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与孔二小姐被政治捉弄zt

汤恩伯 收藏 59 21289
导读:胡宗南与孔二小姐被政治捉弄zt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姻服从于政治的需要,这在政坛上自古亦然。国民党元老陈立夫与中原重将胡宗南情同父子,总司令蒋介石与胡则是货真价实的师生,然所需不同,于是也就有了关于胡宗南的这场婚姻闹剧。



陈立夫突请胡宗南秘密回沪陈立夫与胡宗南不仅同为浙江湖州人,而且是特殊的师生关系。陈在未进入军界之前,就是湖州中学的一位颇有学识和远见的教员。胡宗南则是该校一名品学兼优的学生,因此深得陈立夫的器重,获得的关怀和宠爱有加,多次给予学费援助。陈常自豪地对同行们说胡宗南是他的得意门生。胡宗南对陈感恩万分,称为恩师。



凑巧的是胡宗南后来也在湖州中学任教。只是他去时,陈立夫已进入仕途,且春风得意,正愁身边要人之急,自然不会忘记他的这位高徒。胡宗南果然非等闲之辈,弃教从戎后在军界一炮打响,锋芒初露。陈立夫心中窃喜,认定胡宗南必是大将之才。他为了进一步培植自己的党羽,逐步扩大江浙势力,以达到巩固中统在国民政府中的统治地位和军事优势,除了经常煽动胡宗南大干快上外,还从江浙的财团中为他源源不断提供财物,以促进他招兵买马、购置枪炮的进程,使雏鹰试飞的胡宗南如鱼得水,如虎添翼。



胡宗南羽毛渐丰,到1938年时,已是鹤立鸡群,当上20个步兵团的小统帅了。大资本家蔡翊祺对胡崇拜不已,想到他的旗下谋个一官半职,胡当即表态:“可以考虑,但必须要有一个交换条件。”蔡回话:“条件好说。”胡要蔡拿出30万大洋作为扩军费用,可让他担任军需主任。蔡一口应承20万。胡宗南一想,西北地方太穷,有这个数也行,尚缺部分,再找老师去要就是了。正在这时,突然接到陈立夫电报,要他速去上海,有要事相商。踌躇满志的胡宗南手捧电报,反复揣摩,最后猜定准是恩师给他一笔可观的军费,喜得他一夜未能入眠。



胡宗南想不到艳福天降久别重逢,师生格外心喜。胡宗南见到陈立夫如同见了家父一般,有很多话要说。二人谈完大事之后,陈立夫望着学生那副敦实的身材,满脸写着青春自信的仪态,忽然话题一转:“宗南,如果我未记错的话,你今年已是六六大顺了,俗话说,人人有个三十六,喜的喜,忧的忧,你可是大喜哟!”胡宗南还蒙在鼓中,不知什么事,略带微笑地望着老师:“老师,不知这喜从何来?”陈立夫一本正经地说:“恭喜你交上了桃花运,艳福不浅啊!”



胡宗南自进入军界之后,一心只想平步青云,从未考虑男女之事,谁知这个在战场上敢于拼杀的老光棍和威武将军,在情场却是个门外汉和弱智商,他脸刷地一下红了,语言木讷,急切地问道:“老师你别兜圈子了,真把人急死啊,快说吧!”陈立夫故作神秘地用韵白句说:“这个女子不寻常,身材丰满正相当,美貌超群,精明过人,文武双全,而且家底厚实,官大财丰,非一般人所及,若是事成,对你飞黄腾达百利而无一害。”不等胡插话,他做了一个手势,接着又说:“此女子就是鼎鼎大名孔祥熙二妹令俊小姐。”说起孔二小姐,胡宗南不由心中一震,马上摆头说:“听说她孔二小姐目空一切,挑选郎君多年,都不如意,一个个都吃了闭门羹,我这副模样,她会屈尊吗!”陈立夫笑道:“你话差矣,这样的大事,我没有足够的把握敢找你谈吗?”一句话说得胡宗南顿时飘入云里雾中。



胡宗南哪曾知道,陈立夫为促成他与孔二小姐的婚事费了苦心,一年多前,陈就利用自己在中统的地位一面为胡宗南大造舆论,安排心腹到处游说,说胡宗南如何有军事才干,带兵有方,是少有的将星,又如何洁身自好,为官清廉。二是向孔祥熙进言,先是让孔祥熙求之不得,再是让二小姐在孔府这位寂寞难耐、渴望夫婿的老姑娘听得心花怒放,迫不及待地向陈立夫求情,要他充当红娘。陈立夫又采取两头说好的办法,使男女双方都有迫切要求,并大有非她(他)不娶(嫁)之意。从此,双方做着甜蜜相思梦,恨不得立即合成一人。



然而,胡宗南毕竟是个谋略军人。细细一想:老师对我的婚事如此撮合,是不是其中有诈?我何不暗访军统特务头子戴笠,听听他的意见呢。



戴笠的话使胡宗南作难原来胡宗南与戴笠也是老乡,交情极深,他主意已定,不动声色,瞒着陈立夫,一天夜里悄悄来到戴笠家中。戴笠见胡宗南上门自然也高兴不已,二人一见面就拉起家常,叙说旧情。当年戴笠流落杭州街头为丐时,与从教去杭州游湖归来的胡宗南相遇,二人一见如故,说话投机,胡并给他一些生活费,遂成知己挚友,后来两人同为蒋介石的重将,更是肝胆相照,无话不谈。当胡宗南将来意挑明之后,戴笠满口答应说:“待我考察之后再告诉你。”胡宗南一退身,戴笠立即电告蒋介石。蒋介石心中一惊。心想若让胡、孔、陈三家结为一体,岂不等于丢了半个统帅,立马向戴笠授意,要他干预这个婚事,并要巧妙,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中统与军统不和,明争暗斗,相互制约,这是蒋介石的手法。破除胡孔联姻是政治斗争需要。因而当胡宗南第二次来戴笠家时,戴笠连连摇头道:“这个孔二小姐,我看是前世投错了胎,她明明是个男胚,却成了女人,你看她那副浓眉大眼、鹰鼻阔嘴的模样,加上她又爱女扮男装,雌雄难辨,哪有半点女人味,你若娶了她,够八辈子倒霉。”戴笠还要往下说,被胡宗南制止:“够了,够了,我不爱听了。”



胡宗南像冬天吃冰块,冷了半截腰,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中统把孔二小姐捧成一朵花,而军统把她说成一把渣呢?我到底听谁的好?他略思片刻,当着戴笠的面说:“感谢你一番盛情,我会认真对付的。”他咬咬嘴唇,心想只有拖为上策,借故军务繁忙,拖她一段时间,待我亲自考察清楚之后,再说不迟。告别了戴笠,又回到西安去了。



陈立夫知道胡宗南看不中孔二小姐,为了尽快促成这桩特殊婚姻,依然紧锣密鼓地进行斡旋,继续向孔二小姐鼓气,鼓励她去凤求凰。孔二小姐虽然见过世面,但毕竟是个姑娘,如何面对胡宗南这样的未来郎君,感到有些惶惶不安,于是想到请教戴笠这位情场老手,要他出个点子。戴笠装作不知,先是恭喜将喜得如意郎君,继而眉头一皱,对她神秘兮兮地说:据鄙人蠢见,与名将婚恋,首先要打掉对方的傲气,否则一辈子受欺。并教她一些绝招。孔二小姐回到家中,收拾打扮之后,怀着美好憧憬走出闺门,带上保镖、侍女,乘坐小车,直奔西安,在西安公馆住了下来。当孔二小姐到达西安时,陈立夫的第二次密电又不期而至:“宗南,令俊已去你处,你要把握良机,婚姻大事,要从党国利益考虑,更要从个人前途去着想,否则追悔莫及。”胡面临孔二小姐上门求亲和恩师的告诫,一时拿不定主意。思前想后,百闻不如一见,决定暗访未来的妻子。他装成一位少尉排长,让侍卫组长唐西园领路,以执行公务为名,前往孔二小姐下榻之处。胡宗南与孔二小姐相看两厌这天,老天有意不作美,本是个晴朗的好天气,陡然变幻一时,乌云翻滚,雾气四合,闷得难受。孔二小姐也许在房中憋得发慌,走下楼来,只见她身穿一套紧身的西服裤子,上身则是燕尾式大开衩西装,上下极不协调,像个狂热病人,第一印象就让胡宗南恶心。恰在这时,女仆牵出一只小狗,孔二小姐顺手将小狗抱过来,与其一阵狂吻。吻罢将小狗交给女仆,谁知女仆伸手未能接住,爱犬被摔在地上跌得“汪汪”直叫。孔二小姐不问青红皂白,对女仆就是两巴掌,打过之后,还不放过,双手叉腰,破口大骂,唾沫四飞,活脱脱的像个母夜叉。胡宗南看在眼中,比戴笠讲的有过之而无不及。一回到府中,连说:“晦气晦气。”



第二天,胡宗南以军务之事为幌子,又到上海,私下与戴笠商量对策,并说出自己的苦衷。戴笠故意在胡宗南面前撒谎说:“这件事,幸好蒋先生和宋夫人都不知道,依我之见,你干脆与孔二小姐见面,想个妙法,让她主动退婚,更为有利。”



“你有什么高招呢?”胡宗南急问。



“她孔二小姐是个怕吃苦的人,你何不带她去一个地方游玩,在游玩中故意对她冷冷无情,累她一阵子,她就会死下这颗心的。”戴笠满有把握地说。胡宗南觉得此计甚妙,他强忍心火,主动用电话约孔二小姐游玩。孔二小姐大喜过望,但一见胡宗南并非陈立夫讲的那副模样,心中便有些不悦。到了游览地之后,胡宗南按照计谋,要司机把车开走了,二人只好步行观光,两个小时下来,累得孔二小姐满头大汗,脚上也打起了水泡,连喘粗气。胡宗南却口若悬河,说风景如何如何,从不说半句讨女人喜欢的蜜语。孔二小姐一回到家中,就愤怒地说:“就是胡宗南当了皇帝,我孔某人对他也毫无兴趣。”就这样一场啼笑皆非的政治联姻不欢而散了。



事后戴笠对人冷笑道:“他陈立夫与我斗,还嫩了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