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大学纪事(4)(想起当年.)

未完待续......

到单位后,趁那次到西安开会参观了法门寺——班长要出家的地方。出家这件事估计班长酝酿了很久,我们一直没发现什么动静,直到临毕业前2个月班长才宣布这个伟大的决定,一下子我们都傻了,个个惊得目瞪口呆,其实之前种种迹象都表明班长有这种倾向,戒荤吃素,朝拜佛教圣地,时常闭目盘腿打坐口中念念有词,哎!都怪我们平时缺乏对班长的关心,泡妞的泡妞,打游戏的打游戏,转轮子的转轮子,打太极的打太极,那注意这些迹象哦!现在好了,要出家了,有的人一听要出家,竟说好呵好啊,有的说那是什么玩意,只有老大最冷静,把我拉到一边分析了一下,坚持认为班长受了刺激,而且来自雌性动物,可班长从来不泡妞,永远在我们面前保持着男儿志在四方的光辉形象,我不相信。乘着班长云游四方,我俩仔细检查了班长所有物品,包括内裤,没有发现任何迹象支持老大的观点,倒是发现了班长到法门寺出家的证件(这年头出价还要证件的,还要求学历,靠!)这下我们傻了,商量来商量去一致认为应该向系里报告,系里一听也拿不定主意,干脆向班长家里汇报,结果班长大哥来了,天天陪着他,形影不离,还睡一张床(2个大男人天天搞在一起,大家不要误会,这是他大哥对他的关怀),就这样睡了一个多月,把他押到大连去了。

法门寺果然非同凡响,班长就是班长,选的寺庙都这么牛。法门寺位于陕西省扶风县北10公里的法门镇,东距西安120公里,西支宝鸡96公里。1987年4月,法门寺地宫被发掘,出土了佛指舍利及一大批唐朝稀世珍宝,其中有121件璀璨夺目的金银器,17件玲珑玉润的琉璃器,16件已失传的“秘色瓷”器,还有700多件锦、绫、罗、纱、绢、绮等各类纺织品。这批文物种类之繁、数量之多、质量之优、制作之精、等级之高、保存之完好,在国内外都是罕见的。这一考古发现立刻在国内外引起巨大轰动,专家们指出:法门寺的的佛指舍利和文物出土是陕西继秦兵马俑坑之后的又一重大发现。

据专家考证,法门寺始建于北魏时期约公元499年前后,现寺内尚存的北魏千佛残碑就是立塔建寺后不久树立的。当时称“阿育王寺”(或“无尤王寺”)。隋朝时,改天下佛寺为道场,阿育王寺改为“成宝寺”。唐朝是法门寺的全盛时期,它以皇家寺院的显赫地位,以七次开塔迎请佛骨的盛大活动,对唐朝佛教、政治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武德二年(619年),秦王李世民在这里度僧80名入住法门寺,宝昌寺僧人惠业为法门寺第一任住持。唐朝贞观年间,把阿育王塔改建为四级木塔。唐代宗大历三年(786年)改称“护国真身宝塔”。自贞观年间起,唐朝政府花费大量人力财力对法门寺进行扩建、重修工作,寺内殿堂楼阁越来越多,宝塔越来越宏丽,区域也越来越广,最后形成了有24个院落的宏大寺院。寺内僧尼由周魏时的五百多人发展到五千多人,是“三辅”之地规模最大的寺院。

贞观五年(631年),唐太宗第一次开示佛骨。佛指舍利的重现,掀起了一股崇佛热潮。显庆四年(650年),宫廷主持佛事活动的僧人智悰、弘静向高宗建议再示法门寺佛骨,高宗敕准前往开示,并赐钱五千、绢五十匹以充供养,后又赐绢三千匹作为造佛像、修宝塔的资金。佛指舍利再现人间时,道宣律师目睹手摸,他这样记述:“如小指初骨,长寸二分,内孔正方,外楞亦尔。下平上圆,内外光净。余内小指于孔中,恰受。”这就是1987年4月在法门寺塔基地宫发掘的四枚舍利中的一枚。当年高宗将这枚舍利迎请到皇宫里供奉,武则天舍物布绢一千匹,“为舍利造金棺银椁,数有九重,雕缕穷厅”。直到龙朔二年(662年)才送回法门寺塔中,这次迎佛骨是时间最长、规模最大、奉献最多的一次。873年,唐懿宗第七次迎佛骨。迎接仪式极为隆重,执幡仪仗约万,瞻礼仕女僧尼如潮如流歌舞管弦和梵诵之声沸天盈地。懿宗亲自出迎,向佛骨顶礼膜拜,将佛骨“迎入内道场,即设金花帐、温清床,龙麟之席,凤毛之褥,兢兢业业玉髓之香,荐琼膏之乳”,以作供养,“宰相以下竞施金帛,不可胜数”。当年,懿宗出世,次年爆发了黄巢起义。873年底,僖宗昭令将佛骨送还法门寺。次年正月初关闭了塔下地宫石门。比此,佛指舍利再没有闻世,所藏供奉器物也成了千古之谜。

五代至宋时期,法门寺佛事萧条,修葺很少。明朝隆庆三年(1569年),关中大地震,法门寺四级木塔崩塌。万历七年(1579年),由士绅杨禹臣倡导在民间集资,历三十年修成了十三级宝塔。塔为八棱形,高47米,整个塔体为仿木构式砖塔。第一级上方八面分嵌“干、坎、艮、震、巽、离、坤、兑”八字,以示八方,东、南、西、北的塔门上分别刻有“浮图耀日”、“真身宝塔”、“舍利飞霞”、“美阳重镇”。第二层到最高一层,除塔顶为覆钵开铜制塔刹外,每层八面各有一门洞,每洞置一铜佛像,共88尊。塔上门洞内还藏有经书、铜器。整个宝塔高峻 挺拔,以拔地出世之雄姿矗立在茫茫周原上。

清朝几次对法门寺进行修整,次第建起大雄殿、大佛殿、西佛殿、铜佛殿、浴佛殿等。到民国中期,法门寺的布局为“中轴线上有山门、铜佛殿、真身宝塔、正殿等主要建筑,两侧有鼓楼、钟楼、睡佛殿和禅佛殿。1939年,华北慈善会会长朱子桥先生集资对宝塔进行了加固,并请大乘和尚住寺。1949年后,法门寺先后由良卿、常惠、惠民、澄观等法师主持寺务。1956年,陕西省人民政府将法门寺真身宝塔列为省级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66年,“文革”的热浪也席卷到法门寺。百余名红卫兵入寺打砸佛像及法器,试图拆毁殿宇。寺僧良卿法师不忍看古寺毁于一旦,毅然架柴自焚以示抗议。红卫兵被良卿的行动所震撼,一无所获地撤了出来,稀世奇珍法门寺地宫才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1979年以来,政府拔款重修了大佛殿、铜佛殿、西方三圣殿和钟鼓楼,使千年古刹焕然一新。

1987年4月,封闭一千多年的神秘地宫之门被打开,里边金碧辉煌,千年古物熠熠放光。经测量,地宫长21.21米,面积31.84平方米,是国内迄今发现的佛塔地宫中最大的一个。地宫基石皆雕成仰莲瓣形,取塔建于莲座之上。地宫共有四道门,门上雕有天王护法像、莲花等,色彩鲜艳。门楣上绘有姿态各异的瑞鸟朱雀。前室发现了《大唐咸通启送歧阳真身志文碑》和《监送真身使随负供养道具及恩赐金银器衣物帐碑》,这两通碑不仅是研究法门寺历史,而且是研究唐朝佛教的重要资料。从地宫发掘了四枚佛指骨舍利,一枚置于嘉陵频伽纹壶门座银棺中,一枚置于双凤宝盖纹银棺中,还有一枚置于唐懿宗供奉的八重宝函中。这是套装的八重宝函,从里向外第一重是宝珠顶单檐四门纯金塔,塔庭银柱上套置佛骨舍利。发掘的真身舍利“秘藏”于一普通的铁函里。打开铁函,里边是盝顶银函,上有45尊造像和“奉为皇帝敬造释迦牟尼佛真身宝函“的錾刻,再里层是银包角檀香木函,木函内放置着一具嵌宝水晶椁,真身佛指就安放在椁内的壶门座玉棺中。地宫出土的佛指舍利,是世界上目前经过考古科学发掘,有文献和碑文证实的释迦牟尼真身舍利,是当今佛教界的最高圣物。

法器中最珍贵的是三枝锡杖。单轮十二环迎真身金银花锡杖、双轮六环铜锡杖和双轮十二环金银锡杖。其中双轮十二环金银花锡杖长1.96米,重2.39公斤,用金2两,银58两,比藏于日本正仓院号称“锡杖之王”的白铜头锡杖还要大。锡杖尊体由复莲八瓣组成,锡杖下端有三栏团花纹饰,栏之间以珠纹为界,极为精细。杖身中空,通体衬以缠枝蔓草,上面錾刻圆觉十二僧,手持法铃立于莲花台之上,个个憨憨可掬,神情动人。锡杖下端缀饰蔓草、云气和团花。杖首用银丝盘曲成双桃形两轮,轮顶有仰莲流云束腰座,上托智慧珠一枚。工艺制作精致,可谓法器中的至宝。

(注:法门寺一段为转载)

未完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