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贾晓明

来源:人民政协报,原标题:国民党整编第三十六师再次被消灭

1948年6月,西府战役后,胡宗南谎称“胜利”,认为解放军西北野战军“至少在6个月内无作战能力”,并企图趁解放军西北野战军整训之机,分左右两路由白水、澄城、合阳一线向在黄龙山区休整的解放军进攻,伺机控制黄龙山麓的壶梯山、将军山等要点,并相机进占石堡(今黄龙)及韩城等地。

7月下旬,胡宗南部整编第三十六师在师长钟松的率领下,除留第三六九团守白水外,主力以石堡为目标,沿白(水)、宜(川)公路推进。7月30日,进至澄城以北之冯原镇、壶梯山地区时,发现解放军西北野战军主力设伏于石堡地区,该师主力迅即停止前进,在冯原镇、壶梯山、刘家洼地区,构筑防御工事,就地转入防御。

与此同时,其他国民党军以韩城为目标,进至合阳以北的甘井镇、鸡毛村地区,向解放军阵地发起进攻,但在我军的顽强阻击下,进展不大。

国民党整编第三十六师在沙家店战役中已被解放军歼灭过一次。胡宗南为掩饰败绩,命令从败军中逃出的原整编第三十六师师长钟松使用原有的番号,再组编一个整编第三十六师。这支整编第三十六师,仓促开上战场,钟松更表态说要一雪前耻,挽回面子。

8月3日,解放军为诱歼整编第三十六师,彭德怀令左翼兵团主动放弃韩城后撤,吸引其他敌人向韩城进犯,以拉大与三十六师的距离。8月5日24时,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在给中央军委和贺龙、习仲勋的电报中说:“我军均已撒开警戒,隐蔽主力,让敌前进。”

但钟松的三十六师仍停留在原地,不敢向黄龙山区冒进。为了加强防御,钟松命令三十六师加紧利用山地要点和村庄,在冯原镇、壶梯山、刘家洼正面宽12公里、纵深长6公里的地域内,积极构筑工事,以壶梯山为主要支撑点,构筑了要点式的防御体系,并以一个团重点防守壶梯山。

彭德怀想了许多办法,但钟松师还是丝毫没有向前移动的迹象。在这种情况下,彭德怀改变了原来的战役计划,决定把诱使敌人至山地而歼灭变为直接向敌主动出击。8月6日,彭德怀、张宗逊、赵寿山下达了作战命令:以第四纵队和警备第四旅攻击冯原镇南面杨家洼的敌第一二三旅;第一、第二纵队进攻冯原镇东北敌的主要支撑点壶梯山和魏家桥的敌第二十八旅;第三纵队向驻守东太极的敌第一六五旅进攻;第六纵队进攻刘家洼的敌第一四二团。各部队必须在8月7日夜间到达指定攻击地点,并完成一切进攻准备。

在炮火的全力支援下,二纵经过两小时激战,于下午6时前后全部攻占壶梯山,全歼守敌,其团长董文轩收拾残余官兵数十人,逃下山去。

壶梯山失守后,钟松惊慌了起来。他下令全师后撤,同时发电报给西安“绥靖”公署与驻大荔的裴昌会第五兵团求救。到这时,胡宗南才发觉中了彭德怀之计,只得一面命令钟松死守待援;一面令进占韩城与在澄城的部队急速前往增援。

但是,由于壶梯山失守,三十六师失去了依托,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击下,三十六师迅速瓦解。8月8日黄昏,钟松害怕再遭沙家店厄运,率其师部及其主力沿冯原镇至澄城公路南逃。

钟松在逃跑的过程中,与其二十八旅失去了联系。原来,第二十八旅旅长李规对钟松本来就有意见,为保存实力,故意关闭了电台,率部擅自撤至澄城去了。

西北野战军第一、第二、第四纵队乘胜追击。第三纵队和第六纵队各一部又由刘家洼附近向南截击,至8月9日中午前将敌人分割包围。就这样,在西北野战军追击分割围歼中,敌整编第三十六师很快被第二次歼灭了。钟松再次丢弃他的部队,只带随从数人狼狈溜掉了。

此战毙伤俘敌9000余人,击毙少将副师长朱侠,俘虏师参谋长张先觉等,胡宗南企图封锁西北野战军于黄龙山区的计划被粉碎,澄城、合阳、韩城被收复,黄龙新解放区得到了扩大与巩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