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弱国的抉择

1991年11月,拉脱维亚议会通过了组建国防部的决定,到1994年,国防军初步形成战斗力,它由陆海空军和民兵组成,实行征兵制(即义务兵役制)。这种体制是借鉴模仿了北欧的芬兰,平时拥有一支常备军,战时可随时动员扩军的军队制度。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拉国政府清醒地认识到,光靠一己之力根本不足以自保,唯一的途径就是加入欧盟和北约。该国地少人少,人口224万,其中3成是俄罗斯人,面积也仅64589平方公里,只相当于我国宁夏省(66400平方公里)大小,而且地势一马平川,这种不利条件使得近现代列强出入拉脱维亚如入无人之境。数百年的民族创伤使得这个小国在独立后的当务之急就是寻求可靠的国家安全保障,由于历史上一再被俄罗斯人统治,大多数拉国人都对其怀有复杂的情感,毋庸讳言,多半是负面的,所以在国家安全问题上不可能向俄国寻求支持。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历史的沉痛教训以及和西方紧密的文化纽带,使得拉政府及民众义无反顾地向西欧大国寻求庇护,即通过加入北约与欧盟来获得安全保障,这是拉脱维亚对地缘及国际形势深思熟虑后得出的认知与判断。不光是拉脱维亚,加入这两个组织是波罗的海三国和所有原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在国防战略上的不二选择和殷切期待。在1999年北约第一次东扩时拉脱维亚没有“入选”,经过努力与合作,到2004年北约第二次东扩时,波罗的海三国终于如愿以偿加入该组织,并在同年加入欧盟。这意味着三国都拥有了集体防卫权,只要任何一国受到入侵即等同于欧盟遭到侵犯,根据规定,北约将与三国的国防军实施联合作战。不仅如此,它还意味着三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都会得到强力支持。

征兵制的终结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除了在外部与强势集团结成同盟,拉脱维亚还在内部实行一系列军队改革措施,以提升自身战斗力。进入21世纪以后,拉国在军队建设领域最大刀阔斧的变革就是废除了征兵制,效仿瑞典打造职业军队。在当今波罗的海地区国家中,存在着通过义务兵役制以保持军事遏制力和能进行快速反应的职业化军队两种军队建设理念,前者包括芬兰、爱沙尼亚等国,后者以瑞典为代表。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拉脱维亚于2005年取消征兵制实行募兵制(即志愿兵役制),到2007年初步打造出了一直小规模的职业化军队。进行如此重大改革主要是基于对所处战略环境和军队职能任务转型的认知与考量,拉国政府认为,既然加入了欧盟与北约,遭受大规模入侵的几率已经很低,军队的主要职责也转变为参与北约军事行动、国际维和、反恐以及处理其他突发事件。在这种背景下,仍然维持征兵制显然已经不合时宜了。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另外拉政府还认为,实行征兵制的军队已无法适应现代信息化战争的需要。2008年格鲁吉亚战争中,实行征兵制的俄军没有发挥出与其实力相匹配的战斗力。西方国家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实行征兵制的国家不能送义务兵到海外执行任务。转换成募兵制之后,拉脱维亚派遣了相当数量的部队前往阿富汗执行国际维和任务,此举实际上是海外练兵,锻炼部队的危机处理能力。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除了军队职能定位的转型,征兵制广受拉国民众诟病也是取消的原因之一。大部分民众认为,征兵制只会勾起对苏联时代痛苦经历的回忆,独立前拉脱维亚人被迫当兵,服役环境恶劣、物质匮乏而且士兵人权饱受践踏,所以独立后普通民众几乎没有支持征兵制的。与此相反,芬兰和爱沙尼亚实施征兵制是基于自身的国情和土壤,民众对军队的支持比较给力(平均支持率约80%)。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拉国募兵制的主要表现形式是和军队签订服役年限不等的契约,这个制度2005年实施之后,该国目前的国防军编制员额只有5000人,而且受经济危机的影响,国防预算在削减,实际员额也在减少,2010年实有人员4937人,2011年进一步减至4763人。即使是小国,区区数千人的编制也确实太少了,不管是战争行动还是抢险救灾等非战争行动,军队执行任务还是离不开充足的人手。当然,拉国除了职业军人以外还有1万名民兵,在发生自然灾害时也可投入救灾,如果有必要,民兵中的年轻人(约7000人)也可转为现役军人。

全方位融入北约体制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2008年,拉脱维亚政府发布了国防白皮书,也称“国防理念”,阐述了长期国防战略计划和政策,明白无误地指出“国防理念的制定基于地缘政治形势和外交政策,我国是欧盟和北约成员,这是一切国防和军事政策的出发点”。“欧盟”与“北约”这两个字眼在这份文件中出现频率最高,可见拉政府对其重视程度。在这样的总体认识框架下,“对于我国而言,必须和波罗的海其他国家、北欧各国以及美国等国开展全方位合作,特别是美国,它是我国的战略伙伴……”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那么在操作层面如何执行上述国防战略呢?“国防理念”强调,“为了确保我国领土、领海和领空不受侵犯,必须和同盟国进行有效的军事合作。如果依靠一己之力守卫国土,至少需要拥有相当于目前10倍以上的兵力”,获得了集体防卫权,尽享“和平红利”,正是拉国拼命挤进了欧盟和北约的出发点。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既然欧美巨头大方地接纳了自己,当然要“知恩图报”,尽最大努力履行义务。所以“国防理念”规定,“必须全力以赴参加北约的各项活动,为提升北约整体实力做出贡献。凡是北约领导的作战和促进国际和平的军事行动都要积极参与”。拉脱维亚没有食言,比如在组建北约快速反应部队过程中,拉国没有二话,跟着法德等国执行了不少军事任务,它的国防军在此过程中也获得了宝贵的作战与训练经验,间接提升了本国军队的战斗力。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为了使拉国防军在参与北约行动时的表现更加出彩,拉政府要求国防军要早作思想和物质准备,力争能在与本国气候、社会、政治、经济环境截然不同的国家和地区顺利遂行各项任务。此言听上去颇有国际警察美军的架势,但从一组数据中就能看出拉政府的这一表态并非信口雌黄,至少能显示出其决心。“国防理念”要求,40%的国防军人员必须随时参加北约及其他国际机构主导的军事行动的准备,而8%的国防军人员(约450名)必须不间断地在作战地域展开。“我们的中期目标是,能全天候出动1个排,到距离国境15000公里的地区配合国际部队行动,1个连能在5000公里外执行任务,并且2个连能随时部署在3000公里外参加国际维和行动……而且这些部队必须连续遂行6个月的军事行动。”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恐怕没有哪个国家会如此卖力地履行这样的义务,而且规定地如此具体详尽,不过深入分析的话可以发现拉国的做法也在情理之中。拉政府非常清醒,天上不可能白掉馅饼,如果要让盟国在战时出兵保卫拉脱维亚,首先就必须履行盟国赋予的各项义务,即使是小国也没有例外。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为了盟军能顺利入境帮助本国作战,拉政府要求,国防军和政府其他职能部门必须全力配合,“相关部门有义务为盟军办理快速入境手续,并开放民用机场、船舶、港湾、铁路以及相关设施给盟军使用,无论官民,要动员一切资源来支持盟军的行动”。由是观之,这种一边倒的做法是极其真诚的,放眼世界,这种独具拉脱维亚特色的国防战略可以说是绝无仅有的。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唯一野战部队:职业步兵团

完全职业化的拉脱维亚国防军规模很小,总数加起来不足5000人,这个比例还不如爱沙尼亚。国防军虽然也分陆海空各军种,但因为规模太小,与其说是独立军种,不如说是联合司令部下属的陆海空部门更为合适。与很多国家类似,占拉军兵力最大比例的是陆军,不过陆军的数量只有可怜巴巴的1500人。这里需要指出,虽然拉军编制近5000人,但这个员额还包括了1300名文职人员和1000人的边防部队。虽然人少,但同样肩负着国防重任,联合司令部除了要求陆军有保卫领土的作战能力之外,还要求具备能够随时出动参与国际行动的能力,后者甚至成为了陆军的主要职责。另外,处理二战遗留的哑弹也是陆军的一大任务。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拉国陆军主力部队只有1个步兵团,驻地在离里加东北约25公里的阿达吉。因为是拉国防军唯一一个团级单位,所以连番号都不需要有,这个步兵团的历史等同于该国国防军的历史。这支部队前身是1992年组建的步兵营,这个营现在隶属该团的第1营。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2000年组建了第2营后,两个营扩编为一个混成团并创建了团指挥部。此后,步兵团的实力进一步扩充,2006、07年和09年步兵团相继新组建了火力支援连、工兵连和情报连,2010年又新建了炮兵连和作战支援营,目前该混成团的建制还在完善和扩展之中。根据国防部的计划,还要再组建一个具备快速反应能力的加强营,预计这个营将配属防空连、炮兵营、防化连、哑弹处理排和宪兵排。虽然名为步兵团,但人员不全是传统步兵,也有少量装备有装甲车辆的机械化部队,但还没有实现彻底机械化,总体而言这支陆军是一支轻步兵部队。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微型陆军装备寒酸

陆军的装备总体来说比较寒酸。重装备除了迫击炮外没有任何装甲车辆,更不用说有坦克了(在阿富汗维和时美军会借装甲车给其使用),搭载81毫米迫击炮的BV206自行火炮成为拉陆军最“重”的装备。不过陆军配备的单兵作战武器还是可圈可点的,虽然是“万国造”,但性能却达到了世界水准。单兵装备主要有德国生产的口径为5.57毫米的H&K G36突击步枪、H&K G36型40毫米掷弹筒、奥地利格洛克公司研制的9毫米口径手枪,以及瑞典生产的84毫米AT4反坦克火箭筒。

除了单兵携具,步兵团还装备了7.62毫米通用机关枪、12.7毫米M2HB重机关枪、40毫米自动掷弹发射机、84毫米无后坐力炮、SPIKE反坦克导弹等步兵支援武器。这样的装备已经足以满足轻步兵的作战需要,不过现在步兵团还缺乏先进的通信设备,由于拉政府近年来财政状况不断恶化,很可能会对各种装备的采购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而且这一状况估计很难会在未来几年内有所改善。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这支陆军唯一的实战部队的全体人员驻同一个基地——阿达吉。拉脱维亚独立后,阿达吉基地的所有权从前苏联转移到拉政府手中。这个基地可以容纳2000多人,不仅把拉国全部陆军放进去绰绰有余,连邻国爱沙尼亚部分部队也在这里训练和演习。顺便提一下阿达吉,它是一座具有浓郁文化积淀的历史古城,13世纪末,拉脱维亚人的先祖利沃尼亚骑士团在这里修建了宏伟的城堡,目的正是为了向东防御斯拉夫人的入侵。今天陆军步兵团驻扎于此,也许有某种历史的必然。在苏联时代这里就是苏军在波罗的海地区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之一,装甲兵和炮兵经常在此实施大规模集成训练。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阿达吉基地的主要设施包括指挥部大楼、兵营、食堂、体育馆、训练中心、军官俱乐部、医院、标准化游泳池、仓库等。最别具一格的是这个基地内部还有一座规模不小的教堂,拉脱维亚人笃信宗教,而苏联时代宗教被取缔,拉国信教民众也遭到苏联政府的残酷迫害,教堂变成了苏军举办舞会的场所。一切都在显示拉脱维亚正在去俄罗斯化,不断表现出自身的民族特质与传统。

步兵团的主要任务是参与国际社会各种军事行动、反恐和救灾,当然,国土防卫仍然是基本职能之一,不过参与国际行动无疑是该团目前的重中之重。关于救灾,主要是在春天雪水融化导致河流泛滥时出动抗洪抢险。步兵团提出的近期发展目标相当低调和谦虚,“利用有限的经费,以现有资源维持现有战斗力”,这是根源于拉国军费预算紧张的系统性问题,不是单靠军队就能解决的。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成为职业军人的前提是必须高中毕业,然后在训练中心接受为其6个月的基础训练,之后分配到唯一的步兵团接受1年的养成训练,然后按惯例派遣到阿富汗前线或其他执行任务地域经受考验,当然,女性除外。女兵也是拉军的一个亮点,拉军的女性人数非常多,占到军队人数的两成,该国女性人口比男性足足多了近20万人,劳动力严重不足,这也是拉脱维亚男女比例失调在军中的反映。

民兵:不可取代的“第四军种”

和所有国家一样,陆海空三军构成了三国国防军实战部队,不过除了正规军,三国还都编有“第四军种”来担任陆军的补充,它就是前面提过的民兵组织。如果说现役国防军是正式合同工的话,那么三国的民兵组织相当于“临时工”,但其作用不容小觑。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在拉脱维亚,1万民兵中有7000青壮年可以随时加入国防军,是国防军宝贵的兵源。民兵的编制是按地域组织的,司令部设在首都里加,在全国共划分为第一、第二、第三共三个管区,在每个主要城市都驻有一定规模的部队。第一管区位于拉国西部和中南部,主要部队有:驻利耶帕亚第44步兵营、驻文茨皮尔斯的第46步兵营、驻杜蓓尔的第51步兵营、驻叶尔加瓦的第52步兵营,还有驻库尔迪加的第45火力支援营。利耶帕亚和文茨皮尔斯是拉国重要军港,杜蓓尔、叶尔加瓦和库尔迪加都是通往首都和西部其他地区的交通要冲;第二管区位于拉国东部,主要部队有:驻格尔贝涅的第25步兵营、驻路泽的第32步兵营、驻艾斯克拉格雷的第55步兵营、驻杰卡布皮尔斯的第56步兵营,以及驻陶格夫皮尔斯的第34炮兵营、驻巴尔比的第31防化营、驻普莱利的第35火力支援营。

波罗的海三国系列;拉脱维亚——向北约“一边倒”

其中,艾斯克拉格雷、杰卡布皮尔斯和陶格夫皮尔斯位于通往俄罗斯的必经之地,格尔贝涅、路泽、巴尔比和普莱利都是东部国境线附近的城镇;最后来看第三管区。该区范围包括里加和北部地区,主要部队有:驻里加的教导营、驻瓦尔米耶拉的第22步兵营、驻采西斯的第27步兵营,以及驻马尔皮尔斯的第17防空营、驻瓦格雷的第54工兵营、驻斯托皮涅的第19火力支援营。其中马尔皮尔斯、斯托皮涅和瓦格雷分别位于里加的南部、东南部和东部,用于拱卫首都,其他城镇都是通往爱沙尼亚的交通要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