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透风景的人,原来只是有一双冷漠的眼睛。

——题记

我環佩丁當地走在冗長的老巷,一面一面黑色青色黃色的牆在我身邊將年華逐寸班駁。我是為什麼,因為一隻飛鳥,突然就哭了。誰的沉默帶走了誰的霓裳,誰不肯謝幕誰永遠上演繁華?我忘記了哪年哪月的哪一天,我在哪面墙上刻下了一張臉,一張微笑著憂傷著凝望著我的臉。


嘴唇还没有张开来,已经互相伤害。约会不曾定下来,就不想期待。电话还没有挂起来,感情已经腐坏。恨不得你是一只蝴蝶,来得快去得快;给我一双手,对你依赖,给我一双眼,看你离开。就像蝴蝶飞过沧海,没有谁忍心责怪。给我一刹那,对我宠爱。给我一辈子,送你离开。


等不到天亮,美梦醒来我们都自由自在。


一些在无语言的厌倦,一些失去期待的绝望,没有人可以爱,也不想爱上任何人,不相信爱情的人。只是因为曾经沧海的心情,已经不是常人能够体会。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很小的时候,念这句诗。我站在外婆家门口青石板上,江南的雨滴滴嗒嗒的落下来。我看到外婆脸上的泪水也一颗一颗落下。


很多年后,我知道了什么叫做“老泪纵横”。


當楓葉飄落時 你还會愛我吗?


良还在苦苦地追求我。他说他有耐心,也有信心。我苦笑了一下,吐出一句话:“你喜欢我什么?”良皱了一下眉。我心里在笑,很俗是吗,我的问题?其实我本是个俗之又俗的人。

良顿了顿,说:“你大度,明理。”

这次,我笑出了声。呵呵,这么好的评价,竟然是给我的。

我看到良的惊愕。

晚上子时,我发短信给良;“我自负。骄傲。敏感。细腻。任性。固执。很矛盾很复杂。看似大度实则小气,看似开朗实则抑郁。”

我等了很久,都没有回信。

还是有些失望。


可是毕竟,我是看透风景的人。


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

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幸好我的笔还没有停止,幸好我的身边还有朋友。感谢灵儿和桔子,感谢你们在唱这些老歌的时候还能流下眼泪,洗刷丑陋带给我们的羞耻。感谢凌希,坚持自己的风格化生存,多年来一直没变。

我知道,我们都孤单。可是,孤单不要紧,只要不寂寞。

我不怕孤单。

哪怕一个人。

爱情原来的开始是陪伴

但我也渐渐地遗忘当时是怎样有人陪伴


不由地又想起勃。和我在一起两年多的一个男孩。曾经他那么信心满怀的说:“我要给你幸福。”

可是最后,还是选择离开。

是我不好,我知道,我不怪他。我也知道,是我负了他。耽误了他很久很久。

我还记得,勃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遇到你,让我懂得怎么爱人;可是自你之后,我便不知道如何再爱人。”


我一个人吃饭旅行到处走走停停

也一个人看书写信自己对话谈心

只是心又飘到了哪里就连自己看也看不清

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


觉得自己不可接近。近乎愚拙的像固守码头的愚人,守着自己的心田开垦。尽管它已日渐荒芜。却始终不肯交于一人。

我想,我是习惯了。

真的,我想我不仅仅是失去你。我还习惯了,习惯了没有你的日子。

只是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