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

东北抗日

东北抗日义勇军是当年一支规模大、名震中外的自发抗日武装。一九三一年九月十八日,日本关东军制造借口,有预谋的突然袭击奉天北大营,继而侵占全东北。

九一八事变时,中华民国副总司令、东北军总司令张学良在北京看戏,不接电话。半夜邻居包厢终于敲开了门,张学良离开戏院。敕令请战与北大营共存亡的旅长不许抵抗。四百日本鬼子赶跑了七千东北军的“精锐部队”。第二天(919)张学良正式下令“不许抵抗,以免事态扩大”。并议定电告南京国民政府,“请国联调停干涉”。

当时东北军三十多万部队,除了在关里的,东北尚有十九万部队。而日寇仅仅一万四千人驻东北。东北军如果歼灭这些驻军是轻易的,这时候才有国联调停的可能。日本人也就不敢全面进行侵华战争了。这是包括张学良本人晚年接受采访承认,众多史学家研究的成果。张学良拱手相让东北的山河,并引诱日寇全面侵华无疑。让日寇在“919”轻易掠取了沈阳的二百六十二架飞机和所有的大型军械。这是真正的拱手相让大好河山!

蒋介石总司令“919”夜才知道九一八事变,曾经命令撤退逃跑的副总司令张学良部死守锦州。张学良一边命令部队加快逃跑,一面对国民政府谎报“在抵抗”。就这样,十九万东北军被一万多日军打跑、吓跑了,东北沦陷。

九一八的第二天,平壤朝鲜二鬼子一个专列,立刻发往中国东北,于九月二十一日到达沈阳,他们是侵占全东北最积极的帮凶军。原生活在东北的朝鲜人,朝鲜话都不说了,用蹩脚的日本话袭扰中国人。号称“朝鲜浪人”。

但是东北军的部分军警人员,自发组织了抗日义勇军。例如辽宁省警务处长黄显声,率领警察抗击日军,后往辽南地区将民团和保安部队组成抗日义勇军;黑龙江省主席马占山将军为保卫哈尔滨组织的江桥抗战,坚持了一周之后才败退;原东北军将领、依兰镇守使、二十四旅中将旅长李杜将军组织抗日自卫军,举起了抗日义旗;谢文东加入抗日自卫军,多次打击日寇战果卓著,一九四五年日本投降时,加入国军序列。

现在有史可查的部分:谢文东率领暴动队员一次打死、击毙饭冢大佐十七名日军;一次阻击日寇一千余人,炸毁军车十七辆……百路抗日义勇军超过三十万人,超过了张学良的东北军人数。只是他们没有象样的武器和供给,没有后方和支援。但是义勇军曾经十一次攻打沈阳,六次攻打长春,曾经占领了十六个北满县城,给日军以重创。

一九三一年北平各界组织东北抗日救国会,辽宁热河内蒙古地区统一改称“东北民众自卫义勇军”。十月凤城县警察署长邓铁梅建立东北民众自卫军;

一九三二年二月,东北军营长王德林建立“中国民众救国军”;十一月马占山将军撤至海伦地区后,吸引了各抗日武装五万人的义勇军。三二年是义勇军发展最高潮的时期,也有许多胡子土匪的武装团体参加义勇军。

有记述者称义勇军最多时已达到四、五十万人!抗日义勇军最苦难的就是冬天。气温零下30~40度,到处白雪皑皑。在野外山林露天宿营一个夜晚都难于熬过来。一生火取暖立即就被发现。日寇却装备齐全。奋战到一九三二年冬天,大部分义勇军不支而溃败下来。

国民政府一直支持义勇军。由裴敏贞在东北负责接济。曾经将大批学生送往黄埔军校。当义勇军孤立无援,溃败下来时,一直关注这支部队的国民政府与苏联政府进行了艰辛的谈判,最后双方议定:东北抗日义勇军经过苏联西伯利亚区域,辗转进入中国新疆,途中苏联政府提供便利保障,国民政府支付三百七十万美元(等于现在一亿美元),作为此次转移的费用支付给苏联。这批义勇军出发时四万多人,其中家属婴幼儿一万多人,没有战斗到达新疆后军队残余一万多人,家属仅有五千人,家属和部队全数不足二万人,其中在距离新疆二百公里处累死一万多人。由于食物不足,活活饿死。曾发生“人易食”现象。

国民政府后来提出再增加美元请苏联政府提供更多食物。但苏联政府自己部队的供应尚且不足,此时已经不是美元可济的问题。

各路义勇军退入苏联,经常帮助当地干体力劳动(如伐木)。深得苏联人好感。因此分散进入苏联的义勇军,有很多留下来与苏联女人结婚。现在在远东地区仍然有大量抗日义勇军的后人。可惜他们能够说汉语的很少。二十年前还有近百人健在。一位九十二岁高龄的华裔,父母都是抗日义勇军,双双牺牲了。他六岁跟随撤退的义勇军来到苏联,在国际少儿营长大,成为红军翻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