆游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