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之殇 塞外风


我在郭尔罗斯草原上听到了这样一个传奇故事,故事是由已经须发皆白的


额尔术老人讲述的。


五十多年前的草原上,老人有一样令他最引以为敖的东西,不是那匹能连跑一天一夜的乌骓马,也不是那跟让所有同行羡慕的套马杆。而是狗王--巴萨.狗王不仅能帮额尔术管理马匹,而且还数次将处于风雪迷途中的额尔术引回敖包.但巴萨头上最大的光环并不是这些,它曾经单独杀过27条狼.也只能是单独,巴萨向来不齿于群打,它喜欢这种王者的打法。


一次围猎中,一条狗冲进来帮助巴萨,没想到巴萨竟然退出了战斗,任由同伴被狼扑倒,最后在主人的呵责中才不情愿得救下了已奄奄一息的同伴,从此以后,人们似乎明白了什麽?任由它去单打独斗,由此,它赢得了狗王的称号。


如果说巴萨是草原上的孤独王者,那麽也该应是草原上最神秘的领袖.他曾不止一次的带领狼群袭击马群和羊群,然后和它的狼群全身而退,即使是再坚固的防守,也会被它不可思议的攻破.草原上得人门每每形容难办的事时,往往会说:这只有也该能办道。

同是草原上的王者, 终就会相遇。也该也有失算的时候,再一个大雪纷飞的奇冷的冬天,也该再次袭击了马群,不过这次因为掩护一队小狼,也该走向了一条通向海子的绝路。猎手门出于对王者的敬仰,没有用枪,但猎狗接二连三的被狼王撕裂,这个时候,该是巴出场了。


两只草原造就的精英在这样的场合相遇,空气间顿时充满了肃穆,两只嘴角沾满了血的猛兽各自弓起身子,后腿微微贴地,这样既可已抵挡对方的撞击,又可以随时向对方发起进攻.它们冰冷的眼神在寒风里相撞,没有一丝声响,只有冷冷的对峙.


妈儿身上的汗水已经冻成了冰,两只猛兽也如冰冻了一般,突然间,也该出人意料的退了一步,巴萨登时已经以惊人的速度冲了过去,也该也迅速的迈上前一步,腾空而起,在空中咬住了巴萨的咽喉.一场王者之战,仅一合便分出胜败.


"叭"爱犬心切的额尔术用枪声为这场决斗定下了结局。狼王的身躯从半空中跌落,巴萨也随之摔到地上,单已无生命危险,也该试图着站起来,但几经挣扎,终于倒在了地上,鲜血染红了白雪,不甘的双目依然炯炯有神,仿佛在向青天申述着不公平的结局。


随后,又发生了两件事,一是巴萨从此不吃不喝,不出一个月亦一命归西。二是当天狼群再次袭击了草场,措手不及得人们损失惨重,狼王也该的尸体也不翼而飞,从此,草原上又多了一段传奇。


王者,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了生命之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