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老陈!”二中的教职工都这么叫他。奔五的年纪。头额已经锃亮,发际后移。住在学校的公寓楼里。爱人在横琴公司上班,是干财务的.就当地来说,上下班距离比较远。孩子已经读了高中。

老陈常常爱和我说说他的事。

老陈最怕领导把他开除,他是学校的临聘人员,负责食堂食品安全卫生。虽然以前是武警出身,但是好汉不提当年勇,到了学校就是凤凰落地不如鸡。“你不能干,我就有权利开除你。你信不信?”主管德育的学生处徐主任这样说。老陈一声也不吭,一脸茫然地看着徐主任,像是无辜,像是恳请。过往的熟知内情的人员又好笑又怕闹出事。好笑是徐主任管得有点宽,手伸得有些长。怕闹出事,就是徐主任觉得自己比较强,其实老陈可不是一般的战士。他当年在边陲专门负责把犯人送到行刑地的。见过很多怪事,犯人临死前,趁着人不注意,一把抓住武警裤裆的卵子狠狠地捏去,把管押送犯人的武警疼得嗷嗷直叫。犯人却在一旁苦笑。如果徐主任把老陈开除了,弄不好老陈真的会把徐主任废掉了。

老陈离开徐主任的办公室,自己就像老了几岁,工作如果没了,一家人住在哪儿,去喝西北风啊。

老陈经常和我回忆当兵时候的情形,自己性子倔,看见上级提拔干部不公平,就和部队长官对着干。结果自己不被长官待见。现在回忆过去,悔不该当初。如果当年和部队领导走得近,混个一官半职,转业还会有个好工作,而现在在二中打工净受气。

信息新闻

老陈这个样子,大红副主任见了挺可怜的。就一个劲地劝他:“你这个活儿,没人能干。学生在校的每一天,你都要起早爬半的。”老陈凌晨4:30就要起床到学生食堂去监管食品安全的一系列问题,食品留样收集,卫生环境保持等等。关键的是工资待遇太低,一个月3000元左右,这在特区来说,刚刚够个租房子钱。老陈不干,很难找到替代者。更为致命的问题是老陈不在这间学校他一家三口住在哪里,就是找到住房,费用可不是个小数目。大红副主任向主管学校全面工作的赵欣书记借了开会讨论的间隙间接反映了老陈的工作处境。赵欣书记听了眼圈红红的。这是发自内心的,特区是发展了,但这种发展背后还有不少老陈这样的人默默奉献着,因为技术含量不高,学历不高,留在特区生存极其艰难。活儿肯定有,就是不在编制内,没法得到学校之外更多的福利待遇。

老陈在工作中有时会受到食堂员工的欺负。大红副主任当仁不让,帮助老陈摆平。老陈代表学校去管事,却遭到了食堂员工的肘击。领导们知道了,也替他出声:“老陈是代表二中的,谁不服从,谁就离开现在的工作岗位。”老陈听了很是感动。食堂打工的中年妇女笑得像一朵朵菊花,心里想:“这下老陈又有权利了。”实际上,还是那样。学校领导不会二十四小时待在学校食堂里。全靠食堂承包公司员工和领导的自觉性和良心发现了。

老陈戴着墨镜,因为他的一只眼已经干瘪失明。大家一开始不习惯,后来就当做无事人一样,和他有来有往。该开玩笑,还是开玩笑,那是在校医室。老陈也会在一边帮腔。

“高主任辛苦了!”“在高主任的带领下,我们工作开展得很顺利!”老陈很是虔诚地说。

“那是!”阿彪接过话茬。

“陈老师也辛苦了!”张建丽也半真半假地来凑乐子。

老陈有隐忧。他的老婆对他不尊重。“啥也不是。脑子太笨。”说多了,他的儿子也不远理他。觉得有这么个老爸没有面子。如果老爸厉害了,就不会住在二中窝窝囊囊的。钱没挣着,房子也没有。

但老陈对孩子的付出,那是普天之下任何一个尽职的父亲都会做的。在自己的孩子面前,不敢大声说话,小心翼翼的。孩子早晨起不来。老陈就从饭堂把早餐打好放到孩子的床头,待孩子醒来之后再吃。孩子爱玩手机,这可把老陈苦恼坏了。大红副主任就劝他:“慢慢来。教育还是要有的。不要放大。”

孩子上了高中,理科学业跟不上。老陈两口还是咬牙让孩子去上补习班。为了孩子,大人不管是哪个层面的,都会降下身段,虚心向外人请教,诚心诚意地,不带点儿社会人的世故和圆滑。老陈时常在大红副主任耳边叨叨,这叨叨声里有期盼,又更有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竹篮打水一场空。自己老两口挣钱不易啊。

老陈新学期见的就不多了。学校中层领导班子做了彻底的大换血。大红副主任前天和老陈才见了一面。在晚上天黑的新建食堂的门口。

“陈老师好!”

“高主任你好!”

“有空儿,找时间,再聊聊!”

老陈摆了摆手,说道:“好的!”

转眼间,彼此又消失在校园的夜色中。 乌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