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经济危机十周年:不同的选择

作者根据公开消息撰写文章。

经济危机十周年:不同的选择


笔者个人认为,写文章还是要关注一下和自己有关的事情,和国际关系相关的文章也应该如此。当今的世界到处都有热点,从新的俄乌冲突到最近的美国撤军叙利亚等,这些热点都能写一些引人关注的话题和文章。但是笔者更愿意和读者分享一些和自身有直接切实利益关系的事情和想法。毕竟家门口的事情比几万公里以外的事情对读者自身对影响更大。

还是接着聊聊经济有关的事情,经济直接影响着每个读者的钱包。举个不恰当的例子,笔者认为,读者多关注一下身边肉类蔬菜价格的涨跌对生活更有帮助。说的有点远,言归正传。接着上一篇文章《美股牛市的终结与剃羊毛策略》,讲讲2008年经济危机的事情。

2008年的经济危机至今已经十年了。十年前,美国四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破产,引发了一场银行系统的危机,结果这次危机蔓延成为系统性的金融风险,引发了从1929年的大萧条以来全球最严重的经济危机。

从经济方面看,这次经济危机使得全球数万亿美元的资产消失,全球出现大规模的失业潮和降薪潮。而民众对于金融体制和华尔街资本家的不满,造成了随后“占领华尔街”运动。十年来,大量经济专家与非专家对于这次危机的研究不计其数,各位经济学家都有自己的观点和支持依据。因此,笔者不打算“关公门前耍大刀”,以专业经济角度说这件事。笔者打算从偏向政治方面的小角度给读者一些参考的信息,是否认同,由读者去判断。

经济危机爆发后的2008年美国大选,拥有大量声望和广泛人脉的共和党建制派麦凯恩,在支持度一路领先的情况下,最终却输给了政治新手奥巴马。而2016年的美国大选,原本支持民主党的选民,锈带蓝领工人民众,却抛弃了民主党建制派希拉里,将支持度落后的政治新人特朗普送进了白宫。

如今回过头看这两次大选。不管是民主党新人奥巴马还是共和党新人特朗普,最终能打败传统建制派政客,笔者认为最重要的原因之一,是经济危机的爆发造成了民粹主义的抬头。

因此,作为政治新手,不论是那个党派,只要能依靠着大量底层民众的选票,就能实现逆袭。奥巴马通过医改、特朗普通过减税,不过就是通过花政府的钱购买大量民众的选票,但是这些做法对于经济危机的解决并没有多大作用,只不过拖延时间缓解问题。

所以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一直没有通过有效手段彻底解决,只不过靠不停的麻药止痛。因此,可以看到的是,全球经济处于极其脆弱的境地,今年的各种黑天鹅事件便造成了全球各大市场的大幅震荡。其主要原因在于经济危机仍在影响全球经济体,实在经不起折腾。

美国在全球经济体系中的主导地位和巨大影响力,全球其他经济体与美国的经济紧密联系到一起。作为第一大贸易伙伴的中国来说,这个联系更加紧密,因为危机必然会传导到中国。只不过,危机中美国各派势力及利益集团的诉求不一致。

在奥巴马时代,背后的华尔街资本家利益集团,看中的是资本。结果就是逼迫中国在经济危机之后的金融大放水,美国通过投资找到了缓解危机的办法。在特朗普上台以后,背后的钢铁石油等传统行业,看中的是卖产品。结果就是逼迫中国开放市场,购买美国的产品,美国通过扩大市场找到缓解危机的办法。

从这个角度看,而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不断升级的背后,是因为中国不愿意无条件的接受美国的要求,不愿意接受美国输入的经济危机。由于缺少中国庞大的市场接受危机,今年以来,全球其他经济体的市场不得不接受更大规模的危机。造成的结果就是其他经济体经济下滑,大量民众对精英领导层不满,民粹主义抬头。

对于什么是经济危机,经济学家可以通过大篇幅的专业词语来解释,但是大量的民众并不明白。对于治理国家的政治家和政客来说,经济危机的原因不过就是市场上卖东西的多了,买东西的少了。稍微专业一点,就是供给过多,需求过少。造成这个现象的原因在于,贫富差距拉大,消费者手里没钱买东西或者说是买东西的钱变少了。上升到更高的层面,就是技术的发展造成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的变化。

由于技术的发展,生产力随之发展,原本平衡的生产关系出现变化。拥有更先进生产力的阶层会获得超额的利益,落后的生产力阶层会逐渐失去财富。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工业革命以后一个钢铁工人的工资会高于一个农民,信息革命以后一个程序员的工资会远高于一个钢铁工人。而掌握先进生产力的阶层在人口方面是少数,因此,财富的流转和聚集造成了贫富差距拉大。当这个差距放大到一个国家或者全球,结果就是供给过多(卖劳动力的人多),需求不足(有钱消费的人少)。

解决问题的方法普遍有两种,一种是向其他地区输出矛盾和危机。从全球关系来看,优先发展的国家和技术领先的国家可以让落后国家开放市场,输出产能和资本,获得高额的利益,从而解决内部的贫富不均等经济问题。不论是工业革命以后西方对中国的侵略,还是如今各大经济体向非洲等相对落后地区转移产能增加投资,其经济本质还是相似的。而相对落后的地区由于没有反击的实力,结果必然会开放市场,不管是自愿还是非自愿。包括,昨天文章上所说,美国逼迫日本签署广场协定,也属于这个解决方式。而美国似乎还要选择这种解决办法。

另一个解决危机的办法就是通过技术的跨越发展,尽快实现生产力的提升,从而实现对世界其他经济体的领先。当全球的市场蛋糕不够各大经济体瓜分的时候,尽快提升自身就是一个选择。不管是德国工业4.0还是中国制造2025,都是提升生产力的一种手段。而美国近年来一直对于各国高科技领域下黑手,也是基于此考虑,对手科技的领先不是最头疼的问题,对手生产力的领先才是大问题。对于大部分经济体,主要选择的是这条道路。

因此,国家要大力投资科技、重视教育及扶贫,很多人恐怕早就看到了其中的机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