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兄弟,他还能顶多久?

siyafeng 收藏 2 0
导读:伊朗兄弟,他还能顶多久?

伊朗兄弟,他还能顶多久?

伊核问题的现状,比较几年来最大的变化,应是美国终于放下“架子”表示愿与伊朗“有条件”谈判。这无疑应该说是美国迫于国内外各种压力,不得不在喊杀声震天的同时又“柔软”地伸出了橄揽枝。但这个世界似乎就只剩下伊朗朝鲜看透了美国人那点“独门”心思,或者说伊朗从朝核会谈这种中国“模式”中受到的“教育”太深刻,所以伊朗“公然强调”只有“无条件”才谈判。

朝核伊核问题美国人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从一开始便被人们反复“推敲”。无论支持或不支持美国的人们,虽然在美国最终目的上还有不同看法,但有一点认识却格外统一:美国的目的不是“核”、特别在美国印度“核合作”之后。朝核问题被中国当时新任的国家主席创造的“新模式”“坐”在那里己经有些年头了,美国迄今依然动弹不得,还那么老老实实“坐”在那里。年初笔者有一篇东西叫《中国撕开伊朗核封条》,特写伊朗撕开核封条前20小时外长突访中国的种种马迹蛛丝;之后又陆续写了几篇从不同角度对这个问题的看法。我的基本观点是,无论美国喊打喊杀多么“厉害”,但伊核问题必将遭遇中俄合力阻击而改变走向。中俄之于伊朗的战略利益,绝容不得美国“一厢情愿”,美国也还没到可以置中俄于不顾的那么“壮实”。从本质上说,真正解决问题的,最终是中美的秘密外交。之后,我一直没有发现应该改变这个观点的事实或理由。

伊朗总统这几个月来恐怕算得上世界上最潇洒的总统。面对山雨欲来的压力他却想去德国潇洒走一回“欣赏”世界杯。有国际评论说他是故作镇静假装从容,但我看内贾德倒是底气十足的真从容。除了大国利益的羁绊使美国难以随心所欲这一决定性因素外,不管是美国经济因国际油价的飙升日益沉重的喘息声,还是布什面临11月国会中期选举为保全共和党而“有所作为”,这些情况无疑对伊朗总统的潇洒自信都添加“利好”因素。

美国近期的经济数据相当美好,经济增长率居然达到了4.8%,对美国经济而言这可是相当辉煌了。但在这种大好形势下笔者“偶尔”看到一点也许并不反映本质的现实:美联储加息见顶的消息一出,美元快速贬值;美联储又马上发表声明说是市场误解了他们的意思。三岁毛孩也知道美元贬值对美国经济的有利价值,美联储没理由发出信息一个星期不到就马上声明更正。但毕竞现实就是这样,于是我们“多虑”一点也不无道理:种种的迹象说明美国的经济状况并不乐观。美国的反常,恰恰证明这个“世界经济火车头”的经济情况相当不妙。

三月,满世界风传美国要发行740亿美元国债,至今还见不到美国发出那次国债募集的消息,发行情况是理想不理想由你自己去猜。但有些经济“实况”却不用费力就看得到。世界媒体关于美国经济的“麻烦”报道虽不完全,但我们看见美国由于高油价已经闹得民怨沸腾。发电厂因为高油价亏损;航空公司因为高油价大额亏损;汽车厂因为高油价影响销售;……。不知道美国经济现在到底有多“麻烦”,但显然种种麻烦都由高油价引起。布什总统去年底就极力着手控制油价,几个月来的结果让我们看到他显然力不从心……,油价依然用不可置疑的潇洒,高扬着头向布什总统微笑致意。而我们总隐略听到伊朗说过的“油价高涨不只是损害别国经济,同样会让美国惨不忍睹”。

我不能肯定美国经济的“麻烦”到底与伊核问题有多大程度因果联系,但世界舆论日益倾向于美国的“民主霸权”在伊核问题上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美国的“大中东民主路线图”在拿下伊拉克之前一路凯歌所向披糜,但一块伊朗“骨头”却卡在布什总统的喉头咽难吐也难。中国曾远离这“大中东民主路线图”,因为这块“骨头”而被“拉进”大国搏奕“游戏”。胡锦涛在美国特别需要中国“义气哥们”一下的时候,6月1日“应约”与布什总统通了次电话。布什先生“非常诚恳”告诉胡主席,美国“决心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伊朗核问题。只要伊朗同意以可核查的方式中止铀浓缩活动”;胡锦涛主席的回答强调“中国主张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新华社电6月1日)。众所周知“国际核不扩散体系”尤其重要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虽由国际大家庭绝大多成员通过产生巳10年,但遭遇美国蛮横遏阻至今难以生效。当伊核问题放到“维护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的层面时,谁更应该被谴责?在不断要撕碎伊朗的各种恫吓持续许久之后,面对“决心通过外交手段解决伊朗核问题”的美国,我们可以期待是务实的觉悟?

或许又是一个“纯属巧合”。“胡布热线”过了一天之后的6月3日(法新社报道):“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委员会主席汉斯·布里克斯近日对通过军事介入方式试图使朝鲜和伊朗的政权更替,以解决这些国家的核问题的做法表明反对立场。”“曾担任联合国对伊武器核查小组组长的汉斯·布里克斯于5月31日将关于减少WMD威胁方案的《WMD委员会报告》提交给了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和联合国大会主席、瑞典外交大臣埃利亚松,并发表了上述言论。”布里克斯说:“在同朝鲜及伊朗的谈判中,一定要考虑到这些国家对安保问题的担忧。只有让他们确信我们没有将目标指向更替政权的军事介入或颠覆,提出关系正常化方案,才能降低这些国家拥有核武器的欲望。”布利克斯还指出,“对伊朗来说,承认核发展为他们带来自豪感是重要的。”他说:“同伊朗协商的另一方除了须考虑到安全问题之外,也必须考虑到这点。”

据国际媒体报道,(WMD)委员会的报告共提出了60项建议,名列榜首的是呼吁各国接受在10年前所达致的《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布利克斯认为解决伊核朝核等问题,美国更应该从自身作起。布利克斯在报告的序文中直接呼吁华盛顿“采取主动,带头落实《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并就签署禁止生产裂变材料的条约展开谈判。”显然,身为(WMD)委员会主席的布利克斯先生与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的立场相同,但与美国对待“国际核不扩散体系”特别是《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的一贯立场不同。美国向来代表“自由世界最高利益即人类最高利益”,布利克斯先生一向宣称自己立场站在“人类最高利益”。我们该怎样认识中国立场?

“朝核伊核”问题上,国内有许多“中国精英”认为“站在中国国家根本利益立场考虑问题”,就应该与美国联手解除朝鲜伊朗核武装来赢得“世界和平”;更有“精英”直言中国“应该与美国联手”实现朝伊政权更替以摧毁其“邪恶专制”。于是这里至少有三种立场供我们鉴认:美国代表的“自由世界最高利益即人类最高利益”;布利克斯先生宣称的“人类最高利益”;“中国精英”自认的“中国国家根本利益”。三个立场显然有真有假,我相信人们自有客观的鉴认。但我觉得不能完全排除“中国精英”中,有些“精英”真要认识美国到底是为了“核”才要颠覆伊,朝现政权,还是为了颠覆伊,朝现政权而找“核”为借口这种有点扑朔的问题的本质很难,但也不能排除有的“精英”立场与美国利益而不是他们所谓的中国利益完全一致。

中国在这样敏感的时候如此敏感地一反韬晦模样“与伊朗人民站在一起”,足见“朝核伊核,中国一个都马夫不得”。这是笔者在1月19日所发的《中东问题对中国牵一发而动全身》一文中的一句话。中国对朝核问题的态度说到底:朝鲜是中国的战略安全边界。那么伊朗对中国呢?在几个月之后的今天我们看朝核伊核问题,虽有了明显的阶段性变化,但还仍然面临着“朝核伊核,中国一个都马夫不得”的现实。伊朗兄弟说为了人类的公平公正所以要同美国顶牛;我曾因在文中有“伊朗兄弟”之说而被“民主精英”斥骂为“疯狂的专制奴才”,因为连美国要给我们带来“民主”都搞不懂;但我以为当今世界伊朗对于中国当之无愧配得上这称呼,我也不明白“民主精英”们为啥竞连这一点就始终设搞懂!

于是,我想到本文的结束语:伊朗兄弟,他还能顶多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