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青春是美好的,生命是可贵的,我一个17岁的青年,向往未来,热爱生活,因为我还很年轻,我漫长的人生道路上还有许多美好的憧憬,但是祖国和人民如果需要我把生命献出,我将毫不犹豫的把鲜血洒尽[/b]。”——这是一等功臣顾克路烈士的生前录音,时年17岁。

这是我无意间听到的一段烈士遗留语音,声音犹如他的年龄——17岁,充满稚嫩,又如他的职业——军人,充满沉着和信心。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顾克路,入伍年龄16岁,山东济宁人,原67军199师596团7连战士。这个连又被称为“双大功”七连,在1947年11月10日在石家庄战役中,连续打退敌人七次反冲击,荣立大功一次。1948年1月7日,在夏家庄战斗中,又连续打退一个团的十余次进攻,再立大功一次。

顾克路的父亲是抗美援朝老战士,负过伤,也立过功,或许是血液中的基因传承,或许是连队英雄主义传统的熏陶,这个直到牺牲还不满18岁的战士,用行动诠释了军人的价值追求。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1984年5月15日,他随连队奔赴老山战场,在趁夜潜入老山高地的路上,班长陆永仁一不小心踏响了一枚72式防步兵压发地雷,牺牲在后送途中。陆永仁的牺牲,让第一次参加战争的战友认识到战争的残酷。令顾克路最难忘的是,陆班长受伤转移时对排长孙兆群说的话:排长,我对不起你,我不能跟着你打仗了!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受伤准备后运的陆克仁,因失血过多牺牲在后运途中

顾克路和战友一道,化悲痛为杀敌力量。在“5·31”大战中,三排防御的1153高地成为敌人进攻的重点,三排伤亡超三分之一,排长陈鞠生牺牲,排长孙兆群通过电台用密语向连长建议:必须派一个支援小组上1153高地。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匍匐排雷的七连战士

话音才落,旁边的顾克路就主动请缨:排长,我去!军情如火,孙兆群调派完人员后匆匆询问:好,你有什么要跟我说的?隆隆炮声中,顾克路首次向排长提出请求加入党组织。

战斗持续了10多天,顾克路与三排的战友死死钉在1153高地上,做到了“没有丢失一寸阵地、没有一人伤亡”,顾克路在火线入党。

1985年8月29日,已经换防的七连接到组建突击队攻打968主峰的任务。一排长孙兆群被提升为副连长并担负突击队队长。命令刚一宣布,顾克路就找到孙兆群请战,但想到顾克路只有17岁,孙兆群拒绝了他。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突击队在分析敌情

顾克路没有放弃,今天写封请战书,明天咬破手指写决心书,仍然没有打动孙兆群。没办法,顾克路晚上找孙兆群摊牌,希望“走后门”。他说:“副连长,我从当兵时就跟着您,您还对我不了解吗?我知道当突击队员要牺牲,但为了祖国的安宁,也为了连队的荣誉,就是一个牺牲的机会您也得给我!我是党员,我应该当突击队员![/b]”顾克路真诚的眼睛,没有人能拒绝。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顾克路生前视频。出发前,每个人都留下了遗书,而顾克路留下的,则是一段录音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关键时刻,拉响光荣”。流传颇广的“光荣弹”,并非特制的瞬时爆炸弹,大部分时候只是普通手雷

1985年12月2日,突击队在强大炮火支援下,向968主峰发起冲击。第一个、第二个阵地被顺利夺下,在冲向968高地主峰时,敌人一个隐蔽火力点突然开火,顾克路右腿被打了4个窟窿,但他并没放弃。他给自己止血后,用左腿和双手向前爬,爬到敌人火力点前,拉开手中的两根爆破筒。为了防止敌人把爆破筒推出,他默数1、2、3、4后才将爆破筒塞进了敌火力点,解除了突击队的侧翼火力威胁。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清扫藏兵洞中的越军

此时,敌人的炮火打到了阵地上,在他身旁落下了一枚炮弹,他被爆炸震飞了起来,左腿比身子飞得还高[/b]。他再用最后两条止血带包扎后,面临着选择:一是向后爬,在身后有卫生员的生之路;另一条是向前爬,未知的壮烈之路。

一等功臣年仅17岁 大腿炸飞爬近了越军藏兵洞

顾克路出征前一天

顾克路选择了向前。但由于左腿已断、右腿负伤,他只能靠双肘用力向前挪动。由于匍匐太低,视线不好,他爬错了方向,爬到了一个越军藏兵洞前。此时,洞中的敌人已经被突击队主力吸引,根本没想到有一个双脚失去了行动力的小战士,会悄悄爬到他们洞前。

顾克路把冲锋枪交到左手,代替左腿将身体撑起来,从挎包里掏出了两枚82-1式手雷,用牙咬着拉火后投入洞中。在倒下瞬间,他顺势把冲锋枪指向洞口,扣响了扳机,打出了一个长长的、长长的点射。

直到清理他的遗体,他的食指仍然紧紧压在扳机之上。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