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后伊斯兰国”时代:叙利亚面临的大国博弈

“后伊斯兰国”时代:
叙利亚面临的大国博弈
作者:方敏
(相关内容首发于蒋校长公众号)
题记:或许叙利亚和平进程面临的是更加残酷的“代理人”战争。
2018年1214日凌晨,由美国等多国支持的“叙利亚民主军”拔除“伊斯兰国”的最后据点哈金镇,“叙利亚民主军”(主体为库尔德人)只要完成最后的追击,就可以宣布叙利亚进入“后伊斯兰国”时代,而美国也算为自己故意纵容“伊斯兰国”而养虎为患的“事故”做了一个了结。
面对被边缘化的态势,在叙利亚和平进程的最后时刻,美国通过武装库尔德人势力总算借助“叙利亚民主军”掺进了一只脚,达成了两个目的。
其一,化解了美国势力在叙利亚没有可靠地面部队这个抓手的尴尬。
其二,为西方势力继续滞留叙利亚(库控区)保留了借口和理由。
美国选择在叙利亚培植库尔德武装为“代理人”,是为了支撑美国在叙利亚的未来战略利益。
那么,叙利亚除了政府军之外,这个“叙利亚民主军”到底是个什么鬼?
其实“叙利亚民主军”(SDF)的主力构成就是现在事实占领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东岸的库尔德“人民保护联盟”(YPG)和叙利亚“民主联盟党”(PYD)组成的联军。
在方老妖看来,叙利亚已经成为美、俄势力的博弈场,虽然当下有了迎接和平的一线曙光,但是美俄两方“代理”势力的面对面博弈才刚开始而已。两个世界性大国的影响落在小小叙利亚,力量会不会太大了,一不小心叙利亚就成灰灰了。
叙利亚内战的获利者——乘势而起的库尔德人

叙利亚库尔德人以100万小族,顶过了“伊斯兰国”(ISIS)寒冬之后迎来转机,国家内战之中他们获得迅速扩张的机会,一举拿下叙利亚幼发拉底河以东广大地区,成就了自己最大反对派的地位,并因此获得世界老大美国的训练与武装。

很明显,叙利亚的国土上虽然已经拔除了“伊斯兰国”的最后盘踞地,标志叙利亚国家正式进入“后伊斯兰国”时代。但是,我们从下图能够看到叙利亚的国土还是分为两个主要的部分,即多数为叙利亚政府军(巴萨尔政权)控制,还有少部分为叙利亚民主军(库尔德势力)控制。
[原创]“后伊斯兰国”时代:叙利亚面临的大国博弈

其实,这两个地盘的对比就是大国博弈的表征。
美国等西方国家支持的库尔德人势力占领了叙利亚东北部1/3的国土,而俄罗斯支持的叙利亚政府军完成了对其他大部分国土的收复任务。
叙利亚政府军与库尔德武装基本以幼发拉底河为分界线划分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美、俄两国在叙利亚的博弈,将是两大国各自“代理人”力量在叙利亚国土上的碰撞。
叙利亚内战死与生的翻转者——巴萨尔·阿萨德政府
世人都知道,以反独裁为由,美国曾力图推翻叙利亚巴萨尔·阿萨德政权。
然而,就在2011年开始,美国装“眼瞎”之后,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差一丢丢就将叙利亚巴萨尔·阿萨德政权打落尘埃的时刻,2015930日俄罗斯联合伊朗开始力挽狂澜,俄罗斯军队和已经在叙利亚两年之久,伊朗的5万共和国卫队(伊朗20136月已事实介入战争,保护阿萨德政权),支撑起了叙利亚政府军的脊梁,叙利亚政府军转入对“伊斯兰国”的反攻。
那么,俄罗斯为何最终会做出力保叙利亚巴萨尔·阿萨德政权选项?
原因有三点:
其一,保叙利亚,就是保俄罗斯在中东、地中海地区的唯一战略支点,在目前北欧、东欧方向被“北约”实际压制而黑海地区并不稳定的态势下,叙利亚的塔尔图斯港,就成为俄罗斯势力跳过围堵,前出地中海和中东的重要支点。
其二,俄罗斯必须保持对叙利亚的影响力,失去这个战略支点,不光俄罗斯将被“北约”在欧洲方向彻底封锁从而进一步受制。而且这唯一的域外支点还是一个标志:拥有这个域外支点,俄罗斯还是一个世界性大国;失去这个域外支点,俄罗斯就退回为一个“普通”大国。
其三,俄罗斯可以借助叙利亚这个支点,撬动世界能源市场,来影响能源市场的价格。2014年乌克兰危机之后,引发了西方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经济封锁,俄罗斯的国内经济形势困难。而增强俄罗斯对世界能源价格的影响力,对俄罗斯国家的经济有不言而喻的好处。更何况叙利亚的地缘还很有可能让俄罗斯有机会把住策划中的“伊斯兰管道”的控制阀门。
叙利亚内战提前隐入幕后的棋手——美国
基于以上分析,方老妖的判断是:叙利亚不可能就此获得平静!
其一,平静的中东不符合美国利益。
其二,伊斯兰管道方便欧洲获取能源,而欧洲获取能源的成本降低不符合美国利益,原因是欧盟本质上也是美国的地位挑战者,而且是最危险的那种,实力和经验都是。
2018年1219日,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宣布从叙利亚全面撤军。其后白宫发言人桑德斯也证实,美国已经开始从叙利亚撤军。
这里面有个问题,美国的所谓“全面撤军”其实也就撤走总共2300名美国军人。那么随后美国就有理由施压,要求俄罗斯“全面撤军”,撤走超过6000名俄军战斗人员。继而要求伊朗“全面撤军”,撤走超过7万名伊朗共和国卫队战斗人员。
美国这是在“以小博大”,撤走2300驻扎在叙利亚势力边缘地带几乎没有太大作为的美军人员,美国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站上“道义”制高点,要求所有外国军队从叙利亚撤军。而一旦达成这个目的,受益最大的是美国的铁杆盟友以色列,他们从此在很大程度上豁免了来自伊朗的军事威胁。
同时美国也居心叵测,当下节点若再以“道义”逼迫支持叙利亚政府的外国势力撤军,实际上是在削弱叙利亚社会的稳定力量。相当于既为关在伊德利卜这个“笼子”里的反对派力量“开锁”,也为美国代理人“叙利亚民主军”反抗国家统一、寻求独立扫清障碍。
美国适时借撤军隐入幕后的考量,可能是方便叙利亚国内各派武装势力重新打起来。
叙利亚内战再打起来,“伊斯兰管道”也就继续泡汤。
美国因为撤军预先撇清,还可以向世界宣称:这与美国无关!
叙利亚内战牵涉大利益——“伊斯兰管道”
[原创]“后伊斯兰国”时代:叙利亚面临的大国博弈

“伊斯兰管道”是起自波斯湾沿岸经过叙利亚到达地中海的石油输送管道,有了这两条管道,欧洲购买石油就在地中海叙利亚港口装船(波斯湾销往欧洲的石油就不用走波斯湾装船、出赫尔木兹海峡、进入出阿拉伯海,然后过亚丁湾入红海,过苏伊士运河到地中海这条漫长老路)。
重点是两条管道都要经过叙利亚。
意味着把住叙利亚,可能就把住了世界级产地的能源出口脉搏。
因此,不太可能选择放弃大利益的俄罗斯、土耳其、伊朗,相信会承受美国为首西方社会更大的压力,也可能付出更多的“道义”成本。
而从叙利亚撤军,事实上并不妨碍美国继续训练、武装库尔德势力。
虽然叙利亚当下局势是俄罗斯支持的政府军占优,但是美国扶持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也是有实力的大集团了。
最终,两方势力是通过和平进程共同恢复国家,还是在各自宗主国的支持下走向分裂?
叙利亚库尔德人的榜样——完成“独立公投”的伊拉克库尔德人
在方老妖看来,或者叙利亚库尔德人坚持独立,有比较大的可能性。
原因是美国虽然号称放弃推翻巴萨尔·阿萨德政权的“初衷”,但讲话的官员处于事务层级,而且还附加了苛刻的前提条件,意味着美国对叙政策调整,实质上目前还没有根本转变。
而伊拉克库尔德控制区“独立公投”已经完成了,并且获得很高的支持率。客观来说,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美国的所有表态都是反对或持谨慎态度的,一反美国传统对“民主决策”的态度,2017822日美国防长马蒂斯也向伊拉克政府表示美国支持伊拉克统一,反对任何试图分裂伊拉克或破坏伊拉克稳定的行为。但是,一个月后的925日,事实上伊拉克库区“独立公投”还是如期进行了,伊拉克库区事实独立已经达成,成为库尔德族群仰望的明灯。
[原创]“后伊斯兰国”时代:叙利亚面临的大国博弈

以上是伊拉克库尔德人控制区独立公投态势图
库尔德人的理想是建国“库尔德斯坦共和国”。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但是叙利亚库尔德人一旦也选择独立,就是分裂国家。
那时,叙利亚和平的小船或许说翻就翻了。
而后,战火延绵!美、俄各自的“代理人”在这里一决雌雄。
说不定,这就是美国借撤军隐入幕后之前的谋划。
[原创]“后伊斯兰国”时代:叙利亚面临的大国博弈

(以上,作者只是基于有限信息对时事的观察,仅代表个人观点,特此声明!)
2018年1221日于重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