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观察者网

作者:沈逸,复旦大学国际政治系副教授。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沈逸]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先生的女儿、CFO孟晚舟女士,由于美国的要求,被加拿大非法扣留了。

以强硬著称的美国总统经济顾问库德洛,在G20中美首脑工作晚餐之后被任命为美方负责推进落实工作晚餐成果的人,在12月10日向新闻媒体表态时,“不确定是否会利用此事来推进谈判”。

毫无疑问,尽管强硬,库德洛还是没有那个勇气直接把话挑明:美国就是准备采用包括精准的政治性“绑架”在内的所有手段,来迫使中国就范,确保未来90天即将进行的中美谈判,实质性地进入“美方布置作业,中方完成作业”的状态。

在加拿大举行的听证会,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明:加拿大法官表示,是否引渡孟晚舟,取决于美方在未来60天的时间里是否提出引渡要求;目前为止,美方没有提出引渡要求。

“人质在渥太华的手上,如果60天里北京满足我华盛顿的全部要求,可以考虑释放人质”,如果是拍电影,在库德洛和加拿大法官的表态之后,配上这么一段旁白,大致是不会有太大的不和谐之处的。

沈逸:“绑架”孟晚舟提醒人们,注意霸权衰落带来的风险

加拿大华人要求释放孟晚舟,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注视着北京崛起的山姆大叔,正在变得越来越焦虑,这种焦虑,源于宗教情节和现实冲击的混合:无法简单、有效直接地遏制来自北京的挑战,对山姆而言,不仅是在现实世界中被赶超,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世界中意味着被上帝抛弃,从上帝的选民、宠儿,变成弃子;这是无法容忍的。

“美国人讨厌失败者,喜欢取得胜利”,这是巴顿将军的扮演者在电影里咆哮着吼出的台词,“揍得他们灵魂出窍,掏出他们的内脏来润滑我们坦克的履带”,这不仅仅是好莱坞的台词,也是美利坚精神内核的真实写照。

换上比较文绉绉的话,1940年代,X先生的长文中,明确指出,苏联对理智的逻辑并不敏感,却对实力的逻辑非常敏锐;他们会将自己的权力布满世界盆地的各个角落,直到遇到无法逾越的边界为止。这话不仅适用于苏联,也是美国内心真实想法的外部写照。

自罗伯特·吉尔平以降,大量有关权力转移的著作实际上都提到两种不同类型的风险:第一种风险,是新兴的大国雄心勃勃的主动挑战原有的霸权;第二种风险,是传统的霸主因为恐惧新兴大国的挑战,在认定自己力量仍然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发起的预防性行动。

这里的预防性行动,不同于小布什政府时期的所谓“先发制人”,先发制人是战术和策略层面的,预防性行动,或者,更直白的说,预防性战争,是专指衰落的霸权对其认定的挑战者实施的行动。

但美国的社会科学研究通常是被一群叶公所支配的,当其所描述的龙真的降临时,叶公们通常被吓得够呛,然后赶紧把之前的研究成果修正下,以符合政治正确、美国国家利益以及个人主观情感的三重需求。

因此,今天的世界,人们只记得修昔底德陷阱,还反复强调中国不能挖坑,不能跳坑,反而把那个不断搞事情的美国,给描绘成人畜无害的路人。

这种错误的搞法,是美国滥用自己超强的软实力导致的。由此导致的最严重的后果,美国认定可以依靠“自己生病,别人吃药”的方式,用胁迫的方式让他人承担自己的成本。

而从2016年总统选举开始,这种美国病变得日趋严重,一如福山曾经指出但很快因为过于真相就缩回去的那个判断,当今美国,面临的是严重的政治衰朽;理论上,特朗普的上台,同时蕴含着美国政治涅槃重生的机会;不过显然,就截至今天的事态发展来看,这种涅槃并没有出现,甚至还出现了相反的倾向:愈演愈烈的政治衰朽,已经蔓延到了严重失控的边缘。孟晚舟的被“绑架”,就是最新的体现。

孟晚舟被“绑架”中透露出的最重要的信息,就是美国确实有一股力量,可以在事实上架空美国总统,实施一些对美国外交和国家安全构成重大影响的行动。

纽约某个区的检察官,必须通过司法部,乃至国务院,才能给加拿大发司法协作请求的;这种事情,不会绕开司法部部长,国务卿;而华为,孟晚舟与中美关系之间的关系,在这个圈子里,不会存在任何的误读和误解。

但从特朗普事后的表现看,无论是推特上截止北京时间12月11日上午11时30分为止的沉默(他忙着怼科米,就白宫幕僚换人的事怼媒体),还是纳瓦罗的洗白式否认,和博尔顿的背锅式否认,又或者是库德洛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隐晦威胁,都在展现某种《纸牌屋》第二季的整体感觉。如果真要套用阴谋论的框架来看,或许白宫内部那个“北极星”,又一次默默地发挥了自己的作用,悄悄但有力地借助美国和加拿大“独立且完善”的司法系统,轻轻地在刚刚准备悬崖勒马的特朗普背后,推了一下。

这无疑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中国不做必要的回应,那么美国将得出错误的结论,而大量的中国精英人群将因此面临恐怖的威胁,对比下孟晚舟被“绑架”和之前某公司在5G投票以及创始人女儿与公众发生龃龉之后的反应,就可以清楚地看到“寒蝉”效应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发挥了作用。

如果中国做出的反应过头,那么对相当数量的有心人来说,显然是一件正中下怀的事情,反正中美政府拼一场,惨胜的那个躺在手术台上等着有心人来收拾残局,无疑是非常美妙的。

有个可以部分借鉴的案例,以色列当初建国的时候,第一次中东战争,某日,两个以色列士兵被阿拉伯联军抓了,当时负责指挥军队的传奇独眼将军达杨到前线阵地,请某个基层军官帮自己解决这个难题,那军官带了几个手下,开着辆吉普,也不吃午饭了,直接冲到对峙的阿军阵地上,一顿混战,抓了两个活口回来,交给达杨,然后,就是公开、透明的谈判,换人,解决。那军官就是后来一直做到以色列总理的沙龙。

中国有句老话,“故君子可欺之以方”,孟晚舟被扣了之后,境外反华媒体掀起的一波国籍讨论,以及后来英美媒体聚焦“欺诈银行”,乃至有关国际法和国内法管辖的讨论,都是这种用来欺负中国这个君子的“方”。

中国当然不能头脑一热的直接翻桌子,但面对已经使出绑架女儿勒索父亲姿态的“超级流氓”,继续温良恭俭让那就真的是重复宋襄公式的仁慈了。

这事情告诉我们,当前美国这个霸权已经被衰落导致的焦虑逼迫到了某种特殊的状态,加上国内政治的干扰,昔日的超级大国完全可能采取一些类似帕金森震颤的预防性行动,这种行动必须被坚决、有力、但有节制的阻断。掌握必要的强势博弈技巧,帮助这个持续衰落中的霸权摆脱这种震颤状态,走向更加健康、稳定、对称的新时期,是当下中国面临的最重要的战略任务,也是崛起前面临的最艰巨的考验之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https://www.guancha.cn/ShenYi/2018_12_11_482875_s.shtml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