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史上被活活饿死的雄主国君

先秦史上被活活饿死的雄主国君们都有谁?国君是一国之主,侯国范围内的土地财产都是他的。他们锦衣玉食,用曹刿的话说,这是一些“肉食者”,正所谓是“饭来张口”,应该不知道飢饿为何物。既便是那个卧薪尝胆的勾践,也只不过是表示一下与民同艰苦共患难而已,至于说到吃饭,是根本不用发愁的。然而,凡事都有个极端特殊和例外,先秦还真有几个饿死的国君。而这些国君都曾经称雄一时。

齐桓公

齐桓公是春秋时期的第一位霸主,他尊王攘夷,一生“九合诸侯一匡天下”,真可谓是风光无限。但是,这人却有两个毛病,好色并且任用小人。君主有这其中一个毛病就够受的啦,齐桓公竟然佔了两个!

齐桓公有三位夫人,受宠幸的姬妾更是很多,仅仅是地位相当于夫人的就有六个。不幸的是,三个夫人都没有生儿子,而他的几个儿子都是姬妾生的,且都有想法继承君位。更为糟糕的是,齐桓公并没有处理好继承人问题。他先是和管仲一起把公子昭立为太子,并把他托付给宋襄公。长卫姬生的儿子叫做无诡,她通过易牙在桓公面前说好话,又通过竖刁给桓公送礼,这个儿子也得到了宠幸。就这样,桓公又答应了易牙,立无诡为太子。

齐桓公身边有三个小人:易牙、开方和竖刁,他们三人非常受桓公宠信。有一回桓公开玩笑,说不知道人肉是什麽味道,易牙回家杀了自己的儿子,做成菜餚给桓公吃,桓公认为易牙爱他胜过爱儿子。开方本来是卫国国君的公子,离开父母来到齐国侍奉桓公,父亲死了也没有回去奔丧,桓公认为开方爱他胜过爱自己的父母。竖刁是个厨子,自己阉割了来到齐国宫中,桓公认为竖刁爱他胜过爱自己的身体。本来,管仲临死的时候曾经对桓公说过,这三种情况都不符合人之常情,劝桓公驱逐这三个小人,桓公当时也答应了,可是后来还是亲近任用了这三人。

齐桓公当国君的第四十三年(前643)上,病重不起,五公子并不管父亲病情安危,而是各自结党,要求立为太子,继承君位。他们攻佔朝堂,大打出手,相互攻战,根本不管齐桓公的死活。易牙和竖刁借助宫内宠臣,佔领了朝堂,他们和所拥戴的无诡把朝堂和桓公的寝宫用大牆间隔开来,只留下一个小洞供人进出送饭。后来,老爹的饭也没有人管了,一代雄主齐桓公就这样活活饿死在寝宫中。

桓公的尸体丢在床上六十七天,尸体生满蛆虫以至于爬到了门外。后来,易牙和竖刁一起杀死了诸大夫,拥立了无诡为君,这才将齐桓公装殓入棺。

楚灵王

楚灵王是楚庄王的儿子,名字叫做围。本来,楚庄王将王位传给了公子围的哥哥,就是楚康王。楚康王死后王位传给了自己的儿子员,就是郏敖。郏敖让自己的叔叔公子围做令尹,可是在他即位第四年上,竟然被这个叔叔用帽带勒死在宫中。就这样,公子围当上了楚王,即楚灵王。这个楚灵王好大喜功,他在位期间不是召会诸侯会盟就是攻伐他国,几乎年年动用刀兵。他还建造了一座章华台,搜罗美女填充其中,下令让逃亡者在裡面服役。在他当王的第十一年(前530)上,又发兵攻打徐国以便震慑吴国,自己却住在乾溪这个地方作乐,直到第二年春天还捨不得离开。

楚灵王有三个弟弟,子比、子皙和弃疾,其中,子比逃亡在晋国,弃疾带兵驻扎在蔡国。楚灵王以前杀死了蔡国的大夫观起,他的儿子观从逃到了吴国。由于百姓们不堪其苦,观从就劝吴王讨伐楚国。观从假借公子弃疾的名义从晋国召回子比,并促成了两人结盟共同讨伐楚灵王。兄弟三人联手攻入郢都,入宫杀死了灵王的太子禄,拥立子比当了楚王。子比任命子皙为令尹,弃疾为司马。王宫清除后,观从又率领军队进攻楚灵王。到了乾溪观从向楚国官兵宣佈说:“楚国已经拥立新王了。先返回国都的,保留官爵财产,后返回的一律流放。”楚国的官兵一听纷纷逃离楚灵王返回楚国。

楚灵王听到了太子禄被杀的消息,一时失魂落魄,竟然从车上跌落下来,说:“我杀别人的儿子太多,能不落到这步田地吗?”跟随楚灵王的大臣和官兵都离开了他,楚灵王于是一个人在山中徘徊,连村裡的民众也没有敢收留他的。半路上,灵王遇见了过去在宫裡的涓人(洒扫清洁之人),对他说:“你替我找口饭吃吧,我已经饿了三天了。”涓人说:“新王刚刚下达诏令,有敢给您送饭并与您一起逃亡的诛灭三族,何况我也没地方寻找食物。”灵王实在走不动了,便头枕着涓人的大腿睡着了。涓人用一块土块代替,抽出自己的大腿逃走了。灵王醒来不见了涓人,饿得竟然都不能坐起来了。芋地有个地方官叫做申无宇,他曾经两次触犯王法,灵王都赦免了他。他的儿子申亥要替父报恩,到处寻找楚灵王,终于在釐泽找到了灵王,并把他接到自己的家中。楚灵王就死在申亥的家中。

楚灵王是怎麽死的?《史记》只用了一个“死”字,没有说他是自杀或者其他什麽,只能说明,这个饿得已经坐都坐不起来的楚灵王,到了申亥家中,恐怕已经是米水不进了。据此可以判断,这个楚灵王是饿死的。

赵主父

赵武灵王曾经是一个很有作为的君主,他在赵国实行“胡服骑射”,使赵国军队强大起来。他灭了中山国,消除了赵国的“心头之患”。可是在他担任君主第二十七年(前299)上,他做出了一个在当时非同寻常的决定:把君位让给了自己的儿子赵何,这就是赵惠文王,自己当起了“主父”。

赵主父开始把自己的长子赵章立为太子,后来,他又娶了一个年轻的夫人吴娃,因为特别宠爱,等这个吴娃生了赵何以后,就把赵章的太子废了立了赵何。在赵何为王的第三年上,赵国灭了中山国,赵主父论功行赏,大赦天下,并封自己的长子赵章为代地的安阳君,同时派大臣田不礼辅佐赵章。这个赵章平素放纵,弟弟当国王他心中不服。次年,群臣前来朝拜,主父让这个新王主持朝拜仪式,他在旁边观察。安阳君赵章当然也在朝拜当中,表现的非常颓丧。赵主父看到长子赵章反而向弟弟称臣,屈身在弟弟面前,心中有点儿怜悯不忍。于是打算把赵国一分为二,让赵章当代国国王,只不过没有正式施行。

赵主父和惠文王到沙丘游览,两人分住在两处宫殿当中。公子章就利用自己的党徒和田不礼一起作乱,他诈传主父的命令召见惠文王。惠文王的师傅、相国肥义先进去,结果被杀。另一大臣高信就率领卫兵保护惠文王和公子章作战。王室公子赵成和大臣李兑从国都中赶来,调集了周边城邑的军队前来平叛,打败了公子章。公子章逃到了赵主父宫裡,主父打开宫门收留了他,公子成和李兑紧接着包围了主父宫,逼迫主父交出了公子章。公子章死后,公子成和李兑商量说:“我们包围了主父宫,即使撤兵,我们这些人也会被灭族。”于是继续包围主父宫。两人命令宫中的人,最后出来的灭族,宫裡的人全都跑了出来。赵主父想出来却出不来,又得不到食物供给,只好去掏雏雀充飢,三个多月以后,终于饿死在沙丘宫。由于惠文王年少,自身都听人摆佈,根本就控制不了局面,只能任由事情的发生发展。

看看这几个饿死的君主,他们都曾经有所作为或者想有所作为,可是最终却活活饿死,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忽然间想起一句话:“有多少事可以从头再来?”假如这几个人可以预知自己是这样的一种结局,他们会选择另一种方式从头再来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