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上周举行的阿根廷G20峰会上,美中关系似乎获得了改善,特朗普总统称他已经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达成了重要共识。可就在这时,局势发展到了另一个方向:应美国官方要求,加拿大拘捕了中国科技巨头之一华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据称理由是华为公司有制裁欺诈行为(sanctions fraud)并违反了美国的出口管制规定(violations of U.S.export controls)。 孟晚舟并非仅仅是通信设备和手机制造巨头华为公司的一名高级管理人员,她还是该公司创立者、总裁任正非的女儿。这就好像是由于史蒂夫·乔布斯的女儿因为帮助打理苹果公司而遭到中国拘捕一样。北京已经要求立即释放孟晚舟并指责美国政府侵犯了中国公民的权利。

扎卡里·卡拉贝尔:通过拘捕华为高管来遏制中国是愚蠢的
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财经频道评论员扎卡里·卡拉贝尔2018年12月8日在美国《华盛顿邮报》刊文:《通过拘捕华为高管来遏制中国是愚蠢的》
此事发生的时机再糟糕不过了,从目前获得的信息来看,这件事反映了特朗普政府内部的混乱已发展到何种程度。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称他在拘留行动开始前已经从司法部获悉了此事,但他并未将此事告知特朗普总统。令人十分吃惊的是,白宫内部竟然没有人意识到此事对脆弱的美中贸易停战局面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从美国国内法律的角度来讲,此次针对华为及其管理层的行动也许是有法可依的,不过这绝对是一个极其骇人听闻的政治错误(a hideous political mistake)。也许华为公司在其出口到伊朗的通信设备中使用了美国制造的零部件,在这种情况下,华为公司的确违反了美国对伊朗的制裁法案。

不过,即便在案情更加清晰明确的案件中,不要忘了也还有“公诉裁量权”(prosecutorial discretion)的存在。不是每个可以提起诉讼的事件都应该被提起诉讼,也不是每个事件在被提起诉讼时起诉方都应该死抠法律条文。在国际案件中,情况就更是如此。如果美国想对崛起的中国做出一点反应,如果美国面对自己国际地位下滑希望做出一些动作,采取这样的手段是十分愚蠢的。

早在2016年奥巴马总统执政时期,美国商务部就认为该公司违反了对伊朗和朝鲜的出口禁令。2017年春,美国财政部针对华为公司启动了调查程序。甚至早在2012年,美国国会的一个委员会就认为华为公司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了潜在威胁,原因是该公司具备在手机中植入间谍设备的能力,而且该公司还与中国政府关系密切。美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已经将华为排除在了下一代5G通信网络建设的采购名单之外。

考虑到美国政府有能力命令其他国家如何做生意,即便上述关于华为的所有怀疑都是正确的,如此针对这家公司也是十分可笑的。的确,华为公司与中国共产党之间存在关系,可这种关系比起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五角大楼之间的关系又该如何评价呢?

更加重要的一点在于,如今的全球供应链已经把很多国家和数量庞大的制造商进行了深度的互相捆绑。以三星为例,这家公司如今位列华为之后,是伊朗市场上的第二大手机品牌,而瑞典通信设备制造商爱立信也顶着制裁一直在向伊朗销售设备。

由于全球零部件采购具有复杂性,要想伊朗消费者购买的产品中没有一点美国知识产权的影子是不现实的。可以说,在伊朗等受制裁国家销售的产品中,这些公司如果能够不使用美国零部件,那么它们也许会有更好的利润表现。

当然,三星和爱立信两家公司都来自美国的盟友,而华为则来自被很多人视为美国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中国。从社交媒体和专家评论等来自中国社会的最初反应来看,中国人普遍认为美国此举其实是在利用自己的法律体系在美中竞争中获取政治利益。

扎卡里·卡拉贝尔:通过拘捕华为高管来遏制中国是愚蠢的
当地时间12月7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女士(左)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温哥华市出席保释听证会
关于美国国内法律向国外施加影响力这件事,其实已经有漫长而充满争议的历史。一方面,美国最高法院已经明确反对任何“治外法权”(extraterritoriality)的存在,这意味着美国法律不应在美国境外有任何效力。

可是在另一方面,由于《反海外腐败法》等法案的存在,外国行为主体也会因行贿而遭到美国法律的惩罚;美国对他国的制裁法案也是如此,如果某家外国公司与美国和遭受美国制裁的国家同时有业务往来,那么这家外国公司也会遭到美国法律的惩罚。由于任何反对美国如此行事的国家在经济方面与美国相比都处于弱势,美国在实现自身政策目标的过程中得以将自己的国内法律作为一种工具来使用。

这套逻辑之所以行得通,原因在于美国与这套逻辑的反对者之间存在显著的实力差距,而美国与中国之间显然并不存在这种显著的实力差距。拘捕全球科技巨头华为公司的二号人物并不是一个实现美国自身政策目标的有效行动,不过该行动在另一方面是非常有效的——使意义十分重大的美中双边协商更加复杂化。

将华为排除在下一代5G通信网络建设的采购名单之外,是美国在面对外国可能威胁时的一种自卫反应,这是美国在国家主权范围内做出的无可指责的决定(当然附带的政治和经济成本是难以避免的),而以违反美国出口管制为理由拘捕一位华为公司高级管理者则完全不同。

由于某种公司行为(corporate actions)根据美国法律而逮捕具体的个人(individuals),这其中蕴含着对美国自身非常不利的巨大风险。即便美国此举另有原因,人们也很容易认为这是特朗普政府在以一种十分粗鲁的方式试图在未来的美中贸易谈判中对北京施加压力。美国公司的高管在中国等国家洽谈业务时也可能会面临以牙还牙的报复性行为,这对已经十分惨淡的全球商业气氛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而且美国国内经济和各类市场也将受到直接影响。

如果美国的这一举动能把技术推向处于竞争关系的、各自都具有自己技术标准的不同的国家阵营中去,那么我们还算取得了成功。在人工智能领域里,这种竞争态势正在形成。我们有望赢得这样一场竞争,不过与过去20年互相依存(mutual dependence)的时代相比,未来取得胜利的代价将是高昂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