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934年(11)----抗战十四年大揭秘之抗战前夜

1934年(11)

中共中央与中央红军开始长征(2)

针对西逃的红军,蒋介石急忙调兵遣将。他调围剿中央苏区的西路军参谋长兼第1纵队司令湘军的刘建绪所部,开赴广西桂林市东北部的全州县,又调桂军主力第15军夏威部在全州以南布防,与刘建绪部共同组成拦截红军的正面防线。桂军担任桂林市的兴安县、灌阳县和全州县至全州县的黄沙河镇一线的防御;湘军担任湖南衡阳、永州零陵区、东安县至黄沙河镇一线的防御。再调围剿中央苏区的第六路军总指挥,广东名将薛岳沿湘桂公路祁阳、零陵、黄沙河一线组成湘江以外的第二道防线,也为监视湘桂两军围堵红军。中央军周浑元的第3纵队、湘军李云杰的第4纵队、湘军李韫珩的第5纵队从东面追击红军,把红军压向湘江防线,以达到歼灭红军于湘江东岸的目的。19341116日,湘桂军阀达成“全州”协议,全州防务由桂军负责。

从上面的军力部署看,蒋介石是调动了各军中最能打仗的主力部队实施围歼,可见,蒋对湘江东岸歼灭红军主力是下了大的决心了。夏威、刘建绪和薛岳都是保定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各自都曾有过辉煌的战绩。广西方面由素有“小诸葛”之誉的白崇禧负责部署围歼红军。白崇禧安排夏威第15军设防桂北的全州县、灌阳县和兴安县及湘桂边境的清水、高木、永安、雷口四关;部署廖磊的第7军镇守桂林南部的桂林市的恭城县、恭城县的龙虎关、贺州市的富川县、贺县(贺州市的前身)等地。

按照上面的部署,桂军设防的重点是在北部。1118日,红军已经进入广西境内,并与桂军发生交战。不过白崇禧此时接到来自上海的密电,这使他改变了之前的军事部署。密电内容即告知白崇禧,蒋介石欲借追缴红军之名,达到一举铲除红军、广东和广西“三害”。白崇禧可不想让蒋那么容易达到目的,虽然他在对付红军上面从不手软,但也不愿为此拼掉自己的本钱。他想出了一个两全的办法。随后,白电告蒋,要求将夏威部主力南撤,原防务由湘军接管。蒋介石于22日下达了准许桂军南撤的复电,并发电要求何键派湘军南下全州接防。

其实,白崇禧是想把他的主力部队布置在桂林的东和东南部,以免红军深入广西腹地,而让出北部防线,让红军迅速向北穿过广西境,桂军再追歼红军的后续部队,追着尾巴打。这样既能消灭红军的部队,又不会使桂军伤筋动骨,而让湘军和红军硬碰硬死磕。所以,白崇禧接到复电都没等湘军接防,就即刻下令连夜将在全州、兴安、灌阳布防的夏威所部主力撤往南部的恭城,全州仅留有了两个营的干训队,兴安和灌阳各留了一个团,等于是给红军让出了一条通道。何健的湘军也不傻,磨磨蹭蹭到了19341127日才进入全州县城,直到121日湘桂军才接防了湘江上的所有渡口,期间一共9天,全州县到兴安县段的湘江门户洞开。

1122日,林彪的红一军团侦察发现全州的桂军已经南撤,林彪急忙向军委报告。112517时,军委命令红军从全灌兴三角地带西进。桂军主力则于1126日从灌阳南面的恭城县悄悄向北调动。1127日下午,红一军团抢占了全州以南到兴安县界首镇以北的湘江所有渡口。28日凌晨,桂军在灌阳县以北的新圩乡向红三军团发起进攻,正式打响了湘江战役。

为了保证红军的西进线路畅通,红三军团按照军委命令,在新圩南面的马渡桥建立了阻击阵地,以防止灌阳县城方向的桂军北上切断红军西进通道。另外,为保证红军顺利通过湘江,军委还部署红三军团在界首阻击北上的桂军,部署红一军团在脚山铺阻击南下的湘军。

1127日开始,红三军团第五师师长李天佑率两个团和军委炮兵营3900余人在新圩阻击夏威的第15军。夏威部队在飞机的支援下猛烈攻击阻击部队,到29日,红五师伤亡惨重。师参谋长和14团团长、副团长、团参谋长和政治部主任牺牲,14团政委、15团团长、政委均负伤,营以下干部大部牺牲,全师伤亡2000多人。30日下午换防部队红六师红18团赶到新圩,红五师移交防务后迅速赶至界首过江。换防的红18团坚守到121日中午,2000多名将士大部分壮烈牺牲,少数突围的战士也被地方民团杀害。最惨痛的是按照军委命令于30晨赶到新圩枫树脚换防红六师的红34师。34师接到命令时新圩枫树脚阵地已经失守,但是该师并不知晓,结果造成部队陷入桂军的层层包围之中,4300余人的队伍最后全军覆没。121日晨,突破新圩红军阵地的桂军又向西追击红军,在湘江麻子渡疯狂袭击大量未来得及过江的中央红军部队,红军损失惨重。

3军团一共有红456三个师,红5和红6师打了新圩阻击战,另外的红4师则部署在兴安县的界首镇,这里是中央红军过湘江最主要的渡河点。彭德怀将他的指挥部设在界首渡口附近不到100米处。28日,红4师三个团全部到达界首,在界首附近的湘江两岸布防。29日,桂军开始向界首渡口以南5公里的光华铺村红军阵地进攻。敌机不断袭扰,多次炸断渡河浮桥,红军便多次修复浮桥。桂军除正面进攻红军防守阵地,还从侧面迂回攻击红军阵地。最危机时,桂军两次攻到离彭德怀指挥部不足百米之地。部分桂军甚至一度占领了渡口,幸亏红十团玩命冲杀才又夺回渡口。30日上午,军委第一纵队从界首渡过了湘江,傍晚,中央第二纵队过江。守卫渡口的红十团团长和红4师参谋长先后牺牲,红十团政委杨勇负伤。30日中午,光华铺失守。

121日清晨,大雾弥漫湘江。红三军团红4师和从新圩撤出的红5师主力在界首西岸阻击南面突破光华铺红军阵地的北进之敌。红六师主力在界首东岸阻击从兴安县北上的东岸之敌,掩护疲惫不堪的拖后部队红八、红九军团从凰嘴渡口渡湘江。到121日中午,中央红军主力大部分渡过了湘江,负责掩护的部队也相继撤离,最后撤退的是红四师,界首战斗结束。

国共双方投入兵力最多的是脚山铺阻击战。国民党方面是第1路追剿司令刘建绪指挥的湘军部队,总兵力六、七万人。红军方面是林彪红一军团的三个师,总兵力不到两万人。红一军团在全州南面16公里处的鲁板桥、脚山铺一线构筑了防御工事。脚山铺北南距军委纵队渡河的界首渡口约30公里。29日晨湘军开始进攻脚山铺阵地。战斗也持续了3天,红一军团伤亡惨重,五团政委牺牲,两个师共损失近4000人,军团政委聂荣臻、四团政委和五团团长负伤。121日中午,得知界首渡口渡江成功后,红一军团在军团首长指挥下撤出战斗,向西转移。

渡过湘江的红军也不安全。2日,桂军在桂北编组两个追击队,夏威15军协同桂北区民团联队为第一追击队,廖磊第7军为第二追击队。追击队共分9个纵队,向西继续追击红军不断猛打,期望迅速将红军赶出广西地界。12月初红军翻越五岭中最高的山峰“老山界(越城岭),这也是红军长征路上翻越的第一座大山(主峰为2141.5米)。128日和9日,红三军团红4师在桂林市龙胜县的泗水乡、马堤河等地阻击桂军,确保红军安全渡过广西境内的最后一条河——浔江。

1211日红军在逃离不堪回首的广西地界之后,到达了湖南怀化市的通道县。清点人马损失方知,加上前三道封锁线的损失,中央红军从长征出发时的8.6万余人,锐减至3.1万余人,仅湘江战役,红军牺牲和失踪约31千人,被俘约6千人。曾经强大的红军经过湘江战役的惨败,面临的最大危机便是该向何处逃命以保生存。但是,对于活着的红军来说,他们的噩梦就要结束。因为红军和共产党中最英明的领袖毛泽东即将复出,他是红军的希望,也是中国的希望。

1212日,中革军委临时决定在通道县城召开紧急会议。在红军遭受重大挫折之后,与会的周恩来张闻天王稼祥坚定地支持了毛泽东的意见,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军事力量薄弱的贵州前进,寻机北上再与二、六军团会合。

1213日,中央红军从通道分两路西进。一路由当时通道县城的县溪镇向西北方向疾进,经怀化市靖州县的新厂镇和平茶镇分两路进入贵州;另一路由通道县的播阳镇进入贵州黎平县的洪州镇再向黎平进军。14日,中央纵队进入贵州,15日红军占领黎平县城。18日,得以喘息的中共中央又召开了政治局会议,参加者有:周恩来(主持会议)、博古、毛泽东、陈云刘少奇李德等。会议决定:

1、放弃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的决定;

2、在川黔边(遵义西北)地区建立新的根据地;

3、对阻拦红军的黔敌部队予以消灭。对蒋、湘、桂诸敌,应力争避免大的战斗;

4、在适当的时候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以便审查黎平会议的决定和总结第五次反围剿以及长征以来军事指挥上的经验教训。

黎平会议结束了从193111赣南会议以来的三年多时间里,中央领导层排斥毛泽东的局面,中央绝大多数领导人终于开始思考、赞同、支持和拥护他的正确主张,从而为遵义会议确立毛泽东在中共的核心领导地位奠定了基础。

黎平会议之后,红军开始向以遵义为中心的黔北地区前进。1231日,军委纵队到达贵州省黔南州瓮安县的猴场(今为草塘镇)。为向西北突破乌江和确定红军进入黔北地区以后的行动方针,中央政治局于193511日在猴场再次召开会议重申黎平会议的决定,进一步强调建立川黔边新苏区的方针。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