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川黔公路穿东溪镇而过

川黔公路渝黔段北起重庆,经巴县、江津,在綦江北渡场进入綦江县境内,由北往南贯穿綦江全境,在綦江南端安稳镇崇溪河处进入贵州,在綦江境内长 98 公里。川黔公路是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夕的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修建的。抗日战争中,川黔公路成了战时陪都重庆及大后方连接国际大通道滇缅公路及西南抗战前线的重要通道。綦江也因为川黔公路贯穿南北从一个川黔边境偏僻小县成为陪都重庆的重要战略屏障,抗战交通线上的重要节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川黔公路崇溪河段

决定修筑川黔公路是在民国初期,为了改善四川交通落后状况,四川省政府接受民众中有识之士的建议,决定修建四川省会成都至贵州省会贵阳、湖南省会长沙、湖北省会武汉、陕西省会西安、云南省会昆明的五条省际大通道。然而由于连年灾害,军阀混战,同时因为当时四川执行的是防区制,各个防区由不同的军阀统治,政令由统治该防区的军阀所出,税费由统治该防区军阀所收。四川省政府拿不出钱来修筑公路,直到民国二十三年(1934 年)才由各地方市、县自己筹资,修通了连接成都至重庆的成渝公路,而贵州自从周西成担任省主席,从民国十五年(1926 年)开始断断续续修筑川黔公路,此时已经修到了川黔边境的松坎,仅仅还差一百余里就能修到重庆,全线修通这条连接四川省会成都和贵州省会贵阳的省际大通道川黔公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綦江垫支修路记载

力以追剿红军为由进入四川,为了改善四川与邻近省份交通不畅、影响国民政府对西南边陲地区控制的局面,同时也为了建设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后方根据地,国民政府严令限期修通川黔公路。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一月一日,蒋介石行营参谋团抵达重庆,提出边测量,边施工,限期四个月修通川黔公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奉行营令立即着手川黔公路的修筑,饬令津、巴、綦三县县长克期征集民工,工程所需之石、木料就地取用,各地不得借故阻挠。同时指派交通部公路专家罗竞忠为工程师,限于三月底完成测量任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綦江东溪川黔盐马古道

罗受命后沿以前测定的川黔铁路线,分巴县、綦江北、綦江南、江津四段定线测量,巴县、江津和綦江北段如期完成,綦江南段原测定沿綦河边的路线因为多系坚石岩层,不适合赶工需要,改为穿东溪场而过,因此测量任务拖到四月十二日完成。同年三月一日,蒋介石进川,手令国民革命第九军军长郝梦龄负责川黔路川段修筑任务,并命令该军五十四师帮同修筑,三月底成立了川黔公路川段工程处,办公地址设于重庆海棠溪。綦江成立筑路委员会,县长张瑞征任主任委员,周宪章、吴举宜任副主任委员。县境内划分北渡至桥河,桥河至雷神店,雷神店至盖石,盖石至东溪,东溪至岔滩,岔滩至崇溪河六个工区,每工区设大队,由乡镇长任大队长,大队下设小队,保长或保队副任小队长。工程的桥梁、涵洞、堡坎全部发包给建筑商修筑。路基路面则征集民工自带工具、雨具包干负责限期完成,公家只管吃饭,不给报酬,修筑公路占用的农田、拆迁的民房也只给很少的补偿,为此,沿线民众遭受了很大的损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綦江东溪川黔古驿道

四川境内的川黔公路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元月三日开工,在重庆海棠溪举行了开工典礼。巴县、江津段由于施工比较容易,于五月十九日完工,而綦江境内路段因工程艰巨,施工艰难,北段于六月十六日完工,綦江南段(镇紫街至崇溪河)更因为测量时路段改线延误开工时间,加上山势陡险,山崖石质坚硬,工程艰巨及民工没有按时到位(原定二万人,开工时只有一万人,民工最多时一万七千人),工程进度缓慢,为了抢时间,尽早完成公路修建,工程方面盖石至珠滩一段原设计八米宽,后改为四米宽的单行道;民工方面,除江津、巴县两段已完工的民工调至綦江工地外,还从南川调民工五千二百人来綦江工地。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公路汽车运输图(网络图)

石工除催促原定江北、江津、合川、涪陵、泸县、南川、璧山、合川、长寿、铜梁、武胜等十一县的一万二千五百人到綦江工地外,还新增宜宾、江安、南溪、大足、永川、邻水、隆昌、遂宁、潼南、荣昌、内江、富顺等十四个县一万多人,增调民工均由各县派员率领赶赴綦江工地。通过上述种种办法,终于于六月十九日勉强完工,六月二十日全段通车,在綦江县城举行了盛大的通车典礼,国民政府交通部长曾养甫临场剪彩。川黔公路四川重庆海棠溪至崇溪河段工程,从开工到完工共计一百零九天,修建大小桥梁五十五座,堡坎二十七处,涵洞一千一百八十六个,开挖土石方一百七十余万方,动用民工一百二十七万二千二百七十二个工日, 石工三十四万七千六百八十八个工日,兵工四十二万个工日,共支出经费国币九十七万元,其中綦江境内有大小桥梁三十座,涵洞七百八十九个,堡坎二十七处,动用民工一百一十万工日,石工三十一万三千五百六十一个工日,占用耕地四百二十七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川黔公路依山而建,工程艰险,山势陡峭,弯道频繁,虽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侵蚀,如今仍保持完好。

据东溪、赶水一些老人回忆,修筑川黔公路占用民间房屋,土地赔偿过低,给綦江沿线百姓带来非常大的困难。东溪场原有从南往北的石板街道一条,街宽一丈左右,修筑的川黔公路要穿场沿旧有石板街道而过,需拆除大量民房,一些房屋多的士绅、地主如陈、罗、夏三大家对于拆了沿街房屋似乎无所谓,有的人甚至认为公路穿场而过,交通方便了,沿街前面的房屋拆掉了,后面的房屋成了临街的街房,价值更大。可是一些房少的穷苦人家,房屋拆了没有了住处,生活艰难,有的甚至四处流浪,居无定所了。一些田地少的农民田地被修公路占了,生活无着,只得帮人打工或租种地主田地维持生活。同时,修路期间民工的生活十分艰苦,据重庆市档案馆所存历史档案资料记载,筑路期间,綦江受灾,百姓生活很苦,乞丐成群,一些灾民剥树皮挖草根充饥,修筑川黔公路是公家管饭,可因为粮款不济,大大影响工程进度。筑路委员会綦江段民工粮食主任张吉三万分无奈之际,向粮食商家赊来大米以资补急,直到公路修成,仍欠粮食商人米款本利共计七千八百零八元八角,因无钱偿还,遭粮食商人不时追讨粮款,甚至扭拉经办人员跳水拼命。张吉三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八月将此情形呈报綦江县政府转请四川省主席刘湘拨款偿还,或另筹款支付以求解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新蜀报:蒋介石限期完成公路

重庆市图书馆馆藏民国二十四年(1935 年)五期《新世界》杂志,《川黔公路成功》一文写道:“川黔公路仅以九十七万元的开支,一百二十七万一千二百七十二民工工日,三十四万七千三百八十八个石工工日,四十二万兵工工日于一百零九日之内,完成长达一百七十六公里之康庄大道,开支经费,筑路速度,打破四川以致中国之筑路纪录……,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抗战时川黔公路配套的綦河繁忙的运输景象

工人晴天无草履,雨天无蓑衣斗笠,寝处无稻草,晴受蒸晒,雨受泥泞,晚睡则多人堆叠,与乞丐无异。又大工程所在之工地,夜间必点气灯赶筑,工人不得片刻休息,疲惫之状,有如泥鬼。得病更无人照料,死者只得埋葬费六元而已。报酬亦极低微,民工每日只领伙食费一角二分,因米价昂贵而不得饱,有时更因食米运输不及,购买小麦蚕豆磨成粗面蒸熟充饥,亦无小菜盐巴。食时互相默视,有如难民穷蹙于异乡。工人亦未经团体训练,临时不知秩序为何物,自不能恪守规矩,是以恒遭责罚鞑笞,知识不足,亦可哀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矮寨大桥川湘公路死难员工碑

尽管筑路的民工艰辛,沿线百姓遭占田拆房,然而仅仅用了 109 天,川黔公路重庆海棠溪至綦江崇溪河段修通了,连接川、黔的交通大动脉建成了!中国人创造了奇迹,綦江人创造了奇迹!而且,川黔公路在中国人民神圣的抵抗日本侵略者的战斗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川黔公路修筑时间过短,筑路任务是在国民政府强令下勉强完成的,因而修筑质量差,当时川黔公路上有三座大桥,北渡附近的綦江大桥、珠滩附近大桥及赶水的大桥,三座大桥因时间过紧均未修筑,而是靠船载汽车摆渡过河,因此非常不方便。川黔公路修筑完成后仅几个月时间,一些路段因路沟不畅,雨水不能及时排出而浸泡路面,造成路面坍陷,一些路段因两旁未修护坡,泥土松动垮下阻断路面,一些路面因过窄车辆通行困难。国民政府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 年)一月下令彻底调查并征集民工修整,据重庆图书馆藏《北洋理工专刊》民国二十五年三期所载《指导修理川黔路工程工作报告》一文记载,川黔公路江津段“陷车地段颇多,申家垭口之枇杷弯,系之字形路段,坡陡弯急,须倒车方能通过”,綦江段“坡陡弯急,行车极感不便,依山沿河路段,上则土石崩塌,拥塞路面,下则斜坡护墙,倒毁不堪”,因此川黔公路车辆行走极为不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始建于1936年的川湘公路三江大桥

为了彻底整修川黔公路,四川省公路局提出“江津县征工四万名,綦江县征工三万名,于民国二十五年(1936 年)一月四日,兴工修筑。四川公路局派出技术及管理人员,每十公里设监工一名,每县设段长一名,在綦江设工程总段,设总段长一名,计划至该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历时一年,全部完成修理任务。当然而由于川湘公路亦开始动工兴建,也需征用大量民工,故而川黔公路整修工程未能按时完成。至于川黔公路上的北渡大桥,赶水大桥的修建,《綦江政协文史资料》第 9 辑所载《川黔川湘公路修建始末》记叙:直至民国二十七年(1938 年)二月九日,重庆行营才以行道字第 758 号训令,批准成立上述两桥渡工程处,负责两桥修建任务。北渡桥渡工程处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 年)二月十六日动工修建,次年一月完成通车,由工程师邹和榜负责技术指导,投资四万二千二百六十七元。赶水处大桥于民国二十七年(1938 年)二月十七日动工修建,次年十一月完工通车,由工程师周国潘负责,投资二万二千八百一十一元。两桥都是石礅钢架木板桥,只能通行单车。

綦江百姓为了修筑川黔公路,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累,贡献出了很多很多,终于修筑成了川黔公路。抗日战争中,川黔公路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川黔公路上的重镇——綦江东溪镇,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设在此镇

注释:

a《新世界》民国二十五年五期,通讯《川黔公路成功》

b《北洋理工专刊》民国二十五年三期李富国著《指导修理川黔路

工程工作报告》

c《綦江政协文史资料》第 9 辑,“川黔、川湘公路修建始末”

本节参考资料:《重庆交通志》,1985 年版《綦江县志》,《綦

江交通志》,云南出版社出版《抗战时期西南的交通》,《綦江政协文

史资料》第 9 辑,《重庆政协文史资料》第 33 辑,重庆图书馆藏民国

时期《新世界》,《北洋理工专刊》,重庆档案馆藏档案资料等杂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从2012年参与綦江区政协主导下,由张健主编、胡世博副主编的《綦江历史文化集萃》《抗战綦江》《抗战綦江历史档案文献》《綦江街镇历史文化丛书》《民国綦江辑要》等图书的编辑出版工作。

闲暇之余,我把这几本书中关于抗战时期修建的川黔公路历史档案文献挑选出来,以飧读者。购书请与作者联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