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抗战綦江》节选——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六十六军是在民国三十年(1941年)底由军政部第二补充兵训练总处组建成军部,第二补充兵训练总处处长张轸为军长的抗日军队,下辖三十八师、二十八师、二十九师。六十六军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春开赴贵州、云南整训,后开赴缅甸前线。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张轸(1894.4.15.---1981.7.28)

六十六军军长张轸是一个很会指挥打仗的抗日将领。他出身于河南省罗山县营口寨一个贫困的农村家庭,从小入私塾,学习刻苦,后考入开封陆军小学校学习,被保送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深造,北伐时在程潜革命第六军任团长,作战勇敢,指挥有方,升任至副军长。因随程潜反对蒋介石,程潜失败后被迫下野,张轸也离开军队到上海等地闲居。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张轸任豫师管区司令,在豫北地区招慕训练了六个营的抗日军队,后被任命为一一0师师长赴台儿庄参加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争。因张轸指挥有方,作战勇敢,受到战区长官李宗仁赞扬,升任十三军军长。后在华中随枣战役中因拒不执行汤恩伯错误的撤退命令被撤去十三军军长职务,战区长官李宗仁为他被撤职大呼不公,蒋介石无奈下令赏给张轸宝鼎勋章一枚,任命为豫鄂边游击总指挥。民国二十八年秋,张轸奉调到重庆南部綦江任第二补充兵训练总处处长兼重庆卫戍司令部渝南警备区司令。张轸和国民党左派李济深、程潜关系密切,和原第六军里中共地下党员李世璋是好朋友,在綦江支持创办渝南中学,委任李世璋为校长,利用学校掩护了一些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张轸赴缅抗日前为渝南中学筹款给张群的信

民国三十年(1941年)日军占领越南,十二月进军缅甸,威胁国际援华大通道滇缅公路,中国政府组织反攻。张轸奉令将补充兵第二训练总处改编为六十六军军部,下辖三个师,其中三十八师由孙立人的税警总团补充兵员组建,二十八师由刘伯龙的重庆卫戍区别动队组建,二十九师由陈刚任处长的第十九补充兵训练处组建而成。注(1)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张轸将军传----《血火人生》书影

六十六军主要由包括綦江在内的重庆周边地区所驻军队组建而成。这些军队兵员补充的主要来源是重庆周边区县征招来的壮丁,经补充兵训练处短期训练后即送到部队,而綦江县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征集壮丁为3660名。民国三十年(1941年)所征壮丁为3851名,加上六十六军军部组建时自愿从军的綦江青年,(包括不少青年学生)两年内参加抗日军队的将近万人。即使按这个数目十分之一的綦江人参加到六十六军行列,六十六军中綦江籍军人也在千人以上。据当年参加六十六军三十八师赴滇缅作战的綦江新盛人胡汉文在綦江政协文史资料10辑上所发表的回忆录记述,他所在的一个连即有十一个綦江同乡,按此推算,六十六军中也应有上千的綦江籍人。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原六十六军在綦江的营房

六十六军在滇缅前线遭遇惨败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川黔路上著名的七十二道拐今貌

据张轸发表在全国政协文史资料67辑的回忆录《入缅参战二十天》叙述,六十六军组成后于民国三十一年(1942年)春开赴贵阳南部地区集训,随即于二月二十八日经云南大理、保山、畹町出了国门,到了缅甸前线。六十六军在缅甸前线也曾有过辉煌的战绩,所辖三十八师一部以二千多兵力在仁安羌解救了被日军围困的七千多英军,获得盟军美英指挥官大加赞扬。綦江籍士兵胡汉文也参加了解救英军的战斗,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士兵们冒着日军猛烈的炮火及枪弹,奋不顾身冲向敌人阵地。他亲眼看到綦江老乡一个接着一个倒在日本侵略者的枪弹下。终于,我军战士从正侧两面同时猛攻,占领了日军阵地,解救了英军被围士兵。注(2)可是,英军士兵被解救后坐上汽车,扔下解救他们的中国盟军慌慌张张逃往印度方向,以致三十八师解救英军部队后陷入了日军包围,不得已翻越荒无人烟的野人山,损失惨重,最终退入到印度。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綦江供应军粮的原始文件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川湘路南段图

张轸率领的军部及二十八师、二十九师奉命前往缅甸城市曼德勒(瓦市)设防。因为当时指挥远征军的既有中国军队的指挥官,又有美英战地指挥官,有时蒋介石还亲自下命令指挥军队行动,没有形成统一的指挥系统,六十六军既奉命前往曼德勒防守,其中一部忽又被命令回守腊戍。同时因为缅甸是英国殖民地,人民对殖民者怀有仇恨,而抗日战争时中国和英国是盟友,一些缅甸人民像仇视英国殖民者一样仇视中国士兵。当时缅甸人民还没有看清日本侵略者的凶恶面目,错把日本侵略者当成帮助摆脱英殖民统治的朋友,给日本侵略军带路袭击中国军队,给日本飞机轰炸指示目标,甚至开车撞击中国军队的军车。六十六军进入缅甸后,地形不熟,消息不灵,加上错误混乱的指挥,终于被日本侵略军分割包围,不少中国士兵倒在了异国他乡的土地上,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献出了生命,六十六军二十八师、二十九师及军部建制被打乱,被迫退回国内,一直退到怒江东岸。不少被打散的战士经历了千辛万苦,穿密林,过高山,渡大江,终于回到了怒江东岸。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第一次滇缅抗日伤亡情况

六十六军余部坚持抗击日本侵略军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著名的七十二道拐

六十六军下辖的三十八师退入印度后补充了人员,成了中国驻印军的一部份,包括綦江新盛人胡汉文在内的活着的綦江籍战士全都成了中国驻印军战士。后来参加了驻印军的反攻,一些綦江籍战士在反攻战场上又倒下了。二十八师、二十九师残部渡过怒江后经保山退到了大理下关,远征军总指挥部在下关设立了原六十六军官兵收容站,收容了五千多名士兵。据原六十六军二十八师营长罗再启回忆录(注3)及云南保山市志办编写、云南出版社出版的《滇西抗战史》记载,六十六军惨败后番号被撤销,二十八师、二十九师残部合编为新编二十八师,编入了七十一军。经过了近两年的训练,到了民国三十三年(1944年)四月,中国军队强渡怒江,向盘据在滇西的日本侵略军发起了反攻。新编二十八师奉命渡过怒江,向日军在怒江西岸的松山阵地发起攻击,并且担任了对松山的主攻任务。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惠通桥

松山是怒江西岸海拔二千多米的一座高山,居高临下可以腑瞰怒江东岸和西岸的滇缅公路。日军在松山上历时近两年修筑工事,建成了碉堡密布、战壕纵横、地上地下连通,异常坚固的防御工事体系,控制住穿过怒江的滇缅公路,仿佛卡在滇缅公路上的一根毒刺。新编二十八师奉命攻打松山日军阵地,因为进攻武器差,特别是缺乏摧毁敌人坚强工事的重火力,进攻一次又一次失败了。新编二十八师强攻日军松山阵地整整两天,损失惨重,丧失了战斗力。后来中国军队调来重火炮,继续强攻,终于攻下了松山日军阵地。据龙陵县政协文史委主任何尊山介绍及《滇西抗战史》记载:强攻松山战役中,中国军队倒下了七千多战士,其中新编二十八师阵亡的战士最多。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川黔公路依山而建,工程艰险,山势陡峭,弯道频繁,虽经半个多世纪的风雨侵蚀,如今仍保持完好。

六十六军中綦江籍战士到底有多少倒在了异国他乡,据侥幸活着回来的胡汉文回忆录中所说,他们连十一个綦江老乡只回来了他一个。胡汉文所在的连牺牲了十个綦江籍战士,六十六军所辖三十八师、二十八师、二十九师呢?参加六十六军远征作战的綦江籍战士到底牺牲了多少?这个数字因为资料缺乏现在已经无法统计,也许有几百,也许上千,綦江人民为抗击日本侵略者,为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献出了他们许许多多优秀儿女。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始建于1936年的川湘公路綦江三江大桥

注(1)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远征军印缅抗战》第二章,张轸《入缅抗战二十天》。

注(2)綦江政协文史委编《綦江文史资料》十辑。

注(3)云南省图书馆馆藏文献罗再启撰《新编第二十八师保卫滇西边防纪略》。

本节参考书目资料: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远征军印缅抗战》、全国政协文史资料8期杜聿明《中国远征军入缅对日作战述略》,宋希濂《远征军在滇西的整训和反攻》,郑洞国、覃异之《中国驻印军始末》、解放军出版社出版《中缅印战场抗日战争史》,綦江政协文史资料,云南图书馆藏资料。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畹町桥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六十六军在綦江组建开赴滇缅前线

綦江老城门宾晖门(东门)入口

我从2012年参与綦江区政协主导下,由张健主编、胡世博副主编的《綦江历史文化集萃》《抗战綦江》《抗战綦江历史档案文献》《綦江街镇历史文化丛书》《民国綦江辑要》等图书的编辑出版工作。

闲暇之余,我把这几本书中关于六十六军在綦江的历史档案文献挑选出来,汇集成篇,以飧读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