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走过很多的路,去过很多的国家,经历了很多无法想象的磨难,也拥有过旁人无法体会的快乐,我想这样和大部分人完全不同的人生,激烈而精彩,虽死无憾了吧!”

——罗姐

就这样我成了潇洒女子

我29岁的时候

在国内待不下去了

感觉自己快要死掉

那时候我就知道我一定要出国拼一把

执念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这种感觉你知道吧

所以我出国了

在迷醉中焦虑

她说,

原本我是和丈夫ROBERT生活在美国的,他是帕劳人。2011年3月的时候,ROBERT退休了,我觉得人老了还是回乡比较好,于是我便和他一起回到了帕劳。

你知道吗,帕劳的美太过于震撼了,初次见面的时候,就像一杯烈酒下肚的感觉,让我有些微醺。

帕劳的海有七中颜色!由于海水的深浅,水底礁石的错落布局,软硬珊瑚的色彩呈现,甚至远古时代沉淀的火山灰地址差异,都被清澈见底的海水毫无保留的映到了海面上。单看这海呀,我就可以盯上好几天,ROBERT总是会笑话我没见识。

ROBERT喜欢出海捕鱼,夜晚我就躺在船上看星星,帕劳的星星真的又亮又大颗,就像不要钱的孔明灯一样,密密麻麻的挂在天上。

就这样,每天面对着同样的大海,同样的风景,几个月后我突然开始焦虑了......

来帕劳这么久了,我没有自己的工作,也不知道自己能干点什么,我需要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

其实ROBERT在美国退休是有退休工资的,但是我并不想依靠他的***金来养活我,而且我想他辛苦一辈子了,如果我还管着他的工资他会很伤心,所以他的帐我从来不过问。

飞机来了,我便开始忙碌

就是这个时候,ROBERT的好友找到了我,他说:“我有能力包机、也可以在这里开酒店,如果你愿意我们合作,可以把中国的游客带进来。”

我承认,我心动了!

其实,那个时候的帕劳,甚至没有几个人亚洲人,我不得不再次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没有人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我只能靠自己慢慢去摸索。一个晚上我没有睡着,既有兴奋也有担忧。我不认识任何旅行社的老板,也没有从事过旅游行业的经验,我该怎么样才能让大家了解帕劳并到帕劳旅游呢?

我用了一个可爱的本办法。

我跑遍了帕劳所有知名的酒店,把酒店前台所有的传单拿了个精光,整整装满了一个最大尺寸的旅行箱。这样看来其实帕劳的酒店还是很多的。就这样,我带着整整一行李箱的传单回国了。

我跑到上海、跑到深圳、跑到广州、跑到香港,只要是可以搜索到的旅行社,我就挨家挨户跑上门拜访。

“我要见你们的老板,我想给他推荐一个旅游路线,我就是从那里来的,你们不知道那里美极了。”

我每跑一个地方就重复着相同的话,得到的回复也始终如一,就是“嗯,您把传单给我吧,我会交给我们老板的!”传单上没有我的联系方式,甚至没有留下ROBERT朋友的联系方式,发完了一整箱传单,钱也花光了,我回到了帕劳。

在我回到帕劳三个月后,香港开始了对帕劳的包机业务,但是由于客流量少的可怜,飞了几班就停飞,刚刚燃起的一丝希望瞬间破灭。我不服输也不想这么快就退缩,我又带着一行李箱的酒店传单回了国......

几个月后澳门到帕劳的有了包机,再后来,想搞到帕劳的包机业务也恢复了。就好像一夜之间知道帕劳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帕劳也开始忙碌了。现在的我,也开始做起来自己的旅游生意,想把这里的美丽和大家分享。

现在我是岛主夫人

ROBERT在帕劳的远海有一个岛,还有一个农场,就像咱们国家以前分房子那样。岛很小当地人也很少,你认识我,我认识你,没有小偷也没有盗贼。每家每户敞着门,东西随便往地上一扔,这里的生活很悠闲也很单纯,就像一个世外桃源。

有人把活着变成了生活,有人把生活写成了诗歌。我觉得罗姐性格爽朗的样子,像极了那个潇洒的三毛。

这就是,罗姐的故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