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公司的邦女郎 (儿童略微不宜)萨苏

真拉登 收藏 3 264
导读:我们公司的邦女郎 (儿童略微不宜)萨苏

我们公司的邦女郎 (儿童略微不宜)



九十年代初期,来中国的外国人渐渐多了起来,大家不再把人家当猩猩大象欣赏,也开始把人家当“人”看了。这一当人看,就看出不少意料不到的事情来。


萨在北京某公司干的时候,从英国来了个审计专家叫James Bondal,小伙子名儿就起得好,就多俩字母,不然整个儿一007。虽然差一点点,这名字已经相当引人注目。


小詹本人酷似欧文,小伙子很英俊,不过大家也就是酒桌上拿他开开玩笑,说有大问题比如拿不下毕马威就让我们的詹姆斯.邦去办好了。实际上并没有多少人注意他,原因是这小子带了个媳妇太漂亮,大家光注意“邦女郎”顾不上“邦”了。


小詹的太太叫Sherry Bondal,但是在公司里,大家最初只称她“邦女郎”而不用她的名字。这“邦女郎”大约二十四五,和小詹一起来北京。两个英国蛮子新婚燕尔蜜里调油,到了咱九门提督属下教化之地水土不服,经常弄出点儿什么当街拥吻之类让人民警察侧目的事情来 – 那时候警察眼界也不开阔,对这种动作非常敏感,我们公司一对夫妻曾经屡屡遭到警察和联防的骚扰 – 那位太太是个加拿大籍华人,夫妻俩晚上散步经常给当成扫黄目标。不过那时候的警察也开始暴露出欺软怕硬的倾向,小詹两口子动作更大胆,就从来没被抓过,原因大概是怎么看都不象本地产品吧。


也许是真正夫妻感情太好一会儿都不愿意分开,也许是北京当时缺乏适合西方人的娱乐活动憋的,来了不久邦太太就闹着要到我们公司来找补差。谁说鬼子清正严明的,詹姆斯和大老板凯瓷一阵子嘀咕,就把媳妇弄到我们这儿干Logistic了。


说起来也不算太过分,因为“邦女郎”以前也干过这一行的


这下子可热闹了。


原因是此女是当时北京少见的金发碧眼女郎,而且到今天也得承认是靓妞儿一个,明眸皓齿,长婕细腰,初来公司戴一顶白色遮阳帽,真如芍药笼烟。适时外企成立不久,职工多是年轻人,单身的占大多数,一群恶狼中忽然投入个Blond如何能不引起遐想翩翩,波澜阵阵?而这“邦女郎”活泼得很,和弟兄们挤眉弄眼,四处放电,大有来者不拒,老少通吃的架式,她那老公竟然懒得管!


更要命的是当时的座位安排是两人一个小房间,“邦女郎”旁边更需要放一个熟悉公司和本地情况的,上边让自愿组合,弟兄们差点儿掐起来。美女是一个原因,当时大伙儿上进,想找正牌子不列颠女郎练练英语也是真的。


说起来老萨也有资格,Logistic和IT当时属于一个大部门。但是我没敢凑着个热闹。


倒不是矫性,萨有过敏性鼻炎,对酷爱各种香水的洋人敬谢不敏。有的洋人也实在过分,弄的香水味道古怪,不仅是萨一个人吃不消。财务部有个Victor,抹了一种叫做什么“堪萨斯乡村”类型的东东来开会,不到五分钟,我们的秘书红楣就恶形恶状的跑出来,说:受不了,Victor那家伙怎么闻着跟村儿里的牛一个味儿?


没摸清情况的时候,咱还是退避三舍吧。


但积极分子在在多有,最终有位小区拔了头筹,得意洋洋搬东西去和美女会合。


都以为这小子要准备流鼻血了。


谁知道第二天中午吃饭,就听见这位跟老大叨咕,说换回来行不行?


嗯?怎么回事?


找小区问,这小子吞吞吐吐嘴里没一句实话,就是脸色有点儿白,汗毛都立着,跟受了惊的猫一样。


看来大庭广众是没法说了,难道这小子被邦女郎给怎么怎么了?大伙儿想象力丰富了一下午。


到快下班,老大说换我旁边的浩浩替小区。


这边对小区的事情正添油加醋,天马行空呢,不由得浩浩不紧张,这孩子胆儿老实,拉了老萨去和小区打探。


说来说去,浩浩急了,说你不告诉我是怎么回事我就是不搬。


最后,小区叹了口气,说得,说实话吧,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我有点儿不适应。


原来,这“邦女郎”人实在是挺不错的,所谓把小区怎么怎么了纯属谣言。上午小区欢天喜地搬进去,邦女郎很客气,公的私的两个人聊得很热闹。


聊着聊着,就出了问题。



什么问题呢?



这位邦女郎非常热情,调了一杯咖啡递给小区,还提醒他调咖啡的时候必须最后放牛奶,否则不好喝。感激中小区伸手去接,不留神抓在了人家的手上 – 小区顿时觉得有点儿怪异。



低头一看 – 啊?这女孩子的手背怎么毛茸茸的,跟狼爪子似的?



错谔中抬头看去,今天“邦女郎”穿的是一件大开胸上衣,很性感。。。



注意到小区的目光,“邦女郎”还满不在乎的把胸挺了挺,满骄傲的样子。



“你小子好有眼福。”听到这儿,兄弟拍拍小区,道,疑惑这家伙一向看见漂亮女孩子就跟钉子一样,这回怎么表情不大对阿。



嘿嘿,小区一声苦笑 – 我那儿有什么眼福,看得我一哆嗦。



原来,靠近细看,这位明眸皓齿,芍药笼烟的邦女郎。。。领口露出的地方竟然长满一根根金黄色的毛发,又粗又长,根根透肉!



当时对西方人的近距离观察机会太少,小区的心理素质又比较差,和想象中的美女近距离接触,骤然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光景,反差太大,当时就变成这样子了,而且一个上午都没缓过来。每次看“邦女郎”,老有一种看某种猫科动物的感觉,不看,还忍不住好奇。一来二去,“邦女郎”也感到他的目光怪异,已经问了他好几次“What’s wrong?”



为了证明小区说的是真话,那天特意凑近注意了一下,果然,这“邦女郎”的确让人想起电影里看过的大草原来。



其实,现在知道,这不过是一种误会。这几天“邦女郎”忙着安家,和詹姆斯找房子,买家具,一通的忙活,一时自己的化妆打扮就没有太上心。



要说咱们中国的女孩子,忙起来顾不上化妆什么的,也是有的,甚至也未必是坏事,古代不是有“素面朝天”这样的说法么?



但咱们这位邦女郎是秧歌路萨克孙人阿,那情况就大大的不同。西方人的毛发重,几天不打理,当然胸前手背的毛发,就蓬蓬勃勃的生长起来了。。。



也就是那几天的事情,但结果就是吓跑了一个小区,在公司内部,还得了个“毛姐”的外号。



其实,接触多了,慢慢就知道这不过是很正常的现象,大家也慢慢适应,此后公司里面西方职员越来越多,即便脸上的毛毛打了卷也没有谁被称作毛哥毛姐的,“邦女郎”落了这个外号,也冤枉得很。



第一个吃螃蟹的,总是给人印象深刻吧。



[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