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人泪下的中国军人 !

催人泪下的中国军人 !

文章提交者:淋雨的感觉 加贴在 士兵俱乐部 铁血论坛 http://bbs.tiexue.net



催人泪下的中国军人


就那么忍着,不过我知道总会见面的——部队联合这种东西,中国军队是少不了的啊!到哪儿也是这一套的,总会见面的!

我就那么忍着,忍着。

心里难受的要命。

真的是咫尺天涯啊!

小影是不知道我来的,我想如果她知道的话,依照她的个性就是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来找我的!我坚信这一点!——但是我就不行啊!我还好歹是个警卫班长啊,你们说我能那么作吗?不说别的,那就是不给狗头大队的何大队挣脸啊!——这个事情我是作不出来的。

我就只能每天那么戴着蓝头盔套着蓝色防弹背心挂着95枪这么忽悠啊忽悠啊。

那天我正在忽悠。

一个警卫班的兵就对我说:“班长,你看!”

——虽然他们都是士官,我是上等兵,但是他们还是服我的。

我就看见一辆白色的车上面黑色字是UN红色是十字就那么忽悠过来。

我一下子看出来是中国维和部队的医疗队!

我的眼睛就瞪大了——我的兵都知道我对象在医疗队所以他们的眼睛也瞪大了。

但是车拐弯了——我当时就象他奶奶的怎么拐弯了呢!

但是我绝对不能上去喊——我能吗?!我有任务啊!

我就那么眼巴巴的看着车走远。

然后又忍着在那里忽悠。

结果那个兵又说:“班长,你看!”

“看个蛋子啊!”我不耐烦的说——我那时候已经是个合格的班长了所以班长的脾气也有了,“不看,该干吗干吗去!”

那个兵就不敢说话了,跟着我继续忽悠。

结果我听见车的声音。

我也没有回头——该谁的事情就是谁的事情干我蛋子事情啊?那边是部署了警卫的是他的事情,加上心里确实很烦所以干脆不看!爱谁来谁来和我没有蛋子关系!只要不是开锤就跟我没关系——我那时候已经适应了维和地区的相对平静所以不是刚刚来的时候那么紧张了,这段时间UNPF部队的司令那个澳洲的老白毛少将(这么叫不是不尊重是我们兵们的小玩笑而且我也确实记不得他的名字了就先这么叫吧,他老人家也不懂中文估计也不看这个小说,而且个色归个色其实人还不错,关于他的个色我抽个空子讲也挺有意思的,看在哪儿插进去吧)和他的那帮子管事的这个官那个官(什么“首席情报官”“首席作战官”的这种名字我也叫不惯,我当兵也对这个没有蛋子兴趣不是军事爱好者就是作自己分内的事情而已而已)的有时候会来看看进度什么的也是视察也是督促,这种事情和我没有蛋子关系我也用不着过去,他们自己都有卫兵什么的。

兵不敢说话跟着我忽悠但是还是想跟我说话,我看的出来,但是我没有心情答理他——和白色救护车失之交臂是我当时最烦的事情,就算没有小影,总有她们的女兵吧?捎个口信总是可以的吧?!

就是烦不爱答理他,心情不爽就是这样。

兵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憋了半天。

我见他一直回头就跟他火了:“看他妈的什么看啊?!没见过车啊?!这个鸟地方有什么好车值得你看啊!”——也是实话,这个鸟地方车还是有的但是好车绝对没有都破的要命,政府机关的好点但是好车也绝对不多,我们国内改革开放了什么好车没有啊?到这种鸟地方看车你什么意思啊?!没见过车啊?!——我当时的潜台词就是这个,其实也是想发火。

“班长!”那个兵今天真的是勇气十足啊我当时就佩服他也不怕我锤他,“你不看会后悔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火就上来了!

上来就要锤他一拳再说野战军的班长都这个操性他们原来的班长也是,所以训训都习惯了熟悉了都是自己班里的弟兄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拳都举起来了,听见那面的笑声。

我就僵在那里。

欢笑,尖笑,大笑,鸟的不行不行的笑。

“同志们辛苦了!”

——敢这么说的不会是别人,你猜也猜的出来敢当着我们大队干部的面这么放肆的在这种鸟地方只有一种人。

——中国女兵。

鸟就是鸟,到了哪儿中国女兵都是最鸟!

而且是一群中国女兵!

你就可以想象什么是鸟气冲天鸟的天堂鸟的世界鸟的天下了!

我急速回头。

车,白色的救护车,中国维和部队的救护车。

兵,戴着蓝色棒球帽的兵,中国维和部队的女兵——还是女兵们!




我的眼睛就瞪大了。

她们下了车欢笑着是路过来蹭水喝两口。

我的妈妈啊!

小影呢小影呢小影呢?小影呢?!

我的眼睛真的花了一下子看不过来了。

哪个是哪个是哪个是?哪个是啊?!

七八个女兵跟我们的炊爷那边蹭水喝我知道不是水是绿豆汤,洋人维和哥们也爱蹭我们的绿豆汤——军队再穷绿豆汤还是请的起的所以每回都多做点子供应各国路过蹭绿豆汤的国际友人,我告诉你们那帮子跟我们一起维和的各国洋人维和哥们蹭绿豆汤算好的了!他们这帮子鸟人为了喝口绿豆汤真敢拐个大弯子就为了喝这个玩意,好喝啊解暑啊没喝过啊一喝就上瘾啊!这就罢了,说个真实的笑话给你们——我们那个工程兵大队最先修好的你知道是什么吗?厨房和食堂!人刚刚来还没有扎营呢一帮子老维和的洋人老鸟们就开始跟我们这儿套磁,干吗啊?想吃中国菜啊!以前维和的时候赶上有中国维和部队就来蹭吃喝啊!都有经验了知道中国人好脸面,不会不让他们吃喝——结果大队常委赶紧下令全速先修厨房和食堂,于是就修好了——然后就真的来蹭啊!不拿你当外人啊,一到开饭点就来人啊!还不是一个国家的,有时候这个官那个官的也来搞得一回老白毛司令来蹭饭的时候整个总部的各个首席长官都齐全了,都不好意思了但是司令都来了就知道司令也爱吃中国菜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了——UNPF总部那天中午就搬家到中国工程兵大队食堂了,济济一堂啊大家就为了蹭吃中国菜啊!——绝对管够啊!你也是中国人啊,换了你你不管够啊?还得拿手啊!出国的厨子也是精兵强将啊!——呵呵,告诉你们我在UNPF联预部队对这帮子洋人最大的感触就是真的不拿你当外人,该吃就吃该喝就喝,换了我们可能还不好意思呢。不是贬义,是东西方传统的差异,人家就是天生自来熟啊!咱们是拉不下脸啊——后来我是拉下来了,我跟芬兰炊爷那儿也蹭过,虽然他们的菜没有什么特色但是是正经的西餐啊,我在国内哪儿吃过这个啊!吃的还挺美的,吃完了炊爷还带我进行带有芬兰特色的饭后活动我也是第一次经历,说出来笑死你我回头专门说吧——关于我当年参加的UNPF部队的鸟事多了去了!也让你们知道知道我当年的那些子乐趣。——洋人就没有鸟人了吗?也是鸟得不得了啊!

——扯远了又,还是说那辆救护车啊!

我就看那帮子女兵找啊找啊,真的傻眼了不知道过去不知道喊。

我是真的傻眼了啊!

定住了啊!

一片蓝色的棒球帽啊!一片迷彩服啊!

我怎么认得出来啊?!

我那个兵就喊了:“哎——我们班长在这儿呢!”

女兵们看看,又不答理了——谁知道你们班长谁啊?!那种鸟样子喝在国内是一样的。

那个兵急得都要跳起来了:“哎——我们班长在这儿呢!”

女兵们根本就不答理他也不看了,继续喝自己的还继续笑自己的。

我就张着嘴傻站着不知道喊不知道过去。

但是我看见她了。

我真的看见了!

我的小影!

我的小影啊!

因为,她在慢慢抬起头,把碗从嘴边拿开看我这里。

因为,她在慢慢放下碗,把脚步慢慢的往前走。

她在莫名其妙但是确实仔细的看。

我们离了几十米远部队战士远看基本上一个操性所以她看不出来我——就是看出来了也不敢相信啊!她怎么想到我小庄会来呢?!

她慢慢的慢慢的往前走。

我张着嘴睁大眼。

我看清楚了。

是小影!没错是小影!

她黑了,瘦了——我的鼻头就一酸,小影啊你吃苦了。

但是说不出来,我已经失声了。

因为,太激动了啊。

她慢慢的走。

她慢慢的走向我。

她慢慢的走向张着嘴傻站的我。

突然,中间没有过渡——她开始急跑啊!

没有语言没有喊叫什么都没有——就是急跑!

我还傻站着。

她不管那么多径直从我们中间正在施工的工程兵弟兄中间深一脚浅一脚跑过来,她跑过的地方弟兄们都不干活了惊讶的看她跑——干部也在啊但是干部也在看啊!

她戴着蓝色棒球帽跑啊跑啊!

近了近了更近了。

我看见她的脸她的脸上全部都是泪水——小影这种女孩说哭马上就哭说笑马上就笑,这才是女孩这才是真正的女孩,真正的女孩永远不那么事事儿的就是女孩!



她长大嘴但是也是失声。

我反应过来了第一个反应就是赶紧关保险啊!——这是士兵的本能反应,枪走火的教训太多太多了。

保险刚刚关上枪还没有放下她就扑上来了!

她不管不顾一下子扑上来就说了一句话就说了那么一句话:

“黑猴子我恨你!”

就扑到我怀里了抱着我隔着武器抱着我,我知道步枪隔着她的肉了她会疼的但是她不管不顾抱的很紧很紧太紧了我根本抽不出枪来啊!

我就傻站着她就死死抱着我然后就在我脖子上开咬啊!

“嗯——”

我还是忍着但是脸绝对憋红了。

她咬啊就是咬啊!

我忍啊就是忍啊!

她喘不过来气了松开了,我的脖子上绝对是牙的印子其实回去一看真的是出血了但是不严重——她还是心疼我啊,怎么舍得死咬啊?但是不咬不行不咬不爽!绝对该咬!我来了这么多天了不去找她怎么不该咬呢?一定该咬!不能不咬!

但是她不咬了。

她开始打我打我的防弹背心还踢我她穿着战斗靴啊一脚踢在小腿上还是蛮疼的——但是我还是忍着。

她大喊:

“——你坐跟斗云过来的啊?!死黑猴子!”

然后又抱住我这回乖了呜呜的哭了。

工程兵弟兄们都明白了傻子都明白了就嘿嘿乐了,和我们狗头大队的战士是一个操性的。

干部也乐了干部也没有想到啊——天底下有这么巧的事情啊?!

我这才抽出步枪甩在身侧,但是我不敢或者说不好意思死死抱住她这么多人呢!我就是轻轻的扶着她的肩膀,不知道说什么——我的兵们都在边上乐你说能说什么啊?!

女兵们也炸窝了。

小菲第一个叫出来啊——我也看不清楚她啊她也戴着帽子啊,但是声音是绝对知道的:

“一二三——”

“浪漫!”

女兵们一起喊啊绝对开心的不得了啊!

“一二三——”

“浪漫!”

“一二三——”

“浪漫!”

连着喊了三声啊!女兵就是女兵啊,这个词也能喊啊!

然后就叫啊!就扔帽子啊!

蓝色棒球帽就满天飞啊!

一个女兵还敢扔碗啊——我们的炊爷紧张的不得了啊!看着碗飞啊!结果落在松软的红土里面赶紧就拣啊!赶紧擦擦把碗都放好自己看着——这些家伙是炊爷的命根子啊!

我就那么扶着小影然后慢慢的轻轻的抱住她。

她呜呜的哭着委屈的哭着。

我才看见她的脸,真的是黑了瘦了。

吃苦了啊!

我轻轻的摸她的脸,轻轻的,心疼的。

她一把张开嘴开始咬我的手。

很疼。

但是我没有叫。

我知道,她的心里更疼。

因为她的脸上,一直在流眼泪。

一直就那么流眼泪。

呜呜的,委屈的哭着。

还眨巴着眼睛,眼巴巴的看着我。

怕我一下子没有了。


很多年前,在异国的战区。

在工程兵弟兄的施工现场。

小庄和小影相遇了。

一群男兵嘿嘿乐着露出一嘴白牙。

一群女兵高喊着“浪漫”在空中扔帽子还敢扔碗。

就是戴了蓝色贝雷帽也是这样的——

中国士兵就是中国士兵。

中国女兵就是中国女兵。

你们觉得,浪漫吗?

呵呵,反正我觉得挺浪漫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