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关键词:张之楠 蒋山法会 朱元璋 宋濂 阴翊王度

张之楠:朱元璋厌恶和尚之前举办的蒋山法会(一)

内容提要:网上流传很多朱元璋恨和尚的故事,还有杀和尚的文章,但是在洪武元年到洪武五年,朱元璋连续在南京蒋山举办法会,那时候的蒋山就是现在南京的钟山,这也鲜明地表达了朱元璋对佛教的支持和提倡的态度。蒋山法会的举行,对提高佛教徒融入政权的积极性、安定王朝初建时期的人心和维护明王朝政权的稳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张之楠老师对明朝初期蒋山法会的解读(一)。

张之楠:出身佛教的明太祖朱元璋,对佛教的功用和弊病有着切身的深刻认识。明王朝建立之后,朱元璋采取了对佛教既整顿、限制又进行保护和提倡的政策,加拿大学者卜正民在《明代的社会与国家》一书中,认为在明初的前十年中,朱元璋对佛教采取了仁慈的态度,保护佛教的发展,以至于几乎使佛教成为官方宗教。洪武初期频繁举行的法会,是朱元璋保护和提倡佛教的一种政策行动和表现,日本学者滋贺高义《明初の法会と佛教政策》(《大谷大学年报》第20期,1969年)中对这个时期朱元璋举行的法会有所列举。从洪武元年一直到五年连续举行的蒋山法会是明初朱元璋最为重视的,本文主要依据明初佛教护法宋濂的记载,并爬罗剔抉其他文献,对明初历次蒋山法会进行考论,进而揭示明初朱元璋对佛教“阴翊王度”功能的认识,及对佛教的扶持与提倡。

蒋山又名钟山,此山名称之演变,明初佛教护法者宋濂《游钟山记》(《潜溪后集》卷之四)有详细记载。山上有蒋山寺,又曾名太平兴国寺、开善寺、灵谷寺等。朱元璋很喜欢蒋山,多次在蒋山举行佛教法会。法会就是佛教内举行宗教仪式的各种集会,又作法事、佛事、斋会等,届时有名门浮屠升坛说法及供佛施僧,是佛教的重要佛事之一。这些法会往往称为“广荐法会”或“无遮法会”,所谓“广荐”,就是广衍无际,显幽均等;“无遮”即来者不拒的意思。频繁地举行法会,是朱元璋扶持、利用佛教和笼络佛教僧徒的一种重要方式。

朱元璋举行法会的目的,除了祈福、消灾等,还超度在战争中死亡的将、臣、民,《释鉴稽古略》续集卷二“广荐法会”条云:“时海宇无虞,洽于太康,文武恬娱,雨风时顺。上是恭默思道,端居穆清,重念元季兵兴,六合雄争,有生之类不得正命而终,动亿万计;灵氛纠盘,充塞上下,吊奠靡至,茕然无依,天阴雨湿之夜,其声或啾啾有闻。宸衷衋伤,若疚在躬,且谓洗涤阴郁升陟阳明,惟大雄氏之教为然云云。”(按:此段记载,来源于宋濂所作《蒋山广荐佛会记》)洪武二十七年,朱元璋再次举行法会,超度阵亡的官员和军士:“征南阵亡病故的官员军士,就灵谷做好事,普度他,恁礼部用心整理。”[ 《释鉴稽古略》续集卷二,续藏经本。]

据宋濂所记,洪武初年,朱元璋几乎年年都在蒋山的禅寺里举办规模很大的法会;《明史》卷一百三十九《李仕鲁传》中亦提到朱元璋“数建法会于蒋山”。宋濂多次记载到蒋山法会,如《佛日普照慧辨禅师塔铭》中云:“皇帝端居穆清,念四海兵争,将卒民庶多殁于非命,精爽无依,非佛世尊不足以度之。惟洪武元年秋九月,诏江南大浮屠十余人于蒋山禅寺,作大法会,时楚石禅师实与其列。师升座说法,以耸人天龙鬼之听。竣事,近臣入奏,上大悦。二年春三月,复用元年故事召师说法如初,锡燕(宴)文楼下,亲承顾问。暨还,出内府白金以赐。”[ 《銮坡前集》卷之五,第450页。文中所引宋濂的文献,皆出自浙江古籍1999年出版《宋濂全集》,下引只注页码。]仅从这段话便可知,洪武元年、二年连续在蒋山做法会。

参加法会者除了当时著名的佛僧之外,当时作为明初朝廷礼仪和典章制度制定者的宋濂,也是重要的参加者之一。宋濂参加了明初举行的历次法会,其中可确考的有洪武元年、二年和四年末五年初所举行之法会。在参与法会过程中,宋濂撰写了参与法会的一些僧人传记,明人葛寅亮将其收录在《金陵梵刹志》中,成为记录当时法会状况的珍贵材料,后来编纂的记载明初佛教史迹的著作,如《补续高僧传》、《释鉴稽古略续集》、《古今图书集成•释教部汇考》、《宗统编年》等,大多是根据宋濂的记载整理而成。

洪武元年,朱元璋“念将臣或没于战,民庶或死于兵,宜以释氏法设冥,以济拔之”,“特赐银帑,命善世院,就蒋山禅寺,修建冥阳水陆。”[ 至仁:《楚石和尚行状》,《楚石梵琦禅师语录》卷二十,续藏经本。]《宗统编年》(续藏经本)卷二十八云:“元年秋,诏征江南高僧十人,建普度大会于蒋山。”宋濂在《佛日普照慧辩禅师塔铭有序》中叙及到此次法会,见上引。明初著名禅僧梵琦在法会上说法,《释鉴稽古略》续集卷二“楚石禅师”云:“洪武元年赴蒋山法会,师升座说法。”《楚石和尚行状》说:“于是以洪武元年九月十一日,征师说法于蒋山。”宋濂说朱元璋让梵琦说法是为了“耸人天龙鬼之听”,超度亡灵。《楚石梵琦禅师语录》卷二十“水陆升座”条,即是梵琦在洪武元年和二年法会上的讲法,“洪武元年九月十一日,钦奉圣旨,于蒋山禅寺水陆会中升座。”针对朱元璋超度死于兵乱的将、臣、民,梵琦在元年的讲法中说:“未度令度,未解令解,未到彼岸者令到彼岸,未证涅槃者令得涅槃。皇恩佛恩,一时报毕。其或未然,更添注脚去也……永绝憍慢,地狱于此得之,咸脱苦轮,乃至饿鬼旁生,并及四生九类,一切含识,于此得之,莫不悟自心佛,成自心佛……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国恩。”讲法之末还不忘赞扬朱元璋的功德,云:“钦惟皇帝陛下,英武仁圣,削平海内,子育兆民,九夷八蛮,罔不宾服。是以梯山入贡,航海献琛。元年大赦天下,洽以宽恩,无辜冤枉,亦蒙济拔。”这次法会,连说法加上作法事,进行了整整一昼夜:“大斋一昼夜,于中作诸佛事,供佛贤圣天地神祇、三界鬼神,并召臣僧梵琦,举唱宗乘,所集功勋。并用超度四生六道、无辜冤枉悉脱幽冥,往生佛土,成就菩提。所愿如意珠烁破无明窟,智慧剑截断生死根,因大法以悟心,趣乐邦而见佛。”梵琦又举梁武帝令傅大士讲经故事来颂扬朱元璋:“复举梁朝武帝请傅大士讲经,大士登座,挥尺一下,宝公菩萨谓帝曰:‘陛下还会么?’帝默然。菩萨云:‘大士讲经竟。’师拈云:‘今日圣恩,令臣僧梵琦升于此座,举扬第一义谛,普愿迷流同成佛道。释迦老子。四十九年说不尽底细大法门,尽被傅大士一时吐露了也。且道节文在什么处?冥阳水陆大斋缘,遍满三千与大千。东走金乌西玉兔,上穷碧落下黄泉。永抛业识无明海,高坐如来妙宝莲。恩重须弥何以报,祝延圣寿万斯年。’”[ 《楚石梵琦禅师语录》卷二十。]梵琦在法会上讲法之内容,被上奏给朱元璋,朱元璋“大悦”。此次法会召江南高僧十人,十人之名除梵琦禅师之外,多不可考。别峰禅师(号大同)是此次法会参加者之一,《释鉴稽古略》续集卷二“别峰禅师”条下,云其参加洪武初年之法会:“洪武初年,钟山法席召见武楼,赐宴禁中馈币金珍物,以荣其归。”《大同师传》云:“皇明御极,四海更化,设无遮大会于钟山,名浮屠咸应诏集阙下,入见于武楼,独免师拜跽之礼,命善世院护视之。次日复召,赐食禁中,及还复有白金之赐。洪武二年冬十二月,得疾久不瘳。”[ 释明河:《补续高僧传》卷第四,续藏经本。]从语意上开看,别峰参加的可能是元年的法会,于洪武二年冬染疾,逝于三年三月。此两传中皆言朱元璋召见其于“武楼”,而洪武二年法会朱元璋召见僧徒于“文楼”,详见下述,因此可确定其参加的就是元年的法会。

洪武二年用元年例,在蒋山举行法会,召梵琦禅师说法。上引宋濂《佛日普照慧辩禅师塔铭》中叙及梵琦参加二年法会并在法会上说法事。《释鉴稽古略》续集卷二“楚石禅师”云:“二年复然,赐宴文楼下,亲承顾问,馈以币金。”《楚石和尚行状》云:“明年三月,复用元年故事,再征于蒋山说法……十五日赐宴文楼下,亲承劳问,诏馆于天界寺。十日及行,出内府白金以赐。”《宗统编年》卷二十八云:“太祖己酉洪武二年,禅师梵琦、昙噩等应诏主蒋山法会。”本书对这次法会事记载较为详细,云:“二年春,复建法会,海盐天宁梵琦应诏至京,名居第一,亲承顾问,再召说法,赐伊蒲,馆于文楼。瑞龙昙噩既奏对,上悯其老,放还。清泰子楩、净慈智顺、定水来复、灵隐元净、万寿至仁、径山福报、福林智度等,俱应诏至京。上亲临劳问,请法具馔,同主蒋山普度大法会。天界善世宗泐,奉敕撰献佛乐章进呈,御署曰善世、昭信、延慈、法喜、禅悦、遍应、妙济、善成,凡八曲,敕太常歌舞以节奏之。”[ 《宗统编年》卷二十八,续藏经本。]《释鉴稽古略》续集卷二“逆川法师”条中亦记智顺禅师参加此次法会:“讳智顺,字逆川……洪武初年钟山法会,师与其列。”宋濂《处州福林院白云禅师度公塔铭》记智度(号白云)禅师参与这次法会的情形云:“洪武己酉(即洪武二年),适建法会于蒋山,有诏起天下名僧敷宣大法,而师与焉。师初力辞,戍将强起之。师曰:‘心境双忘,随缘去住,复何拘碍邪?’遂行。暨师至,而会事解严,遂还杭。”[ 《銮坡后集》卷之十,第777页。]智度事迹及参加二年蒋山法会事,又见《补续高僧传》卷第十五《白云度公传》。《楚石梵琦禅师语录》卷二十“水陆法会”亦记梵琦在此次讲法的内容,云:“洪武二年三月十三日,钦奉圣旨,于蒋山禅寺水陆会中升座。”说法之末仍赞颂朱元璋之功德云:“今日圣天子,普度幽冥,令臣僧梵琦说法,度诸佛子,所冀一言之下,泮然无疑。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如梦忽觉,如莲花开。”

洪武三年之法会,举行于蒋山之灵谷寺,明末憨山大师记其事云:“洪武三年,诏天下高僧,安置于天界寺,建普度道场于钟山灵谷,名流毕集,大阐玄宗,御驾躬临,亲闻法喜,而法道之盛,不减在昔,何其伟与!”[ 《雪浪法师恩公中兴法道传》,《憨山老人梦游集》卷第三十,续藏经本。]可知此次法会不减于元年和二年之盛。宋濂虽然没有记载到此次法会,不过这个时期宋濂一直在南京,参加这次法会应该是无疑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