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看在“党国”的面子上,拉兄弟一把吧,结果……党国的援军呢?

淮海战场国民党军全线告急,“党国”的援军在哪里,在做什么?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2018-11-30

文|江上苇

黄百韬兵团在碾庄圩被围歼,黄维兵团在双堆集被围,杜聿明集团在青龙集、陈官庄被围……1948年12月初的淮海战场上,国民党军全线告急,各兵团都在受冻挨打,电台里到处都要求友邻“看在党国的份上,赶快伸出手来拉兄弟一把”。

然而,“党国”的援军又在哪里,又在做什么呢?

淮海战役中,解放军将士正在前线阵地通过双筒潜望镜观察敌军动向

“尖端指向敌人的宝塔式进攻部署”

宿县被中野袭占后(11月15日),津浦路徐蚌段运输中断,徐州即已成死棋。11月下旬国防部决定南线李延年、刘汝明兵团向北进攻,以期配合北线的杜聿明集团打通津浦路,并解黄维兵团之围。

好不容易才脱离徐州战团的刘汝明,当然不愿意重蹈险境。经与幕僚再三研究,最后弄出一个应付了事的滑头方案——看左侧的李延年兵团怎么办,咱就怎么办。如李延年老实沿津浦路向北进攻,则刘兵团在其右侧行动,至少左侧翼有保障。如李兵团不动,则刘兵团亦不动。万不得已必须独自北上救黄维,则取道浍河与北淝河中间地区,依托两侧河川而进,可避免被解放军从侧翼包围,亦有望跌跌撞撞到达双堆集。

与杂牌军组成的刘汝明兵团不同,李延年兵团所辖的39、54、96、99等4个军,倒是一水的嫡系部队,但战斗力则参差不齐,并不比刘兵团高到哪里去。

其中,96、99两个军都是被歼灭后重建。99军即原整69师(1946年底在宿北战役中被歼),96军即原整45师(1948年4月在潍县战役中被歼)。99军因重建时间较长,战力恢复得还不错;96军则刚刚重建,尚未补齐兵员,装备亦差。

39军是以已中央化的黔军103师为基础,系刚刚扩编而成的新军,仅基干部队103师战斗力较强,但还不足以顶一个整军用。

只有54军是老资格的嫡系主力。但该军也是刚参加完辽沈战役的援锦作战,且在塔山损失惨重——其主力第8师伤亡官兵达五千余,业已打残废;暂编57师在锦西战幕初揭时即遭击溃,已毫无战力;剩下一个198师,也有很大缺员。

就这样,杂牌刘兵团看着嫡系李兵团,李兵团各部则看着老大哥54军,而54军只好自己暗吞苦水。

12月2日,54军在临淮关集结完毕。3日拂晓,作为李兵团的右翼向北渡过淮河。

李兵团以99军和54军分左右两路进攻,39军作为兵团预备队。54军则以198师为左翼,8师为右翼,暂57师在临淮关整补。198师辖3个团,一个团被军部直接掌握,再留一个团为预备队,实际参加一线攻击的就只剩下一个团,而团以下的营、连还要留一部分预备队。故最终与解放军交手的,也就没剩下多少兵力了——这就是当时流行于增援部队的“尖端指向敌人的宝塔式进攻部署”。

进攻初期,因尚未接触解放军主防御线,54军进展尚可,第一天居然推进了四十华里(整日一枪未发,实等同于旅次行军),而同时行动的各友军尚未前进一步。但自越过津浦路后,就逐步遭遇到解放军的坚决阻击,每日攻击进展多则十里,少则二三里,甚至几天不能前进一步——但就这蜗牛爬的速度,还让左翼99军、右翼刘汝明兵团觉得过于突出。

在对湖沟集的攻击中,二公子蒋纬国亲率战车2团部队前来助战,被配属给主攻部队198师。战斗刚开始时还算顺利,步兵在战车引导下颇为胆壮,一路突进至村边积水的外壕前沿。殊不料解放军发挥近战优势,突然发起全线反突击,198师的步兵马上动摇溃退,任由战车部队陷入解放军的围攻。指挥战车因退避不及,履带被集束手榴弹炸毁,乘车人员企图凭借装甲外壳顽抗,被解放军从瞭望孔开枪击毙。

蒋纬国得报大怒,亲至54军军部对军长阙汉骞大发雷霆,要求马上组织攻击,把被击毁的战车和阵亡人员尸体夺回来。阙汉骞好不容易把二公子应付过去后,立即组织攻击,各师团长都硬着头皮亲自督战,后因守备的解放军主动转移,54军乃得攻占湖沟集。仅此一次战斗,54军即阵亡一个副团长,伤亡官兵六七百人。打完这仗,阙汉骞赶快以作战地区多系河湖沼泽,战车活动困难,无从发挥威力为由,将二公子和他的战车部队送走了。

南线攻势完全陷入僵局。

被俘的国民党军第四绥靖区第55军181师校级军官。

一心拆台的华中“剿总”。

正当徐蚌线上战火不断蔓延,国民党军嫡系主力纷纷陷入重围之际,国民党其他重兵集团又在干什么呢?

此时国民党军的家底,除开已经在平津陷入包围的傅作义集团外,尚有华中的白崇禧集团、西北的胡宗南集团,以及拱卫南京周边的第4军、21军、52军、88军等几个军。

胡宗南集团当面有彭德怀的西北野战军牵制,加之路途遥远,陇海线又已被切断,向中原转运起来确属不易。南京国防部原有空运胡集团骨干第1军至徐州之议,但经空军司令部研讨后,认为没有这样大的空运能力而作罢。而南京周边的几个军,有防御京沪江浙广大地区的沉重任务,也难以再加抽调。

几大战略集团中,唯一能够指望得上的,只有华中“剿总”白崇禧集团。

此时的华中“剿总”手中实力不弱。除已调离的黄维兵团外,还掌握有张淦的第3兵团、宋希濂的14兵团等两个主力兵团,能战的主力军尚有七八个(如2军、7军、15军、20军、28军、48军、58军、79军),以及张轸、陈明仁所掌握的若干新编部队及地方团队。

这七八个主力军若能及时加入淮海战场,徐州战局将会大为改观,至少黄维兵团能够救得出来,这是南京方面的一致认识。但部队能不能调得出来,毕竟还得看华中“剿总”白崇禧的脸色。

然而,“小诸葛”白崇禧对解徐州之围丝毫没有热情。11月底,鉴于徐州战事急转直下,蒋介石急召华中主要军事指挥官宋希濂赴南京,准备调宋兵团加入徐州作战。临出发前,白崇禧也召宋希濂谈话,指出徐州会战已无挽回希望,当前唯有保住武汉,或与中共和谈,或依靠美国援助划江而治,不希望宋兵团调往徐州——正是这番谈话,彻底暴露了桂系的企图,即希望蒋介石仅存的嫡系主力部队在徐蚌地区被消灭,然后由副总统、桂系领袖李宗仁取而代之,再在美国的支持下与共产党划江而治。

1949年 1月 17日,从蚌埠撤退下来的国民党军搭乘火车抵达浦口,等待撤过江。

由于白崇禧满心打着桂系的小算盘,因此对从华中调走部队就各种阻挠:28军首先从鄂西开抵汉口,白崇禧就表示不让调走。后经顾祝同亲自出面疏通,考虑到这个部队与顾祝同有深厚的人事关系,必然留不住,白才勉强放手;然后,白崇禧又各种唆使20军军长杨干才,让他向国防部请求免调;接下来2军在汉口等待装轮东运之际,白崇禧索性派亲信率其警卫团将轮船看守起来,不许装运。蒋介石为此亲自与白通电话,双方在电话上互骂了半小时,仍毫无结果。最后,第2军终究未能调走。

就这样,事前无计划,事中无协同,各打小算盘,导致实力不弱的华中国民党军重兵集团(除黄维兵团外),在淮海战役中完全没有发挥作用,勉强调出去的两个军也均未赶上趟,最后在渡江战役中被歼灭。

该内容为腾讯独家合作内容。

看在“党国”的面子上,拉兄弟一把吧,结果……党国的援军呢?

看在“党国”的面子上,拉兄弟一把吧,结果……党国的援军呢?

看在“党国”的面子上,拉兄弟一把吧,结果……党国的援军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蒋介石、白崇禧各种的花式渲染,什么军事家,什么政治家,什么最有骨气的国家元首等等。其实眼里只有各自的利益,从始至终都没有完全彻底地为国家,为民族团结一心,无私奉献过。“看在党国的份儿上,伸出手来拉兄弟一把”,都是在面临绝境时发出的哀嚎,活蹦乱跳时谁曾管过其他兄弟的艰难困苦。到最后必然是谁都拉不住,轰然一声树倒猢狲散。

2楼 贫嘴夫
TG的 紧握的拳头打仗 而国军是 十指分散的巴掌 打仗。
是十个指头都希望别的指头被剁下来,自己好当大拇哥。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