驾机起义黄植诚 沧桑不了情(上)

当今的年轻人,谁还听说过黄植诚的名字?要不是翻出我与黄植诚同台演出的照片,我自己也早忘干净了。岁月无情,掐指算来,这照片已有整整40年了。

驾机起义黄植诚 沧桑不了情(上)

(舞台很简陋,我拉琴的水准很业余,但黄植诚一出场就点燃了气氛)

1987年新春,解放军出版社搞了一次“新年联欢会”图个热闹。时任社长朱冬生特别会张罗,匆匆搞了一场“单位礼堂”级别的“春晚”,硬要让我这个的摇笔杆的人出个节目(谁让我在他们社出版了《元帅外交家》呢)。最后,我应承了拉手风琴伴奏,而那位“独唱歌手”,正是台湾驾机起义飞行员黄植诚。他往台上一站就气场强大,一曲《小城故事》唱得深情廻转,掌声四起,而我这个业余水准的风琴手,只勉强够格当个陪衬而已。——当年我在黑龙江农场当知青,曾在雪地里步行二十里路去总场,就为过一把“琴瘾”。说实话,那年驾机起义的一批台湾飞行员当中,也只有黄植诚一个人在大陆声名大噪“红透了半边天”。那扭逆了黄植诚人生的惊天一飞,究竟是怎么发生的?驾机起义黄植诚 沧桑不了情(上)

(安全降落福州机场那一刻,黄植诚轻松喜悦,笑容如蓝天一般透亮)

1981年8月8日上午,一架国民党空军F-5F型飞机从台湾桃园机场起飞。少校飞行员黄植诚驾机,中尉许秋麟随同。然而,当黄植诚借口飞特技动作进入大陆空域时,许秋麟发觉了他的意图,立即要求回去。为了尊重其个人意愿,黄植诚明知油量已不多,仍然冒险返回台湾马祖上空,目视许秋麟安全跳伞——这个举动堪称“仗义”,好汉做事一人当。之后,这架F-5F直飞福州机场降落。在确认这是一起“驾机起义”事件后,黄植诚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

黄植诚可不是空手而来。他驾驶的F-5F喷气式歼击机,正是台湾刚刚装备的最新型美式军用飞机,这样的宝贝送上门来,飞机本身的价值就不说了,其政治影响就无法估量!除了邓小平、邓颖超等领导人高规格接见之外,按照规定颁发的高额奖金、军官职务和英雄光环一样都不会少。

普通吃瓜群众对这事的政治意义并不看重,私底下最想知道的,还是黄植诚拿了多少奖金?当时两岸飞机一旦“叛逃”对方,重金奖励都是少不了的。对此我没有看到准确的官方报道,但是据他身边的熟人后来写文披露,当时给黄植诚的奖金为65万元人民币,按当时每月36元工资的水平,堪称一笔巨款。当时的金价为5元多人民币1克(多麽便宜!),折算成黄金大约是2500两,并不算多。要知道台湾那一方给大陆叛逃飞行员的赏金,最高的达到黄金7000两!

所有新闻媒体对黄植诚的采访,几乎都会问到同一个问题:你问什么要驾机飞来大陆?他的回答一律是官方口径:“由于不满于台湾和祖国长期隔离,为了响应和平统一祖国的号召而飞回大陆的。”而他这一举动的真实的原因,必定有难以公开的内容。而这一举动,在台湾引起了轩然大波。

黄植诚,祖籍广西,1952年生于国民党“空军世家”,是出身眷村的空军子弟。父亲是空军军官,母亲被选为空军“模范母亲”,二哥是空军少校,姐夫是中校。黄植诚本人是空军学校的优等生,飞过5种型号的飞机,飞行时间超2100小时,26岁就被提升为少校,是国军名副其实的“空中精英”,却在29岁正当年时,驾机“投共”,怎能不令人震惊?

驾机起义黄植诚 沧桑不了情(上)

(欢迎大会上的黄植诚,已是佩戴红领章的解放军军官)

这一事件在台湾军界引起的震动极大,国防部长高魁元因此引咎辞职。和黄植诚日常同飞的军官和平日的“牌友”,统统遭到调查,限制使用,无一幸免。同在空军服役的黄植诚二哥,由于弟弟叛逃也被管制升迁,直到退伍都仍是个少校。

一夜改变了身份的黄植诚,来大陆之后过得如何呢?他之前是台湾的飞行训练官,来大陆获得的第一个职务,便是解放军空军航空学校副校长。而他的第一个私人愿望,则是“归乡认亲,游览河山”。

来大陆才两个月,他已迫不及待踏上旅程,先去了母亲的故乡成都,看望自己的三位姨妈。从姨妈们脸上,他好似看到了母亲的容貌,感慨万千地说:“母亲一直非常想念你们,总是求菩萨保佑在大陆的亲人。……在台湾常听说大陆人生活非常苦,吃草根、树皮,我妈妈还以为你们早就不在人世了呢!如果她知道你们都还健在,一定很高兴。”

接着,黄植诚又去了父亲的家乡广西横县,一个壮族小山村盆象村,去看望了几位从未谋面的伯母和姑妈。当时这里仍是人民公社的一个生产队,伯母家喂着两头肥猪,口粮则是生产队分的,日子很穷,但尚不致于挨饿。村里的小学已破败不堪,而这是他父亲曾读书的地方,因此他觉得要做点什么,临行前捐出了1万元人民币(当时可算是乡村的头一笔巨款),用于改善校舍,奖励优秀学生。亲人们陪他去祭扫祖父母墓,只见他恭恭敬敬地献上花圈,三鞠躬,在墓冢上培了土,花圈缎带上写着:“镇力先祖父老大人、黄门张氏先祖母老孺人冥安。孙男黄植诚敬奠。”

这一切,让大陆的亲属祖辈们刮目相看,心中暗暗感慨:台湾“反动教育“培养出来的后生,竟然如此温文有礼、处处尊老行善!

诚然,当闪光灯和鲜花都渐渐远去,我们应当可以更理性地看待海峡两岸敌性对峙期间,所发生的飞行员互相越海“叛逃”的事件。国共两党从大陆内战一直打到隔海对峙,黄植诚算是驾驶第42架飞机投奔“共军”的第 90个“国军”飞行作战人员。而大陆解放后驾机叛逃台湾的我军飞行员,也不在少数——先后有16名大陆空军人员驾驶了12架飞机叛逃台湾。这无疑是人民军队的耻辱,却也是两岸对峙状况下,双方持续鼓励对方人员“投诚起义”的结果。这是一段可以被忘却、但无法抹去的历史。

这些“反共义士”一朝投奔台湾,便立刻成为媒体宠儿,身价倍增,一夜致富。当年可没少让台湾当局“出血”,回回是发了黄金又送美女,在公众和媒体面前也着实热闹过一番,惹出不少狗血剧情一般的故事。(待续)

三户一朵 浮生场 2017-01-20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