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远征异域 铁血丹心

——访黄埔抗战老兵罗远耀

顾少俊

黄埔抗战老兵罗远耀住安徽泾县乡下的一个小山村里。村里碎石铺路,村南是一片绿色的庄稼地,北依高山。这里宁静雅洁得很。

[原创]远征异域 铁血丹心   ——访黄埔抗战老兵罗远耀

2018年秋季的一天,到泾县走访罗远耀老爷爷。在村口的一家商店里,罗老正和人聊天,听说有人要来采访,很高兴,对来人招招手说:“我家在村后,你先去,我随后就到。”还没有到他家,罗老就从后面骑自行车赶上来了。老人动作轻快利索。罗老1922年出生,97岁了,看上去竟像70多岁的人。抗战中,留在他印象中最深的是随戴安澜将军远征异域的那一段经历。

[原创]远征异域 铁血丹心   ——访黄埔抗战老兵罗远耀

罗远耀是黄埔军校15期生,毕业后分到第1战区卫立煌部队任排长。一次战斗中,罗远耀率部和日军拼刺刀受伤,在医院养伤时,他认识了卫立煌的儿子。卫立煌的儿子把罗远耀介绍给卫立煌。卫立煌是安徽人,听说罗远耀也是安徽人,很高兴。罗远耀告诉卫立煌,自己是和日军拼刺刀负伤的。卫立煌对罗远耀说:“你别回原部队了,我介绍你去戴安澜的200师,到那里你能学到更多的东西。”罗远耀伤愈后,经卫立煌介绍到戴安澜的200师598团1营1连任连长。

戴安澜是安徽无为县人,黄埔3期生,参加过北伐、长城抗战、徐州会战、武汉保卫战等重大战役。戴安澜带兵有方,每次战斗后都认真总结,找出战斗中的不足,提出改进和注意的地方,在平时训练中逐一落实。正因为如此,200师的战斗力很强。

罗远耀初到200师,就感到这支部队和其他部队不一样。200师久经戎阵,不但拥有大批神枪手,官兵们的拼刺也是一流的。部队休整期间,戴安澜每天督促部队训练,让部队始终处于临战状态。为了提高一线军官们的作战指挥能力,戴安澜亲自训练他们。有一位黄埔生,在炮营任连长。戴安澜问了他几个专业问题,他答错了,戴安澜把他降为排长。在戴安澜的部队想升迁,凭的是本事,靠的是战功。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加紧对中国的包围,进兵越南,兵锋直指缅甸。日军一旦占领缅甸,将切断国际对华援助的唯一通道——滇缅公路。1941年12月,中美英商定,中国出兵缅甸,和英军一起打击敢于入侵缅甸的日军。

1942年3月8日,戴安澜将军率200师刚到同古,驻守同古的英军就忙着撤退,戴安澜派人拦住,对一个英国将军说:“你们必须交代好同古城周围的防御工事,介绍目前敌军的详细情况后,你们才能离开。”那英国将军对同古周围的防御工事一点也不了解,更别说敌情了。他转动着蓝眼珠,绅士派头十足地戴安澜说:“戴将军,你问的这些我都不知道。不过,没有问题的。如果你不具备守同古的条件,可以不守嘛,我给你们蒋委员长打电话解释。”

戴安澜恨不得开枪把他嘣了,但他忍住了,看着那英国将军的脸一字一顿地说:“我们中国军人有严格的纪律。蒋委员长命我在同古布防,我部将与同古共存亡,决不后退半步。”说完一挥手,“你请便!”那英国将军的汽车刚开走,手下的部队也一溜烟跑了。

此时,日军已经占领仰光,敌情不明,怎么办?戴安澜正在犯愁时,侦察小分队送来一份情报,一队日军要从皮龙河大桥经过。戴安澜立即通知1营长刘绍武和罗远耀到师指挥部,命令他们:从日军官身上把作战背包抢过来。

师部距皮龙河大桥100多里,部队急行军赶到皮龙河大桥,在桥下埋好炸药不久,日军部队就过来了。

罗远耀带连队埋伏在距桥头100米左右的一处小山坡上。

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日军指挥官,身上背着一个皮包,带着100多个日军,大摇大摆地从桥那头过来了。那日军官刚下桥,身后突然响起天崩地裂的爆炸声。几乎同时,罗远耀手中的步枪准确击中那日军官的面部,手下的士兵轻重火器齐发,很快消灭了这伙日军。

罗远耀从打死的日军官身上取下背包,打开一看,里面有一份军用地图,还有用日文写的一份份文件。罗远耀赶紧骑马,一阵旋风向师部奔去。戴安澜正在师部等着前线的消息。罗远耀一路狂奔,汗流浃背,顾不上擦去脸上的汗水,赶紧把皮包交给戴师长。戴安澜懂日文,他打开一看,这文件太重要了,上面写着日军的作战计划。戴安澜对罗远耀说:“我要给你记功!”随即喊来警卫员,“带罗连长下去吃饭。”

戴安澜查看缴获的文件得知日军在缅甸的兵力是55、33两个师团,并了解到日军的作战计划和兵力布置。戴安澜立即把文件送到军部。军部根据敌情迅速制定作战方案,作战任务很快下达到各部队。

罗远耀所在的1营在黄景升副团长的指挥下,在同古城南16公里的鄂克春布防。

黄景升,江西人,16岁考入黄埔军校,19岁军校毕业后一直在部队服役,对日作战经验丰富。黄景升的3个连轮流上阵。日军开炮时,部队退到坑道里,黄景升一个人留在阵地上观察敌情。日军炮击停止,部队进入阵地。黄景升打仗非常勇敢,亲自带着士兵们冲锋陷阵,与日军白刃血战。日军猛攻鄂克春阵地两天未克。

第三天,日军增加火炮,调来20辆坦克,增兵两个联队再攻鄂克春。阵地上没有反坦克武器,士兵们用集束手榴弹炸坦克。

罗远耀的士兵连续几次手提集束手榴弹跃出战壕,都被日军击倒。黄景升上前对罗远耀说:“你掩护,我上!”黄景升一手将集束手榴弹抱到怀里,另一只手在战壕上一按,身子出了战壕,几个翻滚,到了坦克前,一拉弹弦,将集束手榴弹塞到坦克下面,随即翻滚到另一边。“轰!”的一声巨响,日军坦克炸停了。“好!”黄景升脱口而出,刚一抬头,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胸口。黄景升身子晃了晃倒了下去。坦克虽然炸停了,但坦克后面的日军仍然往前冲。

罗远耀亲眼目睹这一幕,再也忍不住了,拿起身边一个牺牲士兵的步枪装上剌刀,大喊一声:“为黄副团长报仇!”

罗远耀像疯了一样,瞬间冲到大队日军面前。两个日本兵一左一右把罗远耀夹在中间。罗远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刀穿透左边日军的胸膛。罗远耀正在拔刀时,右边的日军向他腰部刺来。罗远耀如猛虎般大吼一声,一脚踹开日军尸体,手腕一翻,用枪来格那刺来的刺刀,只听见“当”的一声,那日军身子一晃,一个踉跄,门户大门。罗远耀疾步上前,把他捅了个透心凉。

这时,1营的官兵已全部和日军交上手。戴安澜平时练兵极严,200师的官兵单兵作战能力很强,拼杀时出手又快又狠。十几分钟后,冲上来的100多名日军全部倒在阵地前。不到一刻钟的功夫,日军又一轮进攻开始了。整整一天,日军一直攻击不止。

夕阳西下,阵地上才静下来。士兵们坐在阵地上睡着了。罗远耀一看,工事全被日军炮火炸塌了,必须抢修工事,副连长说:“打了一天了,歇一下吧!鬼子没有夜间作战的习惯。”罗远耀想了想也是,坐下来喝了一口水,倚着战壕睡过去了。

是夜,日军组织突击队悄悄摸上阵地,罗远耀和他的战友们猝不及防,被日军赶下阵地。这时团长郑庭笈率2营赶到,双方一起将日军赶出阵地,郑团长说:“我奉戴师长的命令接替你们阵地。这里交给我了,你带队伍回同古城休整。”

1营在同古休息一天后,调到同古城北面,和工兵营一起破坏铁路。

日军攻不下鄂克春阵地,派出一支600多人的兵力,从同古北面进攻。这伙日军借助原始森林的掩护,悄悄抵近北门外。

3月24日大早,日军突然向工兵营和1营开火。工兵营的官兵没有实战经验,1营来不及组织抵抗,匆忙间退到同古机场。守卫机场的是200师598团3营。罗远耀所在的1营和3营死守机场。日军出动20余架飞机轮番轰炸同古机场,配合步兵进攻。战斗从早上打到下午5时,日军攻下同古机场。

同古机场失守后,戴安澜决定将外围部队全部撤下来死守同古。

日军包围同古城,每小时向城里发射上千发炮弹,同古城里所有的建筑物全部倒塌。罗远耀说:“英军虽然不善战,但工事修筑得不错,碉堡顶部即使被炮弹直接命中,也不会坍塌。”

日军猛攻同古两天都被打退。第三天,日军投入重兵,同时向200师阵地发起强攻。这次进攻的日军头上都系一条白布条,摆出拼命的架势,各阵地都出现白刃战。200师官兵顽强阻击,一批批日军倒在同古城下,日军始终不能前进半步。

隔日,日军除了炮击和轰炸外,步兵没有发起进攻。晚上,罗远耀突然接到营长命令:“日军偷袭师部,你火速带队过去增援!”

原来,日军一支部队从同古城南偷渡色当河,进攻戴安澜师部,师部警卫连和附近598团3营在抵抗中伤亡惨重。戴安澜抄起一挺轻机抢亲自上阵投入战斗。

罗远耀赶到时,戴安澜所部已被日军围困在师部的几间房子里,日军不断往里面扔手榴弹。罗远耀带着士兵们边开枪边冲锋,一阵白刃战后,包围师部的日军全部被消灭。

这次战斗,警卫连伤亡过半。戴安澜对罗远耀说:“你的部队就留在师部!”以后,罗远耀就一直在戴安澜身边。

日军久攻同古不下,出动大量飞机轰炸,并向城里投毒气弹。然200师在完成阻击任务后已悄悄撤出同古。日军轰炸了几个小时,发现城里没有动静,冲进去一看,发现是一座空城。同古之战,200师伤亡2000多人,消灭日军5000多人。

日军在同古遭到中国军队重创后,不再向中国军队强攻了,转攻英军和缅1师。英军在遭到日军进攻后,稍稍抵抗就放弃缅拉、济贡、榜地、德贡,并炸毁仁安羌油田。英军的退却导致战局急转直下,数万中国远征军处于分散混乱状态。

5月中旬,200师从缅北山区辗转回国。在经过郎科火车站时,戴安澜听说车站里有几百日军,决定歼灭之。部队把郎科车站包围起来,打了3天没拿下。戴安澜火了,亲自到一线。罗远耀清楚地记得,戴安耀师长就在离他不到10米的地方,身子探出掩体往前看,这时一阵枪响,戴安澜身子一晃,倒了下去。

罗远耀急步上前,抱住戴安澜。戴安澜胸部、腹部各中一弹,伤势严重。这时,参谋长等几个军官也过来了。参谋长一边叫人给戴安澜包扎,一边对手下的军官说:“师长负伤了,不要再打了,撤吧!”

部队撤到山上休息了一天。重伤中的戴安澜提出过曼腊公路,渡瑞丽江向北回国。第二天,598团担任前卫,戴安澜的担架随着599团居中,罗远耀的连队在戴安澜身边保护。

过曼腊公路时没有遇到日军,担架上的戴安澜脸上露出了笑容。

过了公路,部队进入原始森林。此时,缅甸已进入雨季,小雨、中雨、大雨循环往复,下个不停。官兵们在雨中行军,到了夜里,不能躺下,地上有蚂蟥和毒虫,只能在大树下蹲着等待天明。粮食没有了,杀战马充饥。战马杀光了,用草树、树叶、芭蕉根填肚子。有的士兵误吃了有毒的草根,上吐下泻,很快倒了下去。原始森林里的水有病毒,伤员感染后,伤处溃烂流脓致死,部队大量减员。

几天后,部队走出原始森林到达缅北的茅邦村。戴安澜身上的伤由于没有条件及时医治,5月26日傍晚7时在茅邦村去世。部队过了瑞丽江后,戴安澜遗体流脓水发臭,参谋长等人决定就地火化.罗远耀带士兵找来干木柴,给戴安澜遗体换上干净的军装.火化后,拣出遗骨,用布包好,装在木箱里,带回国内。

出国前,200师官兵1万多人,回国后只剩4000多人。罗远耀的连原来140多人,只有60多人回来。

罗远耀解甲归田后,一直生活在这青山绿水的小山村里,90多岁了还在地里劳作,用他自己的话说:“不下地动动,夜里睡不香。”他就这样默默地生活,和当地农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周围老百姓一直以为他是一个大字不识的老汉。

[原创]远征异域 铁血丹心   ——访黄埔抗战老兵罗远耀

前几年,宣城一个叫柯跃武的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无意中听说泾县有一个远征军老兵。柯跃武几经辗转,找到这个小山村,见到罗远耀。

柯跃武是个大知识分子,看过很多抗战方面的史料,对抗战史有研究。罗远耀是一个农民,家中除了下地干活的农具外,没有一本藏书。双方一交谈,柯跃武吃了一惊,罗远耀能准确说出当年200师在缅甸经历的一次次战斗,一个个地名和人名。俩人谈了一个多小时,柯跃武回去后写了一个关于罗远耀的帖子发到网上。以后,罗老的故事被多家媒体报道过。

采访结束,罗老送我出门。峰回路转之际,我再次回首向老人挥手,映入我的眼帘的是罗老泰然的神情。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