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流氓"碰上的可是"泼皮"!~

无名份更浪漫 收藏 2 15
导读:这回"流氓"碰上的可是"泼皮"!~

这回流氓碰上的可是泼皮!


“水浒” 里头好汉杨志落魄街头,在东京贱卖自己祖传的宝刀,却不料遇上个泼皮牛二。那泼皮为了得到那宝刀,一阵胡搅蛮缠,惹得青面兽火起,只一句“直娘贼” 便手起刀落,斩了那牛二。那牛二其实没有什么本事,武艺是绝对不会比杨志高的。之所以敢横行乡里,还敢招惹上青面兽,只有一个泼皮通用的法宝,就是“横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 。不过他敢惹上青面兽,当时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死亡后果,那就不知道了,施耐庵没说。


现在的朝鲜就有些牛二的意思。大凡泼皮都是在街上混饭吃的,就是那些有奶便是娘的主儿,谁给钱就给谁办事。以前老金耍起横来跟中国招呼都不打,在苏联的默许下试图打破朝鲜半岛的平衡,最后出来收拾残局的是中国人,牺牲了无数英勇好儿女,欠下前苏联一屁股债,为的什么?别以为是为了跟那泼皮去结下“用鲜血凝结成的友谊” ,那是为了中国自己的国家安全,打到自己家门口来了,不得不要保家卫国。四次战役,态势对中朝方不利,老金便要中国军队为他垫背,最后是彭总说了句,志愿军战士的生命也是宝贵的,把老金一脚踹了回去。


朝鲜战争结束之后,老金立马变脸,让中国马上走人,走人也就算了,马上就傍上了前苏联那大款,胡说什么朝鲜战争主要还是在他老金的指挥下由朝鲜人民军取得的,中朝关系从此陷入低谷。没几年,赫鲁晓夫上台,走的是务实化的外交路线,对这泼皮爱理不理,泼皮的裤兜里没钱就又紧张了起来,这时候他想起了中国。那一年国庆,中国原本并未打算邀请老金。老泼皮便在机场的寒风中等着,看看中国的邀请电报还不到,急了,不请自来,给中共中央打了个电报,问为什么不邀请他?周拿着电报去问毛,如何处置。毛沉吟片刻,答曰:“他要来,就让他来吧。”来了干嘛?当然是来要两个小铜板花花。


冷战期间,这泼皮可没有怎么想过“鲜血凝结成的友谊” 。中苏交恶之后,仍然偏向前苏联,甚至开放领空让苏军的战机和侦察机可以贴近中国领空进行侦察和骚扰活动,还多次向中国提出领土主张。这“中朝人民万古长青的友谊” 大概早飞到爪哇国去了。


中国申办2000年奥运会,投票时前两轮都跟悉尼打个平手,关键的第三轮,中国输了。输了的那一票,说给谁听谁都不信,就是那朝鲜泼皮!据说是为了报复中国与韩国建交,让中国人在龙年在龙的故乡由龙的子孙们举办中国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奥运会的梦想破灭。虽然后来中国还是赢得了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权,但是谁都知道哪个含金量更重些。


1994年,当朝鲜半岛爆发核危机的时候,老泼皮还活着。虽然是泼皮,好歹一点世面还是见过的,知道“美帝国主义是纸老虎” 这句话不是谁都能挂在嘴上说的,还是拉下脸回头来求中国。这一次,中国又拉了他一把,还是为了保家卫国,毕竟心里清楚失去朝鲜这个缓冲区,对中国有害无益。但是前提是,不能搞核武器,不能搞装备竞争,所以才有了那个朝美协议。要知道,泼皮胆子已经够大了,要是手里再有把吹毛断发削铁如泥的宝刀,那街上可就乱了。万一借钱不到红了眼,不定哪一天还提着刀砍到自己头上来。所以,这些年尽管朝鲜闹饥荒,中国还是尽量维持着糊弄着这泼皮,当然再也不可能象以前那样免费加义务了,养泼皮就是为了让泼皮对付一下街上其他的泼皮,给你钱,你就得听话。


现在泼皮不听话了,老的死了,小的继承了衣钵,似乎又更泼了些。他也知道要饭的日子不好过,家里被自己折腾得只有四面墙,连吃饭都成问题。穷极思变,要变是好事,不过得老老实实光明正大地变,锐意改革,把自己家搞搞好,勤劳致富嘛,可是泼皮的本性决定了他还是要走歪门邪道,他这回看上的是富甲天下自封为“世界警察”的美利坚流氓,打定主意找个办法要敲他一笔,因为这个流氓自己带把刀在街上走,最反感的就是别人学他也搞把刀出来,上次不就是出钱给人家叫人家别带刀出来吗。泼皮的提出的口号是要以“超强硬对付强硬” ,想好敲诈的办法后,他就升上火,拉起破风箱,咋咋呼呼地告诉别人,看好了,看好了,我这回自己也要打一把宝刀,成不成无所谓,能唬住你就是好刀!他敢这么牛无非就是看见流氓正忙着冒充警察殴打伊拉克,暂时无暇分身对付他;还有就是流氓真要打上门来,后面还有个中国顶着,因为中国现在还用得着他,撒手不管是绝对不可能的。死缠烂打之下,老流氓还真的一下给搞懵了,不知道泼皮昨晚吃的是哪一服药。


不过小泼皮到底还小,不象他老子那样经历过世面,曾经打过架。他不知道流氓就是黑社会,黑社会急了是会跟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做事的手法心狠手辣,不然算什么黑社会?1994年,克林顿就差点对泼皮来一次外科手术,你以为现在的小布什就没这个能力?不是,流氓虽然黑,但都是在江湖上混的,江湖上混有江湖上混的规矩,中国现在的面子虽然不大,但还是有一点的。他知道泼皮是中国一直养了多年的,打狗的事情还得看主人什么态度。可是他不知道小泼皮不像老泼皮,多少还知道些轻重,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现在不大听话了。所以江主席访美,小布什问他小金是个什么样的人,要不要和平?江主席轻答,我也不晓得。因为现在中国还有些耐心,所以很主动的做东请客把泼皮和流氓都叫家来,想要做做和事佬,和平解决这个核危机。问题就是就怕这个小泼皮真的以为流氓都怕了他,得寸进尺,偏偏流氓惹火了也不买账,穿上警服就把泼皮按在我们家门口地上暴打。那时中国的反应大概就不止“不赞同朝鲜单方面退出核不扩散条约” 了。万一泼皮一不小心真瞎搞出把宝刀,流氓可就会掏枪毙了他!


等大家都烦了这泼皮,说不定大户人家会对流氓努一下嘴暗示暗示,你要想收拾他?教训教训也好,不过只能砸了那破风箱,破炉子,给他放点血,多了不行,溅到我家门上也不行。大户人家不怕泼皮闹翻了天?不怕,泼皮就是泼皮,何况还是自己养的,能不知道他有几斤几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