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文作者 陈士敬

1944年11月8日,来宾沦陷。沦陷以后,来宾的北五、牛岩、大湾,迁江的良塘、七洞,以及柳江百朋、小山共约两百多个自然村,五万余人民群众,纷纷逃难到来(宾)、迁(江)柳(江)边界的西山一带,北至柳江大穴、更腊、官塘、小山,南至来宾华山庙(即那福村后背山),纵横百里的崇山峻岭,成为天然避难区。

逃难区被日寇包围着,东面的牛岩、龙头、陈村,西面良塘、七洞,南面麦村(国民党来宾政府驻地),北面官塘,都有日军骚扰。日寇所到之处,奸淫妇女,烧杀掳掠,使人民目不忍睹,耳不忍闻。

日寇的暴行,激怒了广大人民,纷纷要起来抗日自卫。发出了“他们(国军)不打,让我们来打”的呼声,立下了“休洒英雄泪、誓不做牛马,联络有志士,砍掉敌人头”的誓言。于是大家互相串连,彼此相约到北五莲塘村集会,相讨抗日自卫事宜,得到曾文彬、韦志雄、陈承瑶、熊家谱、曾得林、张有贵等人的大力支持。接着分组到各乡广泛组织武装广大群众,

并由各乡选出代表到六村讨论如何组织建立机构。

经代表酝酿,大家公推曾文彬为来迁柳边区抗日义勇军司令。陈士敬,韦商荣为副司令,陈可扬为政治部主任,熊家谱、韦家兴为参谋,张有贵为军需主任,曾德宁为军需副主任。顾问:陈承瑶、陈可扬。

来迁柳边区抗日义勇军建立了三个支队。支队下设立大队、中队。公推陈显章为第一支队司令,雷炳义为第一支队副司令;韦光群为第二支队司令,第二支队副司令姓名回忆不起了;陈德光为第三支队司令,韦业肯为第三支队副司令。此外,还建立了独立大队,大队长陈可辉。1945年2月宣告来迁柳边区抗日义勇军正式成立。并贴出抗日檄文——“告群众书”,号召大家团结对敌,奋起自卫。组成了三百多人的队伍。

2月间,三支队陈德光,韦业肯探知七洞乡公所敌情,并向司令部报告。经研究决定率领义勇军三百多人,趁敌人每天早上排队报数之机,向敌人开枪扫射,打死打伤几个敌人。并把乡公所的敌人紧紧包围起来。第二天早晨,在良塘的日本骑兵来援救,又被我们义勇军拦路伏击,敌人转退回良塘。七洞日寇一连人,在我们重重包围中,断了水源,把乡公所内的芭蕉根茎一节节砍断拧水来吃。直到第三天良塘全部日军出动再来救援,敌人才得全部逃跑。我们光复了七洞乡。

紧接着一支队连夜派到白山车站,沿线砍倒电线杆,破坏敌人的通讯设施,以此引蛇出洞。我们接连砍倒两公里长的电线杆后,便埋伏好。果然看见敌人坐摇车进入了我们的火力网,一轮枪打死了七个敌人,三人重伤。缴获敌人短六五步枪两支和一些电讯器材。两战告捷,军心大振。

4月初,为了切断敌人交通,经研究决定消灭保护来宾至柳州重要交通线的日本鬼子。这些日寇驻扎在陈岩村,岩洞坚固,大家便研究采取什么办法攻坚破敌,陈可杨提出去驻扎在格兰的国民党军队向林耀华要火箭筒。要来火箭筒后,我们集中力量围攻敌人,把火箭弹射入洞内,展开激烈战斗。结果打死六个敌人,伤者不知其数,逼迫敌人在第三天晚上利用夜色突围,往柳州方向逃跑了。我们追到龙安村,缴获敌人马一匹,长短剑十多把。从此切断了日寇从凤凰到柳州的交通,光复了凤凰。

4月中旬,侦察组探知驻扎在牛岩石之敌约一团人,每天往返大湾,经过黄安、赤土坳。晚上我们分成两组,一组埋伏赤土坳,一组埋伏黄安桥。我们突然袭击,打死敌人两个,打伤敌人五六个,缴获六五步枪一支,军事器材一部分。因为黑夜作战,看不清敌人,杀伤力不大。

4月下旬一天早上,我们决定伏击路过大王村进行骚扰的日寇400多人。当天早上20多个敌人,把掳来的30多头耕牛,赶到大王河吃草喝水。我们与敌人作战近一个小时,打伤敌人两个,缴获耕牛三头。当天下午敌人全部逃往柳州。我们光复了北五乡。

自从来迁柳边区抗日义勇军宣布成立后,一直战斗到敌人逃离本地为止。我们坚持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敌人,保证了五万多避难者的生命财产安全,保卫了抗日游击根据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