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金刚[第一回]

电之翼 收藏 0 135
导读:烈火金刚[第一回]

当“五一”反“扫荡”打得最紧张最激烈的时候,在滹沱河的下游桥头镇上,发生了一次地裂山崩的战斗。天上是飞机,地下是大炮坦克车,把整个镇子里里外外围了个风雨不透。杀声、喊声、枪声、炮声响成了一锅,从拂晓打到黄昏,从黄昏又打到天明,直打得硝烟漫地,火光冲天。可是打着打着,忽然间枪炮不响了,飞机也不来了,好象是停止了战斗。在麦子地里藏着的人们都觉着奇怪,谁也闹不清是怎么回事,眼巴巴地望着镇子里冲天的大火,明明知道是烧自己的房子,也不敢回家抢救。离镇子近一点儿的人们,连身子也不敢站起来,一个一个的在麦垄里蹲着坐着,还有的趴着,使劲地拔着脖子,一声不响,大气不出,直瞪着眼睛看着街口。正在这个劲头儿上,冷古丁的站起一个人来。

这人看样子约摸有六十多岁,满脑袋花白的头发,下巴底下长着一绺山羊胡子,高身材,长瘦脸,两只眼睛象是有些不带劲,未曾看事儿,先要用手指头揉一揉擦一擦。他的胳肢窝里夹着一根榆木锹把,有一把多粗,有齐胸口那么高,这就是他的武器。这个老汉向镇子里望了望,听了听,禁不住心神慌乱了,只见他把锹把往右手里一提,猫下腰,呼呼呼呼顺着麦垄就往前跑。跑出麦子地去,他脚步没有停就又哗啦哗啦的进了高粱地。这时候的小高粱,长得还没有麦子高,他得把腰弯得更低,可是他的脚步也更加紧了。出了高粱地,离镇子已经不远,他跳下道沟,拚命地往街口跑去。这人到底是谁呢?正是赵连荣。

赵连荣这个老头子,为什么象疯了似地往镇子里跑呢?其中有个缘故:这场战斗就是他的儿子赵保中领着人和鬼子打的。

赵保中是个老红军战士,现在是八路军冀中军区主力兵团的一个营长,他带着三个连的兵力,从反“扫荡”以来,就连天连夜地跟敌人周旋着。多少个昼夜他们没有能够睡觉,没有得到过休息,也没有吃上过一回痛快饭,本来就疲劳得够呛了,可是当他们向外线转移的时候,又在桥头镇被两千多名日本军队给包围住,这才造成了这次惊人的突围战。

诸位:三个连的八路军只不过是三百多人,要跟两千多日本兵比起来,不要说兵力相差几倍以上,就拿武器来说,也比人家差得远哪?八路军的营连里边,主要的武器就是步枪、刺刀、手榴弹,机关枪是很少的。日本兵可有的是坦克、大炮、机关枪,更不要说他们还有飞机、有毒瓦斯哩!再说,赵保中他们的弹药已经剩得不多。叫谁说这三个连也是九死一生,万分危险哪!在这种情形之下,赵连荣怎么能不提心吊胆、情急神慌呢?

赵连荣一口气跑到了街外的场边。他看见场里模模糊糊的一大片,这是些什么东西呢?他用手指头揉了揉眼睛,走到跟前儿这么一看:哎呀,满地都是死尸!他的心立时就咚咚咚地敲起鼓来了。他又仔细这么一瞧,哎哟!这些死尸个个都没有脑袋。老头子明白了:噢!这些都是日本兵的尸体。

因为他知道,到中国来的日本兵,在最初的时候,被打死以后,都是装到麻袋里,用汽车运走,这样好掩盖群众的耳目。

可是后来他们越死越多,用麻袋装尸体装不完了,这才改变了办法——把脑袋切下来,装到麻袋里运走。赵连荣又看了看,这些没有脑袋的尸体,穿的都是黄军装,大皮鞋,每个尸体的旁边,还都有一顶钢盔。没有疑问,准都是日本兵的尸体。一定是敌人往街里冲的时候,叫俺保中他们给揍死的。

他狠狠地“啐!啐!”

啐了两口唾沫。又一想:俺保中他们怎么着了?敌人死了这么多,他们的伤亡还小的了吗!想到这儿,他又急忙往街里跑。

赵连荣刚走进街口,就又看见一堆尸首。哎呀,这可都是我们的八路军!立时刻儿就把个老头子给吓呆了:“保中啊!

同志们啊!你们叫我老头子还怎么活下去哟!”他这几句话,不象说出来的,简直就是哭出来的。他以为赵保中这一个营都牺牲了。你看他:眼里流着泪水,颤抖着两只老手,一个一个地扒拉着,找他的儿子赵保中。

他找来找去,找了两个过儿,看看都挺面熟,好象都认识,可就是连一个名字也叫不上来,更找不见他的赵保中。他很纳闷儿,心里话:想是俺保中没有死?于是他把这些尸首点了点数,一共是三十一个。他这才清醒起来:“呃,保中他们一定是冲出去了。咱八路军多会儿也没有叫敌人全部消灭过。”他这两句话刚刚说完,正想走回家去看看,猛然间,尸首里边站起一个人来。

“啊!”这一家伙,把个老头子给吓得倒退了三步。

赵连荣使劲儿揉了揉眼,仔细这么一看:喝!好大的个头儿,足有一冒手高,赵连荣要看他,都得仰着脖儿。只见他膀扇儿有门扇这么宽,胳膊有小檩条儿那么粗,四方脸盘儿又红又黑,两只眼睛又圆又大。浓眉毛,高颧骨,高鼻梁,宽下巴,看样子也就是二十七八岁,可是长了有半寸多长的稀稀拉拉的连鬓胡髭。

他满脸都是灰尘,就象刚打砖窑里钻出来一样。在他的左眼窝儿下边有一个小洞,一条紫红的血线从里边流出来,顺着鼻窝儿流到嘴角儿,又流到脖子下头去。身上的衣服满是血浆泥土,已经看不清他穿的军装是什么颜色了。他手里没了武器,紧紧地攥着两只象油锤一般大小的拳头,怒目横眉,咬牙切齿,全身都带着杀气。他笔直地站着,动也不动,活象个铁打的金刚。老头子心里想:这是个人哪还是个什么?

莫非我眼离了吗?可这明明是个人啊!

可人死了怎么还能站起来呢?

赵连荣正在心神疑惧的时候,就听站起来的这个人说话了:“老大伯,别害怕。我没有死,我还活着。我受了伤,渴得要命。”赵连荣一听他说话,这才把疑心定下来,又听着他这声音耳熟,只是想不起是谁。于是他往前凑了两步:“怎么,你还没死?你是谁?为什么在死人堆里藏着?”他这一问,那人往前挪动了挪动:“老大伯,我真没有死,这不是我还会走道会说话吗?你看看:

还认得我不?我叫史更新,我就是在你儿子赵保中领导下的史排长,我跟着赵营长来看过你老人家,我在你那上房屋西头住过。不是有一天,我帮你铡草,还替你磨过铡刀吗?”

赵连荣一听这话,心里全明白了,赶紧又上前凑了几步,使劲地睁着老眼瞅了瞅:“你是史排长,大伙儿都跟你叫史大个儿。”史更新点点头:“是啊。”“怎么我看着你不象啊?”

“这你老人家还用问吗?这些日子就象过了多少年哪!别说是见了我,就是跟赵营长见了面,恐怕你也认不清了。”赵连荣一想:“对呀。可是你知道保中他们怎么样了?”

史更新本来不愿意再多说话,但是赵连荣这么一问,他不得不把情况告诉给他,这才说道:“赵营长带着队伍已经冲过河去了,过了河就算是脱离了敌人的‘铁壁合围’圈儿。你老人家放心吧,他们这就要过京汉铁路到太行山里头去了,那里是咱们的巩固根据地,晋察冀军区司令部、边区政府都在那里。他们到了那边,整顿整顿、准备准备,还要打回来。”

赵连荣听到这儿,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扑通”一声这才落了地。老头儿一高兴,他的话可就又来了:“不是说咱们的聂司令就在那里吗?他一定得派队伍打过来。可是,你怎么不跟保中他们一块儿冲过河去呢?”“因为敌人太多,咱们的兵力太小。俺们这才决定迷惑敌人——我带着一个排在这儿作假突围,把敌人的兵力吸引过来,赵营长他们才能冲过河去。要不是这样,就得全军覆没!我们这个排本来都决心牺牲在这儿,没有想到,我被打死之后,又还醒过来了。因为弄不清敌情,没有敢动,刚才看着是你老人家,我这才敢站起来。大伯,咱别在这儿多说话了,恐怕敌人还要来,你快点把我领到别处去,我歇一会儿,你给我烧点水喝,我好去追赶队伍。”

赵连荣一听史更新还要追队伍去,不由得就吸了一口气:

“哎呀!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追队伍?”“不,老大伯,只要我死不了,我就要追队伍。”赵连荣上前一看他这伤:脑袋上被打了一枪,这一枪,是从左眼窝儿下头打进出,从后脑勺子下边出来的。看了之后,连说:“不行啊!不行啊!你走不了。”他可不知道史更新这人意志坚决:“大伯,我觉着不要紧,脑袋上这一枪,并没有伤着脑子,这是六五子弹,弹丸小,要是七九子弹,可就完了。你放心,我相信我死不了,我不会走不动。”赵连荣听着可还是摇头:“现在到处都有敌人,你一个人又没有武器了,我看……”史更新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就微微一笑:

“大伯,我不会被敌人打死,别的不用说了。”赵连荣一看,史更新这么坚决,知道再说也没有用: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快走,到我家去,烧水做饭还方便,吃了喝了,把你这伤好好地包扎包扎,你就赶快去追队伍。可是我背不动你,我扶着你走吧。”史更新说:“用不着扶,我能走。”说着俩人就往家里走。

史更新心里着急,恨不能一步走进家去,他的路又熟,不知不觉就走到赵连荣的前头。赵连荣一看他这股子劲头儿,心里话:真是好样的!受了这么重的伤,走起路来还这么有劲儿,气势还这样的勇猛。他在后边跟着,止不住的点头称赞:

好小伙子,真行!这样的战士,鬼子兵八个绑到一块儿也比不了他。

说话之间,俩人进了家门。到了院里一看:可不好了!三间正房和两陪房都烧塌了架,火头虽然熄灭,可是死火还在着,烧得什么东西还吱吱的直响。院子里还有一个深坑,看得出这是炸弹炸的。一所整整齐齐的院落,连炸带烧,弄得破烂不堪,只有西南角上剩下了半间厕所,一间牛棚。史更新一看这个情景,不由得又是一阵难过。他发着狠地咬了一咬牙。这一咬牙可不要紧,就感着伤口火辣辣的酸疼,疼得钻心,眼睛流泪,豆大的汗珠子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两腿一软就倒在地下。

这时候的赵连荣怎么样了呢?他没有注意史更新。因为他一进家门,心里就又气又恨。他的脸色变成了铁青,浑身发抖,使劲睁着两只老眼,看看这也完了,那也毁了,这个祖祖辈辈的老家,被糟蹋成了这个样子,真是心如刀搅,呆若木鸡!呆了好久,他把大腿一拍,“咳!”使劲地咳了一声,这才吐出一口怒气。只见他捶着胸膛,跺着双脚,大声喊着:

“保中啊,这个仇你可要报啊!……”这工夫史更新在地下躺着哼了一声。老头子这才回过头来,一看,知道他是因受伤过重,再加上又饥又渴,才跌倒在地。他慌忙上前把他扶了起来。房子全烧光了,只剩下厕所和牛棚没有烧,这可让他到哪儿去休息呢?只好把史更新扶进了牛棚,让他躺在草上休息。

赵连荣回身出来,想要给史更新弄吃弄喝。做饭是没有办法了,想法给他烧点儿水吧,可是铁锅已经炸碎了;水瓮也炸得光剩了个底儿,里边只有一点水,还掉进去了许多灰土。咳!没有别的办法,他在地下拾起一块破锅片子来,放在火上,把水瓮底子上那点泥汤子倒进去,就这样烧起来了。

这时候老头子已经顾不得别的,他在旁边一蹲,直瞪着眼看着,恨不能一时把水烧开,赶快给史更新喝了,好让他去追赶队伍,替他杀敌雪恨。好不容易才把水烧开了,他用衣裳袖子捂着,把水端进了牛棚,又想起自己腰里还带着两个剩窝头,急忙掏出来,掰碎了,在水里一泡,放在史更新的面前:“史排长,对不起你啊!你将就着吃了吧。”史更新知道赵连荣的脾气,他叫你吃你就得吃,所以一句客气话也没说,他就连吃带喝吃起来了。

史更新因为受了伤,吃喝自然是挺费劲。赵连荣一看他这个情形,就又问他:

“史排长,你觉着怎么样?还能走吗?

要是不能走,我就扶着你先到外边麦子地里藏一藏,然后再想办法。”史更新说:

“不用,别看我的伤重,我心里挺明白,把这点东西吃了,我就去追赶队伍。我告诉你,大伯!这一次的反‘扫荡’跟过去不同,上级早就指示了,是长期的,是最艰苦的,敌人一定要把这个镇子作为长占的据点儿,你老人家应该早作打算。不过,几个月以后我们就打回来,咱们这是有计划地撤退,还要有计划地把敌人赶走。”赵连荣一听这话,心里可发起愁来了……。

说话之间,史更新就把这点东西吃完了。可是他倒觉着浑身无力,伤口疼痛,脑袋发沉,眼睛也懒得睁,连话也不愿多说了。这是怎么回事呢?赵连荣明白:受伤过重和劳累过了火以后,就会发生这种现象,让他睡点觉才好。正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外边不远的地方“乓勾儿”响了一枪。史更新一听是“三八式”步枪响,知道是敌人又来了。就觉着浑身一紧,腾的一下子站起来就要往外走。他又一想:这时候往外走不行啊!可是又怕敌人来搜查,连累了赵连荣。于是就说:“老大伯,敌人来了,你赶快躲出去。”赵连荣说:“我躲出去,你怎么办?”

史更新说:“我就在这儿藏着,他不来拉倒,来了再说。”赵连荣一听就说:“这怎么行呢?我老头子能这么办事吗?要走咱一块儿走,要死咱也死在一块儿。”

史更新又问:“要走往哪里去呢?”赵连荣说:“钻过‘通墙’上西邻。”史更新又说:“西邻也不保险哪,咱知道敌人往哪儿去呢?”

说话之间,又听见更近的地方“乓乓”连响了两声盒子炮,紧接着有人咕咚咕咚跑的声音,又有人追着喊:“站住!

站住!再跑打死你!”

接着又是一连好几枪。在枪声中间,“咭哩哇啦”的有日本人在说话。很明显,这是敌人来到近前了。史更新一听着了急:“大伯,你赶快躲到别处去吧,别管我了。”说着,他就往外推赵连荣。赵连荣说什么也不肯离开。

史更新真急了:“大伯啊,咱可是一家人哪!用不着说别的,咱们应该聪明点——能逃就逃,能走就走,你甭管我,我有办法对付他们。”赵连荣也着急地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办,你依着我,赶快钻到草里头去。他们要是来了,叫他看看这个家糟蹋成了这个样,他还搜查什么?”史更新还想再说话,可是一看老头子真有倔强劲儿,又觉着情况不允许迟疑了,这才依了他。还没有等史更新自己动作,赵连荣就连推带搡,把史更新推到了草堆里头,外面又用草把他盖起来,他就一动不动了。

赵连荣走出了牛棚,想仔细地听一听外面的动静。他刚一出来,就听大门外边有脚步声,他知道是敌人来到了。刚想回身再躲避起来,早就有一个特务领着一个日本兵闯进了院里来。

进院里来的这个特务年纪不大,身子不高,长得猴头猴脑,手里提着一支合子炮,进来就用枪指着赵连荣尖声尖气地喊:“站住!哪儿跑?再跑就撂死你!”后边跟着的那个日本兵,两手端着“三八式”步枪,带着明晃晃的刺刀。他咧着嘴,瞪着眼,凶狠得就象个恶鬼。他用半通不通的中国话问着:“你的,什么的干活?老头子,哼?”赵连荣知道走不脱了,竭力沉着镇静:

“我是老百姓,房子都给烧了,还不许家来看看吗?”他的话刚说完,这个特务窜上来,“啪!啪!”

就打了老头子两个嘴巴:“你当我不知道你是抗属?你的儿子叫赵保中,他是八路军的营长。你说是不是?”这两个嘴巴,打得赵连荣心里火烧火燎的难受,他真想还给他两巴掌,可是想了想,他忍耐住了,使劲地压着怒气:“先生,你认错了。”

这个特务“嘿嘿”冷笑了一声:“我认错了?你敢说你不是抗属吗?你敢说你不是赵连荣吗?”

赵连荣想把敌人顶回去,可是又不愿意否认这个光荣的称呼,让敌人以为你是胆小害怕了!怎么回答才好呢?一时想不出话来。特务又是一声冷笑:“老东西,你的骨头烧成灰儿,我也能认出你来!

你那房上长着几棵草我都知道。今儿在这儿被皇军包围住的,就有你的儿子赵保中。好鬼啊!他们打死了皇军一千多人,神不知鬼不觉地逃跑了。可是,他们有一些伤号走不了,他们现在在哪儿藏着你一定知道,要不,你跑进村来干什么?趁早儿说出来,饶你的老命,要是敢不说,你瞧见了没有:我这二拇手指头一动,就要了你的命!”

赵连荣一听,特务对他知道得这么清楚,他不想再多说话了,只是说:“伤号,我一个也不知道。”特务一听他说不知道,就又上来打。这一回老头儿有了准备,把身子一扭,没有让特务打着。他知道特务还得打他,他就倒退了几步,一眼看到了他的榆木锹把,心里一动,暗暗想着:这个狗娘养的!你要再打我,我就抄起这家伙来跟你拚一拚。不想叫特务看破了他的主意,还没有等他靠近锹把,特务早走过去把那家伙抓起来了:“哈哈!你也有武器啊!好,我先使唤使唤它。”说着就把盒子炮往腰里一插,举起锹把照着赵连荣的脑袋就要打。

这时候,那个日本兵上来用枪一挡,他对着特务“哇啦”了一声:“慢慢的,打死就不能说了。叫他说的。”特务一看,就没有敢打,可是他的锹把也不好意思放下来,于是就举着锹把,逼着问:

“你说出来不打你,八路军的伤号藏在谁家了?”赵连荣还是说:“不知道。”“不知道我可打啦!”

“打也是不知道。”“你再说个不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特务火儿了:“我叫你不知道。”搂头盖顶就是一家伙,赵连荣把脑袋一闪,正打在他的肩膀上。他“哼”了一声,就坐在地下了。特务刚想打第二下,日本兵又上来拦住了。

为什么这个日本兵又拦住不让打呢?因为他听到牛棚里边有动静,他以为里边有人,可是他不敢进去,用枪指着,叫特务进去。他对着特务努了努嘴,低声说:“里边的看看。”这个特务也不敢进去,分明是害怕,可是他还假装着胆子大,就听他怪声地惊叫着:“八路!出来,出来,知道你在里边藏着了。出来缴枪不杀,你要不出来,等着进去把你抓出来,可就别说对不起你了。”

喊了半天,里边也没有动静。这工夫,日本兵又逼着他进去,特务还是不敢进,又喊叫:“你出来不出来?不出来可放火烧房啦!出来,出来。”他是光诈唬不敢往前迈腿。

说到这儿,大家一定想知道史更新在牛棚里怎么样了。

史更新是八路军正规兵团的一个排长,是一位身经百战的勇士。他不光是有战斗技术,有战斗经验,越是到了紧急危险的关头,他越沉着。当敌人在院子里折腾的时候,史更新就在牛棚里轻轻地把草拨拉开,悄悄地找寻武器。他想:牛棚里最好的武器是铡草的铡刀。他对赵家这把铡刀是很熟悉的,没有费事儿就把它找到手了。他拿起这把铡刀来,心里有了主意,暗暗地说:

兔崽子!只要你敢进来,我就先劈了你!劈一个夺过一支枪来,我就有了办法。于是他手提着铡刀就在门旮旯后头一站,单等着敌人进来。当特务打赵连荣的时候,他试了好几试,想出去跟敌人干一干。可是,他听着敌人距离屋门口有七八步远,又觉着这样出去,恐怕不行:

我一刀只能劈一个,敌人要开枪打死我倒不要紧,可就怕的是赵大伯也活不成。想到这儿,他就又耐着性子等着。这工夫特务喊叫起来了。怎么办呢?他怀疑被敌人发觉了,又冷静地听了听:特务是瞎诈唬哩。他知道:凡是这么瞎诈唬的就是胆小鬼,可是诈唬诈唬要没有动静,他一定进来看看。对,还是等他进来。

再说这个特务。他在牛棚外边诈唬了半天,听不见里边有什么动静,以为里边没有人。于是他就要往里边走。他往里边这么一走可不要紧,赵连荣老头子沉不住气了,他猛然站起来,拦住特务:“先生,里边没有八路军,这是个牛棚,里头什么也藏不住。”

他这一来可闹糟了,特务是很狡猾的啊!

一看老头子这个表现,心里明白了:里边一定有人!这就又吓得急忙把身子缩回来,又逼着赵连荣进去:“好你个老东西!

你说没有八路军,我要进去你为什么拦住我?你不让我进去,好,你进去,走,走,给我走。”这个特务是想:让赵连荣在头里走,他在后边跟着,想利用老头子作掩体。

赵连荣能够领特务进去吗?当然不能。他觉着:要是领着特务去找八路军的伤号,这成了什么人呢?就是把脑袋割下来,也不能这么办。

可是特务逼着他进去,怎么应付好呢?

想了想就说:“我不领着你进去。”这个特务一听,就又战兢兢地问:“你为什么不进去?”老头子说:“我领着你进去,要是什么也找不着,你不打我啊!”“不打你,你快进去吧,走,快走。”这时候的赵连荣可真是为起难来了:进去吧?不能够;不进去吧?特务逼着;跟敌人拚了吧?自己赤手空拳……。这工夫特务已经把锹把扔掉,用盒子炮逼着赵连荣,他越逼越紧,赵连荣不由得就用眼瞅一瞅牛棚门口。为什么他要瞅着牛棚门口呢?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可是他这一来,把个特务给吓毛了脚,他也直看牛棚的门口,光怕从里边出来人打死他,只见他惊惊乍乍地看着牛棚门口直往后退。

他这么一来,日本兵也害了怕,不过他没有往后退,他把枪攥得更紧,用刺刀逼着特务跟赵连荣:“走的,走的,统通进去。”这个特务一看,日本兵的刺刀逼在身边,就不敢再往后退,可是也不敢进牛棚,就象钉住一样不敢动了。日本兵急了:“八格牙路!

死了死了的有!”他骂着就把刺刀在特务和赵连荣的面前一晃,吓得个特务“啊”的一声,往旁边一闪。他一看不进去是不行了,上来把赵连荣的衣领抓住,象狼嚎一样地叫喊着:“走!给我进去!不进去,就崩了你!”

特务这么一来,可把个老头子给逼急了,他一股子怒火往上一窜,两只象干柴棒似的老手,拚命地一扑,大声喊着:

“拚了命吧!我掐死你个狗娘养的!”好松的特务,被赵连荣给掐住了脖子,就象兔子被老鹰抓住一样,叫都叫不出来了。

这一家伙,把个日本兵也给吓坏了,他端着步枪:“呀——呀——老头子大大的厉害!呀——”对着赵连荣的肚子就是一刺刀。赵连荣一看刺刀来了,急忙把特务松开,两手上去就抓日本兵的枪。枪也抓住了,可是刺刀刺进了他的肚子,前后都扎通了!一阵疼痛,倒在地下,大叫了一声“史排长”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可是他的两只手还紧紧地攥着敌人的枪头。

史更新在牛棚里听得真真切切,一步窜了出来,手举着大铡刀,猛喝了一声“住手!”特务一看:史更新就象个天王一般!吓得他浑身颤抖,手忙脚乱,还没有来得及举枪打,史更新情急气壮,眼快心灵,手起刀落,只听“喀嚓”的一声,把个特务给劈了两半。

这一家伙,这个日本兵可更吓毛了脚,他想赶快夺回枪来,刺杀史更新,可是他的枪被赵连荣给抓了个结结实实,他连夺了三下也没有夺回来。要说这个日本兵可也真不简单:他一看不妙,赶紧把枪丢开,一扭身子,把史更新面对面的抱住了。他这一抱,史更新这把大铡刀再也使用不上了。日本兵都讲究摔跤,他想把史更新摔倒,可是他哪里知道:在这一带滹沱河岸的人,差不多都会两下子武术,不会别的,也会个“三角毛儿”“四门斗儿”。史更新不光是会武术,他身高力大,又有战斗经验,又有熟练的战斗技术,一个普通的日本兵哪里是他的对手?他索性也把铡刀扔掉,来和日本兵徒手干。

当日本兵想要把史更新抱起来的时候,他就使了个“千斤坠儿”,这个日本兵把吃奶的劲头儿都使出来了,就听他“哼!哼!”象牛憋气一样,可是史更新亚赛个生铁铸成的罗汉,纹丝儿也没有动。

正在这个劲头儿上,史更新的双手把日本兵的脖子一掐,用力向前一推,这个日本兵不得不放开手。他放开了手,可是史更新还掐着他的脖子哩!史更新的个子高胳膊长,日本兵个儿矮胳膊短,他的两只手只是乱抓乱挠,脑袋瓜子拚命地往后曳。这时候,史更新把右腿往上一提,就着日本兵往后曳的劲儿,照着他的胸膛猛力一踹,说了声“去你娘的吧!”

这一脚把个日本兵踹出去了有一丈远,就听“咕咚”的一声,给摔在了地下。他“哇啦、啦哇”地连声怪叫着,还想滚起来反抗,早被史更新上去给扼住了。史更新抡起那油锤般的拳头,对准他的软肋砰砰两拳,把个日本兵打折了三根肋条,立时就伸腿瞪眼完了!史更新就手把他拖起来,给扔到了火里去。这个敌人就这样地在这儿“火葬”了!

史更新把这两个敌人解决了之后,赶紧来看赵连荣。来到跟前儿一看:赵连荣的两只手攥着这支枪还没松开,人在地下躺着,枪在肚子上插着,枪把还朝着天戳着。史更新知道人是不行了,可是他不忍把枪拔下来,他在赵连荣的身旁“老大伯,老大伯啊!”

连声痛唤,可是老人已经不能说话,只见他紧绷着嘴唇,使劲地拧着花白的眉毛,听到史更新的声音之后,一阵剧烈的抽动,老人把眼睁开了。下巴底下的胡子一动,把嘴张开,想要说话没有说出来,两只老干手把插在肚子里头的刺刀拔出来,一松手,啪啦一声,枪倒在史更新的怀里,赵连荣就又闭上了眼睛。

这时候史更新的心里,真是一阵似火烧,又一阵觉着冰凉!可是他没有流出泪来,只觉着象有个什么东西压住他的腿。他跪在老人的脚下,恭恭敬敬地连着磕了三个头,站起来,把枪举在空中,用低沉的声音叫着:“大伯,您老人家放心吧,我一定要让赵营长和更多的人知道您是怎么牺牲的!大伯,您老人家放心吧,史更新一定要对得起您——我是个共产党员,是毛泽东的战士,我向您宣誓:我一定要革命到底!

只要敌人存在一天,我就战斗一天,直到所有敌人断根绝种!”

史更新刚刚把话说完,又听见街上“乓勾儿”一声枪响。这明明又是敌人来到了!

史更新急忙手持着步枪,又准备进行决死的战斗。

正是:

热血写成无畏字

壮志坚定永恒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