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水浒传》是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是一部以北宋末年宋江起义为主要故事背景、类型上属于英雄传奇的章回体长篇小说。全书通过描写梁山好汉反抗欺压、水泊梁山壮大和投降朝廷以及投降朝廷后镇压田虎,王庆,方腊等各路反抗宋朝政府的政治势力,最终走向悲惨失败的宏大故事,艺术地反映了中国历史上宋江起义从发生、发展直至失败的全过程,深刻揭示了起义的社会根源,满腔热情地歌颂了起义英雄的反抗斗争和他们的社会理想,也具体揭示了起义失败的内在历史原因。 《水浒传》的艺术成就,最突出地显示在英雄人物的塑造上。全书巨大的历史主题,主要是通过对起义英雄的歌颂和对他们斗争的描绘中具体表现出来的。因而英雄形象塑造的成功,是作品具有光辉艺术生命的重要因素。在《水浒传》中,至少出现了一二十个个性鲜明的典型形象,这些形象有血有肉,栩栩如生,跃然纸上。 毫无疑问,《水浒传》是我国古代的一部伟大的小说,它里面讲的故事、塑造的英雄人物,直到现在还对我们的社会和生活产生着深刻的影响。但是,这部小说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在我看来,它至少存在着四大硬伤,这不能不说是这部伟大作品的一点瑕疵。

硬伤之一:鲁智深从五台山去开封大相国寺不可能经过山东青州。 在《水浒传》第三回中鲁智深大闹了五台山,智真长老修书一封,打发鲁智深去开封大相国寺讨个执事僧做。小说接着写道: “智深自离了五台山文殊院,取路投东京来;行了半月之上,於路不投寺院去歇,只是客店内打火安身,白日间酒肆里买吃。” 第四回中写鲁智深在从五台山去开封大相国寺路过了桃花庄,这桃花庄却是山东青州地界。小说是这样写的: 太公道:“老汉只有这个小女,如今方得一十九岁,被此间有座山,唤做桃花山,近来山上有两个大王,扎了寨栅,聚集着五七百人,打家劫舍,此间青州官军捕盗,禁他不得,因来老汉庄上讨进奉,见了老汉女儿,撇下二十两金子,一疋红锦为定礼,选着今夜好,日晚间入赘。老汉庄上又和他争执不得,只得与他,因此烦恼。非是争师父一个人。” 从太公“此间青州官军捕盗,禁他不得”这句话我们可以得知,桃花山归山东青州管辖。我们知道,开封在五台山的南面,从五台山出发,一直向南就可以走到开封。而青州在山东腹地,离开封很远,它的位置在开封的东北方,五台山的东南方。五台山、开封、青州三者之间是个大三角关系。鲁智深“离了五台山文殊院,取路投东京来”,这句话就是说鲁智深直接去了开封,没有做其他安排,那么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路过青州。况且从五台山到青州,还要穿过整个河北省,鲁智深不会这么愚蠢,舍近求远。我们知道,两点之间的距离,直线最近。现实当中不可能光走直线,但也会尽量走近路,避免绕远路,鲁智深去开封不可能绕这么大一个弯而“路过”青州。

硬伤之二:宋江没有钱财支撑他做及时雨 在第十七回中,小说的主角宋江出场了,小说是这样描述宋江的: 那人姓宋,名江,表字公明,排行第三。祖居郓城县宋家村人氏。为他面黑身矮,人都唤他做黑宋江;又且驰名大孝,为人仗义疏财,人皆称他做孝义黑三郎。 上有父亲在堂,母亲早丧;下有一个兄弟,唤做铁扇子宋清,自和他父亲宋太公在村中务农,守些田园过活。这宋江自在郓城县做押司,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平生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但有人来投奔他的,若高若低,无有不纳,便留在庄士馆谷,终日追陪,并无厌倦;若要起身,尽力资助。端的是挥金似士!人问他求钱物,亦不推托;且好做方便,每每排难解纷,只是周全人性命。时常散施棺材药饵,济人贫苦。救人之急,扶人之困,因此,山东,河北闻名,都称他做及时雨,却把他比做天上下的及时雨一般,能救万物。

根据以上介绍,我们知道宋江只是郓城县的一个押司,在宋朝就是抄写文书的职员,薪水微薄,最多就是养家糊口,略有结余。宋江不像柴进,前皇帝后裔,每年有朝廷俸禄供养,可以天天花天酒地,骑马打猎;也不像卢俊义,北京大名府第一财主,相当于现在的首富,贵族出身,养尊处优,锦衣玉食,可以挥金如土;还不像晁盖,大小是个里正,就是现在的村长,属于小富户;甚至不像朱贵及张青、孙二娘夫妇,人家做买卖的,每天都有活钱入账。宋江每个月就是那么几个死钱,家里还有一个老父亲和一个弟弟在乡下种地,估计宋江还要省下些钱来补贴家用,这样的家境只会使他惜金如命,而绝不会挥金似土。这样他手里哪里有大把的钱财去资助穷人和江湖豪杰、时常散施棺材药饵,以至于名声远播山东、河北?施耐庵之所以让宋江一出场就是个及时雨的身份,是因为只有安排宋江成为一个核心点,来连接其他江湖豪杰的小点,从而构成梁山一百零八将的经纬网。可是,历史上的宋江却只是一个小押司,这个历史事实施耐庵又不能违背,他无法完美的、令人信服地解决这个矛盾,只好一上来就让宋江当仗义疏财的豪杰,完全无视他只是一个小押司的卑微身份。所以,以宋江一个小押司的财力显然无法支撑其做这个及时雨。

硬伤之三:一丈青跟梁山是死对头,绝不会替梁山卖命,更不可能嫁给王矮虎。 在第四十九回中,小说写道: ...... 且说李逵正杀得手顺,直抢入扈家庄里,把扈太公一门老小尽数杀了,不留不个;叫小喽罗牵了所有的马匹,把庄里一应有的财赋,捎搭有四五十驮,将庄院门一把火烧了,回来献纳。 ...... 再说宋江已在祝家庄上正厅坐下,众头领都来献功,生擒得四五百人,夺得好马五百余匹,活捉牛羊不计其数。宋江见了,大喜道:“只可惜杀了栾廷玉那个好汉!”正嗟叹间,闻人报道:“黑旋风烧了扈家庄,砍得头来献纳。”宋江便道:“前日扈成已来投降,谁教他杀了此人?如何烧了他庄院?”只见黑旋风一身血污,腰里插着两把板斧,直到宋江面前唱个大喏,说道:“祝龙是兄弟杀了;祝彪也是兄弟砍了;扈成那厮走了;扈太公一家都杀得干干净净:兄弟特来请功!”宋江喝道:“祝龙曾有人见你杀了,别的怎地是你杀了?”黑旋风道:“我砍得手顺,望扈家庄赶去,正撞见一丈青的哥哥解那祝彪出来,被我一斧砍了;只可惜走了扈成那厮!他家庄上被我杀得一个也没了!”宋江喝道:“你这厮!谁叫你去来?你也须知扈成前日牵羊担酒前来投降了!如何不听得我的言语,擅自去杀他一家,故违我的将令?”李逵道:“你便忘记了,我须不忘记!那前日叫那个鸟婆赶着哥哥要杀,你今又做人情!你又不曾和他妹子成亲,便又思量阿舅丈人!”宋江喝道:“你这铁牛,休得胡说!我如何肯要这妇人。我自有个处置。你这黑厮拿得活的有几个?”李逵答道;“谁鸟耐烦,见着活的便砍了!”宋江道:“他这厮违了我的军令本合斩首,且把杀祝龙祝彪的功劳拆过了。下次违令,定行不饶!”黑旋风笑道:“虽然没了功劳,也我杀得快活!” ...... 宋江唤王矮虎来说道:“我当初在清风寨时许下你一头亲事,悬挂在心中,不曾完得此愿。今日我父亲有个女儿,招你为婿。”宋江自去请出宋太公来,引着一丈青扈三娘到筵前。宋江亲自与他陪话,说道:“我这兄弟王英,虽有武艺,不及贤妹。是我当初曾许下他一头亲事,一向未曾成得。今日贤妹认义我父亲了,众头领都是媒人,今朝是个良辰吉日,贤妹与王英结为夫妇。”一丈青见宋江义气深重,推不得,两口儿只得拜谢了。晁盖等众人皆喜,都称领宋公明真乃有德有义之士。当日尽皆筵席,饮酒庆贺。

前面交代了,梁山好汉三打祝家庄,不仅把祝家庄杀个片甲不留,还连带着把扈家庄也给满门抄斩了,一把火把庄院也烧了。毫无疑问,扈三娘跟梁山不仅有杀父之仇,灭家之恨,还有杀未婚夫之仇,她已经许配给了祝家庄的老三祝彪,想必二人也是郎才女貌。按理说她跟梁山草寇是血海深仇,不共戴天,至少跟李逵是仇人,寝其皮、饮其血也不解恨。可是身为女中豪杰的扈三娘却没心没肺,毫无怨言,从此死心塌地为梁山卖命,也没有找李逵算账,这点非常让人匪夷所思,不符合逻辑。 还有,一丈青又认了贼首宋江的父亲为干爹,正是宋江指挥打了祝家庄,又杀了一丈青的全家,宋江也和李逵一样是一丈青的仇人,她却认宋江的父亲为干爹,这是典型的认贼作父,身为女英雄的一丈青如何肯做这种恩仇颠倒,好坏不分,让人耻笑的事?这不合常理。 更不可思议的是,矮脚虎王英不仅个子矮,武艺差,而且是个好色之徒,跟一丈青交手时就被她看出,心中骂道:“这厮无理!”想必一丈青十分看不起王矮虎。后来王矮虎又被一丈青活捉,她只会更加看不起王矮虎。自古英雄爱美人,同样,美人也爱英雄,更何况一丈青本身既是个美人,又是个英雄,她只会爱比自己武艺高强的英雄,比如林冲、卢俊义之类的人,断不会爱上武大郎般龌龊的王矮虎。而当宋江把一丈青许给王矮虎时,一丈青竟然只是因为宋江义气深重而推不得,接受了这桩终身大事,这样的安排显得非常生硬,牵强,不合情理!

硬伤之四:卢俊义不可能看不出吴用的藏头诗 在第六十回中,小说这样写道: ...... 吴用道:“员外这命,目下不出百日之内必有血光之灾;家私不能保守,死於刀剑之下。”卢俊义笑道:“先生差矣。卢某生於北京,长在豪富;祖宗无犯法之男,亲族无再婚之女;更兼俊义作事讲慎,非理不为,非财不取:如何能有血光之灾?” ...... 吴用道:“贵造有四句卦歌,小生说与员外写於壁上;日後应验,方知小生妙处。”卢俊义叫取笔砚来,便去白壁上平头自写。吴用口歌四句道:

芦花滩上有扁舟, 俊杰黄昏独自游。 义到尽头原是命, 反躬逃难必无忧。 当时卢俊义写罢,吴用收拾算子,作揖便行。

我们知道,卢俊义生于北京,长在富豪。肯定不是个大字不识的文盲。乡野学究写的藏头诗,粗通文墨的人都能看得出,身为北京大名府第一大户的卢俊义岂能看不出来?况且是“平头自写”,也就是说每一句话的开头都是取齐的,吴用口述诗句,卢俊义在墙上自己写,这样只会更加明显,藏头诗就变成露头诗了。作为北京大名府第一等长者(宋江语),这等雕虫小技都看不出来,卢俊义的人丢的也太大了吧?施耐庵一面强调卢俊义的显赫身份,另一面又强调吴用的智慧,当二者发生碰撞时,施耐庵无法自圆其说。别无他法,老先生也只好如此安排让卢俊义装傻充愣,当这个冤大头了。

以上四点硬伤,只能算是《水浒传》这部伟大作品的美中不足吧,瑕不掩瑜,丝毫不会影响《水浒传》作为一部伟大的作品而流传至今,并将继续流传下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